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7 VOL: 175
2017-03-03 14:00

Leica M10 更貼近菲林機的4mm

撻Leica個朵出來,不用多說便能引起相機友的興趣,這回的M10,更因為號稱史上最薄的M系相機,成為近期沉悶的相機界一時的焦點。當iPhone的拍攝質素與數碼相機亦步亦趨之時,要多添一部相機還有甚麼令人動心的理由呢?Leica就已是最強烈的原因啦。

text & photo | ernus

試Leica寫Leica從來不可與其他品牌相機比較,甚至相提並論也有點不敬,彷彿Leica就是神聖不可侵犯,這是Leica多年來一絲不苟的精神累積下來的尊貴地位,始終無法動搖,而且今時今日確實也沒有其他品牌像Leica一樣一直堅持密密生產高檔相機。而作為Leica旗下最經典的系列,M系的相機更是先天佔優,每次推出新機例必成為話題,今次推出M10,有多個微細但貼心的改進位,加倍令人期待。

首先是M10的機身厚度。當然,M系相機向來墜手,這獨特的手感也不需因為時代轉變、人人追求輕巧薄身而大幅改變,不過當你拿著相機到處拍照時,有時還是會抱怨—如果它能夠輕一點薄一點就好喇。Leica是聽到大家許願的,M10的其中一個改動就是機身頂板深度減至33.75mm,比上一代M Typ240減少了4mm,別輕看這接近4mm的改動,計返條數薄了足足10%,而且足以令M10成為Leica史上最薄的M系相機,拿上手感覺已有明顯的分別。根據不少資深Leica用家的說法,M10的手感已相當接近當年的菲林機,Leica擁躉聽到應該萬分歡喜了。

另一個令M10更接近菲林機的改動,是Leica在它的機身上增加了一個可以設定ISO數值的轉盤,連同上一代已有的曝光時間轉盤,以及鏡頭上的光圈及距離設定,基本上完全不用進入menu,便可以調整各項設定並拍攝相片,不會錯過眼前任何珍貴畫面。題外話,M10將最高支援的ISO值提升至50000,讓用家在黑暗的環境仍能拍攝自如,雖然機頂轉盤只能轉到ISO 6400,但以一般拍攝情況已經十分夠用。M10強調直觀的操作理念,所以機背顯示屏旁邊的按鈕只有三個:重播、即時畫面及功能表,配合一個十字按鈕,一看便知道怎樣操作相機,事實上在試用M10時,雖然不是Leica用家,但一上手便能理解怎樣操作相機,整體感覺真的很易用,完全體現less is more的精神。

作為一部Rangefinder相機,取景器自然非常重要,即使來到數碼年代,機身的3吋LCD顯示屏已足以讓用家很方便地預覽拍攝中的影像,不過用Leica喎,不放埋眼邊不夠有型吧!因此Leica仍然會在取景器的規格下苦工,這回M10的觀景窗比上一代擴大足足30%,放大率更增加了0.73倍,用家使用取景器拍照時看到的範圍得以改善。更細心的是,M10在適視距(眼睛跟viewfinder的最佳距離)上也增長了50%,尤其令戴眼鏡的朋友更容易觀看。

 

issue JAN 2017 VOL: 173
2017-01-12 12:08:03
聽著音樂跑人生馬拉松 趙增熹

 

從那張孩子臉絕對看不出,趙增熹將年屆五十歲。他與音樂幾乎已是密不可分,即使已是共對數十載,這天當他塞了耳筒,聽著Pioneer XDP-300R高解像數碼音樂播放器播放的音樂,整個人瞬間進入另一個世界,陶醉之情油然而生。談起從夢想當指揮到前年實實在在的實現了,彷如人生的一次馬拉松,跑到了終點之後,他現還期待著下一趟賽事。

J:《JET》 / H:趙增熹

J:如果將人生形容為馬拉松,你的終點在哪裡?一直以怎樣的心態和速度去跑?
H:我在中學時已經渴望做指揮,要達到這個目標,對我來說是一場全馬,直到前年才真正一嚐成為香港管弦樂團指揮的滋味,跑了差不多三十年。回想過去,我覺得我是用均速去跑這趟馬拉松的,不算遇過嚴重的挫折,沒有仆倒在地、停低休息或者罰停賽的經驗,我相信的是慢慢跑,總有一天會跑到終點。

J:能夠完成這次馬拉松,你認為需要甚麼準備及技巧?
H:首要的心態是堅持,不要放棄,而且遇到任何機會都要好好把握,好像跑馬拉松時見到有空位就上去一般。1997年我有機會做《雪狼湖》,指揮一隊三十人的管弦樂團,即使規模細一點,也會把握機會去做,後來做《你的克勤演奏廳》,或者幫葉詠詩的音樂會彈琴,就好像突然「攝」到兩個身位一般。有時候又要策略性墮後,如果我一入行便得到這些機會,我未必做得到,衝得太快會跌,要退出比賽了。

