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7 VOL: 183
2017-10-30 17:07:29

運動女將最可怕

Text: Nic Wong

簡單三兩句形容11月電影:幾齣恐怖片、幾齣動作片,再加幾齣運動片。沒錯,運動片真的有好幾齣,無三不成幾,分別是打網球的《男女單打戰》、日本愛情運動片《乒乓情人夢》及本土代表《空手道》。

老實說,運動片通常只是間中爆出一兩齣,以拳擊片最多,足球片其次,今年最強有印度電影《打死不離3父女》講摔跤,少數像《破風》講單車、《全力扣殺》打羽毛球,可一不可再。

再者,單數年從來不是傳統上的體育大年,暑假舉行的全運會悄然落幕,想不到年尾運動片照耀2017。三強中叮噹馬頭,各有支持者,但國際舞台來說,始終是《男女單打戰》佔優。網球場上,出爐影后Emma Stone決戰舊電池Steve Carell,改編自真人真事的1973年歷史上首場男女網球單打對決:29歲Billie Jean King與55歲前男單冠軍Bobby Riggs大鬥法,男女單打各有野心。

慢慢看下去,不難發現幾齣電影根本是女性主導,始終體育也好,電影又好,與政治和社會氣候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你以為1973年的往事很陳舊?距今四十多年,情況經已好轉?要知道,近日荷里活最鬧哄哄的,不就是電影公司大老闆Harvey Weinstein持續多年來的性騷擾事件嘛?受害女性一個個出來公開自身可怕遭遇,又在社交網絡發起了#MeToo行動,其實香港甚至全世界,看似平等進步,實情是十個茶煲九個蓋,骨子裡仍是充滿歧視,每每看到特朗普及其選民,感覺更為強烈。

實不相瞞,前述兩齣《乒乓情人夢》及《空手道》,都是由女主角心理出發,無業兼情傷後寄情運動,來了一場絕地反擊戰,輸贏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借運動重拾信心,熱血最強,根本運動抑或電影,一一只屬載體,無分地域語系。電影告訴大家,女士們要反擊了,尤其一眾運動女將!

 

2017-10-30 15:14:50
由Pixar轉戰Netflix.《Stranger Things》導演Andrew Stanton:「這套劇集讓我覺得自己猶如回到八十年代。」

Text: Nic Wong

Netflix新劇《Stranger Things》第2季,剛剛weekend看完整季9集沒有?第1季好評如潮,第2季故事繼續,Eleven角色持續神秘,一眾童星Will、Mike、Dustin、Lucas依然互相暗地裡挑戰神秘世界,今集還加入新成員Mad Max,至於Winoda Ryder就有一段新戀情……故事發展如何,留待閣下追看。現在找來曾擔任Pixar動畫電影《海底奇兵》系列、《太空奇兵·威E》導演、亦是《反斗奇兵》系列編劇、《怪獸公司》、《沖天救兵》等監製的Andrew Stanton,他有份執導《Stranger Things》其中兩集,談談初次挑戰《Stranger Things》的新鮮怪奇事。

問:當你看到Season 1時,你有甚麼感覺?

Andrew Stanton:當時我認為這實在是太棒了。當初是我的兒子一開始推薦我看的,他說:「爸爸,你一定要看這個劇集,它實在是太出色了。」他一向很少這樣興奮告訴我關於某一件事,所以我真的不得不看。我像其他人一樣沉迷於這套劇集中。我花了不到兩、三天的時間把第一季追看完了,這套劇集的確十分出色。

問:劇中有甚麼主題可以引起你的共鳴?

Andrew Stanton:這套劇集讓我覺得自己猶如回到八十年代,當時我是一個喜歡電影的青少年,這是我看完這套劇集後最深刻的感覺。一切都不是刻意,一切都是自然的。我認為這套劇集切實地捕捉了當年喜愛電影而天真無邪的我的感覺,我在螢幕上看到一樣的感覺,這令我想起早期在Pixar製作《反斗奇兵》的時候,當時我們一樣希望可以向觀眾營造同樣的感覺,分別只是在於以不同的媒介及方式去呈現。這一種久違了的感覺在我看過這套劇集後,忽然又變得新鮮了。


問:你一向製作動畫,為何會開始參與這套劇集?

Andrew Stanton:我想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吧。我一直在想,做完四年的動畫製作之後,我想回到真人拍攝的製作,可能去製作電視劇吧,因為其他電影製作都要花上好幾年,而我暫時不想參與花很長時間製作的項目。我覺得電視製作挺好,只是花一、兩個月的時間在一部劇集。我只是隨口跟我的經理人說我很喜歡《Stranger Things》,他很快便促成了這件事。就是那麼的快,所以我認為很多事情,都是運氣和時間的安排。

問: 可否談談這次的實際拍攝與你一貫於Pixar執導做法有何分別?

Andrew Stanton:在故事、情感表達上其實跟製作動畫一樣,我們都是以登上大螢幕的標準為準則,唯一的分別就是製作動畫需要更長的時間。電視劇以短短幾個星期的拍攝,動畫則要用上幾年的時間去製作。所以對於我來說,這次是我作為一位電影製作人的個人挑戰,去考驗自己能否好好掌控這種拍攝時間速度,我亦十分之享受,是一個很好的體驗。


問: 你執導《Stranger Things》的第五及第六集,當中你想帶出甚麼呢?

Andrew Stanton:這兩集實在是涵蓋了很多!我所執導的是,整套劇集中擁有最豐富情節的兩集,因為劇集中的不同故事線都在這兩集開始串連起來。我估計我們應該會觸及到每一個拍攝場地、每一位演員、以及目前為止的每一個情節點,將劇情高潮推至頂點。它的感覺就如一集大結局,實質上是為了更大和更震撼的結局作鋪排!


問: 與Winona Ryder和童星們一起工作怎麼樣?

Andrew Stanton:與Winona Ryder一起工作是令我感到難以置信,因為我一直都有留意她,我一直看她的電影長大,所以突然間和她一起工作感到非常奇怪。她是一個專業的演員,我基本上從她身上學的是,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當他們需要幫助時給予建議。而一班孩子們也很專業。我想我已經被寵壞了。我不認為我可以與不守規矩的孩子一起工作,而這部劇中每一個孩子都真的很優秀,不僅有天賦,而且是真的守規矩,與他們合作真的非常高興。另外,當喊cut的時候,他們又立刻變回孩子,我覺得我有一半時間在扮演著一個叔叔或爸爸的角色,就像現實生活一樣;然後當我們在拍攝的時候,突然間,我就像與一位專業演員一起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