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7 VOL: 177
2017-05-01 19:00

《柏德遜》(Paterson):是司機,也是詩人

Text : Nic Wong

香港人,買不了樓,升不了職,加不了薪,放不了工,開不了心。特別是,現今講求效率,凡事追求目標,重複得叫人納悶。

每個人有不同的故事,每個故事有不同的人物,每個人物有不同的身份。電影《Paterson》裡的主角,是美國新澤西州Paterson市的巴士司機,名字也是Paterson(由Adam Driver飾演)。這位Paterson是司機也是詩人,每日擁有相似的行為模式:早上,起床,看手表,出門,上班,走同一條路;聽同事抱怨,開車,駕巴士,走同一條路;吃午飯,呆坐寫詩,下班,走同一條路;晚上,回家,與女友吃飯,聊聊天,飯後放狗,走同一條路;到酒吧喝啤酒,醉醺醺回家,走同一條路,幾乎日日如是。也許生活中有些亮點,就在巴士上聽到不同乘客的寒暄,可能談政治,可能談溝女,可能談藝術,可能談理想,都是不經意的偷聽得來,他沒意圖參與討論,有感覺便寫寫詩。女友叫他讀詩、印詩,他老是推搪,認為不值一提,最後他所寫的詩集化為烏有,被狗狗徹底咬碎了,他也徹底心碎了。Paterson一度憤慨自己,卻遇上永瀨正敏所飾演的日本詩人,提及多位著名詩人的真正身份,其實是氣象觀測員、醫生等等,生活平淡卻滿有詩意。

電影是幻想,生活是平淡。今趟,導演Jim Jarmusch只想拍一部好像從巴士窗外望出去的電影,安靜地在被遺忘的小城中遊走。正如演Driver的Driver,住Paterson的Paterson,沒有電視的酒吧,沒有手機的司機,沒有詩集的詩人,一切都是隨意,又何須要他人認同,拘泥庸俗?

"Sometimes an empty page presents more possibilities. A-ha!"



《柏德遜》(Paterson)
上映日期:5月4日

2017-04-28 18:41:34
《北韓騎劫夢工場》:金仔一家好癡線,香港早就好危險?

Text: Nic Wong

香港很危險。自從銅鑼灣書店事件,我們才知道原來有人可以用自己方式返大陸,亦有種種層出不窮的方式來誘騙任何人返大陸,命運叫你擇中三條六,你就要返大陸。如今南北韓局勢僵持,「金仔」金正恩很癡線,但「金仔老豆」金正日何嘗不是,早在40年前已有方法令人在香港瞬間失蹤,然後消聲匿跡,卻原來被綁架到北韓,這不是電影情節,而是真人真事,現在透過《北韓騎劫夢工場》以紀錄片形式向大眾公開事件。

真人真事的「申相玉崔銀姬夫妻綁架事件」,時值1978年,南韓名導演申相玉及女演員崔銀姬先後在香港被北韓特務綁架至北韓,綁架主因竟然是金正日是電影狂迷,總覺得北韓電影拍得太差,水準不及南韓,於是想將他崇拜的導演申相玉及女演員崔銀姬「帶到」北韓。 

雖說金正日很瘋狂,但他的權力也未至於能夠直接在南韓上動土,於是千方百計哄騙他們兩人來第三個地方——香港。(不難估計,金正男出事的地方正正在第三國——馬來西亞。)本來,申相玉和崔銀姬是夫妻,但後來宣布離婚,不久後崔銀姬收到香港富商邀請,一方面尋找商機,另方面也想出國散心,結果在路上卻被一位喬裝為工作人員的北韓女特務帶到淺水灣,繼而被綁至船上帶往北韓;另一方面,申相玉的電影事業在六、七十年代如日方中,後來他創辦的製片公司經營不善,同時遭朴正熙政府打壓,幾乎無戲好拍,失業又失婚的情況下,更得知前妻在香港失蹤,於是申相玉來港尋找消失的愛人,結果自己同樣在香港被劫持到北韓。

崔銀姬在北韓的經歷還好,但申相玉就慘得多,一到埗就被監禁,夫妻兩人未能見面,申相玉不惜多次越獄卻屢試屢敗,因此被囚了足足5年,最後申相玉屈服,既寫悔過書又誓神劈願為金氏王朝效力,最終兩人重遇,並為金正日在北韓境內拍攝電影及政府宣傳片,工作兩年半,至少拍攝了17部戲,當中最出名是怪獸片《平壤怪獸》,號稱為「北韓版哥斯拉」。

前文提到,金正日是電影狂迷,據申相玉兩人所說,金正日得知手下囚禁了他們後,竟然就著「溝通問題」而向他們致歉,同時繼續敬重他們二人,讓他們想拍甚麼就拍甚麼,想要多少資金就給多少資金。作為電影人,尤其是原本無戲拍的導演,如此「自由」及無上限製作費,還有機會在國際影展上揚威,的確非常心動,再加少許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如果說他們不想回南韓,甘願為金氏一家賣命,合情合理。

不過,他們明白到獲得所謂的「自由」,根本不是甚麼自由,只是自己率先自我閹割,題材上避重就輕,同時每每離開北韓參與國際影展,都有保鑣或工作人員常伴左右,看似保護實則監控,而且他們很快知道,這一切一切都只是自己有利用價值,他日沒得獎沒製作沒價值,到時可能連核廢料都不如,於是萌生逃離大計,最終在1986年藉著參加柏林影展的機會,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乘機竄入美國大使館尋求庇護,才擺脫了金正日的魔爪。

問題是,上述的所有經歷,可能只是申相玉二人的一面之詞。其實,有誰人真正看過金正日一面,聽過金正日的聲音?當年資訊還未如此發達!最終申相玉二人膽博膽,長期錄下他們與金正日的對話。雖然我們真不知道他們怎有可能買到錄音機和錄音帶,也不知道究竟那把聲音是否金正日本人,但經美國特工認證後,深信申相玉二人所言屬實,亦不排除美國當局有意將他們成為詆毀或攻擊歷代金氏的武器吧。

直至去年柏林電影節,綁架事件整整發生30年後,亦是金正日75周年「誕辰日」之際,由兩位英國導演羅拔簡拿和羅斯阿當拍攝的紀錄片《北韓騎劫夢工場》搬上柏林電影節的大銀幕,揭開了這次綁架事件背後令人震驚的內幕。

強如金正日,曾經深愛過,曾經信任過,最後反轉豬肚就係屎。有人說,金正日本來沒有這樣無情恐怖,但經此一役,卻變得更加不信任所有人,從此改變了環球國際格局。當然,如果我們是申相玉或崔銀姬,逃離的決定也絕對是無可厚非。至於他們的「片面之詞」是否100%準確及可信,有沒有誇大其詞,以及隱瞞對他們不利的東西?老實說,我們同樣沒有答案。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金仔一家人都是癡線的,而香港也談不上甚麼絕對安全的地方呢,果真是幾十年不變!

《北韓騎劫夢工場》:現已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