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7 VOL: 174
2017-02-05 17:46

太陽神下有新事 秘魯

Text : Anch
Photo by : Evangeline

相信所有到訪秘魯的遊客,無不衝著有「天空之城」的馬丘比丘而來。貴為世界七大奇跡之一,這裡多年來吸引著無數冒險家及攝影發燒友,只求一窺偉大的印加文明。其實秘魯除擁有豐富的歷史外,同時已享有「南美潮流先鋒」的美譽,首都利馬更被視為整個南美洲的美食天堂,我們就探索一下,這個文化大國如何在太陽神的眷顧之下,在歷史及時尚的新舊角色之中完美遊走。

【利馬美饌】

秘魯可分成三種地段:海岸、雨林及高原,而首都利馬則坐落於綿長的海岸線上。多年來,這個城市孕育出不少名廚,其中世界級日本師傅松久信幸便是師承於利馬一家日本菜,所以大家來到利馬,必先品嚐他們享譽國際的Ceviche。這道檸汁醃魚生於拉丁美洲沿海地區十分常見,一般是以青檸或檸檬汁,再配上多種辣椒及洋蔥調味來醃製生魚片,假如大家希望品嚐首都內最受歡迎的餐廳,那就必須前往Miraflores區了。這個沿海區堪稱利馬的潮流心臟,走在街上不難看到打扮新潮的年輕一族,是一處充滿生命力的地區,跟別的南美城市不同,大家就算晚上於此流連也是十分安全。

海鮮無疑是利馬菜的命脈,而城中必試的餐廳非Astrid y Gaston莫屬 ,自1994年起,這家曾為米芝蓮三星餐廳可謂深受美食家愛戴,餐廳坐落於一棟三百年歷史的殖民建築內,氣派一流。時間許可的話,不妨品嚐一下他們的tasting menu,自命美食家的你,在此花上三小時應該覺得物超所值吧。餐單大致分為春天及冬天兩款,兩者都受到亞洲菜風格影響,非常適合香港人口味,建議大家一個月前訂座,因為如此等級的餐廳,預約時間可是長得過分呢!

除了秘魯菜外,日本菜及稱為「Chifa」的當地中菜也很受歡迎,而以秘魯材料所弄成的中餐更是與別不同。順帶一提,利馬每逢秋季都會舉行一個名為Mistura的美食節,旨在集合秘魯各地的佳餚供大家細心品嚐,可惜這個拉丁美洲最大型的美食節一直備受爭議,有說節慶於街道上舉行引來不便,因此每一年都必須經過重重難關才舉辦成功,希望今年大家有幸參與吧。

來到Miraflores區,值得到訪的還有「愛情公園」﹙El Parque del Amor﹚。遠眺利馬海岸線,這個公園是根據巴塞羅拿的Park Guell而設計,對於一整年大部份時間均陽光普照的利馬,這個公園可謂深受情侶歡迎,能一邊欣賞衝浪家表演,一邊享受日落的浪漫景致,尤其賞心樂事。至於利馬的市中心,則富有大部份殖民地城市的風格,色彩鮮豔奪目,尤以黃色為主,因為黃色在秘魯是幸運顏色,每逢新年期間,秘魯人民都會購買黃色的衣裳及內褲,寓意新年行運。此外,市中心的殖民建築都受到了西班牙建築影響,無不附設了外形特別的陽台,令整個城市更富藝術感,是拍照的好地方。購物方面,則視乎大家的心頭好,說實在,假如大家希望購買羊駝產品,本人覺得利馬的價錢有點昂貴,但別擔心,稍後會再詳作介紹購物好去處。

