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19 13:59:51

戲劇,用讀的

Text : Ernus

去年底傳出W創作社無限期終止創作的消息,始終有點惋惜。作為一個公認主流的劇團,雖然未必是所有觀眾那杯茶,但W創作社在過去十八年,的確在香港劇場界創下了一些先河,令戲劇變得更大眾化,打破雅俗之間的框架。沒有W創作社之後,觀眾大概可以透過風車草劇團,懷念W帶給大家的回憶,風車草劇團由經常出現於W作品的梁祖堯、湯駿業及邵美君創辦,難免有種相似的氣味。

風車草劇團於2018年初,帶來的不是甚麼重頭戲,而是探討性較強烈的讀戲劇場《這一夜‧聽我們說故事2018》,靜靜地和觀眾展望將來。由創團三人親自挑選五個劇目,更邀請了人氣編劇黃詠詩,一同演讀精選劇本,讀後設有座談會,全方位探討劇本的長闊高深。

五個劇本包括黑目鳥團團創團人鄧世昌撰寫的《忘年の輪》、同為黑目鳥劇團成員柯嘉琪創作的《過境》、二十世紀最重要劇作家之一Tennessee Williams的《玻璃動物園(The Glass Menagerie)》、同志平權推動者Larry Kramer的《平常心(The Normal Heart》、被譽為美國最偉大劇作家的Edward Albee編寫的《動物園的故事(The Zoo Story)》,無論背景、故事色彩都有所不同,集各家之大成。


《忘年の輪》講述女主角蓮卿與丈夫彰民婚姻關係破裂,二人各自遇到人生的第二個春天,四人站在連理巨樹的分岔口,在枯死的婚姻與生命之間,追隨著犯禁的躁動,談一場忘年的戀愛,聽起來很浪漫。《過境》的主角Wilfred正計劃移民到圍牆的西邊,憧憬著在西邊能享有的美好生活。一切整裝待發,來到過境的一剎那,竟然發現自己進退兩難。


《玻璃動物園》是Tennessee Williams首次發表的劇目,起初不獲看到,幸而得到評論家支持並獲1945年紐約圈內劇評人獎,故事以三十年代經濟大蕭條的美國為背景,男主角終日流連戲院,母親無法放下被丈夫拋棄的過去,姐姐則因先天「長短腳」導致自卑,沉醉在美麗卻易碎的玻璃動物園裡。《平常心》透過劇中主角的作家及社會運動者的身分,刻畫當時如何對抗社會加諸男同志愛滋病的迫害及歧視。《動物園的故事》的主角Jerry來自基層,無親無故,某天經過動物園遇見正在看書的中產 Peter,主動與他攀談起來,展開一個荒誕的故事。■

日期:1月24日至27日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票價:$220

日期:1月24日至27日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票價:$220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03 16:51:33
林奕華、黃詠詩 將水蒸汽降溫

一直認為林奕華的腦袋異於常人,要將他天馬行空的想法寫成劇場,除了他本人,能夠辦到的人不多。
這回黃詠詩跟林奕華四度合作,將《聊齋》的妖、鬼、狐與人類之間的關係抽絲剝繭,寫成一對現代夫婦的故事(張艾嘉、王耀慶飾),她自言總是將林導演像水蒸汽般的念頭降溫,變成凡人觸得及的溫度,難怪林導演多番找她編劇了。

Text : Ernus PHOTO : TPK

做過四大名著、《梁祝》、《Peter Pan》,林奕華最新作品《聊齋》開宗明義以《聊齋誌異》為故事基礎,也不叫人感意外。做《聊齋》的構思早於數年前萌生,經過時代發展,到了今時今日又有了另一種體會:「最初我一廂情願覺得『聊』是傾偈的意思,後來深究後發現其實是指『寄托』,《聊齋》裡面有491個故事,不是全部都涉及鬼妖,但主題都圍繞改變命運,主角遇到一些事情,然後會有一些狐、妖來幫忙,令我想像到這個年代的人經常要借助科技令自我感覺良好,愈被幫助得多,愈令人覺得自己不需改變,現代人容易失去耐性和感到無助,因為以為所有事情撳掣便解決得來。」林奕華認為觀眾看這齣《聊齋》會有一定啟發,正如《聊齋誌異》的故事裡的狐、妖,幫助人之後始終都會離開,因為人自己根本沒有改變的意欲。

