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7-11-17 13:03:42

如果《正義聯盟》是一支球隊/一間公司…

Text: Nic Wong

如果貨比貨,《正義聯盟》VS《復仇者聯盟》,Marvel出品的可觀度及實力絕對完勝DC新作,只不過,論合拍度及合理度來說,《正義聯盟》卻更勝一籌。不明白?就用球隊/公司來比較,如果《正義聯盟》是一支球隊/一間公司,肯定會完勝《復仇者聯盟》!


《正義聯盟》堪稱DC系列真人電影的最後反擊戰,理由很簡單,再仆直的話,可以向Marvel舉白旗了。強如蝙蝠俠及超人有能力拯救地球,卻拯救不了DC的處境,以及現今超級英雄電影的發展。幸好《正義聯盟》老早宣傳,經已推出宣傳語:「你無法獨自拯救世界」(You Can't Save The World Alone),或者這句是製作人的真實心聲,若想拯救世界(包括電影世界和真實世界),就要一齊努力,順道嘗試宣傳個別超級英雄,試試反應。

這個做法是無可厚非,畢竟DC和Marvel的營銷手法不同,Marvel向來傾向先拍超級英雄的單頭電影,才合組「復仇者聯盟」,或者超英小人物在超級英雄大片露一露面試試水溫,結果統統大收旺場;偏偏DC倒轉,先拍大埋頭才拍單頭,結果《自殺特攻:超能暴隊》真的自殺了,還記得當日飾演美國國家情報主任的Viola Davis拿出file逐個介紹自殺特攻隊人馬那場戲,被人笑足幾年。

這次《正義聯盟》的故事不算複雜(其實所有超級英雄片劇情都不複雜,而且來來去去一個樣),今集承接上集《蝙蝠俠對超人》的結局,超人真的死了,人類社會失去保護地球的英雄,全球恐慌,罪案頻生,專門承住恐懼而侵略的大奸角「荒狼」,外號「世界末日」,從外星來到地球侵略。當然,人類只是受難而不知情,蝙蝠俠獨力難支,為了重建對人類的信任,於是決定和神奇女俠聯手組隊,亦即是上集結尾觀看閉路電視的片段,找尋一個又一個超能人幫手,於是電影前段半小時,逐個找逐個推,又逐個最終應承,成功爭取閃電俠、鋼骨及水行俠入隊,組成史無前例的超級英雄聯盟。

今勻《正義聯盟》大堆頭迎擊,一般相信閃電俠、水行俠、鋼骨不算是大眾寵兒,但這次聯盟確實稱得上「聯盟」,而不是Marvel那種粒粒皆星的明星足球隊,此話何解?《復仇者聯盟》總是有個問題,就是眾星皆勁,難以聯盟。雷神從天而降,實力最強,但美國隊長和鐵甲奇俠同樣厲害,以實力來說,變形俠醫亦夠強勁,礙於受歡迎程度才退後一步,還未計蜘蛛俠、黑寡婦、鷹眼、紅女巫等人,未來還要加入蟻俠、黑豹、黃蜂女,實在人才濟濟了,難怪打Civil War要分兩邊陣營,逼不得已,否則只淪為《八星報喜》或《豪門夜宴》。

老實說,《正義聯盟》起碼人人各守本份,早已深明「你無法獨自拯救世界」。就算超人(Superman)最強,一出場就贏硬(沒錯,今次中後段確實有超人出現),所以前半段不打正選,半場後備上陣,隨即C朗美斯超級射手上身,負責埋齋。

「蝙蝠俠,你有甚麼超能力?」結果蝙蝠俠(Batman)坦白說:「我超有錢。」片中這句對話,是諷刺也是事實。任你能力再高,你來到地球就要生存,所以電影安排他專心打嘍囉,合情合理,但更合情理是,他負責組隊兼提供物資,接送超級英雄到現場殺敵,否則各路超級英雄盲中中,仍未吹雞就要如片頭一般,繼續留在家中做宅男隱姓埋名了。只可惜,有多少個富豪球隊的班主,有多少間公司的老闆,深明這個道理呢?

