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8-04 15:09:10

王宗堯 Onkyo GRANBEAT 散步地圖

雖然整個少年時代都在英國度過,又在台灣生活過好幾年,但王宗堯確實是個不折不扣的香港人。
和他談起香港值得遊覽的地方,他想起一些小時候與爸爸經常同遊之處,到現時仍然保留著香港特色,帶著Onkyo High Fidelity音樂智能手機【GRANBEAT】DP-CMX1,他帶我們走進這些兒時回憶之地。

text | ernus
photo | TPK
hair | Kenki@PRIVATE
make up | Christy Lam
wardrobe | Club Monaco、American Eagle Outfitters、Ermenegildo Zegna

第一站:香港大學

王宗堯小時候住在灣仔,爸爸放假的日子,經常會駕車帶著他四處遊玩,當時交通沒有今天般方便,所以他們的散步地圖都以港島區為主。「爸爸會帶我們去虎豹別墅、香港大學,記得童年時第一次到港大,有種驚為天人的感覺,覺得將來可以入讀的話是一件很厲害的事,甚至對於香港人來說是一種驕傲。」

後來他在高中時便去了英國留學,沒法享受這種「香港人驕傲」,但其後每次再到港大,尤其是古色古香的本部大樓,倒是勾起他在英國讀書的回憶。「香港大學是本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而本部大樓更擁有超過一百年歷史,是英式建築的典範,難得到現在仍然接近原貌,在這個拆得就拆的城市更見罕有。」是日來到本部大樓,雖然遊客絡繹不絕,但它那聳立的鐘樓、古典的地磚、漂亮的紅磚牆,飽經時間洗禮仍然陪伴著一代又一代的學生成長。王宗堯在這裡,聽著悠閒的音樂,感受著鬧市中難得的平靜,工作中的疲累頓時一掃而空。

 

香港大學本部大樓
本部大樓是香港大學最古老建築物,由Leigh & Orange設計,採用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風格,興建初期因資金不充裕,
幾乎被迫停建,幸得陸佑借貸五十萬才得以建成,故本部大樓又稱為陸佑堂。

 

Onkyo High Fidelity 音樂智能手機【GRANBEAT】
著名日本影音品牌Onkyo憑藉研發音響器材的多年經驗,加上備受好評的Hi-Res DAP音效技術及設計,推出High Fidelity音樂智能手機【GRANBEAT】DP-CMX1。此機由Onkyo音響工程設計師設計,以堅固的實心鋁塊組建而成,提供紮實的手感,更有減少諧振及外來干擾的作用,大幅降低對音色帶來的不良影響。DP-CMX1是Onkyo首部配置全平衡驅動電路及平衡輸出端子的智能手機,除了最普遍的3.5mm耳機輸出,它同時配備2.5mm平衡輸出,只要配上2.5mm 4極平衡耳機便可將高清音樂隨身聽。Onkyo亦為DP-CMX1搭配兩枚獨立ESS SABRE ES9018C2M DAC解碼晶片及兩枚SABRE 9601K放大器,並採用「三區」獨立線路設計及「SHIELDING」屏蔽設計,能有效阻隔電子線路對數碼訊源的噪聲干擾,提供最純淨、極高像真度的Hi-Res音效。DP-CMX1預載Android平台,具備雙SIM卡通話功能,機身上的轉盤可調校61級音量,另外的獨立音樂播放按鈕,在播放器顯示屏關上之時,也能快速操作。

第二站:淺水灣沙灘

位於港島南部的淺水灣沙灘,曾經是香港人一家大細假日游泳嬉沙勝地,今日更成為來自中國大陸及世界各地遊客務必到此一遊的景點,王宗堯自幼便在淺水灣留下不少腳印。「小時候常常和堂家姐、堂妹一起來,游水當然是重點活動,之後更會留下吃麥當勞,我很記得以前的兒童餐會送一塊硬卡紙,小朋友可以用飲筒砌一艘海盜船,我就是在這裡砌的!」
曾經留學英國也在台灣居住,王宗堯說沙灘絕對是香港一大特色,在其他國家從城市到沙灘都需要很長時間,但在香港,只需十五分鐘便可,芸芸沙灘之中,以淺水灣最得他歡心。「細心留意的話,會發現每一個沙灘都有它的特色,例如深水灣是外藉人士的集中地,赤柱就以水上活動為主,淺水灣則比較平均,日照也較長,交通又不像西貢般擠塞,所以我最喜歡來這裡。」拿著【GRANBEAT】DP-CMX1沿著海邊漫步,王宗堯拍下不少相片,仿如將小時候的記憶封存。

