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9-01 16:27

京劇新做 唐文華

唐文華衣著平實,蓄著平頭髮型,在街上碰到他大概會以為他是個普通遊客,其實個性親切的他來頭不小,早於1995年便被評定為中華民國教育部國立國光劇團的一級演員(全台灣歷來只有六個),這次來香港主演由進念主辦、胡恩威執導的《關公在劇場》,觀眾不但可以欣賞他的精采演出,更能一睹這齣加入新媒體新科技的破格京劇。

Text : Ernus / PHOTO : TPK(portrait)

唐文華衣著平實,蓄著平頭髮型,在街上碰到他大概會以為他是個普通遊客,其實個性親切的他來頭不小,早於1995年便被評定為中華民國教育部國立國光劇團的一級演員(全台灣歷來只有六個),這次來香港主演由進念主辦、胡恩威執導的《關公在劇場》,觀眾不但可以欣賞他的精采演出,更能一睹這齣加入新媒體新科技的破格京劇。

在香港,粵劇彷彿是上了年紀的觀眾才會看的戲,較難吸引年輕觀眾入場,源自北方的京劇,距離就更加遠。京劇派別十分複雜,但歷史可以追溯至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後來在中華民國時期流行至全國,國共內戰後隨著大量移民登陸台灣,更於2010年獲選進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這二百多年來,時代變遷科技進步,來到最近,台灣國光劇團將不少新元素注入新作《關公在劇場》,八月時在台北首演,給人耳目一新之感,劇評更指出它指示了中國傳統戲未來應走的方向。唐文華笑說:「我們的社會都在面對國際化,各類傳統都希望融合新科技,看看會產生甚麼化學效果。在《關公在劇場》中,我們會加入多媒體元素,令劇場背景更豐富,為配合這些元素,我們都要在內穿上緊身衣,上面駁上電源鈕,將我們運動的數據立即輸入電腦,以產生互動效果,這些都是從前京劇沒有的東西。」

螢幕的多媒體元素,包括圖像及字體,另外在音樂上,竟然找來鋼琴襯底,中西文化交流叫人期待。唐文華說:「我們很清楚多媒體、新元素只是一種輔助而不是主題,這個拿捏非常重要。所以即使用鋼琴,也只是在某一個劇情上用一點點,把情緒抒發出來,不會成為整齣劇的主調。」雖然鋼琴不過畫龍點睛,但對於做慣做熟的演員來說,其實也是一大挑戰,因為這部分無法做現場演奏,只可以採用錄音,演員必須在兩分鐘內很準確地完成一場戲。這麼難,為甚麼要變呢?「老前輩在他們成名時創作的藝術品,到我們演出時就成為了傳統,但在那時其實是一種創新。換言之,我們走的路也是走前輩的路,每一個藝術家在生命中都在改良、修飾,或者將現代的元素放進去,融合自己的方法成為代表個人的東西。我們在這個時代加入新媒體,出發點也一樣,只希望將京劇的美麗呈現出來,令更多人喜歡這表演藝術。」

唐文華很強調京劇不可以為變而變,一定要變得有道理,將任何新元素放進京劇之中,都不可有突兀感覺。「京劇演的都是東方的故事,我們會加入西方的元素,但假如連取材都變成莎士比亞的《馬克白》呢?又未免太奇怪吧。我們不會完全拋棄傳統,只做新的東西也不行,必須小心嘗試,先用觀眾的眼睛看,我們能接受,觀眾才能接受。」《關公在劇場》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每位進場觀眾均會獲發一幅紙扇,扇上印有一個樣貌,適當時候用來蓋著自己的臉,成為整台戲的一部分。「關公在台上一看,到處都是伏兵,頓時顯出他的孤獨,因為他做了錯誤的決定,一個人站在那裡,落得如此下場,從前做京劇都沒有這種關公和觀眾的互動。」

唐文華有京劇鬚生第一人之稱,演關公演過很多次,但這次《關公在劇場》卻連他都說難,因為整齣劇只有短短100分鐘,卻需要呈現關羽的一生,從「過五關斬六將」到著名戰役「水淹七軍」,更有「敗走麥城」一役,最後關公自省,由人化成神。「以前我們演關老爺,一般都是他一生中某些片段,例如單刀赴會,大多是他威風的一面。《關公在劇場》突破這種傳統,採用倒敍法也使我要反覆演出不同年齡階段的關老爺,時而年輕,時而年老,聲線的運用,身分的轉變,要在短時間變完又變,很具挑戰性。」在大眾心目中,關公的形象都很鮮明,是忠義千秋也是威風凜凜,但《關公在劇場》所呈現的,是一個比較人性化的關羽,有他鮮為人知的軟弱一面。「我們想在此劇刻劃關老爺對人生的理解,他在成為神的一剎那,決定原諒那些犯錯的小妖精,明明他武功蓋世,要消滅牠們是很容易的,但他沒有,反而要給牠們一個機會,因為他自己也犯過大錯,明白其他生物也一樣會犯錯。」如此面貌的關公加上嶄新元素,《關公在劇場》對新舊觀眾,都有一定吸引力。■

《關公在劇場》
日期:9月16日至17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票價:$480 / $280 / $180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8-01 17:33:19
大師定義好香港