這次最搶眼的,絕對是閃電俠(Flash),集年輕、青澀、速度於一身。以武功來說,他最低,幾乎不懂得打,但他就是「金庸群俠傳」中的韋小寶,「神行百變」輕功橫行無忌,如果逃跑雖可恥但有用,那麼有速度、跑得快更可以救人。我想起曼城的史達寧之流,每支球隊都需要這種充滿熱情的新血,如閃電般的快翼跑跑跑,殺出一條血路,而不是穩打穩紮等波踢呢。更何況他是隊中的開心果,真的有著打破悶局的作用!

提到打破悶局,不得不提水行俠(Aquaman)。很可惜,今次主力是地面戰,水行俠發揮不多,但貴為亞特蘭蒂斯後人,其粗獷型打法,雖然外表好像徐錦江,卻能為一支球隊帶來不一樣的打法。又再換個戰場打英超,水行俠就是曼聯的費蘭尼,踢法骯髒粗野,但其高度卻帶來另一種踢法,以打破悶局而言,他絕對是一路奇兵。

還有實而不華的鋼骨(Cyborg)。老實說,他毫不起眼,絕不吸引,但他實力之強,就像一間公司的電腦部門,缺他不可。如果他身在一支球隊,他正是閱讀球賽的技術人才,熟悉球例及球隊運作,可能有人如片中的水行俠一樣,覺得他沒用之餘,甚至懷疑他是臥底,但他能夠與母盒結合,試問他不在時,哪位超級英雄能補上他的位置?每支球隊甚至公司,極渴求這種任勞任怨的人肉google,不能有將無兵!

至於,神奇女俠(Wonder Woman)呢?擁有亞馬遜古神之血,聯盟中唯一女將,神力僅次於超人,她是聯盟中的形象代表,也是隊內的中和點、潤滑油。客觀上,《正義聯盟》電影的宣傳,也需要這個形象大使。沒有華麗打法,沒有吸睛賣點,沒有此等兼具實力、娛樂性及不會爭做大佬的星級隊友,又怎能成為一支受歡迎的球隊呢?

你說,《復仇者聯盟》實力的確強勁,但人人爭食,總不能場場贏波,換個角度,以合作程度來比一比,《正義聯盟》這支球隊,絕不輸蝕呢!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11-03 12:26:43
以武制暴,抗爭要睇《空手道》?

Text: Nic Wong

非正式統計,超過八成人不懂得分辨空手道、跆拳道及柔道,道可道非常道,總之不是廣東道、北京道那一帶,不屬於中國那一道。如果告訴你,空手道與中國武術有關,會否令你跌響度?

有咩依郁,揸住碌竹

學武又好,興趣也好,經常思考廿二世紀已有殺人網絡,廿一世紀的今日,還有甚麼原因要學空手道?就算不說空手道,為何要學一門功夫?10月號《JET》特集其中兩名空手道高手杜汶澤、韓焯堅,不約而同說過學功夫只為了打交,相信也是不少人最直接學武的原因,而不是甚麼強身健體的廢話(有趣是,偏偏兩位坦言學武後從未真正實戰過)。更大問題是,打爛仔交斷不會讓你單手單腳,第一時間擸武器啦,難怪摺櫈公認為十大武器之首(其餘是豬肉刀、鉸剪、砧板、圓規、殺蟲水、攞你命三千),可見「有咩依郁,揸住碌竹」這個道理,世界通行。就算揚言勇武抗爭的國師,不曾示範教人拆行李篋作盾牌,那麼赤手空拳的功夫還有用武之地嘛?

杜汶澤自編自導自演的《空手道》電影,終於正式上映,訪問中的他打趣說《空手道》其實不是講空手道的,更揚言他的電影與香港有關只是幌子。看完《空手道》,真心發現原來香港人與空手道的精神同出一轍,也許這是冥冥之中的註定。首先,今次《空手道》英文片名為《Empty Hands》,而不是我們常見的「Karate」。問他原因,他笑而不語,有理由相信Empty Hands即是兩手空空,香港人現今不就是兩手空空嗎?

