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6 VOL: 167
2016-07-19 11:42:12

書在高登前

作為紙媒一分子,每年7月就會自high一番,因為原來還有人看書的。一年一度的書展又來了,不難估計,即使今年各界市道非常低迷,書展入場人數極有可能再創新高,然後家長們斥巨資去「掃貨」。當你不能贏在XX前、贏在XX裡,那麼「書」在XX前,也是很重要的。

Text : Nic Wong

 

廢話少說,今時今日的書展還有甚麼好書先?老老實實,識睇(書)一定睇時勢,平日不看書的人入書展,平日看書的人還不到樓上書店靜靜地看書?哪怕是銅鑼灣書店、旺角書店、沙頭角書店,樓上書店才是最值得支持的,捨己為人入禁書喎,賣書賣到疑似被跨境執法,兼且被安排成為內地某某圖書館管理員,這些劇情峰迴路轉到呢,連高登仔也未必寫得出。

說完一大輪,不如關心今年高登有甚麼好書。自從《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東莞的森林》等等又出書又拍戲,到了2013年書展,更史無前例地超過10本高登作品同時出書,慢慢覺得高登作品有點參差,直至今年,看看高登已沒有推上報、推到出書的氛圍了。唯一找到的是,網名為「做金庸的男人」的《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幫想自殺嘅人寫遺書》被出版社睇中,將於今年書展中出書。

原來,今年點子出版有幾本高登新作,包括月前推出的《獨居的我,最近發現家裡似乎還有別人》、《倫敦金》、《西營盤》與《天黑莫回頭》系列第五、第六本,以及高登CEO林祖舜的《高登大百科》。先說《倫敦金》,是于日辰(前稱「小姓奴」)的今年新作,據說以「真.業內人士」爆料,如實呈現本地金融界昆水秘技!前言提到:「生於香港呢個又灰又苦年代,每一個騙子財演背後都總有佢哋各自嘅成魔之路。而家一書傍身,助你從金融界由零開始、一步登天,心動不如行動,做人做狗自己揀!」

「香港網絡鬼故之王」沙士被壓的《天黑莫回頭》系列今年來到第五、第六本,是高登「講故台」唯一官方認證網絡小說系列!之前《天黑》系列頭四集瘋狂再版,連載逾兩年,成為本港最長壽網絡鬼故,到今年一連推出兩本,來到最終回,號稱以凶殭鬥惡屍,為這本佳作帶來巔峰結局。還有《高登大百科》由兼任方丈及高登CEO「親自解毒」,解開高登討論區不會直接告訴你的秘密,更獲得沈旭暉、林偉駿、向西村上春樹等人的推薦,無論你是CD-ROM、資深會員抑或非網民,都有過一些好奇問題,一次過收錄其中,不能錯過!最後是紅遍Facebook的網絡連載小說《西營盤》,終極揭曉一眾埋藏在西營盤深淵的「秘密」,不得不看吧!

issue APR 2016 VOL: 164
2016-04-14 16:06
李偉才 What are you reading?

李偉才
本期讀書人:李偉才,筆名李逆熵,香港著名科普及科幻作家,前香港太空館助理館長及香港天文台科學主任,第一代天氣先生。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出版過多本科幻、科普及社會,包括近作《資本的衝動》。五年前,19歲女兒突然從住所裡跳樓身亡,原因不明。



喜歡的作家?為甚麼?
從書本裡,我遇上很多啟蒙老師,例如小時候我在大會堂兒童圖書館看盡Patrick Moore的書。此外,我又喜歡看法國科幻小說鼻祖Jules Vernes的《機器島》、《海底兩萬里》、《從地球到月球》等。此外還有名著《宇宙戰爭》的作家H.G. Wells,以及科幻小說三巨頭:《2001太空漫遊》原作者Arthur Clarke,寫《機械人》系列的Isaac Asimov,以及擅寫少年科幻的Robert A. Heinlein。至於哲學類,當然有大師Bertrand Russell,他教曉我思考要清晰,合乎邏輯,但胸襟要廣闊,思想開放。



哪些書本影響最深?

長大後多看政治經濟哲學類,例如Richard Dawkins《自私的基因》,看後驚為天人。經濟學則有Jeffrey Sacks《貧窮的終結》,還有Naomi Klein的《震撼主義:災難經濟的興起》,看她所寫新自由主義如何遺害世界,真的哭了出來。近年就看左派學者David Harvey的《資本的限度》,大致上很認同他的觀點。還有John Rawls《正義論》,起初覺得皮毛,後來知道西方的論述背景,才知道它有劃時代的意義。此外還有關注環境氣候的書,例如戈爾的《絕望真相》,至於中文科幻,則有劉慈欣的《三體》及王晉康的《十字》。

正在讀甚麼?
最近到過南美洲,買了《百年孤寂》作者馬奎斯的作品《迷宮中的將軍》,講述南美民族解放英雄西蒙玻利瓦的故事,身在南美當然要看這些書,但文學性高,讀得很慢,至今仍未看完。
對你來說,閱讀是甚麼的一回事?
閱讀是一場對話,能夠和不同名人作家對話,更可以穿越過去、現在與未來。我沒有甚麼長處,但有很強的好奇心及求知慾,其實每個人天生都有,想知道有沒有外星人、黑洞、人類起源、恐龍滅絕等,但長大後漸漸磨滅這些興趣。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是正確的,但中間不該有「不如」兩字,因為學問與遊歷,缺一不可。


你曾擔任過多年「香港書獎」評判,你覺得香港人閱讀習慣有何改變?
閱讀口味的確闊了,但我認為自己也有少許功勞。以往我力撐張翠容《拉丁美洲真相之路》成為香港書獎,到近年同樣情況則有彭志銘的《香港粵語頂硬上》。有些文化界中人比較snobbish,總是有種霸氣,不肯接受其他意見,我卻覺得他們視野狹窄,堅信要推介這些書本,亦感到香港人閱讀口味應該愈來愈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