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7-10-06 16:55:32

「炒老細」代言人 福士蒼汰、工藤阿須加

Text: Nic Wong

小老板?食紫菜就有可能,真實又怎能夠做到呢?只可惜人人只有返工,沒有收工,日日工作做不完。有見及此,日本作家北川恵海推出的得獎暢銷話題作《不幹了!我開除了黑心公司》,描寫了種種真實的場景,共售出超過60萬本,如今題材終於被拍成電影《受夠了!我要炒老細》!

在黑心企業裡拚死掙扎的上班族青山隆(工藤阿須加飾)及一個來歷不明、突然在他面前出現的迷之男子山元(福士蒼汰飾),齊集日本電影界兩大年輕演員,上柏林影后《東京小屋》黑木華,並由成島出擔當導演,再加,絕對不可以錯過!今次我們找來片中兩大主角,純情系暖男福士蒼汰、「日本第一好青年演員」工藤阿須加現身說法,大談他們成為「我要炒老細」的代言人!

問:這部戲取了一個很eye-catching的名字,你們有何感覺?

福士:原著小說的封面上,是一件白色恤衫打著藍色領呔,背景右邊有非常可愛的字體寫成的書名,我覺得這是非常能夠象徵小說的。小說所探討的話題是非常陰深黑暗的,但其實內容卻並非那麼黑暗,從第一眼看封面時就看到了。

工藤:戲名的這一句說話,相信都會出現在很多人的腦袋裡,卻是一定不能夠說出來的說話。無論是喜歡自己工作的人,或是不喜歡自己工作的人,大家都肯定會遇過工作上不如意的事情,即使有很多痛苦與困難,他們也不容易說出來。所以我想代他們說一聲,做他們的代言人。

:當青山在黑心企業裡面工作快要崩壞的時候,福士蒼汰所飾演的山元就突然在他面前出現了,很神奇啊!

福士:山元這個角色,可以說是自己的一個反面,所以我飾演這個角色的時候,都真的不容易。如果要說為什麼山元可以有如此輕鬆的一面,大概是因為他曾有過非常黑暗的過去吧。拯救青山這一件事,對山元來說是光,而他就是為著這個光而活的,正面而且充滿精神地活著。

:相反,青山一角都算是個很認真的上班族……

工藤:拍攝前5個月,我想像了一下青山的形象,就自己去揀選了一套西裝。每一日都在穿那套西裝,想盡快讓它更貼身。另一方面為了去體驗一下青山的生活,我就去到酒吧街逛逛,聽著白天辛勞工作的上班族說一些瘋狂的蠢話。這套西裝最終都有在戲裡出場呢!另外,平時我都是喜歡待在外面的,但就在開拍前故意鬱在家中,閉關一下培養情緒。

 

:山元、青山兩個角色,有甚麼吸引之處?

福士:山元是個非常正面的人,他的生活方式都是很有魅力的。有這樣的人在身邊肯定是很開心的,我自己做這個角色的時候都非常愉快。

工藤:青山則是一個被壓力迫到看不見身邊一切事物的一個人。他的世界已經變得看不到家人朋友,但明明他是個重視家人、對朋友很溫柔的一個人。說真的要演這樣一個角色真的很難!

問:拍完這部戲之後,有想對對方說的話嗎?

福士:我要很感謝他。另外也很感謝成島出演導演和教演戲的老師們,因為他們真的教了我很多。

工藤:我也是感謝。我這個人其實是挺容易胡思亂想的。本來應該100%去做的一件事情,但我很容易就因為想多了,變得很有保留。雖然我在腦子裡想了一些做戲的方法,但都不能夠好好表現出來,結果就多次惹惱了導演。相反福士可以簡單地跟隨導演的指示做戲,這一點是很值得我去學習的。另外他的演技很乾脆利落,同時也比我細膩,這些都是我要跟他學習的。

福士:與其說是細膩,我覺得這可能是我流露出來的樣子。我反而覺得工藤的演技真的非常能夠打動人。他那個感情在戲裡面簡直是可怕,情感太能夠傳遞出來了。他要做的事情看起來好像很簡單,但要傳達出那個感情卻是非常困難的。所以我才覺得他的演技強得可怕,迫使我要重新思考一下自己的部分和感情。有這麼一個機會可以跟他合作我真的覺得非常可貴。

 

問:你們兩個人在社會都算是工作了一陣子,你們覺得踏進社會工作之前跟之後有什麼分別?有什麼覺得不開心的地方嗎?

