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19 12:05:02

Christopher Nolan的全身而退

Text : Nic Wong

來到2017年中,終於上映本年度我最期待的電影——《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

也許你覺得我有點誇張,全年度電影這麼多,最期待的竟然不是神奇女俠、正義聯盟、金剛、變形金剛等等美女與野獸,反而是一齣看到戲名都不想看的電影?

其實答案顯而易見,這是我對鬼才導演Christopher Nolan的信心。《鄧寇克大行動》是他個人執導的第十部長片,亦是第一次挑戰戰爭片。

故事並不複雜,改編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真實歷史。電影以幾千個英法聯軍士兵被德軍包圍堵於海灘揭開序幕,前無去路,後面是海,真是「聽~海哭的聲音」。此時,德軍還要大規模空襲,英國本土只好動員各式各樣的大小船隻,「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前進、前進、進」,進行這次史上最大規模的軍事撤退行動,最終成功將三十幾萬個士兵從前線撤離。幾年後,英法聯軍再用這班士兵作班底反攻德軍,最後勝利,人所共知。

當時,海灘上的士兵彈盡糧絕。希望,是士兵們唯一的武器;存活,是士兵們唯一的武器勝利。嚴格來說,翻拍這段歷史,根本不是戰爭片,而是反戰片,目的是從戰爭中逃走。歷史愈看愈多,愈明白大導為何要開拍這齣「戰爭片」。當年他拍《Following》及《凶心人》大玩電影時序的順序倒回;拍蝙蝠俠系列的商業電影,極具藝術元素,大談人生哲學和心理學;拍《潛行凶間》無限入夢,玩轉夢境真實潛意識;拍《星際啟示錄》則借太空蟲洞來講時空情感。難怪今次戰爭當前,不求打勝仗,只望不敗而回,實在令人期待。

老實說,近年大導真的沒有失手嗎?非也。劣評如潮的《蝙蝠俠對超人》,他正是執行監製之一,似乎逃不過責任,但經此一役更添我的信心,深信他早已料到蝙蝠俠已窮途末路,寧願掛名監製,不再執導,可見是明智之選。這,不就是全身而退的決定嗎?

《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
上映日期:7月20日

2017-07-07 15:41:49
狗狗不能平復.《臘腸狗四圍走》導演訪問

Text: Nic Wong

今個月,可能是動物電影的高峰月份,現正上映的有蜘蛛,下星期就有猿人,之後還有喵星人,但,別遺漏牠--臘腸狗。《臘腸狗四圍走》由康城得獎導演陶德蘇朗兹自編自導,巧妙地借臘腸狗四圍走,貫穿少、青、中、老年的四段故事,諷刺人類的醜陋,如何用狗眼看人間?就讓導演告訴你狗狗不能平復的故事。

 

故事大綱:狗狗的主人如何,牠的日子也必如何。靚媽(茱莉迪比 飾)表面友善愛狗,實質冷血怕麻煩,臘腸狗幾乎英年早逝,幸得心地善良的道恩(姬蒂嘉域 飾)拾回狗命。以為坎坷過後有艇搭,誰知變幻原是永恆。臘腸狗被長期受壓抑的編劇講師(丹尼迪維圖飾)拿來當「恐怖分子」報復社會,命仔凍過水﹗兜兜轉轉,終於得到年老的獨居富婆(艾倫布斯汀 飾)收養。到底臘腸狗能否苦盡甘來、安享晚年?

 

問:《臘腸狗四圍走》是一齣有關生與死,陪伴與孤寂,為甚麼你覺得狗是最好的媒介,作為貫串不同故事的主角?

答:其實一開始只是一個概念,希望拍一套有關狗狗的電影,並沒有考慮過想藉以表達甚麼。而我是受到布列遜的《巴達薩驢子》的影響,讓我有信心去架構一個由狗狗貫穿不同故事的電影。我是透過寫劇本的過程才知道真正想表達的事。其實這並不是單純關於狗狗的電影,其實是有關道德,人性,由牠徘徊在不同角色之中,再去表達所有角色如何面對必然要對抗的死亡命運。

問:如果用其他動物去代替狗隻,把所有東西連貫起來,能夠有同樣效果嗎?

答:如果用了其他動物的話,就會不一樣,一定不用像《臘》一樣。因為以狗狗作為貫穿電影的主角並不是隨意的,而狗狗是一種非常有魅力與可愛的動物。當然,我覺得每個人與寵物的關係都是獨一無二與有趣的。寵物通常被視為是一種希望與夢想,而且牠們都是天真純潔的,當寵物受苦的時候,我們會認為牠們比人類受苦更可憐,更痛苦。

問:很多狗主人會當他們是寵物可以成為家庭成員之一,你是否也有同樣的想法?

答:當然寵物可以成為家庭成員之一,牠對於人有很多不同的作用,但同時人很難避免人類自我中心的超然主義,將很多人的思想強加於狗狗身上,但其實狗狗本身有自己的慾望與需要,而不是人可以輕易詮釋的。


 

問:你對人生的看法有被狗仔或寵物所影響過嗎?

答:我成年後就沒有養過任何寵物,雖然我非常喜歡狗狗,也覺得牠們很可愛,但這對我來說是一項很大的責任。而在我成長的環境中也有很多狗狗,我和家人都很愛牠們,但我認為我們稱不上最佳或最盡職的主人,畢竟當時我還很年輕。但我覺得飼養寵物的經驗,對小孩是人生中第一堂面對死亡的課題,學懂死亡是人生不能避免的事。

  

問:你的電影總是專注於局外人,但狗是一個有趣的元素,不僅將故事結合在一起,而且還破壞這種人們與他們的寵物在一個非常積極的關係。甚麼啟發你這個看法?

答:這裡有四個不同的故事,他們都是在死亡的陰影之下,它徘徊在所有角色之中。我希望以戲劇化的方式解決每個些角色的困境,而所有這些人都感動了我。即使其他一些故事可能比我的故事更有希望,如果我不被他們所感動,我不會經歷製作這部電影或任何這些類型的電影。

 導演 陶德蘇朗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