【高山症須知】

要一窺印加文明必須啟程前往高原古都庫斯科。從利馬出發最方便是乘坐飛機,區內不乏航空公司選擇,全部需時一小時左右,不過秘魯機場及出入境難免有點混亂,建議大家來往兩地,特別轉機前往別國時預留數小時的空檔,以備飛機延遲的情況發生。庫斯科位處海拔3,300米,是印加古國的首都,甫抵達最好注意自己身體狀況,因為這裡空氣稀薄,當大家從利馬海邊一下子飛往如此高的地方,需提防高山症發作。一般而言,高山症狀包括頭暈無力,以及食慾不振等,因此旅人通常第一天都不會有特別的節目,靜靜的調節身體。假如大家感到不適的話,Diaxmol是最常見的高山症藥,不過當地人比較傾向喝Muna茶,或嘴嚼可可葉。假如過了數小時情況沒有改善的話可以選擇吸氧氣,而二十小時過後依然感到辛苦的話,就應盡快前往較低的地區,這樣一命嗚呼太不值了。

身在庫斯科,不難發現殖民建築建於古印加的石頭之上,最佳例子是印加神聖之地「太陽神殿」(Templor del Sol)。1950年發生的地震將神殿之上的教堂毀壞,但印加時期的石頭則安然無恙,證明了印加的造屋技術的確非同凡響。現在神殿上的教堂已修復完畢,大家可藉此認識古都歷史及更多有關印加習俗,值得到訪。假如大家希望親身感受古文明節慶,現在每年當地的冬至(大概6月左右),古都都會舉辦名為Inti Raymi的節慶,旨在尊敬太陽神之餘,也是對過去文明致敬的慶典,這自然亦成為了遊客最高峰的時期。除印加建築外,1983年成為世界遺產的庫斯科同樣不乏建築宏偉的教堂,而大教堂則坐落於中心廣場Plaza de Armas,是拉丁美洲其中最令人嘆為觀止的神聖居所。特別一提,高原食物有別於利馬的海鮮選擇,雖然大家依然能品嚐淡水魚製成的ceviche,不過山區的佳餚則首選土鼠。最正常的做法是慢烤,味道跟雞肉真的沒有太大的分別,配上Pisco Sour雞尾酒,另一秘魯享負盛名的出產,可謂天作之合。

 【啟程天空之城】

假如大家希望購買羊駝或草泥馬產品的話,最好離開庫斯科前往欽切羅區(Chincheros)及Pisac鎮。前者是購買小羊駝毛產品的最佳場所,在場不但有數隻可愛的動物供旅客餵飼外,更有專人講解如何製作小羊駝毛毯及上色程序等。走遍整個秘魯後,才發現這處的設計最為繽紛型格,如果希望購買羊駝產品就趁機盡情揮霍吧,至於Pisac鎮則為山區的重點市集,任何秘魯特色的產品都能夠於此選購,大家不妨以三寸不爛之舌慢慢討價還價吧。

從庫斯科前往天空之城,大致上可以乘火車及步行兩種方法。印加古道(Inca Trail)前往馬丘比丘之旅大概需時四天,今年起入場費將加價至650美元,而每天的入場人數亦即將銳減至每天200人,因此建議大家最早半年前預訂古道行程。四天的行程絕對不好走,因此「搬運工」(porter)是不可或缺的好幫手,每位大概85美元左右,而古道今年開始亦限定每位遊客只可攜帶最多12公斤的物品,詳情最好於出發前跟旅行團確定,不然半途覺得太辛苦希望再聘請幫手就太遲了。當抵達於「太陽之門」(Sun Gate)後首次遠眺馬丘比丘的壯觀景致,可以說是人生一大樂事呢!

