*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30 17:17:33

謊言再思 潘燦良x蘇玉華x陳永泉x黃哲希

去年香港最精采的舞台劇,《謊言》肯定是其中之一。緊湊而啜核的對白,引發連場笑聲,卻又不失深度,叫觀眾不忘思考謊言的本質。好戲不妨一演再演,首演一完,他們便決定要重演,於是今個月《謊言》就再登上舞台,這個由法國當紅劇作家Florian Zeller撰寫的成名作,上次錯過今次就不要再走寶。

Text : Ernus / Photo : Shek Po Kwan

《謊言》由潘燦良、蘇玉華、陳永泉、黃哲希四人主演,故事講述自命風流的Michael(潘飾)與好友Paul(陳飾)的太太Alice(蘇飾)發展了一段為期半年的婚外情,Michael自以為能以一連串荒謬的藉口來掩飾,Alice卻打算向丈夫自首,同時Paul亦向他傾訴懷疑Alice有外遇。四位主角不斷以謊言互相試探,好戲連場。劇中的Michael有一句格言,認為只要說謊是為別人好,就沒有問題,潘燦良笑笑說:「其實不止是我,其他角色也如此想,最後Mcihael反被這句話傷害了。他提出一些說謊的理論,但實際上一個人很難因為那些理論,就決定應不應該講大話,不能只用一個準則去衡量,通常講大話時每一秒都在想應不應該講,這是永恒的,而且也不會找到答案。」


黃哲希自言向來對謊言有既定想法,但此劇給她全新啟發和領悟。「我一直覺得說謊在道德上是原罪,怎說也不是好行為,特別是享受講大話來達到某些自私目的的人,就像劇中的Michael一樣。但原來一個人看通了某些事情,謊言也可以是生活、妥協的方法,甚至是用來保護自己及心愛的人。即使都是講大話,因由和深度都有所不同。」對蘇玉華來說,《謊言》給她的反思並非在於有沒有講,而是在背後的原因:「去判斷一個謊言應否存在的重要因素,正正是講大話的原因,有些的確無傷大雅,甚至是好事。」


《謊言》的其中一個特色,在於妙語連珠的對白,四個角色之間的對話幾乎沒間斷,沒空間給人細味思考,便已繼續連珠炮發,緊湊得連尾音都沒有,非常精采。潘燦良解釋之所以沒尾音,只因為導演李鎮州要求演員一字不漏地跟足劇本講:「很多戲劇導演都如此要求,好像是潘惠森,若劇本也是由他寫,多一粒字少一粒字整個流程就完全不同。我過往的習慣都是盡量跟足,即使我覺得不合理,他這樣寫我也會照讀,讀到好似專登這樣寫。」蘇玉華早前排杜國威的戲,也被要求如此嚴謹跟足劇本:「《謊言》是個很well structured的戲,我們四個演員坐低讀劇本,也花了一兩星期雕琢,決定了所有用詞就要跟足,這樣才製造出戲劇的那個節奏。」


《謊言》是潘燦良、蘇玉華連同劇場工作者張志偉成立的Project Roundabout首部作品,他們無意成立劇團,只為營造一個互相交流的平台,像迴旋處(Roundabout)一樣在出入口與不同單位合作。陳永泉當初決定參加《謊言》的演出,也是因為認同Project Roundabout的理念:「演藝學院早期畢業生對香港劇壇有點影響,但過了廿年,劇壇發展好像停滯不前,我認為我們可以做點事情,擦出一些火花來。近年我在學院教書,學生坦言在香港不常看到以演技為主的戲劇,有些師弟妹說《謊言》好看,我也很好奇他們覺得好看的地方是甚麼,希望他們思考,我自己又思考,相信此劇是香港戲劇發展一個里程碑,很有意思。」


首演一票難求,到重演時票房也十分理想,潘燦良認同喜劇在香港的確容易賣票,不過《謊言》在首演時不少觀眾還以為是正劇甚至懸疑劇。潘燦良說:「統計上喜劇的確好賣一點,我們無法避免這事實,但不代表我們只能做喜劇,關鍵是我們無論做甚麼類型的戲,有否抱著起初的理念。」他認為Project Roundabout也必須堅持相信的價值,甚至創造觀眾的路向,而不是永遠只討好同一群觀眾。蘇玉華補充道:「《謊言》受觀眾歡迎,不只因為它是喜劇,而是整個創作班底的認受性,我們第二、三年的劇目都不是喜劇,不會因為要賣座就做喜劇。當初我們選擇做《謊言》也不因為它是喜劇,而是因為它是出色的劇,觀眾離開劇院時有思考、有咀嚼、有東西帶得走。」■

 

INFO

日期:6月7日至24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400/$300/$200(星期二至四)/$430/$330/$230(星期五至日)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22 15:13:43
中區文藝新焦點「大館」 五大不可錯過的細節位

繼JCCAC和PMQ之後,一個改建自歷史建築的文化藝術建築「大館(Tai Kwun)」再次落成。這天來到大館的傳媒預覽日,到處可見不少工程仍在趕工中,但它的精采之處已盡現眼前,事實上,大館的規模及野心相比JCCAC及PMQ是截然不同的層次,日後來到這裡,除了欣賞精采的藝術節目,更不要錯過建築的精妙㚼節。

 

1. 現代藝術遇上歷史建築

大館前身是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及域多利監獄(合稱中區警署建築群),在修復的過程找來曾主理倫敦聖保羅大教堂修復工程的古蹟建築師負責,每一部分均盡量以原材料修復,務求最貼近原貌。但在此之上,大館找來不少藝術家為建築物注入新鮮感,到時切記細心留意。

 

2.體驗囚犯生活

域多利監獄是香港歷史上首座監獄,分成A至F倉,大館將其中B倉的間格大致保留,並製作模仿囚犯生活的剪影片段投映到監倉之中,遊人更可以走進指定監倉,體驗昔日囚犯的生活。


3. 小聖堂神秘璧畫

監獄長樓入口處有一間小聖堂,根據過往歷史相片,它的牆璧都是白色的,不過在復修的過程中,工人在褪去白色牆之後發現內藏璧畫,以十字架圖案為主,甚具特色。大館於是決定將它修復,將這個從沒歷史記載的畫面呈現給現代人欣賞。

4. Herzog & de Meuron大師足跡

整個大館的焦點也是最爭議的地方,肯定是由Herzog & de Meuron設計的奧卑利美術館。建築外牆採用了特別為大館設計的鋁磚,一方面注入全新感覺,另一方面則顧及四周居民,在日間亦不會反光,在興建途中坊間早有不少反對聲音,認為美術館與原建築群格格不入,不過這也是所有活化建築面對的問題,親身遊覽過,個人覺得走進建築群之中美術館依然給人一種平靜感覺,而在另一角落的大館當代美術館,也由Herzog & de Meuron加入旋轉型樓梯,現代感與美術館的設定倒是非常匹配。

5. 監獄牆壁

面對贊善里的一面,是昔日的監獄牆璧,現時從大館望向贊善里,可見高樓大廈林立,其實當年監獄牆壁建成之時,高度已經比四周的建築物高(是常識吧),但隨著城市急促發展,牆壁高度已追不上周遭建築物,後來甚至有囚犯收買只有數米之隔的贊善里居民,從窗口向監獄投向物資的情況不時發生。

預約大館入場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