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6 VOL: 170
2016-10-18 14:00

日本直擊 CASIO製表聖地的三級制

機械表廠我們介紹得多,但電子表廠還是第一次。今天要報道的並非瑞士品牌,而是在電子表界擁有舉足輕重地位的Casio,到他們位於日本山形縣東根市的手表製造廠,看看品牌的旗艦系列腕表究竟是如何生產出來……

Text : Gavin, Ringo / PHOTO : Gavin, Casio

 

於1957年創立的Casio,原本是一間生產電子計數機的電子產品公司,首個推出市場的,是全球首台電子計數機14-A。對呀,是「首台」而不是「首部」,因為這款號稱compact的計數機,外形尤如收銀機跟書檯結合,體積比現今的Casio計數機大上不只百倍。Casio當年以「將創意和科技結合以改善生活」作為產品宗旨,往後推出無論是1961年的TUC計數機、1971年的Typuter噴墨打印機或1972年的Casio Mini個人計數機等,都擁有「全球首創」的美譽。

 

1974年,Casio正式以Casiotron進軍電子表界,並在1983年推出具備卓越防撞防震效能的G-Shock。不過,八十年代是多功能電子表的天下,除了防震出色之外便沒甚功能的G-Shock,推出時的受歡迎的程度只屬一般。從八十年代初至2003年期間,除了1997年因美國市場突然瘋狂地愛上G-Shock,令該年業績近乎翻倍之外,多年來Casio腕表的銷量從沒有因為G-Shock而有明顯上升。

 

Casio腕表業務的突破,是於2003年將增田裕一(Yuichi Masuda)躍升任為腕表部主管開始。當年增田先生大膽地提出「Intelligent Analog Strategy」,一改公司以往主要推出digital顯示腕表的方向,改為以analog指針式顯示為主,並注入新的智能科技如電波對時、太陽能充電等技術等。結果, Casio腕表的銷量得到改善,並在2014年成功突破1997年G-Shock Craze的佳績,引領品牌走向高峰。而隨著市場對高級指針式電子表的需求增加,Casio於2012年在山形縣廠房增設頂級生產線Premium Production Line(PPL),將機械生產和人手裝嵌技術結合,進一步提高旗艦級產品的生產技術和質素。
山形廠房是Casio於日本國內唯一的生產基地,亦是品牌全球4個廠房的控制中心,採用垂直綜合形式生產,亦即從部件的模具設計、製作、成形以至材料供應、組裝和加工等都集中於廠房內完成,主要負責生產Oceanus、G-Shock和Pro trek系列腕表,以及所有Casio腕表的機芯。廠房每半年的產量達1,300,000枚,而主要負責G-Shock MR-G、G-Shock MR-T、Oceanus以及Pro Trek Manaslu這4個旗艦系列的最高級生產線PPL,每日產量則達500至800枚。

 

為確保腕表的品質,PPL將機械生產和人手裝嵌結合,由機器負責生產機芯的零件,再由技師以人手方式配合機器輔助來裝嵌機芯和腕表,並對產品作品質檢定和修正。由於PPL是最高級的生產線,所以能夠在此工作的技師都是精挑細選出來,並以金、鉑金及最高Meister大師的三級制來評審技師的技術等級。一般來說,要取得大師資格需經過不同考試,歷時最少7年。
Casio對製表品質有極高的要求,例如指針的安裝、檢查和修正,都規定只可由鉑金等級的技師負責,例如對指針的位置、時分針之間的間隙距離等亦有極嚴格的規定,無論檢查和安裝都規定必須使用電子顯微鏡。由於指針的影像經顯微鏡作高倍數放大,而熒幕又有相關的標準線顯示供校準,所以就算0.01mm的偏差亦很容易被檢查出來。換句話說,Casio對PPL的製作誤差幾乎是零容忍,絕對展示了日本人追求完美的執著。

 

Casio對品質的執著,還可見於他們對腕表測試的嚴謹程度。按道理計,腕表於PPL組裝完成,即代表了相關技師已檢查過腕表的裝工;但在裝上表帶之前,他們又會對腕表的整體裝工再檢視一次,而且是以電子顯微鏡放大並以電腦來檢查,包括指針、刻度、品牌標誌、日期視窗、指針中軸的位置等,甚至還會為每枚腕表進行防水測試。在參觀廠房當日,我們發現負責把守這一關的是最高Meister大師級別的技師,相信有問題的腕表是絕對過不了這一關。

