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8-31 16:16:42

出走巴塞隆拿, 向狂野海岸出發! 加泰隆尼亞

Text & Photo : Gloria Chung@foodandtravelhk

西班牙語中,布拉瓦海岸(Costa Brava)意指「狂野海岸」,亦有好的海岸之意,是指西班牙東北、臨近地中海的一片海岸,隸屬於加泰隆尼亞自治省,亦即是巴塞隆拿所屬的省府。沿著這個狂野海岸,有地中海風情的小鎮、達利的故居、《權力遊戲》取景的中世紀古城,既然巴塞隆拿已經去過幾次,何妨出走大路景點,向布拉瓦海岸進發?



狂野又勇敢的海岸

布拉瓦海岸除了狂野,亦有勇敢海岸之稱,大抵是因為所依靠的山脈,蜿蜒盤旋,懸崖陡峭,直插洶湧大海,夠膽在山路和懸崖之間行走的,都是勇士。山路之間,其實隱藏著原始的漁村和海灣,有些小艇可以抵達,只要到了便能感受地中海溫柔的波浪,深淺不同的蔚藍,叫人目眩。

布拉瓦海岸長達二百多公里,最北的比利牛斯山,與法國接壤,南端近巴塞隆拿。沿著這條海岸線遊歷,可以見證加泰隆尼亞的歷史,當地雖然是西班牙最重要的省份,卻因為歷史原因,與西班牙其他地方的文化截然不同,他們說的是加泰隆尼亞語,口音和法國南部有點相近,聽起來比較溫婉;因鄰近法國,建築和城市跟法國也有點類同,和南部安達魯西亞相比,多了一點靜逸細緻。當地人對加泰隆尼亞有著無比的驕傲,百年來從不間斷爭取獨立,今年十月,終於要來個公投了斷,是好是壞,非能一時三刻定奪,無論如何,這裡的美景和美食從未受到政治動搖,走在加泰隆尼亞的土地、布拉瓦海岸的沙灘,仍能感到當地人處變不驚的閒適。



達利最愛的迷人漁村

布拉瓦海岸的海岸線很長,造就了幾個以觀光為主的小鎮,我建議先去達利最愛的小漁村─卡達克斯(Cadaqués)。

卡達克斯位於布拉瓦海岸的最北端,坐落在克雷烏斯角半島(Cap de Creus peninsula)的海灣,距離巴塞隆拿170公里,坐巴士要四、五小時。令卡達克斯在國際上聞名的,必定因為多位藝術家視之為靈感的泉源、身心靈的居所,讓它成了西班牙藝術史上一個重要的地方。畢加索和米羅曾在這裡長時間生活,達利則在當地建立其第一個藝術室,並邂逅他的妻子,後來更在這裡建立了他們的家。他以當地風光為靈感作畫,其中描繪海港的《Port Alguer》,便是他最著名的卡達克斯系列作品之一。卡達克斯是一個在山上的小圍村,從山頂的教堂俯瞰,可見主要的大街是一條環山而建的斜坡,以英國中世紀Rastell風格鋪砌,初秋的西班牙,還是豔陽高照,澄明的蔚藍汪洋,映襯著雪白的矮房子,有如一顆顆珍珠,煞是好看,難怪會成為法國人最愛的度假小鎮。

走遍卡達克斯還不需要一小時,港口是最主要的遊客區,岸邊佇立了一座達利的銅像。卡達克斯是西班牙典型的漁港小鎮,不少居民還過著出海打魚的悠閒生活,相比其他西班牙城市,這裡顯得更世故,更幽靜。甚有世外桃園的感覺,當地還有很多法國人聚居,隨便跟肉檔的店主談天,他們都說法語,同時有自己的方言Parlat Salat,連加泰隆尼亞人也未必明白。

俯拾皆是的歷史

西班牙伊比利亞半島上的早期居民,一部分從北非遷徙而來,另一部分則是從中歐越過比利牛斯山來定居的凱爾特人。加泰隆尼亞臨近比利牛斯山,歷史上是西班牙最早有人定居的地區,遠古遺跡,自然比較豐富。

