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8-01 12:33

卓韻芝 加拿大六天背包野營之旅(二)

Text & Photo: 卓韻芝


慎入
若果閣下不希望讀到惡心事件,不妨略過此段,畢竟並非重要事宜,而且此事足教讓人自此對旱廁產生畏懼。

「決定了沒有?想知道或不?」

當時,James就是如此問我,我堅定點頭;好奇得要命,要命的好奇。

「剛才我在旱廁裡面看見一隻活生生的老鼠。還沒死掉。我的意思是糞洞之內。」

我不害怕老鼠,但 • 仍有生命的 • 老鼠在糞洞內掙扎,是何其殘忍的畫面。尤其是當你確切知道自己將在同一個旱廁繼續如廁。

當James告訴我的時候,時近黃昏,我開始計算:晚上將多探訪旱廁一次,再晚點一次,早餐後一次,天哦,三次。

那是旅程中最接近恐慌的經歷;竟然因為老鼠。請容我剖白那相當私人的恐懼,關於老鼠的故事。記得小學時,我住在灣仔盧押道,海員泊岸,偷閒喝醉和召妓的繁榮街區,我間中便會遠見老鼠,不知怎地,大無畏,也許覺得老鼠從不朝向自己跑來;每次看見老鼠,牠們總是在目下橫越而已(電影裡俗稱為「過鏡」),家母相當恐慌老鼠,我沒被成功洗腦,只怕蟑螂。某天,媽媽竟在家中發現老鼠,與她媽,亦即我的外婆雙雙在家中搜尋,竟給找到—事實上,那老鼠逕自在客廳中橫越,體型屬於巨大的類型—她們兩個人用膠筒倒吸著牠,然後用沸水殺掉。我全程親眼目睹,沒有害怕,只是驚訝這兩個女人怎麼能夠在極端恐懼裡執行如斯精湛的功夫,她倆沒一刻停止尖叫,卻一邊有條有理地執行,如果只聽聲音的話,任誰都會以為她倆膽怯到落荒而逃,事實上她們卻是何等勇武。

好了,現在老鼠在旱廁裡。野外老鼠通常都體積較小,長相沒那麼凶悍蠱惑,比較蠢笨,接近可愛。這使我更為惶恐。彷彿往一頭可愛的動物撒尿。

我大志即決,就是不向朋友提及此事;沒人需要知道這等資訊,反正沒人能夠拯救牠。

製造旱廁的方式相當原始,人們在適當的位置挖一個洞,以木板建四面牆和蓋頂,在洞上擺放馬桶,或不,就完全了。滿載以後,將洞封頂,於其他位置找尋挖洞之處。為何在此將惡心的事情巨細無遺地解說呢?我看讓遠足人士多加理解,是重要的,因為這讓人明白自己的的排遺跟大自然的關係,別以為旱廁是一個甚麼都可以傾倒進去的地洞,沒人會將在內之垃圾分類,它將直截了當地與大自然永恆共存,分解,或不。別妄想自己不會影響大自然。在都市裡,我們將東西拋進垃圾筒,不見為乾淨,而旱廁就是最具體的體現;你的所有將會直接拋到大自然之內,而你,正正在大自然之內。

旱廁內的馬桶有蓋,這就是為甚麼。避免小動物掉進去,牠們不會當場斷頸,牠們將在別個物種的排放中緩慢淹死。

那夜我還是上了旱廁。我戴著頭燈,向自己千叮萬囑:別看。那將是你沒法拯救的生命,將是你參與加害的生靈。

老鼠,對不起。就如我在城市裡拋棄垃圾、塑膠包裝、食物、廢水、花朵,我的發洩和物質享受必然加害某個生靈。對不起。

 

吃清光

六天旅途中最懊惱的是甚麼呢?負重?肌肉痛?疲倦?沒法洗澡?統統不是,而是必須將食物吃清光。就是當我們經已非常飽滯之時,還得把餘下的食物吃清光;自問從沒想過遠足的痛苦來自過飽,如此奢侈的第一世界煩惱。首先,由於聘用James為嚮導,他的公司會負責安排食物,起行前兩周,他們通過電郵發出一張有關食物的問卷,只有早餐及飲料的欄目上提供選擇:燕麥片(oatmeal)或燕麥捲(granola bar),咖啡、蘋果汁或熱可可。另一方面,我們得列明自己的飲食喜好—例如肉食者、素食者、蛋奶素食者—僅此而已,這意味沒人預計任何人會揀飲擇食。最重要的一欄目:閣下認為自己的食量如何?我填上:小。

