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6 VOL: 170
2016-10-17 11:58:58

最不像荷蘭的城市 馬斯特里赫特Maastricht

荷蘭馬斯特里赫特Maastricht有「最不像荷蘭」的荷蘭城市稱號,山城下由中世紀遺留下的舊城古巨建築群;全城只有一條河叫馬斯河;購物時鬧著一堆歐洲外語在身邊滿天飛。

Text & PHOTO : Don

 

躍成歐洲文化之都
馬斯特里赫特又名馬斯垂克,1991年歐盟正式成立前最關鍵的條約就在這裡簽署,那便是著名的「馬城條約」(Maastricht Treaty)。馬斯特里赫特的意思是跨過馬斯河Maas。馬斯河河道寬闊,古時乃往來法蘭西及荷蘭的主要幹道,故一直成為兩國軍事主要爭取的要塞。1673年法軍開始佔據該城,直到拿破崙敗北於滑鐵盧戰役後,馬城於1815年歸入荷蘭及比利時成立的聯合王國。

 

我感受到馬城的活力氣息,而最具活力的地方除購物區,必定是Vrijthof廣場。那裡的環形廣場旁一整排列陣的餐廳比法國里爾更長更有氣勢。每間餐廳用透明玻璃屏風相隔,與荷蘭人一樣整齊優雅,那是在法國看不到的風情。

 

兩年前,馬城全城市民同心爭取成為2018年的歐洲文化之都,可惜最後敗給荷蘭北部城市呂伐登Leeuwarden及馬爾他首都法勒他Valletta。今天,在城內仍偶爾見到當時為爭取成文化之都的旗幟飄揚。歐盟每年都選出一至多個歐盟城市,為它們注入資源及推廣。各候選城市需要像參選奧林匹克運動會般,安排一整年的文化活動並演說給競選委員。得到舉辦權的城市,除獲得國際形象及文化水平的提昇外,亦能取得經濟及城市規劃重塑上的有形價值。

 

在馬城遊覽,常遇見來自德國、比利時及法國的遊客,猶如置身聯合國般,一堆歐洲外語在身旁滿天飛。購物時也不用擔心英文在這裡不流行,因為荷蘭人人能操多種語言。也不必擔心出現如最近在瑞士名店出現的疑似種族歧視個案,因荷蘭國小及倚賴貿易,一直歡迎海外移民。

 

肩負重任的博物館
欲爭取成為歐洲文化之都,馬城的伯尼芳坦博物館(Bonnefanten Museum)肩負著重任。這現代博物館建於1995年,意大利籍建築師Aldo Rossi特別在入口騰出空間,興建如紀念館般神聖的散步階梯,參觀者必須身體力行步上陡峭的分三段層長梯才能進入展區。始料不及的相當體力勞動後,相比其他博物館,參觀時精神會變得更集中,更學會尊重為藝術貢獻的工作者。或許這就是該建築希望凝造的力量氛圍。

 

刻意製造科幻的外形設計,乃Aldo銳意在他的創作空間打造的玩法。整個結構成"E"形,高空俯瞰時兩翼展區大樓體形類似一雙機械人手臂。這漫畫化的造型伸延至展館最具特色建築,一幢如子彈頭般的灰色古怪巨物。從Aldo最初手稿發現該中心建築的靈感源自天文觀星台的活動天幕。在高樓層展出藝術品,得到額外充足的採光功能,也滿足Aldo為建築度身訂造的行銷概念「觀景工廠」(Viewing Factory)。

 

造訪期間的主題展覽是俄羅斯革命前畫展,以想像、印象及寫實各畫風解構俄羅斯在1917年改革前的生活文化,怎樣影響日後成為全球領先的軍事及經濟強國。配合博物館的建館目標「接受區分」,世界大同意識長久以來植根荷蘭文化歷史的根部。我亦相信只有包容融和的社會,藝術才能真正地開花結果。

 

