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8 VOL: 191
2018-07-13 13:07:51

育嬰 National Geographic 黃詠詩

黃詠詩近十年編劇作品不絕,《香港式離婚》、《賈寶玉》、《寒武紀與威士忌》、《三國》、《恨嫁家族》等都呈現出這位本地鬼才的不同面貌,不過說到最黃詠詩風格的,還是她自編自演的作品如《破地獄與白菊花》。苦等九年,黃詠詩終於有新作《胎Story》,一公開發售門票就被網上訂購全部掃光,證明我們都愛看這個最赤裸的她。

Text : Ernus / Photo : Ho Yin

對上一次自編自演作品,是2009年的《我為貓狂》,當時黃詠詩養貓兩年,單純地覺得貓兒好得意,就把與牠們共處的故事放上舞台。「首演之後,觀眾可能覺得幾好笑,但我覺得主題不算太貫穿,始終我和牠們的相處時間未夠長,感受不夠深刻,令《我》成為了一部偏向小品的作品。」以獨腳戲來說,《我為貓狂》其實是水準之作,身為貓奴一定看到很多共鳴和感動位,不過黃詠詩對自己要求高,覺得未準備好再做獨腳戲,於是全情投入為其他單位寫劇本,其中包括幾齣為非常林奕華寫的經典劇本。上一次自編自演作品,是2009年的《我為貓狂》,當時黃詠詩養貓兩年,單純地覺得貓兒好得意,就把與牠們共處的故事放上舞台。「首演之後,觀眾可能覺得幾好笑,但我覺得主題不算太貫穿,始終我和牠們的相處時間未夠長,感受不夠深刻,令《我》成為了一部偏向小品的作品。」以獨腳戲來說,《我為貓狂》其實是水準之作,身為貓奴一定看到很多共鳴和感動位,不過黃詠詩對自己要求高,覺得未準備好再做獨腳戲,於是全情投入為其他單位寫劇本,其中包括幾齣為非常林奕華寫的經典劇本。


直到2015年,黃詠詩遇上扭轉人生的一件事——懷孕產女,三年的育兒生活,足夠叫她寫下全新作品《胎Story》,單是劇名,已經奪目,也很有黃詠詩一貫的幽默。她笑道:「其實名字是我妹妹改的,那時大著肚子,她常常挨近我的肚皮,說要跟BB講故事,講『胎Story』,我一聽到已笑到黐線,決定他日一定要以這個名字創作一部劇。」真正引發她再次創作獨腳戲的,卻是產後的一次奇怪經歷。「某天我走去廚房斟水,突然覺得眼前事物的色彩十分明顯,我感到有點暈,於是回到睡房坐在抽濕機上,又見到房裡的東西不斷突出來,好像《Interstellar》一般。忽然有聲音對我說,過去發生的事情不一定有特別意義,你硬要賦予意義的話就阻礙了自己的可能性,然後眼淚就不斷流下來。」創作人的生活大概如此,旁人未必明白,但那一刻,她決定要將育兒生活創作成《胎Story》。


黃詠詩在雜誌專欄形容女兒為「魔嬰」,道盡新手母親的無助與痛苦,這次將育嬰生活搬上舞台,更笑言是一部《National Geographic》。「她出生後,我的生活一點也不浪漫,完全不會出現她很地愛我的畫面,無的!只是一直在哭,這邊廂剛吃完奶那邊廂一邊換片一邊瀨屎瀨尿!在她未懂得愛你之前她只是一隻動物,但作為動物至少我隻貓不會這樣哭嘛,哪有哺乳類動物這麼無恥?其他動物都是盡量不作聲,以免被其他動物發現,但人類嬰兒就是不停喊,如果他們在野外生活,早就給豺狼叼走!」提到照顧初生嬰兒的雞手鴨腳,黃詠詩總是滔滔不絕,有笑又有淚,在《胎Story》的第一部分,她希望以幽默的方式,道盡新手媽媽的困難。「那些日子其實是困獸鬥,照顧嬰兒的那個人連基本人權也沒有,三個月無得、沒時間洗面刷牙。然後當小朋友出現出疹、肚痛之類的症狀,連醫生都不肯定原因,旁人又來怪阿媽哪裡做得不好,我想說,對住一個三個月無覺的女人你真的不要惹她!」