進園以前,James將一包包的防水袋分派給我們二人—別忘記,他是嚮導,而非腳夫—密封塑膠袋上分別寫有我倆的名字。食物就在我們的背上,但它們是甚麼呢?我們沒過問,事實上亦不關心。朋友與我對食事毫無要求,亦不期待。

旅程第一頓午餐經已遇上難題,那頓午餐極為豐富:芝士、餅乾、三文魚、新鮮車厘茄。朋友不吃芝士,打死不肯吃,我頂著她的份兒。可惜食物的份量好大。車厘茄銷流很高,遺下餅乾和三文魚,以及使人最為懊惱的是芝士。無論多飽滯,將食物吃清光是唯一方針;這是沒有垃圾筒的世界。放回背包如何?不行。背上每克都是一回事,囤積負重實為不智。總之沒有另外的可行的方案了,親愛的,乖乖吃吧。在胃部填滯以後繼續強迫自己進食就是這旅程上最痛苦的事。提筆至此,那份痛苦歷歷在目。在首天,James認為我們的食量將隨體力勞動有所調升,他的預計錯了,這是他唯一的錯誤估計。每天我倆在進食以前,首先想起勉強進食的畫面。

第一頓午餐的苦惱是重要的啟示,徹底宣告餘下旅程的規矩:閣下必須放棄一直沿用的習慣和心態,從城市帶來的作法並不適用,在這個現實裡,存在另一種思維方法,將這種思維方式蒸餾至最後的體現,就是「必須將食物吃清光」。 如果有人請我提供一個例子去形容那山中的思維方式,我會說,就是將食物吃清光。它代表多方面的事:實際的執行是優先考慮,閣下的喜好屬於次要。它隱喻代表一整套規矩,一種有根有據的紀律,以及對於個人責任的清晰認知。我並不僅體驗一程遠足旅行,而是試著認識、體驗和實踐另一種意識形態。那天我發悶地啃著芝士,自此在餘下旅程中對於好多規條都沒再追問。

唯一可以留著不吃的是燕麥捲—每天的小點:兩條燕麥捲。早餐:兩條燕麥捲。到第四天,我倆合共累贅二十條燕麥捲。雖然在最後兩天急起直追,燕麥捲還是留下來了。提筆此文的一個星期前,亦即遠足旅程的八個月之後,我在香港進行帆船練習,練習途中依然吃著那些從JDF留下的燕麥捲,甚至還有多餘的燕麥捲可以分給另一位船員,他表示非常可口,我發現自己大笑出來,惦念著JDF。為甚麼留待八個月以後才吃呢?因為在加拿大回港之後半年,我沒有碰過任何芝士、餅乾、燕麥、燕麥捲。

可別誤會我們的飲食單調乏味,事實上James的公司為我倆準備的晚餐相當窩心。他的老闆娘是一位中年的加拿大女士,用了大半生遊歷世界的背包客,在中國還未開放以前,她獨自遊遍中國,在東非局勢還未穩定下來之時,她獨個兒遊歷非洲;她的履歷是背包客的典範。首天,她駕駛越野車來接我們,沒人比她的氛圍更配襯越野車,她體格魁偉,有個結實的肚腩,笑聲洪量,舉手投足瀟灑爽快,在皺紋之間的眼窩裡藏著一雙充滿生命力的眼球,她活像一位見多識廣、原則清晰,並且會將難題迎刃而解的阿姨;她是凱西.貝茲(Kathy Bates)的遠足版本。旅程中有雞肉美洲南瓜(zucchini)飯、蔬菜多是她的自家後園種植,她將食物烹調好以後,將之放進脫水機,那麼我們只需將食物放在水中泡浸一個小時便可享用。她的調味恰到好處。

然而必須吃清光則是另一回事。■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14 19:14:09
Masaya Kuroki:狐狸先生的Parisien Tour

Text : Lisa / PHOTO : TPK

是時裝人或音樂人也好,大抵都認識這隻老狐狸Maison Kitsune。品牌於2002年由Gildas Loaec及Masaya Kuroki共同創立,他們一個法國人一個日本人,同樣喜愛時裝和音樂,便有了這個融合兩個地方及兩種文化的品牌。Maison Kitsune最為人熟悉的icon除了是狐狸仔,也有曾巡迴美國、歐洲各地的Parisien Tour,推介好音樂同時推出Parisien系列衣服,每次都有極好反應。早前Parisien Tour終於來到香港,每次隨tour周圍飛的品牌創辦人之一Masaya Kuroki也遠道而來,當然要趁此機會找他分享經常穿梭日本、巴黎的出遊日常。

