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5 VOL: 153
2015-04-30 06:00:00

胎內重生記 — 潘燦良、林沛濂
認識林沛濂,最初是因為舞台劇《笑之大學》(陳文剛、鄧偉傑主演版本),得知他是劇壇日本通,致力在港推動日本戲劇。最近他找來了蘇玉華、潘燦良一同飾演日本經典舞台作品《胎內》,特別於僅僅九十個座位的牛棚劇場演出,透過三個日本人的角色探討戰爭對人類的影響,揭露人性及生命的真諦。今次兩位男角潘燦良和林沛濂現身說法,細訴該劇演出的來龍去脈。

《胎內》是日本著名劇作家三好十郎於1947年的舞台作品,故事講述於戰後不久,男性商人花岡金吾(潘燦良飾演)生意上觸及貪污而被追捕,並與他的情婦村子(蘇玉華飾演)一同出走往深郊並隱藏於一山洞,卻發現了垂死士兵佐山富夫(林沛濂飾演)亦藏身於此。其後三人因地震而被困於山洞,只餘下少量糧食,洞內的氧氣漸變稀薄,三人在未知生死的境遇下,分別露出最真實甚至最醜陋的本性,並揭示戰爭對人類的啟示和影響。劇目取名為《胎內》,除了象徵密封山洞的故事場景外,更有人類在母胎蘊釀、新生、重生的意思。

雖說是日本經典劇作,但礙於語言上的不通,香港人未必聽過看過。居日多年的林沛濂憶起2003年曾經欣賞此作,看罷受到很大衝擊,期望有天能把它帶來香港。「這故事很簡單,三個人經歷地震後被困於山洞,思考人們對生存及生命這回事,給我很大啟發去注視一些自己已擁有的東西,珍惜身邊的人和事。這幾年間,機緣巧合下認識了潘燦良和蘇玉華,一起合作過《脫皮爸爸》,發現大家對日本文化和戲劇很有興趣,有些理念和《胎內》角色都很相近,所以大家都希望一同演出。」
連續奪得最近兩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的潘燦良坦言,他和蘇玉華都喜歡到日本旅行,一向欣賞日本人對生活和生命的追求。「我對日本文化認識不深,只能片面地說,日本人對自己的各方面,均有一種不會得過且過的個人滿足感。而且他們對於『道』的哲學,例如劍道、茶道等,都對學問和思想有極高要求的層次,所以演出《胎內》是一個難得機會,值得我們去學習和借鑒日本精神。」他又指出,不諳日文的香港人難以接觸或理解日本戲劇,難得遇上林沛濂向他們推介這齣大師作品。「研究劇本時,我覺得挑戰很大,因為劇本很精密,劇作家所寫的每一句對白同樣經過深思熟慮,當我們想刪減任何一句,都覺得很困難很掙扎。能夠拿到這麼好的材料,作為演員已經很有滿足感了。」

全文請參閱153期《JET》。
issue APR 2015 VOL: 152
2015-03-31 08:00:00
馬路如虎口﹙也不及第三跑道咁大咬)!
我愛車,但我唔識揸車,我甚至連揸《GTA》裡的車都經常炒車。為免引起傷亡,決定專注地睇飛車片算了。

飛車片從來不算是主流片種:一齣動作片攝一兩場飛車戲固然可作潤飾,但當成齣戲都係咁飛車時,一旦處理差,好易悶。

所以《The Fast and the Furious》能夠成為一個系列,相當難得。回到2001年,這部(冇人預期過會被拍成系列的)飛車片,找來Paul Walker和(我OK憎的)Vin Diesel這兩位少少紅但又非一線的硬派演員,拍成一齣OK平穩的飛車片,在片車鬥快大前提下,加入了警匪對疊以及少少男性情義,算是把片中的片車合理化。

結果出奇地收得。電影公司決定拍續集,但飛起了Vin Diesel,只集中在Paul Walker這名臥底身上;故事單調了,感覺上亦好似爭咁啲嘢(明明OK憎Vin Diesel的我竟然有點懷念他)。好彩有身材爆裂的Eva Mendes,叫做多番啲嘢睇。

到了第三集,失驚無神把場景搬去東京,故事更加完全懶理先前兩集,主角亦換上了超級大眾臉的Lucas Black……講堅,我已經完全唔記得呢集講乜,記得的只有三點:1.那些望落好東京的場景原來大部分由洛杉磯喬裝而成;2.這是台裔美籍導演Justin Lin首次執導的《The Fast and the Furious》電影;3.片尾,Vin Diesel突然出現了一個鏡頭(當時冇人估到這一個純屬客串的shot,竟然在日後成為饒富意義的一幕)……但無論如何,這集東京飄移的確是最渣的一集。當之無愧。
渣還渣,只要有商機,依然要拍落去。導演繼續是Justin Lin,故事回到Paul Walker和Vin Diesel的恩怨情仇,咦,立即好睇番。而真真正正把系列昇華(到一個唔知乜層次)的是第五集《Fast Five》。車,不再是男人身分象徵,而是決戰惡勢力的戰鬥工具;飛車,也不再單純為了鬥快,而是戰勝惡勢力的必要手段——完美示範是最後一場,Paul Walker和Vin Diesel一齊飛車,既要拖走敵人夾萬,又要撇甩一班勾結惡勢力的差佬追捕。

全文請參閱152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