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02 17:39:09

Laos 老撾佛系之旅

Text & Photo : Nay Chung
Special thanks : Air Asia

老撾,就在泰國、越南和柬埔寨之間,鄰國旅遊業都發展起來,她卻仍然披著一層薄薄面紗。翠綠山脈、蜿蜒河流,當地人並沒有刻意去埋藏。他們從古至今只追求簡單純樸的生活,不稀罕急速的城市發展。交通不便,不經意營造出淡淡神秘感。走進老撾,親身掀開這原始國度的面紗,會發覺當中的歷史文化絕不亞於鄰國,只是未被景點化商業式包裝。零污染原始色彩按摩雙眼,純真人情洗滌心靈,想學會真正的佛系隨緣思想,要去老撾走一趟。


豐沙灣.未爆炸彈的無情咆哮

香港出版的旅遊書或者網站,甚少提及豐沙灣(Phonsavan)這個地方。這次來到豐沙灣,也沒遇上半個香港人。從老撾文化重鎮龍坡邦出發,坐六、七小時小巴才來到豐沙灣。小鎮中心只有一條5分鐘便能走完的小街,沒有高級的酒店,最好選擇網上評分較高的民宿或旅館。到達豐沙灣的第一晚,便在民宿小花園內,與來自英國、西班牙等地的旅客圍著火爐聊天。細心看,火爐是以炮彈外殼改造而成,提醒各位差點被隱藏的老撾歷史。

提起越戰,第一時間理所當然想起越南,最多聯想到美國隊長或者Rambo,很少想起老撾。其實在越戰期間,老撾成為越共和美軍的「秘密戰場」。美軍當時於老撾投入超過300萬噸、超過2億7千萬枚散彈,大部分集中在豐沙灣所屬的川壙省。中立的老撾,被炮彈24小時無情轟炸,平均每個國民承受至少800公斤的炸彈威脅,無辜地成為人類史上人均承受炸彈最多的國家。而且,最可怕可悲的,是戰爭
後遺症。

美軍於戰爭時投下的炸彈中,有三成沒有爆炸,成為未爆彈(Unexploded Ordnance, UXO)。美越雙方沒為老撾的傷亡負責,未爆彈沒人清理,天真的小朋友以為是玩具,貧窮的父母想靠農地耕種,或撿拾金屬賺取微薄金錢,結果「」一聲,未爆彈因觸發而爆炸,或失去性命,或炸至傷殘。在老撾首都永珍的COPE遊客中心,可以看到一些未爆彈受害人講述事發經過的影片,聽者心酸。

近年,當地人已認識未爆彈的威脅,加上不少組織開始協助老撾清除未爆彈,情況才漸漸改善起來。現在到訪豐沙灣,除了可以在遊客中心看見清除出來的炸彈、景點上的巨型彈坑、以及炸彈改製成的民宿裝飾外,還有可能聽到忽遠忽近處,因清除炸彈而傳來的巨響。不用怕,只要跟著當地導遊和景點指示活動,便不會粉身碎骨。

來豐沙灣的主要目的,其實是到訪石缸平原(Plain of Jars)。老撾的石缸平原,與英國巨石陣、智利復活島巨人石像,和南美石人圈,被稱為「世界四大石器之謎」。謎一般的石缸群分布於豐沙灣一帶的平坦高原上,現時被發現的石缸遺跡有九十多處。因為大量未爆彈關係,提供遊客參觀的就只有1至3號遺址(Site 1,2,3)。

雖然沒聽過遊客於豐沙灣被炸的新聞,但是前往石缸平原,最好還是跟團。導遊正是民宿主人Kong,風趣幽默,難以想像他或他的父母曾活於戰爭陰霾當中。遺址號碼是根據石缸群與豐沙灣市區的距離而定,愈近,號碼愈小。坐半小時車,便來到1號遺址。Kong讓我們走在兩塊刻了標記的石塊中間:「石塊以外有可能隱藏了未爆彈。你看,那個彈坑便是清除未爆彈時做成的。」平原上,的確有不少圓形的坑洞。走了不到200米,便看見一堆堆可以容得下一個人的石缸。

石缸群的歷史大概可追溯至2500年前,能夠製造和搬運大量石缸的古文明,其興起和衰落,到現時仍然不明。而石缸的用途,更是眾說紛紜。有說用來釀製威士忌,亦有說用以運送食鹽。而被公認為最有力的說法,就是古人以石缸作為骨灰龕。在1930年代早期,法國地質學家及業餘考古學家Madeleine Colani開始研究豐沙灣石缸,她發現石缸附近有很多玻璃珠及人骨,還有一些洞穴,所以認為古人將逝者運到洞穴中火化,再將骨灰裝入石缸。不過,一切都是初步推斷。「研究活動被戰亂打斷,老撾也沒有專家,石缸身份一直是個謎。近幾年有歐洲考古學家前來積極研究,估計石缸平原最快於2020年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到時,這些石缸可能會被圍起來,不能像現在一樣可以接近,還能夠親手摸。」Kong說罷,便走進石缸當中為我們拍照。

