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7 VOL: 176
2017-03-31 17:38

我的宜蘭 卓韻芝

Text & PHOTO : 卓韻芝

旅行往往起始於一份脈動。
旅行總是在出發以前的許久許久已經開始。
我的宜蘭,起始於一個尋常的夜晚。某年某夜,我在網上亂按,
降落於一個部落格,那是幾位熱愛戶外活動的西歐人士之遠足日記,
在其中一則有關台東的文章裡,他們提到「台灣的山勢普遍陡峻,
因此較適合遠足進階人士。」不知怎地,這句說話烙印心上了。
半年後,我有兩周假期,在東歐與北歐與南非之間,
我竟想起那句話:台灣適合遠足進階人士。台灣,何不?
忽然間,那份脈動,化成一個具體的想法。
好友側聞我有意到台灣遠足,表示如果去宜蘭的話,
可以介紹一位「宜蘭人」給我認識。他好像蠻喜歡戶外活動的,
朋友說。我問朋友怎麼不曾提及這位「宜蘭人」呢?
她表示根本想不起來,直至聽到我的旅行計劃。
宜蘭?我從沒想過宜蘭……好呀,何不?
我開始在圖書館的書目搜尋中輸入:宜蘭。
就這樣,那年我購下到宜蘭的機票。
猶記得出發宜蘭前夕,我只跟朋友介紹的那位「宜蘭人」草率聯絡,
沒將事件置於心房;既然並非直接相識的朋友,不宜寄予厚望。
上機前,我心裡只想著獨自遠足,裝備都帶齊了。
結果呢?
結果我去了加拿大。
意思是,我在宜蘭結識了一群摯友,事後每年到訪該地一次,
現正計劃跟他們一起去日本。由於他們給我的宜蘭野營經驗,
讓我對野營產生興趣和信心,一年後,我出發加拿大野營六天。
換句話說,我的加拿大,
那後來對我的人生徹底改變的加拿大之旅,
起始於宜蘭。

 

旅行如同樹木長出枝條

一個地方引領你抵達另一個地方,或結識一些人,讓你再通往另別處,無限地延伸。唯一需要做的事,僅對旅途上的可能性一直首肯(say yes),毋須刻意追逐,沒有苦心計劃,放下費煞思量,只要首肯,可能性將逕自解放而出。開始的時候,往往源自一個細微的想法、生活裡的一份小觸動,一旦願意踏出第一步,後來的可能性將自行打開,而在新開創的可能性之上,另一個可能性再逕自蘊釀、生長,彷彿一個自然而生的有機體,就像樹木,在主幹上出現原生枝條,在枝條上再生出植株,再生出分枝。

每場旅程都像一支新長出的樹枝,有些枝條長出側芽,再長出橫枝,孕育出花朵,有些不,別打緊,繼續首肯,容許樹幹再度長出原生枝條,讓更多的椏枝破樹皮而出,有些椏枝一直伸展,再長出側枝,延綿不斷地。樹冠將越見傍大,樹梢將一直上昇,視野隨之攀升,心胸隨目光變得更為宏闊,眺望到的世界更為遠大。頃刻俯視泥土,回望自身的出處,驚訝於自己距離當初是那麼的遙遠,在梢頂感受著遠處吹來的第一陣風,世界多大!這陣風又起始於何處呢?而我一直成長和變改,比起從前佇立得更為穩固。這就是旅行之於我。也是生命之於我。

每個人都是樹,體內潛伏無數芽枝,無限的可能性,旅行如同讓枝條破樹皮而出。至少,這是其中一個方法。


我的其中一支樹枝:宜蘭

宜蘭距離台北約九十分鐘車程,我的首個下塌點是羅東鎮,雖說是「首個」,事實上我不大清楚哪裡是第二個,「見步行步」是心中惟一「計劃」。

二月的羅東,到處都是水,目下的水擁有生命,緩緩地流動,絕非一池死水。那些是未插秧的田地,當中許多都是稻米田,每隔數座平房就是秧田,又或可看成是房子圍繞田地而建。到了三、四月,田中會出現農夫們勤勞的身影,俯身、站直、俯身、站直,好讓秧苗排列得整整齊齊,然後祈求上天對他們的辛勞作出回應。到了夏季,秧田綻放生命。水稻漸漸長出稻穗,開花結果,果實就是稻米,及至秋天收成,割禾以後,田地復又變回平靜的水。