淺水灣沙灘
呈新月形的海灘,英文名Repulse Bay取名自1840年代曾於這裡停泊的英國海軍軍艦反擊號HMS Repulse。

第三站:香港仔街市

別看王宗堯身光頸靚,對於街市他可是有一種獨特的情意結,原來又是童年回憶作祟。「每一個地區都有一個比較著名的街市,對我們來說,香港仔街市出名賣的海鮮特別好吃,由於我爸爸非常愛吃,以前每星期他都會駕車帶我們到這裡買餸。又因為嫲嫲行動不便,我們會幫她買很多很多魚,起鱗斬件,再放到冰箱,等她慢慢享用。」
他坦言小時候會因為街市地面濕滑,比較骯髒而不太喜歡跟爸爸去買餸,長大後卻很懷念街市的情懷及人情味。「以前牛肉檔的老闆和我爸爸很老友,在這裡很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親密感覺,現在的街市或許乾淨了不少,但可能不像以前的人情味那麼濃厚了。」眼見王宗堯在魚檔菜檔中穿梭,好像親善大使的他隨即深受檔主歡迎,或許人情味從未冷卻,只留待有心人走進來用心感受吧。

香港仔街市
香港仔街市位於香港仔市政大廈內,也是香港仔的心臟地帶。街市和熟食中心只有四層,提供三百多個檔位,售賣林林種種的濕貨及乾貨。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8-01 12:33
卓韻芝 加拿大六天背包野營之旅(二)

Text & Photo: 卓韻芝


慎入
若果閣下不希望讀到惡心事件,不妨略過此段,畢竟並非重要事宜,而且此事足教讓人自此對旱廁產生畏懼。

「決定了沒有?想知道或不?」

當時,James就是如此問我,我堅定點頭;好奇得要命,要命的好奇。

「剛才我在旱廁裡面看見一隻活生生的老鼠。還沒死掉。我的意思是糞洞之內。」

我不害怕老鼠,但 • 仍有生命的 • 老鼠在糞洞內掙扎,是何其殘忍的畫面。尤其是當你確切知道自己將在同一個旱廁繼續如廁。

當James告訴我的時候,時近黃昏,我開始計算:晚上將多探訪旱廁一次,再晚點一次,早餐後一次,天哦,三次。

那是旅程中最接近恐慌的經歷;竟然因為老鼠。請容我剖白那相當私人的恐懼,關於老鼠的故事。記得小學時,我住在灣仔盧押道,海員泊岸,偷閒喝醉和召妓的繁榮街區,我間中便會遠見老鼠,不知怎地,大無畏,也許覺得老鼠從不朝向自己跑來;每次看見老鼠,牠們總是在目下橫越而已(電影裡俗稱為「過鏡」),家母相當恐慌老鼠,我沒被成功洗腦,只怕蟑螂。某天,媽媽竟在家中發現老鼠,與她媽,亦即我的外婆雙雙在家中搜尋,竟給找到—事實上,那老鼠逕自在客廳中橫越,體型屬於巨大的類型—她們兩個人用膠筒倒吸著牠,然後用沸水殺掉。我全程親眼目睹,沒有害怕,只是驚訝這兩個女人怎麼能夠在極端恐懼裡執行如斯精湛的功夫,她倆沒一刻停止尖叫,卻一邊有條有理地執行,如果只聽聲音的話,任誰都會以為她倆膽怯到落荒而逃,事實上她們卻是何等勇武。

好了,現在老鼠在旱廁裡。野外老鼠通常都體積較小,長相沒那麼凶悍蠱惑,比較蠢笨,接近可愛。這使我更為惶恐。彷彿往一頭可愛的動物撒尿。

我大志即決,就是不向朋友提及此事;沒人需要知道這等資訊,反正沒人能夠拯救牠。

製造旱廁的方式相當原始,人們在適當的位置挖一個洞,以木板建四面牆和蓋頂,在洞上擺放馬桶,或不,就完全了。滿載以後,將洞封頂,於其他位置找尋挖洞之處。為何在此將惡心的事情巨細無遺地解說呢?我看讓遠足人士多加理解,是重要的,因為這讓人明白自己的的排遺跟大自然的關係,別以為旱廁是一個甚麼都可以傾倒進去的地洞,沒人會將在內之垃圾分類,它將直截了當地與大自然永恆共存,分解,或不。別妄想自己不會影響大自然。在都市裡,我們將東西拋進垃圾筒,不見為乾淨,而旱廁就是最具體的體現;你的所有將會直接拋到大自然之內,而你,正正在大自然之內。

旱廁內的馬桶有蓋,這就是為甚麼。避免小動物掉進去,牠們不會當場斷頸,牠們將在別個物種的排放中緩慢淹死。

那夜我還是上了旱廁。我戴著頭燈,向自己千叮萬囑:別看。那將是你沒法拯救的生命,將是你參與加害的生靈。

老鼠,對不起。就如我在城市裡拋棄垃圾、塑膠包裝、食物、廢水、花朵,我的發洩和物質享受必然加害某個生靈。對不起。

 