陳幼堅(Alan)在自家的Space 27舉辦過不少展覽,包括Joan Cornellá個展、《香港百貨》等,心目中一直想搞一次雲集香港設計作品的大型展覽,偶然跟又一山人(Stanley)提起,合作無間的二人再次一拍即合,《好香港 好香港(Very Hong Kong Very Hong Kong)》就因而誕生。

Text : Ernus / PHOTO : TPK

貴為香港設計大師,二人對於香港設計自然有一套看法,舉辦《好香港 好香港》,正是因為長久以來我們都欠缺一個這樣的展覽。Stanley說本地設計展一向不多:「香港設計師協會的環球設計大獎可能是其中一個,但它是比賽形式,也由從前只接受香港設計師參賽、由香港人評審,變成亞洲區以至世界性的比賽。其實我和Alan為這展覽討論了足足兩年,若我們要搞一個展覽,意義何在呢?」Alan直言向來十分反對設計展覽以比賽形式選取作品:「我常常質疑,外國設計師評審本地作品的準則是怎樣的呢?香港一直有很多有實力的設計師是從不參加比賽的,通常幾個評審又有不同意見,那金獎好些還是Judges' Award好些呢?尤其是香港那麼小,為何不用策展的形式去選取我們心目中出色的作品去展覽呢?這才是真正反映到香港的設計工業吧。」

Alan本來打算在自家的Space 27舉辦展覽,更笑言自資一百萬不是大問題,不過Stanley建議申請政府的「創意香港」基金大搞,結果的確搞大了,展覽將於中環大會堂及灣仔動漫基地舉行,囊括平面 / 出版物、攝影、產品 / 玩具、時裝、音樂、空間設計、建築、媒體、廣告、漫畫 / 插畫十一大類別,共180件展品。在芸芸香港設計之中入選,有甚麼條件呢?Alan答:「我們最關注的,是作品選出來後,對香港日後的創意工業有何作用,能否打開專業人士、學生、教授等人的對話?當然,我相信我們的選擇是有偏好,甚至偏見的,也不緊要,我是策展人嘛,也只是啟動這件事的人,長遠的目標是它成為雙年展,每年由不同人去策展。但說到底,所有展品的美學都要達到國際水平才可以。」展覽叫做《好香港 好香港》,展品自然跟香港有關,Stanley詳細解釋兩個「好香港」的意思。「第一個是最直接的香港特色,本地獨有的元素,例如我從前用的紅白藍,就是本地寶庫,我們最值得關注的東西。第二個則是一些具國際語言的好設計,不一定要有本土元素,但大家很認受、很喜歡那些設計。」Alan在二十年前為City'Super設計整個形象,就是最佳的示範,那是完全沒有香港元素,甚至是全西方的概念,但完全改變了香港人對超級市場的想像,對生活造成深遠的影響。

《好香港 好香港》推廣本地設計不遺餘力,但香港人崇洋崇東洋卻是鐵一般的事實,總覺得外國月亮圓一些。Alan認為此現象難以避免:「這是根深柢固的觀念,吃牛肉當然吃神戶牛柳,難道吃中國產的不知名牛肉嗎?著西裝也是挑意大利人造的吧,他們都實在做得精嘛。老實說,整個亞洲包括日本也崇洋,或者崇洋一詞帶點貶義,其實是仰慕吧,同時間其實西方人也很欣賞亞洲,泰國菜、日本花道、中國太極,我覺得是沒問題的,大家互相影響才是生活真正意義。」Stanley覺得若然崇洋之餘,能夠超越別人就最理想。「可惜現實是大部分創作都是跟風,或者被動地抄襲,而沒有超越別人,整個大氣候都是這樣,無身分、被動、彌漫著別人的影子。我在想若我們能好好發揮自己的特色,不用下下跟隨別人,可塑性會大一點。」要突破這個框架,發展本地專長也許是最好的方法。Alan說:「有見過西方人寫書法好過亞洲人嗎?不會吧!因為精神不在,他們都只能模仿。」對於場地設計,兩位大師當然繼續一絲不苟,展覽將會以香港的天際線及街道作為靈感,走進展覽中,猶如密密麻麻的街道之中,香港特色,展覽本身已展現出來。

《好香港 好香港》展品不限時代,包羅新舊設計,Stanley特別希望年輕一代重新發掘設計歷史上的重要事件,明白香港設計怎樣走到今天。「我們揀選的東西可能有一半他們都不認識,有四分之一是他們不在乎的,但我希望他們願意看看這些產品對我們的影響力,再思考一下今日怎樣再上路。」Alan對新一代的觀察是他們對文化、藝術不感興趣,因為要花時間鑽研:「社交媒體令他們擁有很敏銳的觸覺,清楚知道世界在發生甚麼事,甚麼叫靚、型,但同時也容易抄襲模仿,我常常說,being influenced沒問題,但不應follow。」兩位大師與年輕一代的代溝,還包括新一代不願意參加這類業界展覽,Alan表示驚訝:「很多大師級的設計師知道我們辦展覽,一個電話就送作品來,倒是下一層的設計師會找個助手回覆我們,說不是個展的話沒興趣參與!我不太明白,我們搞展覽也是為業界好,完全沒個人好處,連吃宵夜也是入我公司數的,哈哈!」不過某些在他們心目中實在出色的作品,他們執意要放進展覽中,於是唯有在網上自行尋找相關資料,Alan笑說:「不知道會否收告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