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8 VOL: 191
2018-07-02 12:22:29

讓你看完一集又一集的魔力!6套看上癮的深淵系動畫

近年Nexflix收錄不少動漫作品,甚至比電視劇更具吸引力。其實有追看動漫的人才會明白,那種讓你看完一集又一集的魔力是如何難得,更甚是一季完了,等待第二季時那種猶如貓撓的心情,實在是痛亦快樂着。今回《JET》便要推薦6套讓你看上癮的「深淵系」動畫,像惡魔一樣引你入坑。讀者們準備與魔鬼簽訂契約,出賣每夜睡眠時間給這些動畫了嗎?

Text | Timothy Lo

Photo | Internet、動畫截圖

狂賭之淵

內容正如其名充滿狂氣,全因故事發生在一所專門以賭博決定階級、以至人生的貴族學校。女主角蛇喰夢子憑高超狠辣的賭術橫掃學校,戰勝多個大權在握的學生會成員,典型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的故事角度。除了精細的賭局設定和眼花繚亂的出千手法,這套動漫最引人入勝的是角色們的瘋狂表情,那種扭曲的高潮樣子把人性陰暗面演繹七情上面,看得你心生厭惡卻偏又移不開眼睛,令人又愛又恨。

齊木楠雄的災難

看似災難片,實際是主打無厘頭的搞笑動漫。故事聚焦在一個自小擁有超能力的高中生齊木楠雄上,以他的視覺看學校裡發生的稀奇古怪事;而所謂的「災難」,其實是他經常不情願地發動心電感應知道別人的內心想法,或因凝視別人而導致他被石化等超能力副作用,當然這也是動漫主要的好笑之處。但更重要的是,《齊木楠雄的災難》常暗藏一些對日本動漫界普遍設計的諷刺,細心看便會發現當中的幽默。動漫廣受好評,甚至改編成電影真人版,但似乎也改變不了真人版的命運,成為真正的「災難」。

魔法少女小圓

被譽為日本動漫史上的魔性作品代表,往往觀眾聽到《魔法少女小圓》的名字和看到其畫風,總會不自主聯想到《小魔女DoReMe》之流的少女動漫,但這套動漫的故事設定、劇情走向,以至背後的暗黑哲學,都會讓讀者大吃一驚。故事圍繞着一群少女,以成為魔法少女斬殺魔女為代價,換取一個實現任何願望的機會。看似普通的設定,隨着故事發展漸漸變得血腥和殘酷,與可愛的畫風充滿對比,越看下去便越覺得欲罷不能,堪稱自虐。

Mr. Pickles

非常著名的美國成人動畫,看過的人沒可能忘記片頭那首用重金屬搖滾風格咆哮出的「Mr. Pickles, people’s best friend」主題曲!動畫中充斥大量血腥、色情、暴力畫面,更與撒旦教和魔鬼崇拜等扯上關係。由於內容充滿爭議性,動畫也只能在半夜時段播出。故事講述一隻貌似正常、喜歡吃醃黃瓜的牧羊犬Mr. Pickles,其實是撒旦化身,狗屋中更藏着通往地獄祭壇的暗道,舉行虐殺、人體實驗、魔鬼祭奠等儀式,極具感官刺激。

Rick & Morty

與《Mr. Pickles》同一家製作公司,但故事和內容相對沒有那麼血腥邪惡,卻充滿瘋狂。早在動畫首播時,《Rick & Morty》已經被Rotten Tomato賦予100%新鮮度的高分評價,以難以想像的搞笑實驗和平行世界贏得大人細路的歡心。故事主要圍繞瘋狂科學家Rick Sanchez與孫兒Morty的冒險故事,每一集動畫都會充斥大量黑色幽默和諷刺,跳脫式敘事亦有別一般美國動畫,看得觀眾充滿驚喜。

BoJack Horseman

Netflix連載的美國動畫,不僅有人獸戀的暗示,更對現今荷里活圈子的狀況多有諷刺和調侃,同樣深得美國觀眾的歡心。雖然第一季推出時未有太大迴響,但從第二季開始,所有影評人一眾給予絕佳好評,指《BoJack Horseman》是同類成人喜劇動畫中最具特色的一套,幽默搞笑的同時展現生活逼人的悲傷,稱之為「Radically funny sadness」。故事圍繞過氣半人馬演員BoJack的生活,講述他充滿中年危機的心態和狀況,成年人看更身同感受。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15 17:57:22
當新浪潮導演依然站在頒獎台上