凝視秧田如鏡的水,心變得平靜、和悅。又有甚麼好煩惱呢?還想追求甚麼呢?瞧,你需要的東西,那維持生命的米飯、陽光、空氣,統統在這裡,本來在這裡,將來也在這裡—如果人類不先轉身否定一切的話—它們不會離人類而去,你將親眼目睹生命的歷程、時間的流逝,你將眼巴巴看著食物的成長過程。與時間、節令為伍,是人類本該擁有的生活方式。或說,洞見「時間」的人類比較幸福,正正因為他們「看得見」時間,拜服於時間,生命的來龍去脈變得清清楚楚,自己的貪婪與驕傲,也就洞如觀火。還煩惱甚麼?是私情還是結果?是權勢還是利弊?盤算手中的籌碼有幾多,或數算著苦楚,也許只因忘了放進自己口中的米飯就是結果,不相信本來早已擁有的,已經是最值得擁有的一切。我環顧水,我看著時間,也就被提醒了:就連「命運」也只是認知時間的方法之一。怎麼能說我有苦楚?我連捱餓的滋味都未嚐過。

目下的田,有其擁有者,卻不一定屬於守護者:農夫,許多農夫並沒有自己的田地,只能租用別人的田,種植出那讓大家飽腹的稻米。人們製造的那個叫商業社會的東西並不歌頌農夫,並且埋怨時間。





清水地熱

我結識的第一位宜蘭人—亦即香港朋友介紹的那位,名叫李星移。到?次日,我們已經大伙兒到「清水地熱」野餐。
許多人也到過位於宜蘭縣大同鄉的清水地熱公園,那片地原為地熱發電廠。地熱geotherm,即地熱能源,是上佳的可再生能源。地核散發的熱量,透過板塊之間的接合處得以解放而出,通往地殼,人們就可依靠這熱能來發電。地熱是一種天然而成的地質因素,並非每個國家皆有,地熱區一般為地球板塊的邊界(板塊間的接合處),通常是地震、火山的多發區,存在天然溫泉、噴泉或噴汽孔的地方,例如冰島、新西蘭、菲律賓、日本和台灣等等。宜蘭清水地熱原建有台灣首座地熱發電廠,當時開鑿八口地熱井,將地層下的地熱氣導引至廠內作為發電能源,可惜地熱氣逐年減少,被逼於1994年關門大吉。1999後,宜蘭縣獲政府補助,透過一系統「再利用工程」,將廠址化身為免費的遊樂區。

當車輛駛近這位於平原與山麓相交的溪谷,放眼可見一道又一道裊裊白煙;那是從地熱泉源冒出的熱氣,好美麗的畫面,就像地核跟立於表面的人類頃刻連繫上。那裡的大廣場設有數個鹼性泉水池,遊人圍繞煮食池而立,伸出手提著竹簍或網篩,或用小石頭壓著竹簍的柄子。簍中放滿食材,在天然溫泉水中煮呀煮,泡呀泡,彷彿一個巨型火?。泡溫泉蛋啦,煮粟米啦、番薯啦(台灣人叫玉米和地瓜唷)、芋頭啦、草菇啦。那裡的泉水可高達攝氏95度,煮一會,灑上調味,就站著吃了,吃飽還可以走到另一個池,安休憩座位上泡腳。事前沒有準備的遊客,可到旁邊的農特產販賣區購買當地土產,租用煮食竹簍。
但李星移不只這個玩法;他要讓清水地熱更好玩。