當然乘搭火車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通常遊客都會於Ollantaytambo站選乘Vistadome列車前往馬丘比丘,需時一個半小時左右,而火車的玻璃設計則提供「神聖河」Rio Sagrado的風光。火車終點站為熱水鎮(Aguas Calientes),鎮上不乏酒店及餐廳,但也有旅客選擇即日來回,視乎個人決定吧。到達熱水鎮需乘坐巴士上山,半小時後便會到達目的地。

印加文明歷時11至16世紀,而馬丘比丘(Machu Picchu)意思為「古山」,於1450年始建,1536年被遺棄。跟許多印加城市不同,西班牙人當時其實並不知道馬丘比丘的存在,直至1911年探險家Hiram Bingham於機緣巧合下發現。據說印加人在逃往附近森林時將通往馬丘比丘的道路封閉,以致多年來皆隱藏於茂林內,而有說印加人後代依然居住於附近的地區。其實印加的沒落並非西班牙人大舉入侵,反而是他們挑撥印加部族發動內戰,最後乘人之危大舉消滅所致。至於馬丘比丘其實是一個大型的石礦場,當時的居民大部份則為建築工人,而馬丘比丘的建築設計大部份以較小型的石頭建造,因此我們知道居民社會位置比其他地方為低。奇跡最佳的拍照位置非「警衛屋」(guardhouse)莫屬,大家可以居高臨下俯瞰天空之城的壯觀景致。此外,這裡更是十數隻大羊駝棲身之地,牠們完全不怕人,合照就趁現在了。順帶一提,馬丘比丘開放時間為清晨五時至下午五時,假如大家錯過了尾班巴士要自行下山,所以循古道到訪的旅客敬請有心理準備了。

【與羊駝耍樂】

Belmond酒店集團於秘魯可謂尤其傑出,於不同的遊客區均有無與倫比的酒店選擇。首都利馬的Belmond位於型區Miraflores,天台用餐區更俯瞰整個利馬海岸線,而酒店餐廳Tragaluz更是城中數一數二的秘魯菜之一。至於庫斯科則有兩家Belmond酒店,其中Belmond Monasterio更是由舊修道院改建而成,古色古香。甫抵達時同行朋友因高山反應感到不適,酒店立即派醫生及提供氧氣,體貼非常。在「神聖山谷」(Sacred Valley)內,Belmond Rio Sagrado則提供靜謐的住宿體驗,酒店更建於神聖河畔,除了能夠享受堪稱全秘魯最佳的水療設施外,大家更有機會餵飼酒店範圍內的兩隻小羊駝,非常可愛。大家前往馬丘比丘同樣可以享受Belmond的服務,因為他們擁有自己的火車,更取名Hiram Bingham向探險家致敬。整個旅程大概三小時左右,途中設有精緻美食及音樂表演,大家乘坐時何不穿得時尚一點配合火車浪漫的氣氛?最後,Belmond Sanctuary Lodge則為馬丘比丘山上唯一一家酒店,大家可以一早於人潮較少的時候進場欣賞日出,捕捉天空之城的晨曦,令這個酒店集團成為秘魯最佳的住宿選擇之一。

秘魯近年經濟起飛,而過去幾年的世界經濟危機對秘魯來說可謂沒有影響,是南美最為安全穩定的國家之一,而世界上更是沒有多少國家能跟秘魯一樣,新舊文化可以共存得如此融洽,而觀乎國民友善的態度及國家致力的開放,秘魯的將來可謂一片光明;太陽神的眷顧果真非同凡響呢!■

issue JAN 2017 VOL: 173
2017-01-05 13:47:45
赫爾辛基 天堂不在他處

Text & PHOTO : Joanne

Alvar Aalto很擅長用光影營造戲劇感。走進他於赫爾辛基的工作室,明明在平地,走道卻安排高窄天窗,令人錯覺置身地牢。轉個彎,食堂像把扇一樣打開,他昔日愛坐的角落,一不留神就錯過。樓上辦公室,窗大了,好光,還是伸手不及。又一彎,忽然一排大玻璃,陽光肆意曬進來,窗外花園正飄雪,裡裡外外洗白一片。冬天就躺著看雪,夏天就走進園中,野餐曬太陽搞電影會。這庭院有個暱稱,「Paradise」。芬蘭人的天堂,不在他處。

 

