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6 VOL: 172
2017-01-01 14:00

木工是職業,是興趣,也是堅持 Dom Chan

Text : Nic Wong / PHOTO : TPK assisted by Jamie
 

木工師傅,香港人可能當成一個「裝修佬」,
但其實木工不就是一項藝術嗎?
start from zero創辦人Dom Chan就是木工範疇中的藝術家,
擅長利用被人棄置的木材,變成一件實用精美的傢俱。
他坦言就算生活有多困難,別人如何看不起,
遇到多少創作上的制肘,他依然深信木工是他的職業、興趣,亦是一份夢想的堅持。



廢木不廢

Dom最初創辦start from zero,本來以街頭藝術起家,後來才鑽研木工製作。提到第一次接觸木工,他的印象依然深刻。「那時玩街頭藝術,極需要一個較大的地方做工作室,存放大型卡紙、擺放噴漆的層架,以及不少檯凳,於是我在柴灣租了地方,開始接觸木工,購買一些工具,拾取別人棄置的木頭。碰巧柴灣有些車房從外國名牌車廠訂購零件到港,統統以精美木箱包裝,拾到不少優質木頭,並網上自學如何製作木檯、木凳等。」他又透露,當時未正式從事木工製作,後來參與很多展覽,久而久之認識不同木頭,逐漸產生興趣。

別人眼中沒用的木頭,在Dom的雙手之下,卻變成有血有肉的精美傢俱,更是一件件與別不同的工藝品。「我拾回來的木頭,本來被人棄置是非常浪費的,因為它們真的會被送到堆填區。雖然木頭質素參差,但經過處理後,它的質地比木行買回來的木頭更好,因為它本身沒做過步驟,仍能保存著一種很raw的感覺。其實與貓隻一樣,很多時候被人遺棄,很慘。」





被棄置的廢木何其多,到底怎樣才算是一塊好木?Dom說:「其實發霉的不算壞,只是日曬雨淋所致,視乎如何運用而已,當然木頭愈長愈好,愈少釘窿就愈好,通常卡板都被釘窿,所以我很少用卡板。」他又謂,很多貨物由飛機空運到港,底部總是加設幾條約三米長的木頭來墊底,避免貨物因潮濕或下雨而沾濕。「沒錯,那些木頭都已經發霉有問題,但只要有地方晾乾、抽濕等特別處理,其實所有木頭都是好的。」

對於木工,他直說這並非只是一份職業,卻是充滿樂趣。「木工不是賺錢而做。當我看到一件東西,就會思考到底它怎樣砌出來的?哦,原來砌一張檯是這樣簡單的,便嘗試親手做出來。後來愈來愈多人想來學習木工,我們便舉辦workshop,反應好好,認識到很多人,有人帶同子女前來,有的來上堂的更是律師、法官,經常聽到不同故事。」

 


為夢想堅持

時至今日,Dom說從事木工依然困難,最難是香港地方太貴,難以堅持。「我家住屋,家裡450呎已經算大,但一家六口,哪有地方磨木?到街上磨木的話,又擔心被人控告。」另一方面,他覺得人們心態難以改變。「別人總覺得為何當初不去多讀點書做醫生,卻要做裝修佬呢?與醫生相比,木工都是一份職業,而且是一項興趣。」不過,Dom完全沒想過放棄,就算未來支撐不到生活,交不到租,他揚言一定會保留某些機器,繼續玩。「幸運地,這是我的興趣,現在又能夠成為我的職業。所以,就算我拾取別人棄置的木頭時被人責罵,別人怎樣看我,我不會理會,一樣沒所謂,因為我喜歡才會繼續做。」正正因為那份對木頭的熱情,致使Dom堅持下來,從未想過放棄。

在Dom的木工世界裡,他最喜歡砌屋,夢想在森林裡面與兄弟們一起砌成木屋。雖然在香港較難實踐願望,但早前他在wow and flutter音樂節中,便達成了願望的一部分。「我們獲邀請以木頭砌屋,我便砌成了一間九龍貨倉出來,樓底約10呎高,屋內有屋頂、門窗、地板、天花等,很開心的,砌了兩星期,可惜最終只能擺放兩日。」目前,作品寄存在觀塘咖啡店Oldish裡擺放,終有一日,Dom將會把大作收歸自用,享受一下。