1號遺址有超過340個石缸,視覺最為震撼。2、3號遺址分別有93和150個石缸,位於翠綠的山丘之上。石缸形狀大同小異,大部分十分完整,有少數被樹根破開,有時還會看見石蓋。在陽光和樹影下,我更想相信當地神話傳說:石缸是巨人族留下來的酒杯。

 


尋找湄公河旁的快樂

老撾是個適合慢遊的地方,絕不要當作曼谷或台北一樣快閃,最好預留至少7天時間去欣賞和細味。以湄公河旁的龍坡邦作起點,經過豐沙灣和萬榮(Vang Vieng),以首都永珍(Vientiane)為旅程終點,便能感受老撾的動與靜、古與今。


龍坡邦.殖民色彩佛系古鎮

老撾北部的龍坡邦,可說是全國宗教歷史文化氣息最濃厚的地方。整個地區於1995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即使進駐了國際頂級度假村,難得至今仍保留古樸原始。龍坡邦於8至13世紀曾是瀾滄王國時代的王都,古城之內有多間始建於16世紀的寺廟,例如建於1513年的維蘇那拉特寺(Wat Visoun)和被譽為全國最美寺廟的香通寺(Wat Xieng Thong)。市內的普西山(Mt. Phousi),名叫山,其實只是小丘。一小時的上山落山途中,起碼經過近百尊佛像,但論密度和數量還是不及帕烏岩洞(Pak Ou Cave)。離市區約一小時快船船程的帕烏岩洞,位於湄公河旁的峭壁上,洞穴內擺放了四千多尊佛像。據說佛像是五百多年來,由依靠湄公河經商的人留下。佛像寺廟印證著歷史,而街道上穿著橙色袈裟的僧侶,還有每天清晨進行的化緣儀式,更有力地證明老撾人的虔誠。老撾的信徒,現今仍保留下跪布施的傳統,以示對僧侶的尊敬。當世上不少佛教大國已變質,這低調的國度裡仍然保留最真。

龍坡邦除了宗教景點外,還有世外桃源式的天然風光。距離市區約50分鐘車程的關西瀑布(Kuang Si Waterfall)藏於山林之中,層層而上的湖泊擁有不同層次的藍綠色彩,像個迷你版九寨溝。大大小小的瀑布襯托深淺不一的湖泊,壯觀的,只供欣賞;平靜如鏡的,成為當地人和遊客的天然泳池。炎熱的下午,以清涼湖水消暑後,趕在日落前回到龍坡邦市區。湄公河旁的古城上,全是兩、三層高的法式殖民地建築。老房子改裝成餐廳、咖啡室、手信店和酒吧,加上紅花綠葉,在夕陽金黃中更加復古。入夜後,皇都王宮博物館對出的大街上,架起色彩繽紛的市集。當中沒有癡纏拉客的檔主,沒有討價還價的聲浪,可以安心悠閒地細賞每檔畫作、木雕、披肩的手工。問三問四後決定再格價,不怕,當地人永遠面掛笑容。香港人近期掛在嘴邊的初心、佛系,老撾人一早學會了。


萬榮.山水間燃燒青春汗水

離開龍坡邦,可以先去前文介紹的豐沙灣,然後再坐小巴到萬榮。無論由那個地方進入萬榮,沿途的景致也會愈來愈秀麗。萬榮的山水有點像桂林,蜿蜒的南宋河(Nam Song River)旁盡是高聳翠綠的山巒,當中蘊藏無數石灰岩洞穴,詩意如畫。猶如水墨畫的世界,吸引大量歐洲年輕背包客到訪,一留便是兩、三星期。原因很簡單,萬榮可說是廉價瘋狂派對天堂。市內不少青年旅館也設有免費任飲啤酒時段,大街上營業至深夜的餐廳酒吧林立,離大街不過數公里的森林深處,逢星期六晚有音樂派對。當地旅行社提供大量的獨木舟、河道漂流、熱氣球、洞穴探索和攀岩等活動行程,年輕旅客帶著啤酒出發。總之,萬榮的山水之間都是燃燒青春的樂園。


