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7-04-05 15:24

北歐得獎設計.VAGNBYS 7-IN-1 Wine Aerator 輕便醒酒器

text: NW

試過好幾次,沒預留太多時間來醒酒,導致紅酒苦澀粗糙,喝起來不太舒服,白白浪費了一支酒。後來得知,原來丹麥VAGNBYS 7-IN-1 Wine Aerator 輕便醒酒器,貫徹北歐簡約設計風格,去年更奪得 Red Dot Award 2016 獎項,方便隨身攜帶,而且集醒酒、斟酒及酒塞功能於一身,設計上亦有七合一好處,從此醒酒如此方便,年輕的酒,酒香更加充份發揮;老酒則輕易隔掉了沉澱物,慳掉時間又好味。

丹麥VAGNBYS 7-IN-1 Wine Aerator 輕便醒酒器,三項功能於一身:

1)醒酒(aeration)

2)斟酒(pour)

3)酒塞(stopper)


七合一設計:

1. 提升酒的口感、香氣與味道


2. 出口過濾網,阻隔木塞碎屑及其他雜質


3. 倒酒不易漏,止酒不殘滴


4. 酒瓶塞存氣保鮮


5. 內含7支雙向導管,瞬間擴大空氣接觸面,即時充份醒酒


6. 完美遮蓋錫紙包裝邊、隱藏扭蓋痕跡,呈現整體美觀


7. 輕巧攜帶外出,隨時隨地品酒樂趣


使用非常輕易方便,只要透過輕便醒酒器把酒倒進杯中,醒酒器上的氣孔就會讓分量剛好的空氣通過,從而達到即時醒酒效果,令酒的味道,香氣及餘韻都能發揮得更理想!

銷售點: HOMELESS, Ponti Wine Cellars, Street Value website (www.streetvalue.asia)
查詢: Street Value (2577 2599)

 

 

issue JAN 2017 VOL: 173
2017-02-01 14:17
設計就是要反叛 The Cave Workshop

Text : NW / PHOTO : TPK

不少人所認識的The Cave Workshop,
想當初是幾個年輕設計師,以設計木工藝品起家,
到現在他們各有計劃,
卻依然心繫設計,
希望透過這個平台來宣揚他們的冒險精神,
以及緊守著當初那份堅持設計、不妥協及反叛的宗旨。堅持己見,追求夢想

  

Jianchi Chen(綠衫)
Co-Founder@thecaveworkshop /
Graphic Designer / Independent Musician

Chau(黑衫)
Co-Founder@thecaveworkshop /
Interior Designer /Furniture Designer

Eqqus Lee(藍衫)
Co-Founder@thecaveworkshop /
Art Director / Bassist

 

一直在冒險

早在2010年底,六名本地年輕設計師創立The Cave Workshop,成員之一的Eqqus回想當初的成立,只因為彼此追求的事很相似。「我們很想要一些創作自由度,亦希望找到自己夢想中的生活態度。」另一成員Jianchi坦言他們很貪玩,希望嘗試不同的可能性,體驗一些未曾體驗過的東西。「我們做設計抑或玩音樂,都是對自己生活的要求。每當我們覺得城市有何不好,便嘗試利用設計、音樂去抒發那種情感,所有事情都是與生活關連的。」

六年過去,他們逐漸長大,想當初的反叛心及堅持設計的宗旨,絲毫從未改變。另一位核心成員Chau說,多年來的困難之一,就是客人不明白他們的想法。「客人和我們的視野不一樣,他們總是從金錢上的考慮和效益出發,希望以最便宜的價錢,獲得最好的東西,但我們的出發點不是這樣,希望提升整個美學及品味上的氣氛,難免要取得一點平衡。」他舉例指不少客人找他設計家居,只說一些形容詞,例如歐陸風格,卻完全不是那回事。「風格的背後,蘊含著一些歷史和文化,譬如說香港的空間不適合宮廷式佈置,因為外國的宮廷意思是整個皇宮,樓底至少5、6米高,才能達到這種氣氛和效果,香港又怎能做到?」

 


Eqqus聽罷點點頭,笑說以往到後期才發現有問題,但現在發現與其合作不來,不如及早拉倒,否則只會浪費熱情。「設計的熱情容易被人磨滅,但當中最大的堅持,就是對設計有熱誠。如果有客人希望我設計logo,我更想與對方建立到關係,真正了解對方需要甚麼,而他亦要明白我們的用意,否則說甚麼五千元做個logo,下星期起貨,這樣是沒意思的,純粹買賣而己。」

The Cave Workshop強調三大宗旨:堅持設計、不妥協及反叛。問題是,在香港堅守信念,人人都知困難,實際上有多難?Eqqus搶先回答:「反叛的心,一定要有,否則一成不變,就會變成老屎忽。就算成為了行內很有經驗的人又如何?我們更希望不斷破格,做出一些不同東西,為行業帶來新刺激,才算有意思!」Jianchi補充,反叛是當大眾在做同一件事時,他們卻不去跟隨。「當初我們創立The Cave,就是不相信世上只有一條路,深信尚有很多出路,所以我們是離群,不跟大隊的遊戲規則,事實上跟大隊玩是很沉悶的。」Chau則直指,這背後代表著一種冒險精神,一切都是覺得好玩,充滿好奇心,從實驗性的角度出發,憑著冒險精神來前行,正是The Cave Workshop的堅持。



捱麵包有何問題?

事至今日,The Cave Workshop不再像早期只做木工藝,而是專注設計及教育。「直到現在,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們在做甚麼。」Chau笑說,現在仍有人問他們要不要一些棄置木頭。「其實,現在The Cave已變成了一個平台、一種精神,我們未必製作出一件件實體作品,卻依然啟發大家,交換思考,將我們的精神流傳下來。」Eqqus補充道:「早期完成了木工使命後,我們專注設計使命至今,從那時開始,有些人覺得The Cave好像消失了,但我們覺得不需要和任何人交代,只求找到一個最舒服的方式,默默耕耘。人生總有取捨,一般人喜歡行街睇戲食飯,我們完全沒有這些時間去做,大部分時間卻對著電腦或開會,或者外間覺得這是低潮,但我們毫不認同。」

訪問期間,從未聽見他們三人說過一些辛苦、很難捱的話語,Eqqus笑說:「我覺得捱麵包聽音樂是很好的。」話口未完,Jianchi就說:「捱麵包很慘?這只是社會給人們的價值觀。其實,能夠知道自己最想要甚麼才是最重要的,不存在所謂的捱與不捱。」Chau深感認同,驕傲地說:「一直以來,我們都沒有錢,還是這樣地生活,最辛苦還是要面對社會,如果不這樣那樣做的話,就不是成功例子,但我們不要被社會影響吧,捱麵包是一定的,卻不算是甚麼特別事呀!」


 

The Cave Workshop眾人的那份堅持,正好與Highland Park釀製威士忌的宗旨一樣,從1798年至今,一直努力不懈地堅守品牌傳統的基石,風雨不改。三人在訪問期間呷了好幾口的Highland Park 18年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在釀造過程中依然堅持以人手翻犁麥芽,再沿用雪莉桶陳釀,務求創造出別樹一格的風味,難怪它在2005年及2009年被Paul Pacult於《Spirit Journal》被推舉為Best Spirit in the World,十分值得我們再三細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