一同吃掉世界遺產
即使不為品嚐美食,也要往馬城最著名的美食餐廳Chateau Neercanne參觀。該古堡的陽台有「荷蘭陽台」之美號。古堡對著的小山丘Jekerdal,只是一路之隔的對面已是比利時國土。陽台下的法式花園美不勝收,識貨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一早將之納入了世界遺產之列。建於十七世紀的古堡共分四層,荷蘭王子Karl August Friedrich曾入主這裡。戰亂後直到1955年,一家啤酒廠購下該古堡並將它改裝成餐廳,一年後取得米芝蓮一星榮譽。在這莊嚴漂亮的環境下進餐,心情也特別舒暢,美食自然也加了分。

 

倚山而建的餐廳背靠著一個山礦,現今改成為極具特色的礦洞酒窖。室內的天花,目測下的高度至少達20米。陣陣寒風從幽暗洞穴的深淵吹至,當踏進較深入的位置,洞穴的另一邊透出耀眼的七彩光芒,那是一個設有live band的舞台,洞穴內可供上千人一起開派對,可想而知它的空間有多大。舞台旁設有一門直通地庫的酒窖,門外掛著1991年歐盟在馬城結成時,各國元首在洞穴暢飲後所提的簽名。

 

餐廳也與香港有點淵源。餐廳主管Peter Harkema的幼女曾在香港文華東方當糕點師傅,加入大廚Uwe Opocensky團隊工作,幾年前已返回荷蘭,繼續從事糕點事務。2012年餐廳主廚來香港文華置地獻技,帶來荷蘭最普遍養飼的德克塞爾羊(Texelaar)羊鞍。

主菜茄子馬鈴薯烤羊鞍佐濃縮馬德拉酒。羊鞍來自Texelaar的優質羔羊種,乳齒羔羊於一歲前都是喝牛乳長大,故肉質較軟腍,水份充足。微烤嫩焗的羊鞍,表層帶點點天然酥香,肉的奶味不是預期的重,咀嚼不需用勁,輕鬆的幹掉兩小塊還嫌不夠喉。

 

入住總統小套房
說到住,馬城郊外有一家度假式酒店,雖未至於說是豪華堂皇,但能吸引前美國總統小布殊伉儷入住過。酒店前身是一間修道院,十九世紀時從修道院改裝成古堡,主建築兩翼加建了馬廐及農場。現在農場仍被保留,自給自足供應蔬菜、蘋果及葡萄酒等。酒店前的花園,面積大得令人咋舌,即使把這裡所有建築物加起來,複製多幾幢放到花園裡,仍能騰出空間來。現在不屬酒店範圍的修道院,建於十二世紀,其後遇到十六世紀荷蘭與西班牙兩國發起長達八十年的戰爭,部份建築被毀。幸多得當時修道院被外面包圍的建築物阻擋致命的襲擊,室內無論牆身及天花畫滿以天主教教義為題材的壁畫,今天仍能保留原汁原味呈現眼前,每幅壁畫都巧奪天工。

酒店設兩間風格不一的餐廳,裝潢華麗的美食餐廳內藏著一段戰爭遺留下的傳奇。火爐上的一塊掛鏡,留下了一個巨型子彈孔,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一位美軍與德軍對戰時開槍射穿的。最後該位美軍雖被槍殺,但他的家人卻留在荷蘭開枝散葉。

 

雖不保證能成事,但參觀美國總統住過的客房,是這次入住該酒店的最大得著。前總統小布殊與第一夫人曾入住的上賓客房,原來只不過是屬於小戶型的高級套房。參觀過後問酒店總經理Jan-Paul Kroese:「總統住得這般寒酸幹嗎!?你們沒設總統套房嗎?」Kroese解釋這與總統的人身安全有關,他的保安團隊事前會詳盡考慮各房間的戶型(即使牆的厚度也有特定的防彈要求),清楚房間內的通訊系統(防竊聽)及安全性的需要後才安排總統入住。很多時候總統外訪時所下榻的酒店房間,未必如外間猜測般豪華寬敞。

 

 

 

 