《胎Story》再次找來曾為《破地獄與白菊花》執導的李鎮州擔任導演,在一個講女性講母愛的劇找來沒有子女的男導演執導,黃詠詩期望李鎮州能令《胎》變得「冷血」一點。她繼續發揮幽默本色:「他就是其中一個教我如何做母親的人,被我在地鐵罵到狗血淋頭,罵到我自己都哭了。但我會想,因為他是冷血的,如果這劇能觸動他,那就可以觸動其他不是母親的觀眾。」說實話,戲劇的表演方式有太多可能性,黃詠詩希望有多一個人跟她共同構思《胎》的表演性。「一次都未排過,他已經說這劇一定要重演,其實我們都需要看看首演時他設計的東西效果怎樣。記得當年做《破》,頭半觀眾好好笑,但尾半全部睡著了,但到去年重演,竟然是後段比前段好看,我終於演到以前導演講極也做不到的東西,是經歷多了,也是我一路老了,開始接近李鎮州十幾年前設計這劇的年齡。」


闊別個人作品多時,黃詠詩笑言創作《胎Story》的時候,就好像脫掉衣服在沙灘奔跑般舒暢,而創作給自己演的作品,有種無可取代的狠。「我和梁祖堯很相似,我們創作的gag只有自己懂得笑,寫給其他演員的話他們未必明白,很多時都要妥協。但寫給自己演的話,我可以用我的節奏和語言去演,落點狠得多,更能呈現我的性格,對觀眾是種衝擊。」其實,喜歡看黃詠詩,正正是因為她那種無可取代的喪,久別重逢,《胎Story》必不可錯過。■

日期:8月22至26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320 / $260

issue JUL 2018 VOL: 191
2018-06-28 15:30:45
THE GREY GREEN 澳門市中的南青山

一幢三層的石屎建築,坐落於澳門南灣蘇亞利斯博士大馬路的綠樹小島上,主理人起名「The Grey Green」,希望在這灰色的根基上澆灌綠色能量,透過這深植在自然界的顏色來柔軟城市框架,帶出將文化與回憶融入生活,培育生活的意象。



甫踏進「The Grey Green」的玻璃門,即被滿滿的鮮花植物圍繞,店主以許多不同品種的花卉植物將人與人連結起來,滋養生活輪廓。




沿著木質階梯走上二樓,只見映照著綠樹的陽光穿透四米的落地玻璃,靠坐在玻璃幕前的吧檯,邊觀察街外的喧鬧,邊享受著空間的寧靜。日光緩緩散落在來自不同國家的植物香氛與陶作器皿等產品上,輕輕捕捉了簡單生活中那份細膩的感動。








主理人特意邀請了日本花藝設計師合作六款永生花禮盒,又選用季節性的本地植物,保留植物脈絡的觸感,展現最真切的生命力。店員更會為顧客將留言化為古典字體,以鋼筆書法寫上備有不同尺寸的灰綠色花盒,再繫上人手縫製的精致皮革盒帶。








而禮盒裏頭,是個人特別喜歡,品牌精心設計的黃銅花瓶。


而鮮花方面,則是來自一對老夫婦年輕時的夢想。二人在路環郊區打理著屬於自己的花場,灌注了滿滿的愛與熱情,喚醒大家對美的感受。


店內有名的甜品「Maltmory」,名字結合了Maltose(麥芽糖)與Memory(回憶),設計靈感來自童年那一架不定期出現在學生群中的古早味麥芽糖推車。主理人邀請到當地的甜品品牌ROCCA Pâtisserie將麥芽糖帶進植物花卉的芬芳之中,在花卉水果與麥芽糖的酸甜口味間取得平衡,創作出一道獨特的甜品。



The Grey Green每天都會提供不同口味的Maltmory與茶飲,與每一位到訪的朋友分享,以承繼基伯早期推著麥芽糖推車以物易物的心意。透過一口清新甜蜜來交換彼此的故事,感受生活裡最純粹的美好。





FB: facebook.com/thegreygreen
IG: @thegrey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