俗語有云:「精人出口,笨人出手」,香港人一直以為有腦袋有口才,哪怕是兩手空空,一樣能夠闖出名堂,揚威國際。只可惜大環境改變,你兩手空空,就算真理在胸筆在手,還以為無私無畏即自由?人家要槍有槍,要炮有炮,有武器在手,警察彷彿都會站在強權那一邊,大叫:「舉高雙手,咪郁!」難道你那雙赤手,真的不怕人家那支炮?即使打槍game時曾經狂罵左輪手槍太弱雞,但街頭實戰的話,一粒子彈一下槍聲,足以打贏Empty Hands了。

兩手空空的Empty Hands

說實話,到底空手道的「空」,代表著甚麼?果真是兩手空空?最簡單直接的「空」,意指空手也是一項技術,沒有武器的話,單憑赤手空拳仍能自衛,正如《一代宗師》葉問的獨白:「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錯低囉,企得番度個先晒,係咪咁話?」當然,空手道博大精深,不應該只有單一說法,不時有人參透到空手道的多種說法:第一,學習空手道的人必先掃除心中的自私與邪念,能夠心如明鏡不染塵,善念常存正道在,正是「空」字真義。若此說法,全接觸空手道講求拳拳到肉,追求技術上最高境界的同時,卻會對自己、對別人造成極大傷害,究竟又是否與「空」違背?空手道鍛鍊心術為首,抑或鍛鍊技術先要,確實見仁見智,不敢空話好說。

恰恰,杜汶澤笑而不語的Empty Hands,卻不是空話。他在電影中客串飾演的陳強,角色在成長階段學空手道時紀律頗差,後來學成更擔任內地政商界有錢佬的保鑣,助他掃除障礙打江山,因一次不公事情而良心發現,為正義挺身而出,同樣是「有咩依郁,揸住碌竹」,今回卻好像竹枝一樣,做到中空而外直,虛心兼無私,後來更報答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病逝師傅,協助其女兒、Stephy飾演的平川真理返回正軌,重拾對空手道的熱情,兼且指導她摒除將空手道場改成房的邪念。

進一步推敲歷史,追本溯源,空手道的「空」不是盤古初開的本來意思。空手道起源於想當初的琉球古武術,後來結合中國少林武術,因而名為「唐手」,後來日本人刻意去中國化,避用漢字「唐手」,碰巧「唐」與「空」日語發音同為Kara,誤打誤撞才改名為「空手」(當然唐手與空手有更多說法,難以一一稽考)。推說下去,空手道又曾經與薩摩藩統治琉球的禁武政策有關,據說幾百年前薩摩藩入侵琉球,奉行將全國兵器予以沒收,為了對抗外敵的統治,琉球人積極學習武術,亦即是空手道的原型,當初想法真是以武抗暴,全民皆兵以空手道作為抗爭反擊技。

一撃即殺,不如一心多用

冥冥中自有主宰,曾經成為抗爭反擊武技、後來加入中國色彩的日本武術,經歷去中國化的名字後,如今常被譽為專拍本土電影鼓吹本土主義的杜汶澤(真的不明白為何拍本土電影都是一種罪),幾年前師承日本高手倉田保昭,學空手道考獲黑帶之後再拍《空手道》,宣揚空手道的抗爭精神,可謂合情合理合法合義。說到此時,來到2017年的香港,難道抗爭要用空手道?想頭未免太大,但香港人要抗爭的事情,實在太多,別說甚麼不義政權、貪官污吏,單單「一擊必殺」這種空手道精神,根本與現今社會相距甚遠。本港教育培訓並需求通才,而不是專才;手機要多功能,集合相機、拍片、播片、聽歌、玩遊戲、上網等等智能,卻不是純粹簡單通訊之用……

花一生的時光,終身鍛鍊一擊必殺?日本動畫《一拳超人》的琦玉老師已用行動說明一切,每日恆常練習,必要時出盡全力打出致命一擊,作風打法實而不華,卻不符合社會大眾所需。難怪如今世紀拳賽都只是大打消耗戰,跑跑跳跳攬攬,多於直接拳腳進攻,還未計擂台以外的巨大市場包裝商業計算。一擊必殺?屆時觀眾肯定柴台怨聲載道:「千萬不要呀,我重金買票只得幾秒鐘歡愉,有何好看?」

說來說去,當今最需要抗爭的,是缺乏正念。信奉佛法的釋一行禪師說過,正念就是當下覺照:吃飯就是吃飯,上廁所就是上廁所,工作時工作,遊戲時遊戲,食不言,寢不語,一心不應該二用,遑論多用。只可惜,我們就是喜歡吃飯時聊天、上廁所看報紙,寓工作於娛樂,錯過了正念的奇蹟。空手道一擊必殺的精神,有誰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