永珍.首都城市慢板尋地標

從萬榮乘坐大約4小時車便會來到老撾首都永珍,馬路上終於出現紅綠燈,市內有色彩隨音樂變幻的噴水池,具有城市規模。很多人只把永珍作為旅遊老撾的起點或終點,不作停留便趕往下一目的地。其實,給永珍兩日一夜,不會讓人失望。永珍的景點也以宗教文化為主,像建於1818年暹邏殖民時期的施沙閣廟(Wat Sisaket),各金光閃閃的塔鑾(Pha That Luang)。最具首都特色的地標,便是用以紀念死於二次世界大戰及老撾獨立戰爭士兵的凱旋門(Patuxai)。經典景點位置集中,一個上午可以遊畢。而且,我覺得少去一個佛廟,也要預留多些時間到訪COPE遊客中心。COPE是幫助老撾未爆彈受難者重過生活的組織,遊客中心的展覽詳細而有系統,展示未爆彈的來源、分布、對老撾人的威脅,以及中心現時的援助工作。參觀的時候,心情確實有些沉重。但慶幸即使來到首都城市,當地人仍是面帶友善笑容。慢慢走在大街小巷上,累了便走進文青風咖啡店中飲杯老撾咖啡,晚上在湄公河旁的涼風中逛夜市。簡簡單單的快樂,讓人不想離開。

issue APR 2018 VOL: 188
2018-04-04 12:57:10
埃塞俄比亞與神同行 Lalibela & Gondar

Text & Photo : Nay Chung
Special thanks : Ethiopian Airlines

「你去做義工?」友人知道我要前往埃塞俄比亞時,口中吐出這疑問。埃塞俄比亞的大飢荒已是上世紀的事,相隔三十多年,外界對「大肚卻瘦骨如柴的兒童」的印象仍然根深柢固。其實,舊約聖經中記載的埃塞俄比亞富庶繁華,來到歷史文化古蹟集中的北部,尤其拉利貝拉(Lalibela)和貢德爾(Gondar)兩個古都,便能感受到昔日正教教會和王都的氣勢。


拉利貝拉



中世紀岩石教堂迷城

埃塞俄比亞首都阿的斯阿貝巴乘坐大約一小時內陸機,便會到達正教聖地拉利具拉。埃塞俄比亞從公元330年已正式成為基徒教國家,縱使基督教於一千年前發生過分裂,當地仍然不改信念堅持正教。拉利貝拉的11間教堂,便是最強而有力的證據。走在市集內或山丘間,眼前是延綿的山巒,不見古老建築。因為接近九百年前打造的教堂群,全部隱藏於地下。

據說12世紀末至13世紀初的拉利貝拉國王,曾到訪被穆斯林攻陷前的耶路撒冷聖城,被當地神聖氣氛打動,回國後決定將拉利貝拉打造成「新耶路撒冷」。岩石教堂群並非於岩壁上從外至內雕鑿出來,而是用了近三十年時間從岩石地面由上而下挖掘而成,嵌入地下四、五十米,當中沒有駁口或獨立支柱,11座看似獨立的教堂其實是連為一體。位於拉利貝拉遊客中心對面的救世主教堂(Biete Medhane Alem),是當中最大的岩石教堂。教堂之上的現代天幕是由UNESCO所建,教堂外牆石柱也是後期加建,但無減岩石建築的宏偉壯觀。泛著磚紅色的牆身雕琢得平滑無瑕,代表天堂之匙的石窗也見造工之細緻。穿過救世主旁邊隱蔽的岩石隧道,便會來到拉利貝拉皇帝最愛的聖瑪莉亞教堂(Biete Maryam)。岩石教堂的內部基本上大同小異,信徒進去後,便會男左女右分開。地上鋪了飄出千年腳汗氣味的毛毯,身穿傳統Gabi手持拐杖的神父守護平靜,比起室外的華麗,室內樸素得多。而聖瑪莉亞教堂是當中唯一一間室內繪滿壁畫的教堂,從拱形天花、岩石柱至牆身都繪滿聖經故事和12世紀的當地生活面貌。

留傳千年神聖儀式

認真說,如果沒有導遊帶領,十之八九會迷路。上地面下地底,穿過石橋小河,拜訪了Biete Gabriel and Raphael和Biete Denagel等岩石教堂,走進名為「天堂」的透光洞穴,再經過作為「地獄」的窄長暗黑隧道後,像迷失於遠古神聖迷城一樣,不知身在何方。是日最後一站,來到以馬內利教堂(Biete Amanuel)。教堂因為模仿當地傳統建築,即木材和石頭梅花間竹層層疊的細身,於岩石上雕琢出整齊的直條。強烈的線條感,有種近代裝飾藝術的美學風格。日落時分,推介前往被譽為全埃塞俄比亞最佳餐廳的Ben Abeba享用晚餐。早點睡,不要錯過第二天的日出。

