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7-07-07 15:41:49

狗狗不能平復.《臘腸狗四圍走》導演訪問

Text: Nic Wong

今個月,可能是動物電影的高峰月份,現正上映的有蜘蛛,下星期就有猿人,之後還有喵星人,但,別遺漏牠--臘腸狗。《臘腸狗四圍走》由康城得獎導演陶德蘇朗兹自編自導,巧妙地借臘腸狗四圍走,貫穿少、青、中、老年的四段故事,諷刺人類的醜陋,如何用狗眼看人間?就讓導演告訴你狗狗不能平復的故事。

 

故事大綱:狗狗的主人如何,牠的日子也必如何。靚媽(茱莉迪比 飾)表面友善愛狗,實質冷血怕麻煩,臘腸狗幾乎英年早逝,幸得心地善良的道恩(姬蒂嘉域 飾)拾回狗命。以為坎坷過後有艇搭,誰知變幻原是永恆。臘腸狗被長期受壓抑的編劇講師(丹尼迪維圖飾)拿來當「恐怖分子」報復社會,命仔凍過水﹗兜兜轉轉,終於得到年老的獨居富婆(艾倫布斯汀 飾)收養。到底臘腸狗能否苦盡甘來、安享晚年?

 

問:《臘腸狗四圍走》是一齣有關生與死,陪伴與孤寂,為甚麼你覺得狗是最好的媒介,作為貫串不同故事的主角?

答:其實一開始只是一個概念,希望拍一套有關狗狗的電影,並沒有考慮過想藉以表達甚麼。而我是受到布列遜的《巴達薩驢子》的影響,讓我有信心去架構一個由狗狗貫穿不同故事的電影。我是透過寫劇本的過程才知道真正想表達的事。其實這並不是單純關於狗狗的電影,其實是有關道德,人性,由牠徘徊在不同角色之中,再去表達所有角色如何面對必然要對抗的死亡命運。

問:如果用其他動物去代替狗隻,把所有東西連貫起來,能夠有同樣效果嗎?

答:如果用了其他動物的話,就會不一樣,一定不用像《臘》一樣。因為以狗狗作為貫穿電影的主角並不是隨意的,而狗狗是一種非常有魅力與可愛的動物。當然,我覺得每個人與寵物的關係都是獨一無二與有趣的。寵物通常被視為是一種希望與夢想,而且牠們都是天真純潔的,當寵物受苦的時候,我們會認為牠們比人類受苦更可憐,更痛苦。

問:很多狗主人會當他們是寵物可以成為家庭成員之一,你是否也有同樣的想法?

答:當然寵物可以成為家庭成員之一,牠對於人有很多不同的作用,但同時人很難避免人類自我中心的超然主義,將很多人的思想強加於狗狗身上,但其實狗狗本身有自己的慾望與需要,而不是人可以輕易詮釋的。


 

問:你對人生的看法有被狗仔或寵物所影響過嗎?

答:我成年後就沒有養過任何寵物,雖然我非常喜歡狗狗,也覺得牠們很可愛,但這對我來說是一項很大的責任。而在我成長的環境中也有很多狗狗,我和家人都很愛牠們,但我認為我們稱不上最佳或最盡職的主人,畢竟當時我還很年輕。但我覺得飼養寵物的經驗,對小孩是人生中第一堂面對死亡的課題,學懂死亡是人生不能避免的事。

  

問:你的電影總是專注於局外人,但狗是一個有趣的元素,不僅將故事結合在一起,而且還破壞這種人們與他們的寵物在一個非常積極的關係。甚麼啟發你這個看法?

答:這裡有四個不同的故事,他們都是在死亡的陰影之下,它徘徊在所有角色之中。我希望以戲劇化的方式解決每個些角色的困境,而所有這些人都感動了我。即使其他一些故事可能比我的故事更有希望,如果我不被他們所感動,我不會經歷製作這部電影或任何這些類型的電影。

 導演 陶德蘇朗兹

2017-06-24 22:56:04
全球共產電影「慶」回歸

Text: Nic Wong

不知為何,這兩三個月來所發生的事,幾乎所有事情都要關乎「慶回歸」,就連早前端午節龍舟活動,都要冠名「慶回歸」,難道屈原先生都是「慶回歸」而自盡?屈完屈原之後,慶回歸到底是「慶」、「興」還是「㷫」?各人有不同的背景、態度、利益,所以不得而知,但2017年確有很多與共產黨有關的電影,有讚有彈有矛盾,橫跨世界各國,包括北韓、捷克、波蘭、智利、中國,包攬各行各業的聲音,例如電影人、老師、藝術家、詩人、軍人,即管一起睇戲「慶」回歸吧。

 

