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6 VOL: 164
2016-04-08 16:36:08

那些年我們用過的文具



總覺得文具能反映成長的年代。例如,我身為八十後,讀書年代會用多格機關筆盒、九因歌練習簿、木筆柄斑馬牌原子筆、砂膠圓規三角尺等,但在我之後的九十後、零零後成長時已不再用這些文具,甚至根本不知道它們的存在,正如我從未見過以前的山水畫封面練習簿、青年牌墨水、「書喼」一樣。

但近來一間舊式文具店卻將這些屬於不同年代、陪伴香港人成長的文具統統找回來展出,讓人重拾童年回憶。店舖叫銀の文房具,由收藏家鍾燕齊主理,他專儲香港一些值得保存的舊物,尤其是文具及玩具,儲儲下就發現,儲了那麼多到底是為了甚麼?於是決定開一間文具舖,裡面展出過萬件珍藏文具(但只是鍾燕齊文具收藏的三成),希望這些屬於舊時代的文具可以流傳下去。

銀の文房具的裝修及昏黃燈光似足舊時文具舖,再加上鋪天蓋地的舊文具,讓人仿如時光倒流回到那些年。所有文具只作展覽之用,有少數絕版鉛筆及間尺可供售賣,亦歡迎人們拿來舊文具分享故事。文具店只在星期六、日開放,平日需預約參觀,鍾燕齊亦會分享舊文具的歷史,叫文具舖其實更像一家文具珍藏博物館!

Text : Lisa
銀の文房具
新蒲崗五芳街27-29號永濟工業大廈1樓1B

issue DEC 2015 VOL: 160
2015-12-01 10:00:00
APPLE iPad Pro 世代交替
沒有新,那有舊?新舊沒交替,世界沒可能進步。世代交替過程中,沒可能沒難堪沒痛楚,今天問問民主黨便最清楚了。在科技界,蘋果往往是叫人痛楚、叫人反思的常客,今日iPad Pro的誕生,可是另一個交替的開端?

我們想寫有關iPad Pro的,都不是甚麼硬件配置、軟件應用、效能測試等,而是因iPad Pro誕生而帶來的種種新景象(至少在香港)。回溯到9月底,蘋果舉行發布會一口氣公布了iPhone 6S、Apple TV及iPad Pro,當時最受爭議的,是iPad Pro──以及隨之而來的Apple Pencil。口誅筆伐的重要理據,是當年Steve Jobs說了一句「Who wants a stylus?」,那時候我們解釋了昔日主導電話的是電阻式顯示屏,跟iPhone的電容式顯示屏不能同日而語,今日的Apple Pencil針對的對象,則是一塊大大的屏板;使用性質不同,當年今日技術更相差十萬八千丈。有趣的是,當日在facebook、在forum、在網站大喊「激到教主翻生」的,在實物到港時他們又乖乖付鈔購買,然後又上網炫耀及讚美一番。這是甚麼果迷心態?是甚麼網絡文化?

全新免費宣傳策略
iPad Pro於11月12日在香港開賣,但如果大家記性好,會記得在11月11日上午開始,本港大大小小的報紙、雜誌網站及fans page,陸陸續續出現「開箱文」及「速試報告」,有文字有圖片有些更已剪輯好影片,程度詳盡得我今天也不好意思再寫甚麼測試報告。這當然要歸功蘋果的市場策略,早一天給傳媒試機,給大家先睹為快,之後也看到香港記者編輯們的機動性,已經白熱化到刻不容緩階段……記得iPhone 4推出時,科技雜誌趕製《iPhone號外》,翌日推出也賣個滿堂紅,這好像不是很久遠的年代。可以說,iPad Pro有甚麼新功能、各項操作體驗等,全香港人都可以在產品推出前一日,全部免費收看了。所以筆者也很疑惑,我們做月刊的究竟再該寫甚麼?而你們現在為甚麼仍在看這文章?

兩日學懂Apple Pencil
最有潛力帶來「新舊交替」改革的,我們認為是最議論紛紛的Apple Pencil。我們儘管大膽假設,這支筆、這塊板,將有可能改變多世紀以來人類繪畫的習慣。你大概質疑:電子筆而已,沒手感,更沒質感,電子繪畫板發明了多年也不見它有多普及。這論調似曾相識?不就是當年無人相信數碼相機有機會淘汰菲林?在科技面前,誰人敢說不可能?(昨晚看電視新聞,已經看到香港醫生用3D Printing人體骨骼,以模擬開刀情況,立體打印不再是造個徽章的小兒科)這支Apple Pencil的掃瞄訊號達每秒240次,下筆幾乎零時滯,它能夠分析力度、方向及角度而做到寫書法效果,我已經覺得很厲害;再知道把它插在機身叉電15秒便能使用30分鐘,更是amazing到不得了。

這插畫是以iPad Pro及Apple Pencil畫成的,你猜猜插畫師Michael用了多少時間適應及繪畫?答案是由首次執起Apple Pencil,試用全新《Procreate 3》繪圖軟件,他兩天後便完成第一幅作品(當然不是24小時狂玩,也不是這一幅作品),當稍為掌握技術後,他再花了兩天時間便畫好這幅精細得可以的作品。Michael有以下的簡單評價:「起初真的不慣,以膠筆在玻璃上畫畫,根本就沒質感可言。再畫下去,慢慢適應了它的敏感度及壓力感,要轉顏色要轉粗幼度,甚至畫錯想修改,它都是非常方便的。想畫水彩、油畫、素描等不同顏料,基本上點一下就行,對懶人來說是相當方便,拿出去寫生也未嘗不可。不過,電子筆的筆觸跟真正紙筆仍不能相比,真正喜歡畫畫的人不會滿足。」Michael再總結,如果畫作最終用於印刷,用紙筆畫再scan入電腦,跟用iPad Pro畫,兩者的分別將會縮得更小。

只需用幾天便能適應的科技工具,我不會小覷其將來的普及程度,小預言是未來Apple Pencil將成功滲透於廣告、設計、出版界,再假以時日,不難會有「兒童電子繪畫班」出現……最後的補白是,如Apple Pencil真有能力把教主激到翻生,原因應該是整塊iPad Pro及keyboard,居然找不到一個位置容納它。加個tag好加粒磁石好,有多難?(iPad Pro:$6,088-$8,288 / Apple Pencil $788 / Smart Keyboard $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