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7 VOL: 184
2017-12-07 14:43:49

皮亞,What are you reading?

Text : Nic Wong

本期讀書人:皮亞,本名林震宇,資深影評、小說作家,曾任電影編劇及獨立電影導演,現於浸會大學電影學院任教,每星期定期在報章雜誌寫電影專欄,12月出版新書《有本事就看電影》。

 

喜歡的作家?

日本作家遠藤周作。我大概看過他的四、五本作品,例如《深河》及《沉默》,一直令我反思人性,每次翻看都有不同得著。《深河》講述一次印度之旅,從恆河看到人生、人性、生死及宗教等;《沉默》則好像馬田史高西斯所改編的電影一樣,講述日本曾經滅絕宗教、質疑信仰的一段歷史,即使我個人沒有信仰,一樣覺得很好看。此外,我也喜愛看法國女作家杜哈絲,《情人》與《廣島之戀》都很好看,前者講述自己的身世,如何愛上一名比自己年長得多的男人;後者寫女性情慾,寫得非常細膩。

正在讀甚麼?

即將舉行的九龍城書節,我將會出席作家講座「《廣島之戀》:電影、旅遊與記憶」,因此最近再翻看《廣島之戀》一書。

平日讀書有何習慣?

近幾年來,我盡量希望自己每個月完成一本書,然後記錄下來,每年作出回顧。有時候工作很忙,未必能夠看書,於是我會把握工餘假期來跑數,無論甚麼書都好,烹飪書也可以,但唯一條件是,我一定要花時間仔細閱讀,而不是隨便揭兩頁就算。

下本想讀的書是甚麼?

一行禪師的《不思量的藝術:一行禪師教你以靜的力量安度紛擾與不安》,買了書本很久,一直未有機會靜下來看看,很想學懂在煩擾俗世之中,找尋安靜力量。

今次新書《有本事就看電影》出版緣由?

屈指一算,原來我已經寫了二十年影評,發覺自己曾經寫過很多電影,當中以經典電影最有價值,真是歷久常新,每次再看都有不同的新得著、新體會。於是,我想將部分影評集結出書,並加入一些新文章,所以我便向藝術發展局申請資助,後來調整文章比例,三成舊,七成新。粗略估計,現在有大概四十篇深度影評,每篇大約三、四千字。

寫書過程中對舊經典電影有何新得著?

譬如說,我寫阿倫雷奈的三部曲,得著最深,因為他的電影一直都很難理解,今次再看多電影幾遍,卻發現他的想法真的很前衛,超越觀眾思維,更超越了當時電影人的技巧,所以很想大家感受到他那種想法。另外,我也寫了希治閣的驚慄五部曲,深入分析電影的密碼及方程式,為何如此引人入勝,也令我一邊看電影,一邊很著迷。

你一直在報紙雜誌寫影評,今次轉為出書有何不同?

我發現自己一直在實體報紙和雜誌寫影評,統統都沒有網上版,到今時今日的虛擬泛濫,更覺得留得低的紙媒很重要,好像經典電影才經得起考驗。今次出書有兩個特別之處,首先我教書時搜尋資料,通常都是到圖書館借書,所以我希望能夠累積知識,做好一代代傳承;第二,我覺得電影是一項藝術,看電影也是一項藝術,所以我希望出書讓大家明白如何去看一部電影,好讓電影系學生或電影發燒友明白這項藝術。

對你來說,閱讀是甚麼的一回事?

每次閱讀都是一次靜修。給自己一個機會靜下來,除了專注以外,還是吸收氧份,補充大腦流失,更是滋潤生活品味。

issue NOV 2017 VOL: 183
2017-11-01 14:02:31
馮智政,What Are You Reading?

本期讀書人:馮智政,Roundtable教育部總監,香港政策研究所教育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協助香港願景計劃進行研究,平日晚上亦間中在商台電台節目《光明頂》開咪。


喜歡的作家?

我一直沒有追看甚麼作家,追看最長可能是衛斯理,長大後開始愛看歷史書,但那些作家很少有連載作品。唯獨近年我很喜歡看日本作家伊藤計劃的作品,可惜他已過身。他是一位很年輕的現代小說作家,只出過四本書,包括《屍者的帝國》、《和諧》、《虐殺器官》等,但他是當代故事天才,不跟隨普遍文學寫作的套路,就像平日網絡小說作家那一種,先寫一部分,看觀眾反映才繼續寫。他最後那本《屍者的帝國》,我認為是一個悲劇,開頭寫得很好,可惜後來他身體不好,最終病逝,所留下的人物前設及世界觀很少,後來由生前好友代筆寫下去,差到不得了。

哪些書本對你影響至深?

香港是個很獨特的環境,尤其當代很少地方被殖民後未有成為獨立國家,如今中國和香港的張力,並非讀書時所看到的秦漢角力,既有關係又好像沒有關係,所以香港很特別,地球上難以找到,於是就想了解更多這個歷史時空下發生過的事情,看過很多有關書籍如《香港簡史》、《Edge of Empires》等,其後又想看看其他國家的歷史等等。

對你來說,閱讀是甚麼的一回事?

尤其喜歡歷史書的人,總覺得閱讀好像時光機,雖然無法走到未來,只能回到過去,卻會知道每個人都有一些關鍵時刻,作出重要決定。閱讀可帶你去到那個時空,經歷那些人作出決定的那一刻,例如出不出兵、佔不佔中、聽老闆說話,抑或與他反檯呢?

正在讀甚麼?

我特別喜歡看台灣和日本的書。尤其是日本,依然有龐大讀書市場,部分書本有中譯版,例如小熊英二就是近年香港經常聽到的日本作家名字。我看過他那本《活著回來的男人》,寫他父親二戰時如何生還,以及戰前戰後的心路歷程。另外,我近日很想了解日本人如何看戰前日本,於是我看了戴季陶撰寫的《日本論》。他是中華民國五代的考評官員,亦曾任孫中山的秘書及日本翻譯,可說是民國時代的國師。他作為日本通,到底他對日本理解如何?開始有軍國思想的日本,到底是怎樣?原來只是一、兩個決定,就決定是否侵華?全面侵華,抑或局部侵華?

你主要研究教育,為何特別有興趣?

我們做教育工作,其實是很有趣的,它不是今日做完、明日就有成果的事情,卻是關乎整個香港的事情。平常寫一個Facebook Status或者一篇報紙文章,最多幾十萬人看到,兩三秒後就沒人記得,但教育卻是學生必須經過十多年來的浸淫,可說是對未來十多年後的期盼。教育真是一件很大責任的事,我特別染金毛而不去教書,原因是我教一個學生,只能影響一個人,但我影響一個課程,卻改變著下一代。

在香港做學者看來不易,你有否感到相當壓力?

別說年輕學者,知識分子的感覺愈來愈慘,當政權的意識形態加上社交媒體的科技,假新聞很容易被說成真實一樣,而且大家不談論重要問題,反而聚焦於小問題或juicy新聞,很易將社會討論帶到另一個議題。現時感受最大的是,並非誰人上台的問題,而是說真話都未必有人聽。

未來有何目標?

我沒有從政的打算,因為我不是適合做政治的人,從政的人比我厲害得多。現時我任職比較親政府的智庫,以及主持偏向民主甚至極黃的深宵電台節目,兩者沒有太大衝突,工作相差不遠,先不論與中國關係如何,我其實是偏向美國新保守派的想法,主張商界多點參與,經常強調自由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