黃詠詩笑言她對《聊齋》的概念本來跟普通市民沒分別,只因太受以往的主流電視劇和電影影響。「以前看關於《聊》的媒體都是風月片,直到這次因為要寫這劇本才認真看原著;起初看了一半,覺得故事都很相似,總是有個書生想考功名或生育之類,然後有隻靚女飛入來幫他。後來再讀,才逐漸看到故事放光,例如有位書生擅長彈琴,有隻女鬼入來跟他交流,原來她生前也很喜歡彈琴,這是知音的愛;也有關於同性戀的故事,四百年前就已經這麼前衛,難以想像!」黃詠詩發現過去對《聊齋》的印象是一個重大誤會,在漫長的創作過程中,她與林奕華及文學顧問楊照挑選各人喜歡的故事,成為劇本的種子,寫下沒有鬼沒有妖沒有狐的現代故事。

故事主角蒲先生的宏願是要當一個暢銷書作家,無奈事與願違,他唯有轉寫一個手機app,以為這樣就可以跟上潮流。林奕華說:「黃詠詩提出以app為主題,是想到『設定』這個主題,我們在日常使用手機、互聯網時,以為自己可以自由設定和控制一切,實際上我們只能透過很窄的管道去吸收資訊,我們的喜好被互聯網掌管,失去了自我溝通的機會。」黃詠詩在《聊齋》裡面最關心的,是甚麼是真實關係:「這個年代人人上網,好像不用出街便能與人對話,同時間別人留言隨時可以刪除,你好像建立了自己永遠是對的想法,其實事實不是這樣。一個正常人不應該只從自己角度看事物,以為像《聊齋》的角色般坐著便會有鬼妖飛入來幫你改變現實,其實是奇幻的。」

林奕華於世界總是有種超然的看法,近年他的感受甚至轉化成悲傷,但黃詠詩的存在,有時卻能為他的生活注入多點現實元素。林奕華:「我最大的悲傷是看不到將來,不知道這一代人要將所有人帶去哪裡,這個世界愈來愈尖酸、不仁,怨氣、惡意愈來愈多,而我們的科技還不斷將這氣氛升級。我不理解人們為何還看《溏心風暴》,還流傳那些設計出來的金句,很多人會跟我說香港人生活壓力大所以要看這些,甚至乎華人看戲劇是有種補償作用,想看到安慰和假希望。但在我們的角度,戲劇應該是相反的,我們要培養觀眾,在文化上是逆水的。」黃詠詩的角色是作為現實世界的「二五仔」,特別是她兩年前生了孩子,會明白林奕華未能感受的現實生活。「有時他講了對世界的感覺,我會跟他講現實的蠢事去緩和那種悲哀,讓他知道現實很多事情不可能像想像般如意,未必可以常常從宏觀角度看,太多事情當下要處理,你只可以調節自己。」

《聊齋》是林黃繼《賈寶玉》、《三國—What is Success?》及《恨嫁家族》後二人第四次合作,能夠如此合作無間,對於自己也會寫劇本的林奕華來說更屬少有。「黃詠詩有很多面具,但我仍能看見她真實的樣子,記得第一次見她,看到她眼中散發出來的某些特質令我覺得可以合作,是那種看一個人穿甚麼衣服你就知道會不會去那間舖買衫的風格問題,而的確過去的成果都是大家都認同的。」黃詠詩並非編劇科班出身,沒有一般編劇心裡建立了的黃金法則,在林奕華心目中,反而寫得出編劇程式感動不到別人的故事來,這次《聊齋》大概也不是例外。

日期:1月25日至28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票價:$580 / $480 / $380 / $280 / $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