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7-03-26 15:41:27

《沉默》(Silence):777的上帝啟示

Text: Nic Wong

777,其實和666的感覺差不多,到底上帝叫佢參選,然後上帝又俾佢當選,玩乜野?

馬田史高西斯的《沉默》,就想探討這回事。電影講述17世紀德川幕府時代的日本嚴禁天主教,凡信奉者都一一被迫害,甚至受虐至死,唯一解救方法,就是腳踏十字架耶穌像,代表你背棄上主,就可免罪。

如果《沉默》發生在香港,現今香港人幾乎沒甚麼好掙扎,根本沒宗教信仰,踩兩踩沒甚麼大不了,完全沒有猶豫空間,再加上不少人喜歡食兩家茶禮,你有你上帝的沉默,我有我口不對心的沉默。當然,這不是虔誠教徒的想法。當年很多日本人的天主教徒堅定不移,缺乏宗教自由下,要偷偷摸摸地信教,更極需要神父來告解,讓他們好好贖罪。

電影一開始就講述Liem Neeson飾演由葡萄牙到日本長崎的傳教士,忍受不住自己及其他教徒受酷刑而背棄上帝,而兩名留守葡萄牙的年輕教父不信恩師竟然棄教,決定偷渡到日本了解真相,卻落得同一命運,更連累了很多信教的村民。

常言道,上帝寬恕世人的罪,但如果有人要放棄上帝,上帝又會否寬恕那個人?弱者祈禱良久,尋求上帝的指引,但上帝一直沉默,究竟如何同行?如何拍住上?777,究竟是甚麼意思?

結果,一名年輕神父深感連累村民受虐至死,於是選擇殉道之路。另一位由Andrew Garfield飾演的年輕神父,卻不時懷疑上帝,到底上帝為何面對不公而依然沉默?結果,他也受不住別人因自己而被虐,走上與Liam Neeson一樣的棄教之路,幫助日本清除當地天主教的發展。死後,他最終無法以天主教方式入土,卻暗裡手握著十字架,以證明信仰以超越宗教的形式。

《沉默》這齣電影,馬田史高西斯籌備經年,以反宗教角度來講何謂宗教信仰,看起來就像某些特首候選人,以參選來凸顯選舉的荒謬。今屆1194位選委中,777位選委投票支持並決定下任特首,我們不大明白他們的所思所想,也不曉得他們的取向有否涉及任何個人利益、是否自主選擇,或者原因何在,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的選擇確實與普遍民意迥異。

上帝叫某人參選,然後以777這個上帝數字代表著下屆特首的得票數字,到底沉默的上帝給了香港人甚麼啟示?難道是「上帝要你滅亡,必先令你瘋狂」?無票香港人,是這次選舉的沉默絕大多數,但事實證明,如今日本天主教徒依然未能遍地開花,但至少可以有宗教信仰自由,現今終於能夠拍出這齣電影。正如電影一樣,面對打茅波的情況,有人殉道,有人負隅頑抗而犧牲,有人變節,有人沉默而等待時機。777人選擇了撕裂2.0,或者700萬人以集體沉默的不合作運動迎戰,才是休養生息的強大武器。

有些道理,不用多說,歷史自有公論。我們只是歷史巨輪下的一粒微塵,我們的沉默不等於沒有立場,歷史會記住777位所謂香港人的「貢獻」 。至少我們能夠看得更清楚香港的現況,是時候,夢醒了。

 

《沉默》(Silence):3月16日上映

 

2017-03-24 22:45:28
睇 Netflix 講 Nike,細數歷代 Air Max、Air Jordan 創作故事

Text: Nic Wong

年年3.26,都是Nike的Air Max Day,偏偏今年撞正香港特首選舉,時機不對,也沒法子,Life goes on and on...有否想過,為何Air Max與其他波鞋不同,年年有今日,要如此特別地宣傳?身為媒體一員,擁有好幾對Air Max,亦參與過好幾年的Air Max展覽,但著實都不大明白,直至看了Netflix日前推出的原創紀錄片《Abstract: The Art of Design》,其中一集訪問了Nike首席設計師Tinker Hatfield,才知道想當年三十年前第一對Air Max的厲害。

 

 

老老實實,從小到大買過穿過的Nike鞋,真的難以計算,跑鞋、籃球鞋、出街鞋應有盡有,Air Max、Force、Jordan、Huarache款式層出不窮,但Tinker Hatfield說回自己當年加入Nike的經歷已夠動聽,最有趣的是,創作Air Max及Air Jordan的故事。


既然是Air Max Day,先說Air Max,或者有人已知,其實Air Max的設計來自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Tinker Hatfield娓娓道來當年去完巴黎旅行的故事,然後Air Max其實是他的第一個創作project。或者有人會與Elton John的透明養金魚高跟鞋相提並論,但實際上Air Max設計一出,外露氣墊款式太前衛,惹來批評云云,至於往後發展如何,就在這裡賣個關子。




至於Air Jordan,紀錄片內說得更加詳細,更重要是,邀得波神Michael Jordan現身說法。原來當年Michael Jordan本來放棄Nike,結果因為Tinker Hatfield的親自上門,並且等候良久之後的精心解釋,以象紋留住Jordan的心。紀錄片內,還有一代又一代Air Jordan背後誕生的故事,更會提及他們的離離合合。



作為Nike首席設計師,Tinker Hatfield 還提到更多劃時代的Nike跑鞋,例如特別為《回到未來2》「發明」具自動綁帶和發光功能的Nike Mag,以及當年如何與網球名將阿加斯合作,推出一對對創新的「網球鞋」。說得太多就不好看了,一一留待大家去尋寶吧,相信看完之後,你又要買多幾對Nik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