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9-28 16:03:49

【JET TRAVELLER】Miss Bean 旅行是精神食糧

Text : Lisa / PHOTO : TPK

Miss Bean的攝影作品總是用上淡淡藍調,已屬她的簽名式,以為她是個憂鬱淡然的女孩,到訪問當日才發現自己推斷錯誤,她其實健談又愛笑,尤其談到旅行遊歷時更是熱切,臉上時刻掛著笑容,開心期待之情表露無遺。她直言:「旅行是我的精神食糧!」讓她擺脫身處香港的抑壓氛圍、繁重工作,回一回氣,有利汲取靈感,也重新調整心情,回來再衝刺。

 

攝影師工作時間彈性,容許Miss Bean更好地安排生活,她規定自己一年至少去三次旅行,再加上出外公幹,一年飛六次是基本。飛得多卻從不厭倦,因為外遊對她來說是「抖氣位」,就連公幹都會爭取時間留多幾日享受假期,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取得平衡。「我留在香港的時候是很宅的,怕人多不想落街不想見人,所以旅行才是生活,厭悶了香港就飛,回來又會懂得香港的好。」Miss Bean直言留在香港太久,習慣了就會見不到香港的特色,去完旅行反而讓她重新發掘香港的美。「之前去了一個月北歐,大自然山水隨處可見,很美但也看到麻目,回來就覺得香港城市和山水都有,其實幾好。」

話雖如此,出外遊歷一定開心過宅在香港,所以無論在公在私Miss Bean都不放過旅行機會。她經常因公到外地拍攝,之前去過冰島,雖然長途跋涉但路程上遇到的美景令她在所不計。「很多人去冰島只會去最受歡迎的四分之一地方,但我那次是環島,去每個地方都要駕車六至八小時,民宿餐廳少之又少,但經過的景色實在太美,甚至還去了《星際啟示錄》的拍攝場地,身處無人之境令我驚嘆這是地球上最接近天堂的地方。」絕對是公幹的意外收穫。

公幹之外,她也會預留時間給自己去旅行,例如上年尾就去了一個月北歐,經過柏林、漢堡、哥本哈根、丹麥、挪威、瑞典等地。「我去到丹麥才發現我所住的地方,屋主是《Kinfolk》的老細!於是我打蛇隨棍上,還去了《Kinfolk》辦公室參觀,一同聊天,完全是意想不到。然後去到瑞典,有晚食飯,碰巧旁邊坐的是日本殿堂級紙行Takeo的老闆,然後又談了一晚關於紙和設計的話題。這些無得plan的行程才是驚喜啊!」Miss Bean直言這些旅程中意外遇到的人和事讓她汲取靈感和知識,所以才說旅行是她的精神食糧。

她接下來想去的目的地還有很多:南美洲、土耳其、印度、西班牙等,很多是她看MV、時裝廣告中出現過的地方。「我很喜歡在MV、時裝廣告中發掘旅行目的地,例如Kenzo曾去過西班牙拍了輯全粉紅色的廣告,我覺得好靚!又看過一個在非洲拍的MV,長頸鹿會伸入屋內,可以餵牠吃早餐,好有趣。我經常被這些畫面吸引,然後很嚮往那些地方。」對她來說,在香港要不停工作,社會又有很多問題,長期處於抑壓狀態,旅行卻令她在生活中有嚮往、期待,在壓力中回一回氣,真正放鬆自己,才能找到動力和靈感再衝刺嘛! ■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9-14 12:27:35
卓韻芝 加拿大六天背包野營之旅(三)

Text & Photo: 卓韻芝

遠足的是心
大概擁有遠足經驗的朋友都知道,路況和氣候是關鍵因素,因此每當聽到有人計劃遠足,經驗之談者總會首先詢問確實路線以及出發季節。順暢的遠足不外乎充足的準備工夫和心態調整,了解將要應付的路況、環境和氣候,以便作出適當的心理準備。筆者發現心理準備是經常被輕視的重要課題,資料錯誤,預期隨之錯誤;預期錯誤,容易的路都會變得艱難。