當天,我們一行四人直接步到廣場的露營區,他拿出地蓆、桌子、椅子、煮食爐、杯碟、音樂、盒裝紙巾、大量的新鮮食材……全裝備的野餐!我大叫,李星移你真瘋,也真捧。且慢,既然我們用泉水煮食,為何帶上煮食爐?然後他掏出咖啡:「總不能用泉水泡咖啡吧」,接著我大叫的三個字,當然是OMG。

我們架好東西,就提著食材到煮食池那邊去煮,煮好了,回到露營區好好坐下,真正的「嘆世界」。享福。聊聊這,聊聊那。一般遊人不會去的露營區那邊,其實很值得去,我的意思是清水地熱其實很值得露營野餐。我們在附近散步,見一雙正在野營的老夫婦,太太坐在泉水裡泡湯,彷彿一人獨擁天然溫泉,老先生則在旁邊……他當時在幹甚麼呢?現在我都忘掉了,我們閒聊好一陣子,談甚麼也都忘了,只記得當時被一種愉悅的氣氛包圍。有些地方會使你明暸上天早已準備好所有你需要的東西,生活可以好簡單,你感到自己甚麼都不缺……清水地熱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聊完了,又回到野餐桌,天南地北。去旅行,別趕時間,急趕會讓樹枝上的橫枝死去。

全文請參閱《JET》2017年4月號

issue MAR 2017 VOL: 175
2017-03-13 18:56:21
周子駒 有種信念,叫旅行都要跑

Text : Lisa / PHOTO : TPK
Special thanks to Fish & Meat for the location

周子駒(Cyrus)跟跑步已是根深柢固不可分割的關係,近年除了各大時裝及美容品牌的活動司儀及頒獎禮主持的身分,同樣為人熟悉的或許是他熱愛跑步的健康形象,Instagram(cycycyrus)上的工作照和跑步照幾乎各佔一半,因此早前港台31節目《有種信念,叫跑》找來周子駒擔任主持,每集邀請不同跑手大談跑步經,完全是perfect match!他熱愛跑步的程度是,在香港固然能堅持每個星期至少跑兩次,但就連去旅行都要爭取時間尋找路線跑步,一刻也不能鬆懈,所以對Cyrus來說,更應該是有種信念,叫旅行都要跑。

 

Cyrus出遊的頻密程度是一個月至少一次,多數是自己去旅行,較少出外公幹:「司儀是很『地氣』的工作,要熟悉當地文化、口頭禪才會好玩,所以較少因公出遊,但同時因為司儀工作時間彈性,我就可以經常去旅行,有時更可以即興去玩,我上年尾就試過晚上十點完成工作,即搭凌晨一點的飛機去英國玩四日。」他不怕搭長途機,所以有時買張機票就飛美國、英國、澳洲等地,上年這三個地方都去勻之餘,更在當地留下跑步足跡。

「上年我去了澳洲Outback沙漠,中間是Ayers Rock,是很神聖的岩石,當地人一直提醒不可以拍照,會褻瀆神靈,很多遊客規矩,但可以散步跑步,於是我即刻離團圍住岩石跑一圈,跑完整整十公里,跑步的人很喜歡計數,對我來說完整十公里是很神奇的數字,是旅程中的意外收穫。」之後去紐約,Cyrus又循著去自由神像的搭船路線跑步,一路跑一路經過Brooklyn Bridge、華爾街、自由神像,無奈去到終點,排隊上自由神像的人龍實在太長,唯有放棄,等下次再去。

去哪裡都能抽到時間及劃定路線跑步,因為跑步對Cyrus來說已是生活的一部分,更是每日的練習,就連去旅行也不能鬆懈。「我喜歡用跑步去儲地圖,在地圖上看見自己跑過悉尼、紐約等世界不同地方,好像完成了目標。」。。。。。。

。。。。。。全文請參閱175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