2016-10-07 17:58:24
歡送國泰波音747客機:一個時代的終結

Text & Photo(partial) by Nic Wong

不久前,國泰航空波音747-400客機正式光榮退役,告別儀式鋪天蓋地,就連搭乘最後一程由香港出發的班次(9月30日、編號CX543),以及最後一程返回香港的班次(10月1日、編號CX542),乘客同樣獲得紀念禮品及一張由機組人員簽署的飛行證(筆者那張號碼為038)。另一方面,上星期六早上國泰更特別運作一程慈善航班,於香港上空翱翔一小時,讓香港市民趁機向它揮手道別。問題是,飛機款式推陳出新本是平常事,引入新機自然淘汰舊機,為何如此大陣仗?



回想當日搭乘最後一班國泰747,眼見很多瘋狂粉絲由仍未上機影到落機,長達幾小時的興奮,不停與穿著不同年代懷舊制服的空姐影相之餘,更誇張得不時叫空姐拿著相機替自己影相,認真有趣。此外,當你細心留意機艙服務員,他們/她們間中眼泛淚光,依依不捨之情,似是埋藏著不少經歷般的往事。不難相信,波音747不只是一輛被淘汰而退役的飛機,有名你叫「空中女王」,它真的曾經帶領香港衝出亞洲,飛向世界,實在有太多難能可貴的重要價值了。

先談談波音747客機的歷史,它是雙層、大型、雙通道、四引擎的飛機,既是世界上最易識別的飛機之一,亦是全世界首款生產出的大型民用飛機,自1969年首次飛行,而國泰航空則是由1978年拍板,讓國泰航空從早期的區域航空公司,發展為今日的國際航空公司。

據說當年由於引擎問題,大多飛機不夠馬力,難以承擔長途航線,但波音747卻解決了這個問題,燃油效率更高,令飛機能飛更長程。隨著機件不斷改良,80年代增至每日一班飛往倫敦,亦開辦更多歐洲航線,鞏固國泰對營運長途航線的信心;90年代更開始運作香港直飛洛杉機的航線,成為當時全球其中一條最長的直飛航線,往後前往多倫多、飛往紐約(途經溫哥華補充燃料),直到1998年啟德機場說再見,航班編號CX251的747客機成為啟德機場最後一班離港航班。至於另一架編號CX889的747客機,則在紐約起飛,成為首架降落於赤鱲角新香港國際機場的航班。直到2012年,由於國泰對機隊內的其他雙引擎飛機,如體型較小及更合符經濟效益的波音777-300ER客機其需求更大,因此宣佈加快747客機的退役計劃,至今年正式道別。



歷史總令人回味,有些人覺得波音747是一架很龐大但遙遠的事,有些人則覺得汰舊換新是理所當然的事,有些人擁有眾多回憶,而不少美國總統也是747的粉絲。對一般人而言,波音747客機一直可被用作計算單位,形容龐然大物,就如巨無霸指數一樣,以最簡單易明的東西來提供概念。無可否認的是,一直以來只有少數747意外與飛機設計瑕疵有關,被譽為其中一款最安全的客機。只可惜,這幾十年來,大機不及細機受歡迎,首當其衝先是燃油成本上升,大機需要更多燃料,現代雙引擎客機運用複合材料,飛機更輕,燃油效率更好,引擎更可靠,如體型較小及更合符經濟效益的波音777-300ER客機其需求更大,因此國泰宣佈加快747客機的退役計劃。當然,另一重要之處,現在航機選擇比以往大為增加,乘客自然希望不同出發時間,傾向乘搭小型一點的飛機,不用集合這麼多人一起出發了。

無論如何,747客機完成了歷史任務,不只擔當近代航空業上的重要地位,亦帶領過不少香港人衝出亞洲,向世界出發。在2016年波譎雲詭的世界裡光榮退役,總比將來被勸退、被唾棄、被退回、被乜乜來得更好。懂得在最高峰的時候引退,就在最適合的時候知所進退,放諸四海而皆準,747客機(更準確是波音和國泰)經已明白了,世人又明白這道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