工藤:學生時代的時候,我也試過打工,對工作這兩個字也算有一點了解。但出來社會以後,覺得責任感就突然變成了必需的東西。而且,我對自己想做的工作,即使那是很適合自己的,都總會感到未能夠盡善盡美。很多地方還是有心無力,而這些地方都是跟下一次的工作所相連的。我知道以後的工作將會更加辛苦,而且會有更加多的困難在等著我,但我仍然會去一一挑戰,因為那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出來社會以後,才真正學會了工作跟生活、生存是連結在一起的。

福士:我17歲就開始工作,那時候我還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新人,但是感覺到周圍的人已經對我有一個很高的要求。像是把我當成是什麼專業演員似的,所以我所背負的責任感很大。我也不知道如何平衡工作跟學業,不知道責任感是甚麼,甚至有些時候我都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但是之後也慢慢變得有趣、變得快樂,我開始體會用一個簡單的心態去做自己的事情,逐漸變得得心應手了。


觀眾裡面肯定也有跟青山在經歷同一個苦況的人,你們有什麼想他們知道的東西嗎?

福士:我想他們能學會青山所學到的事情。就是無論在什麼黑暗的狀態之下,光明都肯定會出現的。青山雖然得到了山元的幫助,但單靠他一個,也可以找到光。你的家人、朋友都會變成你的光。當你看到這個光的時候,就會開始明白你是為了什麼東西而生活。如果他們明白這一點,我就非常滿足了。

工藤:我拍這部戲的時候,拚命想了大家的處景。我認為壓力會逼得人太緊,使他們失去洞察力,看不見一直都在的人。但一定要換另一個角度去看事物,換另一個角度去看的話,就會發現那些人沿途都在。再看一次看你周圍的地方,在你從來沒有想過的地方,肯定有不同形式的希望存在。

 

《受夠了!我要炒老細》
上映日期:1012

2017-10-06 14:13:53
《銀翼殺手2049》女神Ana de Armas = Scarlett Johansson接班人?

Text: Nic Wong

《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是今個星期大熱之選,起初以為都是看Ryan Gosling及「福伯」Harrison Ford的演出,怎知殺出一個虛擬女主角,亦即是Ryan Gosling飾演K的身邊女人「樂兒」,由Ana de Armas飾演,她的性感吸引程度,敢說是下一個Scarlett Johansson,絕無誇張!

Ana de Armas,西班牙裔古巴演員,今年29歲,2006年開始幕前演出,18歲移居西班牙,演過不少西班牙電視劇及電影,相信很少香港人留意到。2014年移居洛杉磯,開始演出荷里活電影,首要多謝奇洛李維斯,才進入主流觀眾的視。Ana與他接連拍攝兩部電影,包括2015年《夜半女敲門》(Knock Knock)、2016年《上帝的女兒》(Exposed),其中前者更全裸演出,浴袍學生妹濕身等等誘惑奇洛李維斯,打得火熱。

除了與奇洛李維斯合作,過去幾年都有與大明星合作,分別與羅拔迪尼路、Usher合作的《Hands of Stone》(台譯:光榮擂台,2016)、與肥仔Jonah Hill、《鼓動真我》主角Miles Teller聯手主演的《軍火狗》(War Dogs, 2016),以及今年香港上映的《非常速盜》(Overdrive)等,但真正登上商業大片,今次《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絕對是上位之作。

 

以上所說的電影,今次《銀翼殺手2049》導演Denis Villeneuve統統看過,並對Ana de Armas讚不住口。「作為一個導演,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可以親眼看著一個演員變成一顆明星,她有齊所有條件:能量、情感、力量和技巧,去捕捉樂兒這個複雜角色的精髓。」

今次Ana飾演的樂兒,是殺手K身邊的女人,其實是虛擬人物,十足十《觸不到的她》(Her)的Scarlett Johansson,但她卻可以用3D投射出來,而使用分離器之後,更可以短暫成為真正肉身,其中一場便與Ryan Gosling有場親密戲。她與K的關係不只愛情,更是他的朋友、知己,也是唯一的精神支柱。Ana說:「樂兒是個聰明、有趣和直覺很強的人,同時也非常性感,但她比你表面看到的更複雜。」

為了角色,Ana花了很多時間去準備。「我腦海裡有很多問題:她是誰?她有何感覺?我們要如何逐步建立這角色?導演給予我很大自由去發掘這些東西,隨著故事推進,我也會發現越多。」若想知道Ana有多吸引,就要入場看一下,幾乎人人看完都大讚這位未來之星。又或者,是時候重溫她過去的演出了!

Ana de Armas演出包括:

2015 -《夜半女敲門》(Knock Knock)


2016 -《上帝的女兒》(Exposed)


 

2016 -《光榮擂台》(Hands of Stone)


2016 -《軍火狗》(War Dogs)


2017 -《非常速盜》(Overdrive)


2017 -《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