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5 VOL: 152
2015-03-31 08:00:00

馬路如虎口﹙也不及第三跑道咁大咬)!
我愛車,但我唔識揸車,我甚至連揸《GTA》裡的車都經常炒車。為免引起傷亡,決定專注地睇飛車片算了。

飛車片從來不算是主流片種:一齣動作片攝一兩場飛車戲固然可作潤飾,但當成齣戲都係咁飛車時,一旦處理差,好易悶。

所以《The Fast and the Furious》能夠成為一個系列,相當難得。回到2001年,這部(冇人預期過會被拍成系列的)飛車片,找來Paul Walker和(我OK憎的)Vin Diesel這兩位少少紅但又非一線的硬派演員,拍成一齣OK平穩的飛車片,在片車鬥快大前提下,加入了警匪對疊以及少少男性情義,算是把片中的片車合理化。

結果出奇地收得。電影公司決定拍續集,但飛起了Vin Diesel,只集中在Paul Walker這名臥底身上;故事單調了,感覺上亦好似爭咁啲嘢(明明OK憎Vin Diesel的我竟然有點懷念他)。好彩有身材爆裂的Eva Mendes,叫做多番啲嘢睇。

到了第三集,失驚無神把場景搬去東京,故事更加完全懶理先前兩集,主角亦換上了超級大眾臉的Lucas Black……講堅,我已經完全唔記得呢集講乜,記得的只有三點:1.那些望落好東京的場景原來大部分由洛杉磯喬裝而成;2.這是台裔美籍導演Justin Lin首次執導的《The Fast and the Furious》電影;3.片尾,Vin Diesel突然出現了一個鏡頭(當時冇人估到這一個純屬客串的shot,竟然在日後成為饒富意義的一幕)……但無論如何,這集東京飄移的確是最渣的一集。當之無愧。
渣還渣,只要有商機,依然要拍落去。導演繼續是Justin Lin,故事回到Paul Walker和Vin Diesel的恩怨情仇,咦,立即好睇番。而真真正正把系列昇華(到一個唔知乜層次)的是第五集《Fast Five》。車,不再是男人身分象徵,而是決戰惡勢力的戰鬥工具;飛車,也不再單純為了鬥快,而是戰勝惡勢力的必要手段——完美示範是最後一場,Paul Walker和Vin Diesel一齊飛車,既要拖走敵人夾萬,又要撇甩一班勾結惡勢力的差佬追捕。

全文請參閱152期《JET》。
issue FEB 2015 VOL: 150
2015-02-02 08:00:00
他的熱情何其冷靜
(1)在屋企睇完《Boyhood》時,望望電話,已經清晨5點幾—Why?屋企睇而不是在戲院?
(2)好耐冇喊(以致懷疑淚腺失去應有功能)的我,竟然眼濕濕—劇情好催淚的嗎?
先答(1):先旨聲明,我睇的是美版blu-ray而絕對不是甚麼網上在線觀看版。我當然好想入戲院觀賞,但場次實在太少;少也不是問題,真正問題是那些場次都不是一個要返工的人所能夠幫襯的……唔通請日大假去睇咩。
再答(2):劇情絕對不催淚(想搵半滴催淚位都難),我甚至可以好大膽咁講:《愛回家》某幾集劇情隨時比起《Boyhood》催淚10億倍。既然係咁,喊乜鬼?
原因可能是,我真的看到了時間的流動,時間在一群人身上所發揮的作用。用電影講時間自然不是甚麼創舉,但開宗明義用時間作為一齣電影的單位 / 命題,情況就好唔同。

回到1991年,Richard Linklater的《Slacker》,交代了德州Austin一班後生仔的尋常一天—但Richard要說的不是這班後生仔共同過了怎麼樣的一天,而是他們在這一天的不同時份各.自.怎麼過。拍法是這樣的:第一場,先描述人物A的小故事,差不多講完了,便把鏡頭移去附近另一個場景(注意,時間也跟隨著流動),改為交代人物B及C,如此類推……到最後,故事已經交代到人物L了,但之前的人物A至K都不會再出場。Richard要說的是同一天同一地方中不同時刻裡不同人物各不相關的小故事。

但Richard由始至終都不是Tarantino或Nolan,他不是要玩甚麼敘事技巧花招,他只是用最沉實的方法,去拍他感興趣的小人物——這班小人物共同呈現了上世紀一個族群的精神面貌,Slacker(或Generation X),一群對現實社會無法投入的(普遍高學歷)青年。Richard在批判他們嗎?肯定不是,他全程都在用不含主觀情緒的鏡頭,只是白描(Slacker是個帶貶意的詞,但Richard講到明,希望大家不要戴有色眼鏡去睇他這齣戲)。我愛《Slacker》,但我從來不會主動推薦人去睇,怕人睇完嫌悶。畢竟悶的其中一個標準是:沒有高潮迭起的情緒起伏。

全文請參閱150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