某次,朋友們跟我一起攀登香港柏架山,上柏架山有許多方法,朋友提議筲箕灣耀東坑的路線,透過引水和石峽通道溯澗而上,事前她振振有詞地表示:「爬坑好容易,而且只爬一會兒」。我們甚至沒追問「一會兒」即是多久,一頭鑽進去相信她,
進坑以後,卻發現爬坑並非她所形容般容易,我們一邊攀,一邊聽著她說「應該快到了」,那天相當悶熱,我的兩瓶水至中途經已喝完,坑卻彷彿沒有止盡時。雖然在天黑前總算完成,但卻感到異常勞累。

事後回想,明白該路線的難度不算太高——雖然絕非「容易」,無論線上的博客如何誇大其詞地說它輕而易舉,別信——艱辛之感源自預期的失誤,內心篤定快將完成,拐彎卻見路漫漫,這種狀況製造一種莫名奇妙的疲憊感。預期落差所耗竭的心力課真價實。

走路靠身軀,但真正在走的是內心,相比起體力的消耗,意志的消磨更為實牙實齒。走路其實是在走心路,抗戰的是肉體更是心靈。在大部分情況下,你並非切實的「走不下去」,而是心在告訴你「你走不下去」,跟自己說甚麼,就看到甚麼樣的境況。山巒保持箴默,騷動的是人的內心,這倒跟處世非常相似,贏是贏在心理,輸是輸在心魔,「你跟自己說甚麼」是成敗關鍵。

在JDF的路上,我試著不去發問還有多遠路要走,心坎盡量保持沉默,內心惴想著開路的古人,他們對於前景全然未知,手中的地圖空白一片,他們懷著這種情操行動,相信只要到了,自會知道。--聽來彷道行的訓練一般高尚,事實上恰恰相反,這是實際的考量:我發現一旦開口提問,路會顯得更為漫長。其中一天,我忍不住問了;結果,那天最難熬。



該死的石頭

那天那天那天。至今遙憶依舊意難平,大抵因為征服不來而忿忿不平;面對惱人的事,有時也不知道該征服它,還是忘記它。那該死的石頭。

越過吊橋以後,我們朝向Sombrio Beach進發,離開林蔭後沿海而行,得在石灘上走一大段路。猛烈的陽光蒸發掉人的意志,將石頭曬得發燙,熱氣由下而上襲來,使人沒處可逃。石頭的體積尷尬,不大至足以跨石過石,卻又不小至可以當作碎石路況,它們鋪蓋整個灘岸,一層又一層的,表面光滑,踏上去時直在晃動,稍有不慎便會失衡,棄石面轉移踏在石與石之間的縫隙,則會犯上扭傷之險。石塊間不時出現粗大的海藻,上面聚滿蒼蠅,途經時蒼蠅群舞。當然是因為走不慣,可惜最終也不見得習慣。好討厭。這路況使人渾身繃緊,士氣低沉。那個下午走得最費勁,分不清疲憊來自心煩氣躁還是實際的勞動累積。也真的開口投訴了,大喊操你的石頭,隨之而來的傻笑不見得帶來紓緩。

在石灘走了一個小時以後,我忍不住了,詢問當地嚮導James還有多久達陣,他說出一個大概時間,接下來,戲肉來臨,我發現自己每隔十分鐘瞄手表,感到時間過得無比緩慢,心力都花費在數算疲累之上。超過預計時間以後,每一步都是煎熬,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那天超出原定時間的四十分鐘才抵達營點,那四十分鐘是整個旅程裡最為痛不欲生的部分,比起往後被喻為更加艱辛的路段痛苦多了。不問白不問,問了就用框鎖住自己了。別問何時到達,別問將來如何,你一問,意志就會動搖。放棄總是因為開始問問題。真有其事。

起行前,該區經已連日降雨(我們在大雨中出發),路線上出現許多小澗溝,James說:「遇上這種流水,直踩進去,別試著猛找石頭來踏,許多人會繞著迴避(dance around it),這樣消耗的能量更多。」他輕輕幾句話,至今受用。每當迴避,消耗腦筋,渾身繃緊而不自知,虛耗體力,消磨心志。你永遠不會知道逃避和恐懼到底消費自己多少氣力。「逃避」有價,並且所費不菲,迴避拖延通往冤枉路,每一場恐懼惶惑都是付出。踏進去就是了,有甚麼好怕?面對難題,迎面處理,別左閃右避,don't dance around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