吃清光

六天旅途中最懊惱的是甚麼呢?負重?肌肉痛?疲倦?沒法洗澡?統統不是,而是必須將食物吃清光。就是當我們經已非常飽滯之時,還得把餘下的食物吃清光;自問從沒想過遠足的痛苦來自過飽,如此奢侈的第一世界煩惱。首先,由於聘用James為嚮導,他的公司會負責安排食物,起行前兩周,他們通過電郵發出一張有關食物的問卷,只有早餐及飲料的欄目上提供選擇:燕麥片(oatmeal)或燕麥捲(granola bar),咖啡、蘋果汁或熱可可。另一方面,我們得列明自己的飲食喜好—例如肉食者、素食者、蛋奶素食者—僅此而已,這意味沒人預計任何人會揀飲擇食。最重要的一欄目:閣下認為自己的食量如何?我填上:小。

進園以前,James將一包包的防水袋分派給我們二人—別忘記,他是嚮導,而非腳夫—密封塑膠袋上分別寫有我倆的名字。食物就在我們的背上,但它們是甚麼呢?我們沒過問,事實上亦不關心。朋友與我對食事毫無要求,亦不期待。

旅程第一頓午餐經已遇上難題,那頓午餐極為豐富:芝士、餅乾、三文魚、新鮮車厘茄。朋友不吃芝士,打死不肯吃,我頂著她的份兒。可惜食物的份量好大。車厘茄銷流很高,遺下餅乾和三文魚,以及使人最為懊惱的是芝士。無論多飽滯,將食物吃清光是唯一方針;這是沒有垃圾筒的世界。放回背包如何?不行。背上每克都是一回事,囤積負重實為不智。總之沒有另外的可行的方案了,親愛的,乖乖吃吧。在胃部填滯以後繼續強迫自己進食就是這旅程上最痛苦的事。提筆至此,那份痛苦歷歷在目。在首天,James認為我們的食量將隨體力勞動有所調升,他的預計錯了,這是他唯一的錯誤估計。每天我倆在進食以前,首先想起勉強進食的畫面。

第一頓午餐的苦惱是重要的啟示,徹底宣告餘下旅程的規矩:閣下必須放棄一直沿用的習慣和心態,從城市帶來的作法並不適用,在這個現實裡,存在另一種思維方法,將這種思維方式蒸餾至最後的體現,就是「必須將食物吃清光」。 如果有人請我提供一個例子去形容那山中的思維方式,我會說,就是將食物吃清光。它代表多方面的事:實際的執行是優先考慮,閣下的喜好屬於次要。它隱喻代表一整套規矩,一種有根有據的紀律,以及對於個人責任的清晰認知。我並不僅體驗一程遠足旅行,而是試著認識、體驗和實踐另一種意識形態。那天我發悶地啃著芝士,自此在餘下旅程中對於好多規條都沒再追問。

唯一可以留著不吃的是燕麥捲—每天的小點:兩條燕麥捲。早餐:兩條燕麥捲。到第四天,我倆合共累贅二十條燕麥捲。雖然在最後兩天急起直追,燕麥捲還是留下來了。提筆此文的一個星期前,亦即遠足旅程的八個月之後,我在香港進行帆船練習,練習途中依然吃著那些從JDF留下的燕麥捲,甚至還有多餘的燕麥捲可以分給另一位船員,他表示非常可口,我發現自己大笑出來,惦念著JDF。為甚麼留待八個月以後才吃呢?因為在加拿大回港之後半年,我沒有碰過任何芝士、餅乾、燕麥、燕麥捲。

可別誤會我們的飲食單調乏味,事實上James的公司為我倆準備的晚餐相當窩心。他的老闆娘是一位中年的加拿大女士,用了大半生遊歷世界的背包客,在中國還未開放以前,她獨自遊遍中國,在東非局勢還未穩定下來之時,她獨個兒遊歷非洲;她的履歷是背包客的典範。首天,她駕駛越野車來接我們,沒人比她的氛圍更配襯越野車,她體格魁偉,有個結實的肚腩,笑聲洪量,舉手投足瀟灑爽快,在皺紋之間的眼窩裡藏著一雙充滿生命力的眼球,她活像一位見多識廣、原則清晰,並且會將難題迎刃而解的阿姨;她是凱西.貝茲(Kathy Bates)的遠足版本。旅程中有雞肉美洲南瓜(zucchini)飯、蔬菜多是她的自家後園種植,她將食物烹調好以後,將之放進脫水機,那麼我們只需將食物放在水中泡浸一個小時便可享用。她的調味恰到好處。

然而必須吃清光則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