北韓代表:《北韓騎劫夢工場》(電影人)

全球最封閉的共產國家,相信毫無爭議,肯定是北韓。問題是,絕大部分人只能旁敲側擊,就算能夠入境,都只是看一眾演員扮市民,亦有聲音指他們真心覺得自己最幸福,因為從小被洗腦,長大後亦無法接觸鐵幕外牆的世界。《北韓騎劫夢工場》就用兩名「脫北者」分享經歷,他們是失婚失意的南韓電影人申相玉崔銀姬夫妻,真實紀錄1978年在香港被北韓特工的綁架事件。電影提到,兩人的確曾被金正日的熱誠感到,深感北韓有另一番的吸引之處,但很快就夢醒了,深知一切只是煙幕,有事鍾無艷,無事肯定慘過夏迎春。最後,以錄下與金正日的多年錄音對話作證據,在一次國際影展中逃脫。孰真孰假難料,但四十年前的經歷,多少改變了這個共產國家的發展。還有,香港真的很危險。

 

捷克代表:《唔多掂老師》(老師)

曾經質疑,為何片名為《唔多掂老師》,而不是《唔得掂老師》?始終「吳得掂」搞禍香港教育最近五年,觀眾肯定感受更深。不過這齣電影並不圍繞香港教育,卻是一齣捷克的校園片,批判80年代東歐校園中的腐敗道德及價值觀。故事講述一間在共產制度嚴密控制下的捷克小學,一位擔任校區共產黨主席的老師行事離譜,以學業成績威脅家長與學生滿足她各種需求。一次學生企圖自殺後,校長決定召開一場秘密家長會議,打算聯署將老師驅逐,但多數家長都選擇沉默。這是一場場荒謬的角力:老師與學生的角力、老師與校長的角力、受惠學生與受害學生的角力⋯⋯很荒謬卻很實在,校園就是社會的縮影,唔得掂又好,唔多掂也好,鐵幕統治就是這樣恐怖,即使你今日是既得利益者,下一刻利益關係逆轉,你即時唔得掂了。

 

波蘭代表:《殘影》(藝術家、學者)

《殘影》,聽起來似鬼片,其實片中沒有鬼,卻是一齣切切實實的恐怖片。恐怖的本身,在於共產管治下的專制。主角是一名揚名國際的波蘭藝術家兼學者,因戰爭而變得傷殘,但人殘志不殘,滿有一腔熱誠,卻因為政治取向而失去教職、失去工作證、失去購入油彩的機會,就連獲得糧票的基本權利也失去了。電影取名為《殘影》,正正是腦海的殘餘影像,或許想到的一切一切,就只有昔日美好的日子、完整公義的政權下才有機會實現。這時,不禁想起一個個被共產政權逼害、被謀殺的政治犯⋯⋯


 

智利代表:《流亡詩人聶魯達》(詩人)

共產主義,究竟是好是壞?大家對共產的喜惡,又是否被一直以來全球所謂的共產國家騎劫了?智利經歷是這樣的:1948年,智利右派政府禁制共產黨,著名詩人兼共產黨員聶魯達因譴責總統而被通緝,而他既是政客,又是詩人,長期遊走於冷靜與熱情之間的矛盾,於是被通緝下,他不時現身公眾場所,公然向政府挑釁,甚至刻意留下線索,與奉命捉拿他的警長大玩「兵捉賊」,最後這段流亡生活更啟發成為他的傳世詩作《漫歌》。這齣電影多少令人想起去年由《Breaking Bad》視帝Bryan Cranston做主角的《荷里活黑名單》(Trumbo),片中主角又是共產黨員,被打壓、被白色恐怖、被真實的攻擊。其實不關乎是否共產黨員,還是看看誰是雞蛋、誰是高牆,又再想起村上春樹老掉牙的一句:「無論高牆多麼正確和雞蛋多麼錯誤,我也還是站在雞蛋一邊。」

 

中國代表:《建軍大業》(軍人)

 

當今最強大的共產國家,當然是強國啦,強到任意妄為拍任何題材。雖說《建軍大業》講1927年建軍,講當年當日的南昌起義,想當年中國共產黨還未執政,但史實如何,大家還在乎嗎?故事簡介是這樣的,主要講述1927年第一次國共合作失敗後,中國共產黨為成全革命大業,同年8月於南昌發動武裝起義,一石激起千重浪,各路胸懷熱血的年青義士,包括毛澤東、周恩來、賀龍、葉挺等起義部隊,共襄革命的熱血壯舉,奠定日後人民軍隊的偉大故事。且看這部主旋律電影,如何歌頌共產主義的偉大吧(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最有趣是,就片中的結尾所言,其實共產黨的軍隊是打敗仗的,卻依然自h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