100%桑拿
即使芬蘭沒有Alvar Aalto、沒聖誕老人、沒憤怒鳥、沒姆明谷,只有桑拿,還是會因此而愛上。Sauna,是唯一通行世界的芬蘭語。在僅有五百四十萬人的國度,就有三百萬間桑拿。桑拿文化上溯二千年,桑拿既是居家基本,亦是不可或缺的公共場所。湖畔泳館內固然要有,連纜車、國會大樓甚至Burger King都有桑拿。平日芬蘭人不苟言笑,但當人人坦誠相對一絲不掛,話匣子終於打開。是故桑拿房內總雞啄唔斷,許多政經決策也在蒸氣騰騰熱汗揮灑間敲定。

街坊文青共冶一爐
於1928年開業的Kotiharju Sauna是赫爾辛基少見仍燒柴的傳統桑拿,鄰近大學,門口長年有班手執啤酒的赤膊學者談笑詭辯,是為芬蘭學術界勝景。

Kotiharju分男女兩層,女層在樓上,更衣室置張深啡大圓木桌,年年歲歲摸得光滑,卻不顯舊。在澡堂沖完身,後面就是桑拿。踏進去,眼前一座由地板到天花的大鐵爐極具工業味。爐邊有個長把手,往下一拉,冷水灑落千五公斤、用木柴燒了五句鐘的熱石上,旋即化作蒸氣噴上天花。房的一邊擱了幾串白樺葉,說是拍打用,但未見有人去取,人人拿塊木板就往滾燙的石階去。石階呈半圓形,愈往上爬就愈熱,坐著著也有二、三十人。芬蘭人素與陌生人保持距離,等車排隊隔三個身位,上到車都要隔著坐,在桑拿房脫光光反而坐好近。

焗一輪,回澡堂用冷水沖身。過冷河方法之二,直接走出零下十度的屋外。雖然女士也可包毛巾去樓下,唯是夜清一色男士,霓紅燈下熱鬧如酒吧。樓上倒像咖啡廳,桑拿房內有一搭沒一搭,末了,去更衣室圍著圓桌,人手一支啤酒靜靜放空。
芬蘭詞語多由不同詞彙組合而成,許多意像複雜的情景都是由好幾個單字粘成一串駭人的長字串,Saunanjalkeinen算短,只結合了兩個字,Sauna(桑拿)與Jalkeen(後)。不用再加字形容,因為芬蘭人都了然,那是一種身心舒坦騰雲駕霧的
狀態。

 

逐浪而行
芬蘭號稱千湖之國,共有十八萬多個湖,十七萬多個島,乃世上擁有最多湖泊與小島的國家。七成土地被樹林覆蓋,四季極端分明,嚴苛又親厚的大自然塑造了芬蘭人的世界觀、個性與品味。

第一次走進Alvar Aalto的建築,是在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黑白盒子前是個湖,湖水把建築與都市分隔開。即使在難言繁囂的雷克雅維克,Nordic House也是隱世道外。

來到大師故鄉芬蘭,他的傑作更是無處不在。光在赫爾辛基,就有他設計的音樂廳、大學、商廈、百貨公司、書店、餐廳,還有他的故居與工作室。他的設計包含建築地景,亦包括裡面每件家具。他的風格由早期北歐古典主義過渡到功能主義,他創造過許多劃時代經典,也有不少為人詬病的嘗試。他畢生理想,是重新規劃赫爾辛基的Töölö海灣,締建由文化建築群與自由大道組成的新社區,以彰顯芬蘭獨立後的新生。可惜奔走廿載,落成的只得芬蘭廳。失去相連的社群,芬蘭廳頓成孤島。

我更難忘位於Munkkiniemi區的故居與工作室。舊宅建於1934年,是他與首任妻子兼好拍檔Aino二人的居所連工作間。因不敷應用,1954年又在附近興建工作室。七分鐘腳程,一走就是廿年。比對二者,可看出哪些地方進化了,哪些元素恆久不衰。例如許多年後,他還是那樣喜愛日式飯堂。經廿載實驗,他的空間推演更精妙,採光更爐火純青,也更懂得享受人生。他早年已用溫柔圓角、溫暖材質中和功能主義的硬朗,以波浪流線為設計注入人性與生命力。他說建築不離自然,從來,芬蘭文中Aalto都指海浪。