對木頭的執著

同樣與木頭有關,Dom的一雙手打造出優秀的木工藝品,Highland Park則堅持選取上乘雪莉橡木桶來陳釀芳香醇厚的威士忌,從1798年至今,一直堅守理念。特別是Dom訪問中呷了好幾口的Highland Park 18年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在完成陳釀後,酒液與橡木桶作最後一次相互融合,務求創造出別樹一格的風味,難怪它在2005年及2009年被Paul Pacult於《Spirit Journal》被推舉為Best Spirit in the World。無論是Dom的堅持,還是如此美好的威士忌,同樣賦有一份堅毅不懈的精神及無比的執著,值得我們再三細味咀嚼。 ■


 

 

issue OCT 2016 VOL: 170
2016-10-17 13:28
Whisky and Oak Casks

TEXT:Tony Leung

 

上回剛剛說到威士忌的味道絕大部分是來自木桶,那麼在陳年期間、木材和酒液又是如何互相影響呢?原來除了因木桶種類的差異會帶出不同味道,木桶的使用次數以及陳年的長短也會有著顯著的影響。

驟然聽起來好像令人摸不著頭腦,但試試換個角度看,你就會發現原來如此簡單易懂!打個比方,你可以把酒廠的木桶想像為一個茶包,第一次沖泡的時候,味道自然是最為濃郁,而隨著使用次數愈來愈多,能釋出的味道也自然愈來愈少;而放在木桶身上也是同樣一個道理,首次裝桶(1st fill)的比其他已經使用過數次的擁有更多「味道」,經它陳年的酒、香氣和味道當然也更為豐富。而Edition No. 2的配方中就特地選取了較多首次裝桶的雪莉桶,用以突顯The Macallan賴以成名的澎湃、濃郁及複雜多變的味道。

The Macallan Edition Series的其中一個特色,為突顯The Macallan卓越的木桶採購及管理。所以在每個Edition的外盒,也有非常仔細列出及闡釋所取材的木桶、木桶的分類、所佔比例及為誰人所選,例如Master Whisky Maker Bob Dalgarno就選取了Tevasa的1st fill,更圖文並茂展示出Butt (500L),Puncheon (500L)及Hogshead (250L)的比例,可說在威士忌中是極罕有的做法。

 

Edition No. 2的靈感取材

或許世上真的有渾然天成的美食和美酒,不需任何已能觸動人心,但畢竟這只是少數,味道很多時候仍是缺不了人的因素。

就如一道精美的菜式需要廚師精心烹調,一瓶迷人的威士忌也是經過首席釀酒師的調配才能夠誕生。試想想,酒廠內的木桶可能由各自不同的雪莉酒莊而來、產自不同樹木、也有著不同的容量,每一批酒的核心味道都是各有不同,要將他們混合得宜,就好像把味道各異的食材放在一起,一不小小就很容易浪費了珍貴的材料,要做到恰到好處、匠心巧手絕對缺一不可。

而Edition No. 2除了在酒廠中工作經年的首席釀酒大師Bob Dalgarno以外,更加破天荒邀請了品牌過往曾合作過、來自西班牙兩次獲世界最佳食府、El Celler de Can Roca的主理人Roca兄弟參與其中,而星級大廚跟調酒師這些「味道魔術師」的合作正是這一款酒的關鍵!他們合共選取了來自Vasyma、Diego Martin、Jose Miguel Martin及Tevasa 4個西班牙雪莉酒窖 / 製桶廠、7款不同大小及風味的雪莉橡木桶,每一種除了反映他們自己的性格、也充分表現出該批原酒與別不同的特色。

若果你不單鍾意於酒的話,或許也可以試試和食物一起配搭,The Macallan自木桶中承繼了一些細緻香甜的雪莉酒風味,說不定和來自同一地方的西班牙菜也能擦出意外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