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6-30 17:58

那年九七

Text: Nic Wong

好不容易,香港回歸廿周年。對於1997年,記憶很模糊,大概記不起當年的市面如何,環境怎樣,大概近五年來香港人度日如年,老婆婆執紙皮獲一元被視為非法擺賣,實收五千萬的那人卻大搖大擺,香港人有時真的很悲哀。到底1997年是怎麼樣的一回事?別說太遠,書版當然要寫書,當年香港未有十大好書選舉,找不到甚麼特別好書,反而1997年全球出產了很多暢銷而且影響深遠的作品,例如日本作家東野圭吾開始書寫《白夜行》,法國時裝雜誌編輯則寫了本《潛水鐘與蝴蝶》,但更厲害的書接踵而來,就讓九七好書來回顧那一年。

 

1997年出版界最大的震撼,肯定是發生於6月的英國,J.K.羅琳寫了第一本《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自此震驚全世界幾十億人。神秘的魔法石為她帶來極大財富之外,更開啟了她的奇幻人生,《哈利波特》系列暢銷全球,熱賣超過四億本,成為史上最暢銷的書籍之一。當然,更賺錢的是同名改編的電影系列,也是電影史上票房收入最高的電影系列
之一。

這邊廂英國大玩青少年的奇幻魔法,那邊廂美國則大賣女人的靈慾性愛,《色慾都市》的原著在當年火辣上市,翌年拍成電視劇,更被打造成電視史上的一大經典。日本又如何?哈,意想不到,現在故事還未完結的漫畫《海賊王》,就在1997年出版,廿年來海賊王航程愈走愈遠,同伴愈來愈多,卻始終未能如願。喂,這個故事真的很適合香港人看一看啊!




來到最後,更想談談一本當年推出,翌年奪得普立茲獎的作品:《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由美國大學教授Jared Diamond所寫。當年作者試圖提供人類最近一萬年來的簡短歷史,並嘗試解釋為何歐亞文明最終可以存活下來並戰勝其他文明。老實說,這廿年來歐亞國家徹底改變,近年歐洲國家不停有難民湧入,各國脫歐獨立之聲不絕,關於槍炮的恐怖襲擊也不停發生,最明顯是中國崛起,國力之巨大,足以令全球各國人民低頭,上至元首,下至前線售貨員,無不向強國文明讓步,莫非真是以農立國者為取勝?

答案實在無從稽考,只知道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人類社會的命運愈來愈顛沛流離,愈來愈曲折離奇。又或者,命運就算恐嚇著你做人沒趣味,別流淚心酸更不應捨棄,我願能一生永遠陪伴你。沒錯,做得香港人,就得命運使然,唯一希望在於紅日。為甚麼?每日工作忙到好像沒有明天,惟獨盼望紅日放假就好了。7月1日,從來最開心最值得慶祝的原因,不就是紅日嗎?■

 

issue JUN 2017 VOL: 178
2017-06-09 13:23:52
周思薇,What Are You Reading?

本期讀書人:周思薇,May Chow,香港餐廳Little Bao及Second Draft創辦人,本年初榮獲「亞洲50最佳餐廳」2017年度亞洲最佳女廚師獎。去年進軍曼谷開設Little Bao分店,近日則開設全新餐廳Happy Paradise,主打新派廣東菜。


喜歡的作家?為甚麼?

Augusten Burroughs。他寫過《Running With Scissors》、《Sellevision》、《Dry》等,特別喜歡前者,風趣地講述他的坎坷真人故事,憶述自己在奇異家庭成長,如何在13歲時被心理醫生後父照顧,其後離家出走等,從而改變他的
一生。


哪些書本對你影響至深?

F. Scott Fitzgerald《The Great Gatsby》。想當初我在香港讀書時,每每讀上莎士比亞那些書很苦悶,最記得我去美國讀的第一本書,就是《The Great Gatsby》,坐在圓檯與同學們分享閱後意見,我特別提到書中的綠色有何象徵意義,但旁邊的同學卻認為只是主角喜歡綠色,沒甚麼特別,那番話徹底打破了我的閱讀習慣,原來是可以容許不同人的意見。要知道,香港向來只有一種方式,書是一定要這樣看和解讀,那刻真是我人生思考上的轉捩點。




作為廚師,飲食書對你有何重要影響?

我一向看很多cookbook,但我不像普通人只看菜譜,卻喜歡看廚師們的成功之道及哲學,例如他們在某些年份做了甚麼而有突破。我特別喜歡David Chang的《Momofuku》,他誠實地寫自己的經歷,承認自己不是個很聰明的廚師,如何錯失及把握機會,他是第一代將日韓飲食文化帶到國際平台潮流,確實影響我的廚師之路。


對你來說,閱讀是甚麼的一回事?

閱讀是一次思考,看著那些字體,完全靠自己想像。我相信看電視和電影太多的話,會令思考能力下降,缺乏想像空間,但閱讀就像創造世界一樣,可以幫助思考,又可以舒壓,躺在床上、沙灘上,任何環境都可以閱讀,有時候,我甚至會在星期日坐在維園看書看一個下午,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


今年獲得亞洲最佳女主廚後,你說過所肩負的責任更大,同時是否壓力更大?

有些廚師只負責煮食,我卻兼顧生意方向、收支、投資方面,風險,交租的同時又要創作、marketing及接受訪問,所以工作很多,難免壓力很大,必須懂得平衡,但不時聽到其他女廚師的鼓勵,如何同時兼顧母親一職等等。她們的鼓勵很窩心,也令我希望感染更多人突破框框。


相對之前兩間餐廳,Happy Paradise代表著甚麼想法?

我很想發掘自己是甚麼人:同時今年32歲的我很想進一步去發掘博大精深的中國飲食文化。正如我們有一道「蝦子柚皮」,外國人不常吃,他們只吃叉燒、北京填鴨、麻婆豆腐,但我們希望「蝦子柚皮」能夠在國際平台上發光。菜譜來來去去都是這樣,但我們在加入黑芝麻泡沫、蝦油等等,進一步提升味美。另一道黃油雞也是一樣,人們只愛吃雞髀,卻不愛雞胸,是因為同一溫度下,煮熟雞髀時,卻令雞胸變得很韌,所以我們用63度慢煮雞髀、58度慢煮雞胸,就能同時變得肉滑,這就是我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