J:為了完成當指揮的心願,你有跟誰人學師嗎?
H:第一個老師是葉詠詩,做《雪狼湖》時我毫無指揮經驗,一心想著答應了才算,立即找她上課,上了八堂就膽粗粗上台指揮42場,初次體驗指揮要做甚麼和怎樣適應。其實古典音樂跟流行音樂的玩法相當不同,音樂劇具備半古典加上流行元素,要兩邊平衡,是很好的訓練。第二個老師是現時香港管弦樂團的菲律賓籍駐團指揮Gerard Salonga,兩年前和香港管弦樂團合作做迪士尼音樂會,因為要做一個長時間的演出,我是有點害怕的。Gerard Salonga本身是菲律賓管弦樂團的藝術總監,從來沒有收過學生,我是第一個,他給我試試指揮他的樂團,令我發現原來指揮經典音樂不是跟beat一起上落,而是要比拍子早一點,樂團肯定了才配合拉奏,與我慣常做的流行音樂很不同,那次經驗總算順利及為我打好基礎,令我在去年做《紅白藍》演唱會時信心大增。兩位老師都給了我很多啟發。

 

J:人生的馬拉松路上,有哪個地方對你來說最具影響力?
H:我的中學在堅尼地道,我花很多時間在中環萬宜大廈那間兩層的通利琴行流連,六年中學時期,每星期都會去三、四天。第一次入去琴行是買琴譜,那時未有互聯網,我們要找琴譜的話只能去琴行,或者在某些途徑聽到一些歌,很想知道是甚麼歌,就會在琴行不斷看譜找出來,後來明明已經統統看過了,還是很喜歡去摸摸。以前總覺得琴行的鋼琴好彈一點,因為他們會放最靚的三角琴出來,就算被欄住不准觸碰,我也會偷偷進
去彈。

 

J:有了互聯網之後,這樣浪漫的找譜方法是否就消失了?
H:只是浪漫的方法改變而已,隨著科技進步,現在揭譜的方法不同了,我將所有我認識的琴譜全部買下來,不過是CD版本,儲在自己電腦之中,隨時翻看。

J:在人生不同階段,伴隨著你的音樂是甚麼?
H:我很記得人生第一張買的唱片是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是我愛上古典音樂的契機,當時大家姐說「你懂得聽柴可夫斯基,幾有品味!」那我就覺得好像幾有品味,有點蠢。因為有人肯定我,就一直聽古典,最初買的唱片也是現在最喜歡的,貝多芬、柴可夫斯基,之後開始聽鋼琴,Moser、蕭邦等等。當然也少不了流行曲,影響我最深的是譚詠麟,《霧之戀》唱片太好聽了,我買過很多不同版本,黑膠買完又要買picture disc,後來出CD又買。還有日本風也影響很深,玉置浩二那時已是神一般的歌手,直到現在我還會聽的就只有玉置浩二和古典
音樂。

J:聽音樂對你來說是否人生最高享受?
H:絕對是!現在的入耳式耳筒基本上可以隔走外面的雜聲,只要我一塞著耳仔合起雙眼,就好像去了音樂廳,不需理會周圍發生的事。對我來說,視覺上很難做到這效果,要在一瞬間將你望到的東西轉換做另一世界是不容易的,除非是入戲院啦。音樂就不同,一閉上眼塞住耳仔,就完全進入另一個世界,是最快離開現實世界的方法,有時覺得好煩惱時,那個音樂世界一出現我
便無事。

J:你是專業音樂人,日常用甚麼器材聽歌?
H:跟大家一樣都是用手機,太方便了,而且現在耳筒的技術做得太好,已經滿足到我。以前我喜歡在家聽hi-fi,覺得只有這樣才夠震撼,尤其是管弦樂,大聲與細聲都好突出,試過有段日子我聽hi-fi大聲到跳線!但今時今日在電腦聽歌,質素已經很合理,即使要追求高一點的質素,只要選擇揀好一點的器材便可。

J:Pioneer XDP-300R高解像數碼音樂播放器給你怎樣的感覺?
H:雖說用手機聽歌也可以,但也有欲望追求更出色的質素。Pioneer XDP-300R和我在studio聽到的感覺已經十分接近。相比之下,手機播出的音樂會粗糙一點,它則是十分順滑,我試聽自己剛完成的製作,雖然這首歌已經聽了很多次,仍然聽得出跟手機的分別。

 

Info
Pioneer推出的XDP-300R高解像(Hi-Res)數碼音樂播放器,擁有小巧的機身,卻兼容播放11.2MHz DSD、384kHz/24bit FLAC/WAV及最新Hi-Res技術MQA,音質有一定追求的用家,一定不會失望,此機還配備消除聲音訊噪的ESS Technology SABRE DAC,無論聆聽Hi-Res Audio高解像音樂、現有的壓縮音樂庫以至串流訊源,用戶都能夠獲得最理想的聲音表現。由於採用了Android平台,除了播放機內32GB儲存空間及兩組microSD卡內的音樂檔案,用家也可方便地透過不同apps播放影片、音樂串流、遊戲以至其他Apps,用途非常廣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