好話說時裝、音樂和咖啡是Masaya Kuroki和Gildas Loaec二人的共同興趣,他們一聚頭便有開店的念頭,然後一次日本之旅真正啟發他們付諸實行:「我們一直想創立集合時裝、音樂和咖啡的品牌,直到十幾年前去了趟日本,周街都是select shop,有時還會一家店有齊時裝、日用品,或是唱片兼書店,賣的是一種lifestyle,對歐洲長大的我們來說很新鮮,於是便覺得一家店要融合時裝、音樂甚至咖啡是可行的,也就有了Maison Kitsune。」Masaya Kuroki說。

Masaya Kuroki在日本出生,巴黎長大,後來移居紐約,現在定居日本,拍檔Gildas Loaec則是土生土長的法國人,Maison Kitsune自然是融合法日的品牌,他說:「巴黎和日本於我而言是最好的配搭了,巴黎是全世界最美的城市,周圍都是傳統古蹟,永遠看不厭;而日本卻是好快好摩登,時刻都感覺很high-tech。一個很傳統一個很現代,或者是兩者之間的衝擊令我很著迷,也讓我設計Maison Kitsune的衣服時經常在經典剪裁融入新穎元素吧!」例如品牌的Parisien T恤、狐狸?衣、棒球褸等每季在經典中變少少,都是多年來持續受歡迎的產品。

Parisien系列更是受歡迎到成為每個時裝人必備的basic item,品牌亦特地為其大搞巡迴世界各地的Parisien Tour,每次邀請著名DJ或新晉樂隊在店內表演,同時推出當季最新Parisien系列,一次達成音樂及時裝兩個願望。「每次Parisien Tour我們都想推介最新最潮的音樂給年輕人,然後我們想到衣服都是生活的一部分,不如就同時做吧!始終Maison Kitsune是個lifestyle品牌。」Masaya Kuroki幾乎每次均會隨團出發,親身感受現場年輕又熱鬧的氣氛,例如今次亞洲巡迴的Parisien Tour經過台北、首爾、香港、上海,Masaya Kuroki本來在菲律賓度假,也急急腳飛來現身支持。

就連最難忘的旅遊都跟Parisien Tour有關,他之前去過澳洲巡迴,趁有幾日空檔便去了海邊小鎮Byron Bay一遊,對那裡海天一色的景致印象深刻,而且當地人非常chill out,日常衣著是檸檬tee天藍色短褲,整天都被輕鬆悠閒的氛圍包圍,令他回國後立刻設計了一個以Byron Bay為主題的系列,全都是檸檬黃、草綠、天藍色系,無論是他本人、穿的人或看的人都感受到當地濃厚的度假氣氛。

對Masaya Kuroki而言,旅遊正正是設計的靈感來源:「我是不能待在同一個地方太久的人,所以我很適合一個月飛四、五次這種模式。每次旅行對我的大腦都有新衝擊,刺激思維才能繼續設計。有時我明明在輕鬆看海,腦袋卻仍運轉千百個念頭,又或者我只是在異國街邊閒逛,都激發到新思,旅遊對我來說就是一種啟發吧!」就是因為Masaya Kuroki及Gildas Loaec的奇思妙想,Maison Kitsune做到了法與日、時裝與音樂融合的個性品牌,近年還在東京、巴黎開設咖啡店Cafe Kitsune,Masaya Kuroki揚言下一步是Kitsune Resorts,看他每次旅遊都離不開馬爾代夫、菲律賓等度假勝地,或者就是為即將而來的Kitsune Resorts作準備,拭目以待吧! ■

Profile:Masaya Kuroki本身是建築師,在2002年與拍檔Gildas Loaec一同成立品牌Maison Kitsune,由他負責時裝設計,Gildas Loaec則負責音樂部分,將Kitsune塑造成法與日、時裝與音樂融合的品牌。他生於日本,成長於巴黎,曾移居紐約,現定居東京,擁有多國文化背景,近年因工作經常出遊,日本巴黎兩邊走外,更會隨品牌巡迴各地Parisien Tour,宣揚Kitsune life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