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8 VOL: 191
2018-07-19 17:19:46

英國人在紐西蘭

耳邊傳來史汀的〈英國人在紐約〉,喝的卻是英國人在紐西蘭釀的葡萄酒,紐約未能種葡萄,就這樣將將就就應應景吧—喝酒與聽歌,最重要還是「自我感覺良好」這六字真言。

Text : Ivan Wong

◎ 酒,是人釀出來的,若認真用心釀的話,從酒中可映照出釀酒人無私的真心話,勝過千言萬語—當然,你先要懂得欣賞葡萄酒的真諦,若自命排著「酒肉穿腸過」那條隊的人,請恕此文未能照顧到你們的感受,下回就賣大包給你們一個補償,大談波爾多五大2018最新年份的收成狀況及預測◎ 酒,是人釀出來的,若認真用心釀的話,從酒中可映照出釀酒人無私的真心話,勝過千言萬語—當然,你先要懂得欣賞葡萄酒的真諦,若自命排著「酒肉穿腸過」那條隊的人,請恕此文未能照顧到你們的感受,下回就賣大包給你們一個補償,大談波爾多五大2018最新年份的收成狀況及預測en premeur走勢,再另加一個「10瓶在你生命中不能不喝的紅酒」特輯,夠體貼未?

◎ 賣大包前,先回到紐約,史汀唱著:「溫柔體柔、清醒克制,在這裡很罕見……我是個合法的外來者……從我說話的口音,你聽得出我是個活在紐約的英國人……」一直在想像,Sam Weaver在他的葡萄園裡收割時口中唸唸有詞哼著這歌的景象。Sam是英國人,家鄉在我們不太認識(沒有英超球會!)的西中部小鎮Church Pulverbatch,當地人稱之為Churton,Sam亦以這個親暱而帶有濃郁nostalgia味道的名字,給他的酒莊命名,Churton亦算是我們所認識的最具英國味的紐西蘭Marlborough酒莊。「因為造酒時不自覺地融入了英國人那gentleness and sobriety的生活態度嗎?」「這個說法應沒太多人會反對吧!」

◎ 聽過Marlborough造酒先鋒David Hohnen與Kevin Judd那個艱辛開荒故事的,都應不會再問這個1992年才創莊的「後來者」如何發掘理想地—那片位於Waihopai與Omaka山谷間面向東北的200米小高原,雖然釀酒前曾在倫敦經營葡萄酒貿易多年,Sam 直到今天仍以農夫自居,尋得酒莊風水地全是家族遺傳的農夫天賦使然,當你身處其中,那陽光、那空氣、那大自然的聲音都在提供著你當下所需的資訊。


◎ 整個Marlborough地區都在釀造Sauvignon Blanc及Pinot Noir,也不是唯Sam Weaver獨尊奉行全天然Biodynamic,為何你總感覺到Churton的Sauvignon Blanc與Pinot Noir,像是有點不一樣的味兒,前者的熱帶水果味沒那麼熱帶,後者的皮革味又沒那麼皮革呢!Churton每瓶酒都在透露著Sam的溫柔體貼,而清醒克制呢,往往就在他那深入淺出的細意分析:普遍Marlborough酒莊葡萄球園都位處平原,鮮見在200米之上,而且面向東北所汲取的陽光較為含蓄,不慍不火亦正恰到好處。■

issue JUL 2018 VOL: 191
2018-07-05 17:08:16
蘇格蘭酒廠直送:六大支柱五小丘 The Macallan's New Distillery

Text & photo (partial) : Nic Wong

想當日出發到蘇格蘭之際,剛剛The Macallan又再打破全球威士忌拍賣價最高紀錄,兩支1926年入桶的60年單一麥芽威士忌,其中一支最終以863萬港元在香港成交。機程由香港經倫敦到鴨巴甸再轉往The Macallan全新酒廠。嘩,買起整個山頭!耗資1.4億英鎊(折合14億4千5百萬港元)的世界級建築就在眼前,還送上超豪華猶如奧運會開幕禮的光影剪綵儀式。我敢說,未來五十年,肯定是威士忌的市場。