不存在的城市
赫爾辛基有個很溫婉的稱號,叫波羅的海女兒。瑞典時期她是個漁港,後來俄人欲將她變為另一個聖彼德堡。但芬蘭人不好奢華,她選擇保持質樸,辜負變身聖彼德堡的宏願。她也經歷過裝飾藝術的浮誇,盡情擁抱過北歐古典主義與現代主義,但在其柔軟、世故、蒼涼之下,時代都模糊掉。

對赫爾辛基建築史沒構念,記住4號電車就可以。它奔走烏斯佩斯基大教堂、赫爾辛基座堂、Kiasma現代藝術館、芬蘭廳、芬蘭國家博物館、Seurasaari露天博物館、還有Alvar Aalto故居與工作室。但要去俗稱岩石教堂的聖殿廣場教堂,就要下車走走,消耗的腳力絕對值回票價。

在4號電車途經的Kauppatori露天市場碼頭搭廿分鐘渡輪,就會去到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芬蘭堡。芬蘭堡是歐洲軍事建築的典範,同時也側寫了赫爾辛基街頭。明明有人居住,你見過有人慢跑,有人踢波,但當你試著回憶那個地方,卻記不起一絲生活氣息與時代溫度。在那裡,時針停擺,詭異、孤靜卻
迷人。

 

可愛的芬蘭人
走在街上,芬蘭人避免四目交投,不笑不打招呼。街上店裡公車上都很靜,陌生人固然不攀談,熟人也不見得興高采烈。芬蘭官網VisitFinland.com亦自嘲,「一個內向的芬蘭人跟你說話時看自己的鞋子,一個外向的芬蘭人跟你說話時看你的
鞋子。」

在Kotiharju Sauna,當地人對陌生人的我無視。在北極圈羅瓦涅米的小屋,房東夫婦就住樓上,「雖然在同一間屋子,為免打擾對方,請以whatsapp溝通。」

可是,蒸完桑拿回到更衣室,其實有位大嬸在等我。「你來旅行嗎?」她女兒問,「我媽叫我告訴你,想體驗桑拿,一定要去Yrjönkatu。」大嬸不懂英文,她落力描述,女兒在旁翻譯。在羅瓦涅米,釣冰魚的導遊見到我,「你房東剛來打招呼了,他說你來自很遠的地方,是可愛的客人。」房東早上問我行程時,也沒說為甚麼。

芬蘭人因追求言之有物所以惜字如金,極重視個人空間故與人保持距離,但他們其實好熱心。

忽然想起昔日巨人Nokia。作為國民企業的Nokia,全盛期擔起芬蘭4% GDP,失勢後,於2011及2013年大規模裁員。裁員方法是,成立搵工團幫員工搵新工、想轉行提供再培訓、想創業提供創業基金,甚至容許他們帶走在Nokia開發的系統技術。光2013年,Nokia在芬蘭就裁了五千人,但同年亦催生四百家Startup。如此芬蘭式裁員,背後可能有許多商業政治考量,但更傾向相信,那叫人情味。■

國際交通:香港到赫爾辛基直航航程約十小時。
旅遊季節:六月到八月為夏天,日間氣溫平均攝氐二十度,日照長達十九小時。十二月日照最短,一、二月最冷,日間氣溫平均攝氐零下五度,晚上徘徊攝氐零下十五至二十度間。
簽證:持有效香港特區護照或BNO免簽證
貨幣:歐羅,8港元大概相等於1 歐羅
時差:冬令GMT+2,慢香港六小時;夏令GMT+1, 慢香港七小時

全文請參閱173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