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7-04-11 15:59:58

好睇過《你的名字》? 3齣今季不能錯過的日本動畫電影

Text: Nic Wong

動畫電影,向來有種真人電影缺乏的吸引力及想像力。這裡所說的不是《藍精靈》及《波士BB》,而是幾齣來自日本的動畫電影。去年《你的名字。》瘋魔全日本和香港,但其實以下三齣都分別在不同方面力壓《你的名字。》脫穎而出,一齊看看它們吧。

1.《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現已上映)

繼《龍貓》之後,28年來第一次有動畫能夠獲得《電影旬報》評選為全年最佳電影,如此成就連《千與千尋》及《你的名字。》也做不到。《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導演是片渕須直,貴為宮崎駿愛徒,難怪畫風偏向簡樸,片中女主角也愛寫生畫畫,將戰前及戰時廣島市和吳市畫得淒美,紀錄了艦艇、導彈及戰時的生活。

男主外,女主內,男人要當兵,女人就留在鄉村,守望相助,排隊輪候配給日用品及糧食,甚至要黑市買賣,過程中遇到的人都很好,包括家姑、家父、喪夫的姑奶、藝妓、巧遇的小妹妹等等,幾乎沒有壞人,懂得欣賞小確幸就是人生的最大幸福,洋蔥眾多,不得不感動。


2.《聲之形》(現已上映)

《聲之形》好像是無聲無色地在香港上映了,但這齣動畫在日本及台灣惹來很大迴響。先說日本,電影改編自同名原著,漫畫早於2008年入選第80屆「週刊少年Magazine新人漫畫獎」,由於題材涉及對聽障者及聾人的歧視,一直無法出版,三年後才能夠面世,後來拍成動畫電影後,累積23億日圓(超過1.5億港元)票房佳績,壓倒《你的名字。》奪得「東京動畫獎」電影類最佳動畫與最佳編劇獎,以及今屆日本電影金像獎優秀動畫作品獎得主,就連新海誠本人也讚好。至於台灣,一開始也因為相近原因而遭到批評及罷睇,結果網上好評後,在台開畫立即登上周末新片票房冠軍。

看看《聲之形》的故事,就明白為何有如此大反應。故事講述無聊少年在讀書時候欺負弱聽轉校生,但這位女生卻很想與對方做朋友,最終不歡而散,幾年過去,一向欺負別人的少年卻被同學們孤立排擠,一度決定自殺,就希望再次尋找當日被自己欺負的弱聽女生,以補償懺悔及解開心結,自此展開一連串疑似感情及報償的故事發展。如果《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片中幾乎沒有壞人,《聲之形》的世界中卻似是毫無好人,當中包括欺凌者、幫兇、漠視者、復仇者,甚至受弱者也好像是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時刻認錯覺得自己麻煩到別人,認為自己被欺負也是合理。當然,故事最終目的是希望減少對弱者的歧視,讓眾人正視問題,只可惜現今校園欺凌事件太多太瘋狂,看看香港的大學都有「鳥辱」事件,卻鬧出警方重案組的調查,似乎大家都太瘋癲了。(Photo: ©YK/SVM)


  



3.《紅海龜》(The Red Turtle/La tortue rouge)(香港國際電影節 22/4(六)晚上7時)

《紅海龜》是一齣有點古怪的動畫電影。第一個古怪是,是吉卜力破天荒首次衝出日本,與奧斯卡得主荷蘭動畫師Michael Dudok de Wit合作,高畑勳任美術總監,鈴木敏夫則任製片人;第二個古怪是,82分鐘全無對白;第三個古怪是,劇情是非常神秘,講述一位男子流落荒島,屢次嘗試逃離卻不斷受到紅海龜阻止,突然有一天神秘女子出現,紅海龜死去……

雖說是代表日本參與奧斯卡,但畫風上偏向歐洲風格,用色線條簡單,而且題材直接卻又神秘,到底紅海龜寓意甚麼?男子遇上女子之後,男子將木筏推向大海,女子亦將紅海龜的屍體推向大海,背後所代表著的意義非常深奧但貼切,後來二人誕下兒子,其教導及養育方式,恰恰是每個人對人生的不同態度。整齣動畫平淡但含意深遠,能夠獲得奧斯卡提名,可見這一次吉卜力衝出日本的決定非常正確,也是不得不推介大家盡快入場的好動畫。

issue APR 2017 VOL: 176
2017-04-03 18:30:45
《非正常械劫案》(Hell or High Water):赴湯蹈火,見好就收

Text : Nic Wong

老老實實,這齣西部犯罪片票房不見得會高,皆因陣容實而不華,Jeff Bridges雖是影帝卻欠星味,Ben Foster一副惡相更是趕客,靚仔Chris Pine是《星空奇遇記》主角,你又記得嗎?但此片勇奪本屆奧斯卡4項提名,影評網Rotten Tomatoes有98%新鮮度的極高分,又能否讓你注意一下?


此片原名為《Hell or High Water》,直繹「赴湯蹈火」,故事情節著實簡單,講一對分隔多年的德州兄弟重逢,原因是母親多年來一直受到銀行欺壓,甚至要將家族土地抵押,於是兄弟決定重聚打劫銀行支付抵押金,以牙還牙(忽爾想起《半澤直樹》對銀行的控訴)。打劫喎,當然會被警方發現及追捕……



想當初赴湯蹈火,講好只搶劫小分行、不拿大紙、不傷任何人,偏偏大佬殺得性起,隨機搶劫又殺害無辜,結果惹來大追捕,堅持勇武對抗,一下headshot就拜拜。說穿了,電影重點不在於赴湯蹈火,原來在於見好就收,細佬搶夠錢交抵押金後乖乖回家,遇到老差骨上門對質也輕鬆面對。老差骨何嘗不是,明知面前是犯人及何解犯法,證據不足下,大可為正義互相搏鎚,到底臨近退休安享晚年放佢一馬,抑或冒險破大案名留青史?

從來沒有對錯,但事實上許多人都戀棧權位,奢望權力無限大,結果衰收尾。搵夠就收手啦,香港人本該如此。


《非正常械劫案》(Hell or High Water):4月6日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