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7-03-29 13:12:25

《一念無明》:香港人一臉無明

Text: Nic Wong

影評一致叫好的《一念無明》宣傳了好幾個月,故事不算複雜,躁鬱症病人阿東(余文東 飾演)出院,阿東父親大海(曾志偉 飾)被逼接收他回家住劏房,擔心他會病發,其他劏房戶逼遷,到底精神病康復者如何重回社會?父親是否受不住壓力,送兒子返回青山?



故事結尾,是沒有結果的,問題未有解決。突然想起巴士阿叔陳乙東,一句句「未解決!未解決!未解決!」、「你有壓力,我有壓力,你做乜挑釁我呀?」,事隔11年,依然未解決。情緒病、精神病一直困擾著香港人,彷彿是一個隨時爆炸的計時炸彈。



故事起因,是阿東病患折磨的母親(金燕玲 飾)。想當初好好的過日子,但婚後久不久病發,司機老公不懂面對,唯有轉揸中港車,賺多點錢,少點回家,結果阿東細佬去美國讀書,只餘阿東一個照顧病母,可惜兒子生性病母不感安慰,人人提議送她入老人院,阿東不肯,深深覺得不應該將自己不想面對的交給別人,結果母親不幸發生家居意外死亡,自己又憋出了個躁鬱症,入了精神病院,未婚妻就要被逼幫手還債……




從精神病院回到父親的劏房屋企,隔離的劏房戶說了一句:「屋租包廚、包廁、包張床,但唔包痴線佬架,癲佬返入青山啦。」沒錯,屋租的確唔包,但住得劏房,都唔包有得揀鄰居嘛?何況,如何界定為精神病患者及康復者?出院是否經已獲得醫生批准?當然,看到這裡,你可能覺得這只是左膠的大愛所為,但一切都是將心比己:

如果我是劏房租客,我當然擔心鄰居是精神病患者啦…

如果我是劏房業主,我當然擔心租戶是精神病患者啦…

如果我是精神病康復者家屬,我當然擔心他會復發,亦擔心無得繼續住劏房啦…

如果我是精神病康復者,我當然擔心自己會復發,亦擔心連累家人無得繼續住劏房啦…



於是,大家都只是擔心又擔心,卻做不出甚麼東西來。老老實實,你不明白對方為甚麼不搬走、不可以遷就、不可以這樣那樣,一切都是不明白?譬如說,你可能不明白為甚麼阿東一早不送母親入老人院?為甚麼阿東父親一走了之?為甚麼阿東未婚妻要帶阿東到教會?怪只怪,我們不是政府,不明白政府有9,000億儲備,何不多放資源做點事,關注他們,妥善照顧他們?結果,香港人就只能夠不斷不明不白地唔明,一念可以無明,一臉同樣無明,完全無可明白。


電影拍了出來,其實很多事情是沒結果,因為一念之間,隨時可以改變一切,而且那一念之間,往往是無明,不能推敲也不能估計,可能是累積,可能是隨機,可能是命運使然。正如朗豪坊扶手電梯突然停低,人們都說意外一來怎樣怎樣,但當橫禍來到,只有零點幾秒之間、幾厘米的空間,又怎會是預先準備得到?看來,香港人就要繼續無限地,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如此寫實的情節,盼望電影出來後,能夠帶來一些影響,就算少許也不錯吧。

 

 《一念無明》:3月30日上映

 

2017-03-26 15:41:27
《沉默》(Silence):777的上帝啟示

Text: Nic Wong

777,其實和666的感覺差不多,到底上帝叫佢參選,然後上帝又俾佢當選,玩乜野?

馬田史高西斯的《沉默》,就想探討這回事。電影講述17世紀德川幕府時代的日本嚴禁天主教,凡信奉者都一一被迫害,甚至受虐至死,唯一解救方法,就是腳踏十字架耶穌像,代表你背棄上主,就可免罪。

如果《沉默》發生在香港,現今香港人幾乎沒甚麼好掙扎,根本沒宗教信仰,踩兩踩沒甚麼大不了,完全沒有猶豫空間,再加上不少人喜歡食兩家茶禮,你有你上帝的沉默,我有我口不對心的沉默。當然,這不是虔誠教徒的想法。當年很多日本人的天主教徒堅定不移,缺乏宗教自由下,要偷偷摸摸地信教,更極需要神父來告解,讓他們好好贖罪。

電影一開始就講述Liem Neeson飾演由葡萄牙到日本長崎的傳教士,忍受不住自己及其他教徒受酷刑而背棄上帝,而兩名留守葡萄牙的年輕教父不信恩師竟然棄教,決定偷渡到日本了解真相,卻落得同一命運,更連累了很多信教的村民。

常言道,上帝寬恕世人的罪,但如果有人要放棄上帝,上帝又會否寬恕那個人?弱者祈禱良久,尋求上帝的指引,但上帝一直沉默,究竟如何同行?如何拍住上?777,究竟是甚麼意思?

結果,一名年輕神父深感連累村民受虐至死,於是選擇殉道之路。另一位由Andrew Garfield飾演的年輕神父,卻不時懷疑上帝,到底上帝為何面對不公而依然沉默?結果,他也受不住別人因自己而被虐,走上與Liam Neeson一樣的棄教之路,幫助日本清除當地天主教的發展。死後,他最終無法以天主教方式入土,卻暗裡手握著十字架,以證明信仰以超越宗教的形式。

《沉默》這齣電影,馬田史高西斯籌備經年,以反宗教角度來講何謂宗教信仰,看起來就像某些特首候選人,以參選來凸顯選舉的荒謬。今屆1194位選委中,777位選委投票支持並決定下任特首,我們不大明白他們的所思所想,也不曉得他們的取向有否涉及任何個人利益、是否自主選擇,或者原因何在,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的選擇確實與普遍民意迥異。

上帝叫某人參選,然後以777這個上帝數字代表著下屆特首的得票數字,到底沉默的上帝給了香港人甚麼啟示?難道是「上帝要你滅亡,必先令你瘋狂」?無票香港人,是這次選舉的沉默絕大多數,但事實證明,如今日本天主教徒依然未能遍地開花,但至少可以有宗教信仰自由,現今終於能夠拍出這齣電影。正如電影一樣,面對打茅波的情況,有人殉道,有人負隅頑抗而犧牲,有人變節,有人沉默而等待時機。777人選擇了撕裂2.0,或者700萬人以集體沉默的不合作運動迎戰,才是休養生息的強大武器。

有些道理,不用多說,歷史自有公論。我們只是歷史巨輪下的一粒微塵,我們的沉默不等於沒有立場,歷史會記住777位所謂香港人的「貢獻」 。至少我們能夠看得更清楚香港的現況,是時候,夢醒了。

 

《沉默》(Silence):3月16日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