 

好了,就算腕表在山形廠房完成組裝,原來還不能直接推出市場發售。因為所有腕表都會被送到距離東京一小時車程的Casio羽村研發部作最後品質測試。測試項目多達175項,單是外殼強度的測試項目便多達22項,對表鏡強度測試亦有17項,就連有關包裝的QC都有12項。當然,Casio不會公開所有測試項目給我們參觀,但亦示範了一些與G-Shock有關的有趣測試。例如,會真的以鐵鎚來撞擊腕表,又會將腕表從2米高的地方以高速向下拋往地面的水泥磚,以模擬腕表從高空墜下的情景;又會以機器高速旋轉腕表並以數碼相機將表盤的情況拍下,以檢視指針在強勁的G-Force影響下有否變形等。

 

對於品牌未來的發展,增田先生表示會繼續奉行Intelligent Analog Strategy原則,不過就會加入更多智能技術,令指針式電子表在傳統石英表和機械表之間開拓新市場。事實上,由今年年中開始,Casio已陸續推出擁有Smartphone Link技術的指針式電子表。腕表透過藍牙與手機連接,利用手機來為腕表自動調校時間。另外,亦可以透過手機app直接控制和調校腕表的各項功能。

 

相比已經面世超過10年的電波技術和GPS全球定位對時系統,Smart phone Link不再受電波區域及GPS訊號的限制;而透過對更新手機軟件,就算將來世界時間和DST的規格有變,Smartphone Link一樣能夠對應得到。雖然現時的smartwatch已擁有同樣的自動對時能力,但由於Smartphone Link技術幾乎不耗電,腕表每日只會連接手機4次以自動對時,就算是沒有太陽能的型號,其電池使用期都會與普通電子表無異。作為應對Smartwatch的對策,Smartphone Link技術最終能否突圍還是未知之數,不過腕表的價格與採用電波技術的型號差不多,相信仍被睇高一線的。

issue SEP 2016 VOL: 169
2016-09-14 16:53:42
直擊Panerai新廠房 不只是嚴格

2014年Panerai新表廠落成,曾揚言大力發展高端複雜表,發功短短兩年便孵出PAM600,一枚可報兩個時區的三問表,功能前所未見,還嫌不夠複雜附送陀飛輪。早前我們便深入Panerai廠房,了解腕表從研發到投產到出廠的每個步驟,用嚴格來形容已經是小看了他們。


Text : Casper、金成

 

眾所周知Panerai與意大利海軍淵源甚深,到九十年代經大隻佬史泰龍一戴而紅,後更獲Richemont Group青睞收歸旗下,並由Angelo Bonati先生一直領導至今。堅固硬朗的表殼、海軍級的防水性能、清晰的閱時度,無一不是品牌腕表的DNA;除此之外,Panerai亦是表壇中的物料先鋒,帶頭掀起銅表熱潮,又首創鋁化陶Composite及Cabontech等創新物料。

早於2002年品牌已建立自家廠房,當時只有寥寥廿多人,到前年新廠房竣工,員工數目已超過250人,生產部門有110位員工,研發部佔50人,其餘屬行政部門,增長規模以十倍計。你看身邊多了幾多人戴Panerai,便知品牌10多年來發展如何一日千里。至前年位於Neuchatel的新廠房竣工,佔地1萬7,000多平方呎,將研發、生產、組裝檢測、客戶服務等部門整合在同一幢建築內。

新廠房裡裡外外都符合環保概念,設有最先進的節能裝置,以水資源為例,大樓設有容量達50,000升的水缸收集雨水,用以灌溉室外種植的數百棵樹木;能源方面,新表廠以100%環保的水力發電系統供電,而產自冷卻系統的熱廢水,則用於大樓的供暖系統。整幢建築以零碳排放而設計,完全自供自給滿足表廠所需,在全球去核電的趨勢下,這節能裝置對環境生態功德無量。

 