位於卡達克斯南部的帕爾斯(Pals),整個城鎮可說是這歷史的遺產:歷史學家發現了史前人類的墓穴,亦有西元九世紀建造的閣樓、磨坊、貴族的宮殿、軍事防禦工事和瞭望塔,均十分完整,走在鋪滿小石子、凹凸不平的街道,彷彿身處中世紀時期的羅馬式小鎮,上上下下歪斜地穿越一間間石房子,好像隨時有古人會走出來一樣。以石磚砌成的城牆圍繞著小城,城的中心是一座羅馬式塔樓,還有古時候用來防範敵人入侵的塔碉、白鴿成群的廣場、哥德式的教堂Sant Pere和可以遠眺的瞭望台,都讓人仿如坐上時光機,回到十八世紀,難怪著名的加泰隆尼亞作家Josep Pla說帕爾斯值得到訪百次,也絕不感到厭倦,近代的電影和電視,很多亦到此取景,最著名的有美劇《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

帕爾斯的人口稀少,只有2,400人,由於不靠海,暫時沒有遭到大量遊客的入侵,十分安靜,餐館和酒店也不多,下午三、四點,遊人開始散去,我們還在半山看日落,直至金光灑進砂岩石道,才捨得離去。

加泰羅尼亞心臟

來到布拉瓦海岸,怎能不到首府赫羅納(Girona)呢?上年熱播的韓劇《藍色海洋的傳說》,西班牙外景部分差不多全都在此取景,全智賢和李敏鎬在古城內,以單車逃走一幕,驚險也驚豔,那曲折的古城就是赫羅納。

這個位在巴塞隆拿北邊約90公里的城市,是加泰隆尼亞的觀光勝地之一。城內街道縱橫交錯,被Onyar河流貫穿南北,東側為舊市區,被羅馬、阿拉伯人統治過,有羅馬式建築風格,也有歌德式建築風格,反映加泰隆尼亞複雜的歷史背景,市中心的大教堂便是一例,它的中殿是世界最寬的哥德式教堂中殿,僅次於羅馬的聖彼得教堂。西側的新市區,多為居民的生活場所,遊客比較少去。

走回古城的商業街,有點穿越時空的感覺,中世紀石屋內是ZARA等新潮商店,成了有趣的對比。其中一間遊人一定會來朝聖的,是Roca Brothers開設的雪糕店Rocambolesc。對於老饗來說,Roca三兄弟可說是殿堂級人物,他們在赫羅納市郊的餐廳El Celler de Can Roca曾獲得The World's 50 Best Restaurants的第一名,讓赫羅納在世界美食地圖上佔一席位,上年西班牙米芝蓮的發佈會也在當地舉行。除了三星的El Celler de Can Roca,現時當地有四間一星餐廳,不少人特地來朝聖。最年輕的Jordi,在市中心開了一間雪糕店,售賣意大利Gelato和玩味十足的冰條,有熊貓、裸男造型等等,叫人會心微笑,未能在Roca餐廳訂到位,不妨吃雪糕,
望梅止渴。

導遊跟我們強調:「離開前,一定要親吻母獅子(Cul de la lleona)的屁股,你才有機會回來!」原來,傳說是「在親吻母獅屁股前,你無法成為赫羅納居民!」所以搬來赫羅納的,必須親吻母獅子屁股,才算正式成為居民;需要遠行的,親吻母獅子屁股能保證你安全回鄉;遊客呢?親吻母獅子屁股能保證你還有機會重遊此地,眼見獅子高高掛在電線杆上,要爬上去才可親吻屁股,遊人還是落力完成,可見他們有多想回到赫羅納,這城的魅力多驚人啊!■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8-04 17:44:25
【JET TRAVELLER】MINGJAI 我不是旅遊達人