Text : 月巴氏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頒獎嘉賓:一班新浪潮導演。得獎電影的導演:其中一名新浪潮代表導演(而咁啱,作為頒獎嘉賓的她,一早就喺台上)。



我先撇除這環節的頒獎者與得獎者配搭存在了任何(懶係別出心裁的)預謀,但此情此境,令我有以下感慨:

1. 香港電影最重要的一個Moment,原來依然是新浪潮,一件講番原來都已經成40年前的事;

2. 40年後,那班曾經年輕的新浪潮導演都真的有點年歲了,有些繼續留守電影行業,但已不是拍「港產片」(最嚴格定義下的港產片還存在嗎?),也不是拍「香港電影」(「香港電影」已經是個比起「港產片」較寬鬆的形容和概念);而更多的是去了做其他嘢:上市公司主席、傳授所謂健康偏方,總之都同電影冇關係;

3. 由一班在過去(留意,是接近40年前)曾經創造浪潮的人,頒獎給其中一個也曾在過去創造浪潮的人,Well,我們的電影業究竟有沒有承傳這回事?

我不是說一個拍了幾十年戲的人不應攞獎(正如由70歲的史匹堡所拍的《Ready Player One》依然令我感動),畢竟創作不是從政,也不設退休年齡,除非有啲老嘢真的毫無貢獻卻仍在生霸死霸指點江山,否則不論上了年紀抑或初生之犢,都有權繼續創作。

真正問題是:今時今日出得起錢的人,只願意把錢投資在一群有經驗得來亦有番咁上下年紀的導演身上,而拍的,又總是強調高成本大製作、專門針對那十幾億觀眾胃口的大片(又或可乾脆叫做「中國電影」)。至於年輕的香港導演,唔好彩的就繼續唔好彩;好彩的,就可以拍一些格局細成本低的香港電影——被某啲大哥認為題材只啱一小撮人睇的「香港電影」。

但40年前不是這樣的。一群曾留學海外的導演,經過電視台磨練洗禮,面對混沌的市場低劣的電影(但個人認為那些曾被指為低劣的電影其實好有趣味),好想做番啲嘢,而又好彩地,有人願意出錢俾佢哋去做番啲嘢。

於是,這一群年輕導演,拿著一筆談不上多的資金,抱著一顆不能量化的無限熱情,在冇乜包袱下完成了一批電影——題材和手法都有異於同時代的低劣電影,也不同於過去大片廠制度下的類型電影。例如章國明《點指兵兵》,警匪類型,卻拍出了一種實感,一種很香港的真實質感;例如徐克《第一類型危險》,借一個青春殘酷物語,對當年香港狀況作出直接的非理性宣洩;例如許鞍華《瘋劫》,藉著一個真實案件,描述了西環的地域風貌。

但新浪潮難能可貴在:導演不一定要拍很香港(好本土)的人和事,否則,就不會有譚家明的《愛殺》,延續他在電視台年代的高達實驗;也不會有余允抗的《山狗》,將西方Slasher Film的凌虐挪用在香港荒郊。

新浪潮電影都不是刀仔鋸大樹的大賣之作,卻讓觀眾如實地看到:「香港電影」原來可以是這樣的——「香港電影」,不只是以廣東話作為主要語言的電影種類,而是有一種特殊意義,一種代表了香港特殊身分的時代意義。

當年的年輕導演(不自覺)為「香港電影」建立意義和價值,今時今日的年輕導演卻很自覺,明白到要將「香港電影」的剩餘價值時刻展示,紛紛背負「本土」這重擔,拍一齣戲,往往變成了一次彌足珍貴到近乎視死如歸的本土宣言;而我們入場,不是為了得到娛樂,而是以天妒英才的心態,扶靈。而造成這種局面,某程度上多得一班太識Do的影壇Old Seafood。

《點指兵兵》,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齣入場睇的電影。我不知道大人點解要帶一個4歲細路入場,而只知道,那個在戲院場內的細路,因為看見張國強用棒球棍扑死劫匪時的震撼,而鍾意咗睇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