生產部門 高科技掛帥
新建廠房除了標榜綠色能源,亦與時並進配置了高科技的生產設備,不少工序如為機芯落潤滑油已可由機械代勞,先進程度可見一斑。而電腦化的車床誤差更精細至微米(即千分之一毫米),需知道製表就是環環緊扣,每個細節及步驟不容紕漏,造工一旦差之毫釐,走時已經失之千里。讚完表廠花香,品牌也老實告訴我們,並非所有腕表的零件都自家生產,如螺絲及擺輪等部件都屬外購。而自家出品的則有夾板及底板等機芯的骨幹零件,然後所有的打磨雕刻工作也由品牌自己一手包辦,如鐳射鐫刻、環紋或直角打磨等,確保腕表擁有只此一家的設計風格。是的,即使Panerai不是十足十腕表生產商,但無可否認他們是百分百嚴謹用心的製表品牌。

 

終極測試再測試
當腕表原型(prototype)的設計及構造都順利過關,便會進入正式量產階段前的嚴謹測試。其一是腕表必須可抵受5000G的抗擊力,即是腕表如離地約1米墜地,依然可運作正常;其二是腕表可防磁4,800 A/m,以達至業界標準,當然如Luminor Submersible 1950 Amagnetic防磁表,磁場強度檢測則相應提升至更高級別的40,000 A/m。
在所有檢測之中,重中之重必然是防水測試,Panerai潛水表的金漆招牌絕對不容有失。除了有氣壓及高低水壓及測試,檢測程序亦包括「水滴測試」,先以高溫加熱表殼,再在水晶表鏡上施加一滴冷水或低溫的外來元素,以檢驗表殼內部會否形成霧氣。此外,還有一個秘密大家未必知道,就是腕表實際的防水能耐,標明防水300米的,實際上防水可達375米,比品牌白字黑字註明的深度再多25%,防水承諾超額完成。
滴水不浸還未夠,品牌亦會模擬不同地區的氣候,測試腕表於極端溫度及濕度的性能表現。皆因顧客來自世界各地,如在非洲戶外,氣溫動輒攝氏40度以上,如長時間在室外佩戴,腕表溫度更可高達攝氏50度以上;在北歐的話,溫差又會相反。所以腕表要有耐熱禦寒的抵抗力,在巴黎或在巴西一樣要無病無痛。 

 

組裝工坊 人手把關
工作坊內共有42位表匠負責組裝及微調工序,佔整條生產線近4成人力,如此勞師動眾,因為最後把關的始終要靠人手肉眼。表匠會將機芯及功能,以至表盤的指針及時標都一一檢查清楚,確保腕表正常無誤。至於功能及結構複雜的機芯更需由高級製表工坊(Atelier de Haute Horlogerie)麾下的資深製表大師負責。不過組裝完成後仍未可出廠,腕表需再作防水測試,模擬日常佩戴出現的情況,如表冠護橋意外地沒有鎖緊,防水功能依然要固若金湯。在此不斷強調Panerai防水如何了得,說到天花龍鳳,數據才是事實真相,據品牌所言,因防水問題而回廠的腕表只有0.03%(即每10,000枚出廠的表只有3枚),發病率奇低啊。

 

售後服務 顧客的金石良言
不少品牌視售後服務為後勤工作,只管保養及維修服務,Bonati先生卻不以為然,認為售後服務不能缺少溝通一環,他不但重視客戶意見,更視之為改良產品以至研發方面的金石良言;因為說到底,顧客才是腕表的end user,也最能設身處地說出對腕表的愛恨。這些年來,你肯定聽過沛迷對枕形表殼讚不絕口,表面又如何簡約秀麗,但亦聽過有人埋怨腕表的厚度及重量。終於,今年品牌新造的Luminor Due,其表殼比同功能型號薄40%,重量也大幅減磅,造福表迷手腕。真正的回應民意,並非靠政治口水,而是落手落腳付諸實行。

 

OFFICINE PANERAI 大事年表

1860 創立於意大利佛羅倫斯
1936 為意大利皇家海軍製作腕表
1938 設計了雙層三文治式表盤
1940 Radiomir 1940表殼面世
1950 設有表冠護肩的Luminor 1950表殼面世
1960 為埃及海軍開發直徑達60mm的Egiziano腕表
1997 被Richemont Group收購
2002 於瑞士Neuchatel開設表廠
2005 成功研發P.2002手上鏈機芯
2007 成功研發P.2005陀飛輪機芯
2013 成功研發具船賽倒數計時功能的P.9100/R自動機芯
2014 位於Neuchatel的新表廠落成
2015 成功研發Cabontech碳纖維表殼
2016 採用3D打印技術DMLS來製作表殼,比不鏽鋼輕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