全球最複雜木屋頂建築

The Macallan全新酒廠,原來是Speyside(斯佩河畔)第一座世界級酒廠,由國際知名建築師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興建,從全球大型設計比賽中脫穎而出。講明是世界級,又是十幾億元的製作,這幢當代建築物從斜坡的地面上開始,突出了五個小山丘,呈現波浪形外觀,原來靈感來自蘇格蘭古老圓石塔,增加建築物美學感,同時減少遮蓋被譽為「具高度景觀價值」的Speyside景觀。

有錢就是任性!偏偏The Macallan的「任性」,從未偏離過釀造威士忌的本質。The Macallan強調的「六大支柱」,最基本的從木材開始。木材是The Macallan的中心支柱,受西班牙、北美及蘇格蘭的釀造風格影響,經過威士忌大師的匠心工藝,才製作出完美酒品。眼前五個小山丘形成的波浪形屋頂,可說是一個極巨大的木建築,用上1,800條木樑,2,500個不同屋頂構件,總計超過38萬個單一組件裝嵌而成,可能是全球最複雜的木屋頂建築結構之一。

講明是六大支柱,The Macallan全新酒廠傲立於Speyside的精神家園(Easter Elchies House),另外五大支柱則盡現在五個小山丘之內:最小巧銅管蒸餾器(The Curiously Small Stills)、最少切割部份(The Finest Cut)、最優質橡木酒桶(The Exceptional Oak Casks)、全天然色澤(The Natural Colour)及無與倫比的美酒(The Peerless Spirit)。

開幕當晚,先品嚐到曾經兩度獲選為世界第一餐廳El Celler de Can Roca的晚宴,若果想親身到原舖品嚐,請先預約一年,今次有幸細味,配上無限量的The Macallan威士忌,足夠醉人。飽嚐醇酒美饌,稍移腳步走進全新酒廠,一連串頂級光影投射藝術帶動下,重溫The Macallan由1824年寂寂無名,直到今日發展成為國際級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在各地威士忌市場中佔著領先地位,以及近年來一次次品牌聯乘計劃等等,彷彿也在回顧過去自己的美好工作回憶。

超古舊威士忌開眼界

幾經期待,終於走進了五個小山丘之下的酒廠。廠內分為兩層,地下絕對是威士忌愛好者先瘋狂後破產的樂園,除了有很多威士忌及周邊產品供各位大掃特掃之外,還有一個小型The Macallan博物館,以及一幅展示品牌歷年來出品的威士忌牆。敢說世上任何一位威士忌專家,也未必一一品嚐過這一百多年來酒廠的經典產品,大量超古舊的威士忌活現眼前,貨真價實而非空樽,果真是大開眼界。

更上一層樓,就是酒廠的心臟地帶。全新酒廠的落成,令產量增加三分之一,由本來21個蒸餾器激增至36個,以一大兩小組成一組,四組加起來共12個圍成一圈,總共為三個大圈,滿足長遠市場的需求,難怪參觀時發出陣陣麥芽芳香。更重要是,蘇格蘭銅匠Forsyths自五十年代開始一直為品牌製造最小巧銅管蒸餾器,從古至今一直不變,以至新酒廠的蒸餾器,無論形狀大小、方向也完全相同,確保釀製出一如以往無與倫比的美酒。

眼耳口鼻親身投進酒廠的心臟地帶之後,走到同層的「威士忌圖書館」,有專人介紹每滴威士忌由零開始的誕生過程,從木材、木桶、蒸餾器、色澤等方面,詳盡認識威士忌的一點一滴,例如蒸餾器令「新酒」擁有更豐富、濃郁的口味;最少切割部分提供最佳蒸餾成品;最優質橡木酒桶賦於威士忌80%的味道、全天然色澤;製成無與倫比的美酒。「六大支柱」就是這樣的出現,獨特性塑造了The Macallan的風格。

事隔至今,仍然記得那一夜。眼前是近200年歷史、價值連城的新舊酒品,手執Lalique酒杯,喝著The Macallan 55年、The Macallan M、The Macallan No.6等極罕珍貴佳釀,置身於價值十數億港元的木建築下,腦中不禁計算,興建14億幾的建築物,要賣多支威士忌才能回本?由此可見,威士忌的未來,真的無遠弗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