見證埃塞俄比亞人近千年虔誠不移的,除了壯舉式工程打造出來的教堂群外,還有每個星期日仍然進行的主日崇拜儀式。要感受拉利貝拉活生生的神聖氣氛,最好安排星期六到達,那麼翌日的星期日,便可趕在日出前於聖佐治教堂旁等待彌撒開始。聖佐治曾奮力對抗戴克里先皇帝對基督徒的迫害,於公元303年被殺,是埃塞俄比亞人最敬愛的聖人,現在當地也有啤酒以聖佐治命名。因為聖佐治的地位非凡,當年拉利貝拉國王便為他打造出獨一無二的十字型教堂,高度和寬度均為12米的岩石教堂,從高空俯瞰的話,可以看見教堂頂部呈現公整的正十字形狀,所以又稱為十字架岩石教堂。

拉利貝拉位於海拔二千多米,早上7時已能清楚看見聖佐治教堂的輪廓。披上白紗的信徒陸續聚集在教堂旁,面對巨大的十字架跪拜。當太陽灑落大地濃化岩石的顏色,身穿鮮艷禮袍的神父便開始唸頌聖經。岩壁當中迴盪著神聖的聲音,信徒們誠心跟著神父禱告,小朋友展露天真笑容讓遊客拍照。位於地下的空間,此刻平和像天堂。




貢德爾 

古都國民的浪漫

離開了拉利貝拉,便坐半小時螺旋槳飛機前往貢德爾。埃塞俄比亞於八十年代大飢荒時,大量人口從貢德爾偷渡至鄰國蘇丹,取得政治庇護後移民美國。當飢荒過去,他們便回流貢德拉建立城市。所以,市內有不少以美國地方命名的酒店和商場,例如Hotel Florida International和American Village。今日的貢德爾,已經成為埃塞俄比亞北部最富裕的城市。但這次到訪目的,主要為了看看埃國第三大古都的昔日繁華。

貢德拉曾是埃塞俄比亞的首都,距離城市不遠處,便有16至18世紀時期由法西里德皇帝下令興建的王宮。雖然大部分建築於二戰時期被英軍炸毀,但相比之前在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參觀過的王宮,貢德爾的城堡已算具備王者氣勢。佔地七萬平方米的城堡區內,有國王、王子、皇后的王宮、藏書閣、教堂、宴會廳、獅子籠和蒸氣浴室等。王宮室內大都空空如也,但太陽底下的遺跡,卻成為拍攝勝地。

到訪當日,剛好是埃塞俄比亞開始漫長齋戒的前兩天,當地人趁著清心寡慾前瘋狂慶祝。在王宮前的草地上,便遇上載歌載舞的熱鬧婚禮。租用場地大概3,000 Birr(埃塞俄比亞幣),即大概八百多港元便可以有個真真正正城堡婚禮(夢幻及童話與否見仁見智),在埃塞俄比亞,幸福不難!

貢德爾令人感到幸福的原因,除了城堡之外,還有天使守護。位於市郊的天使頭教堂(Debre Berhan Selassie Church),是全國最出名的教堂。教堂始建於17世紀,現存建築為18世紀末修建而成。據說昔日異教徒進軍貢德爾時,於教堂附近被蜜蜂攻擊而撤退,教堂才得以保留下來。


大眼天使守護善良

教堂內部繪滿壁畫,色彩鮮明強烈。天花上有104個大眼天使頭部畫像,令人印象深刻的畫風,成為當地不少手信的經典圖案。牆身畫了聖經和歷史故事,震撼著視覺之餘,更有值得細味的地方。於壁畫上擁有雙眼的,代表可以上天堂的好人;只有側面和單眼的,代表須要落地獄受罰的壞人。善惡正邪的分界鮮明,「最後的晚餐」上,單眼的明顯是猶大。當地人最愛的聖人佐治,當然擁有一雙明亮眼睛,騎著白馬威風凜凜。

同樣在市郊的地方,還有與王宮同期建築的浴場(Fasiladas' Bath)。每年埃塞俄比亞曆法的1月20日,也會有大約兩萬位信徒前來浸洗。穿上白袍布上白紗的信徒,於水中接受神父的祝福,場面必定震撼。可惜2月正值旱季,浴場乾塘,遊人甚至可以在池底散步。

行程差不多到尾聲,便是買手信的時間。貢德爾有個六千人口的黑人猶太村Fellasha,村口已見六角大衛星圖案。村內居民為三千年前示巴女王年代來到非洲的猶太人後裔,大部分於二十多年前返回以色列,少部分留在村內的村民便經營小生意維生。每戶每檔也有自己的特色小手信,像示巴女王與所羅門王的木雕、人工手織紗巾和陶器等等,像個原始文創市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