數香港早期YouTuber,你認識幾多個?明仔是其中之一。從小在加大拿成長的他跟香港普遍YouTuber有著明顯分別,影片吸引觀眾的原因絕非無聊、搞笑、出位、偏激,而是因為製作流暢、內容真實和充滿個人態度,而且亦滲透出淡淡瀟灑閒逸,香港人值得感受的外國文化氣息。去年起他更開展了拍攝旅遊片的新路向。

TEXT : Sum Chan / PHOTO : Kauzrambler

明仔大學本修金融經濟相關科目,畢業後卻轉投影視製作行業,七年前因加拿大的公司倒閉孑然一身回港,向志願進發。結果不負期望,終將興趣由兼職變成穩定的正業:「我發現不少香港人都喜歡看旅遊片,除了富娛樂性,我想是因為普遍人的工時都頗長,而且假期少,不能像我這種彈性工時的自由人說出走就出走。朝夕埋首工作檯,看我的影片或者能夠找到一刻放鬆自在的旅行感覺吧。」那是當然的了。而且就算是贊助類型的旅遊片,明仔都會以客觀的角度來呈現所見所聞,真實地帶觀眾隔空體驗,絕不硬銷。

除了跟其他YouTuber有分別,明仔亦與一般Traveller不同。訪問當日沒有拖喼,只背上一個陪他闖蕩世界的灰色功能背囊,相機長在手中準備隨時做vlog。別人看著輕鬆俐落,人家可算是full gear上陣了,哈!明仔曾經單帶這個背囊就直飛意大利:「早前瑞士遊後準備再轉機到意大利,而我竟然把喼留在瑞士的火車上。本想假如可以即日取回,就不上機吧,但職員說那是不可能的了。結果我就把心一橫,按原定計畫照樣上機!」「只有器材,其餘甚麼也沒有行嗎?」「無所謂啦,一落機走轉H&M就可以了。」果然瀟灑!

對於自言無記性的明仔來說,應對突發事件的經驗是相當豐富,亦可能因為這個原因,他一向都沒有為旅程作仔細安排的習慣:「假如我想去了解一個地方,我會直接到旅行社拿資料。看看人家的旅行團到甚麼地方,時間、路線如何安排,那大概就可以成為旅程的綱要。不用懷疑可靠度,人家做生意的選址必定穩陣大路,亦會緊貼潮流,而且為省成本也肯定順路。」他認為只要大約知道要去哪幾個地方就可以:「我是會在機場即時買機票的那種人,而酒店也是到埗才訂的,尤其去不熟悉的地方,一來無時間plan,二來有些地方其實上網也很難找到資料,三來要真正到了那個地方了解才會知道想留多久啊。好像一個月的南美深度遊,除了如玻利維亞天空之鏡鹽湖、秘魯的馬丘比丘等大景點外,其餘都是到了當地才開始度行程的。」或許這就是在旅遊當中,你究竟選擇做個「遊客」還是當上「旅人」的分別吧。

問到這位每年平均出走十趟八趟的旅人所鍾情的地方,他分享:「其實很難說,我覺得旅行像食飯,今天吃了日本菜,就算喜歡但隔天再吃也會覺得膩吧。籠統來說,當然台灣與日本都好襟去,不過最喜愛的是南非。比較食買玩的東南亞、歷史藝術文化的歐洲與自然景觀的美洲,三者我最愛其三!」

「有沒有希望得到贊助一遊的地方?」「南極!!!我之前到過阿根廷最南端的城市——烏斯懷亞(亦被認為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那兒有乘船通往南極的港口,不過南極的入境人數有限制,我見有人兩、三個星期也等不到有船回來呢。」好,在此為明仔向各大旅行社與品牌招手!(笑)

P.S. 跟明仔說起媒體好用的「旅遊達人」,他對這一詞頗為抗拒:「世界那麼大,還未曾踏足的地方太多,怎能輕易說是達人啊。」「那麼你心目中有欣賞的旅遊人嗎?」「項明生就真的可以說是旅遊達人了,我和我媽媽都喜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