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20 VOL: 211
2020-03-09 15:03:20

adidas Originals Superstar 50年的變與不變

面世50年,adidas Originals Superstar仍然在球鞋界穩佔一席。自1969年誕生至今,在每個領域都能名留青史。關於Superstar的故事,幾乎長到可以寫成一本書。

Text.Calvin Wong
Photo.Bowy Chan


1969年,adidas為了迎合籃球員的需求,設計出首雙Superstar籃球鞋。以六七十年代的球鞋技術來說,Superstar已足夠令球員為之瘋狂。當年,籃球鞋多以高筒帆布為主,而Superstar的皮革鞋身能夠提升足部支撐和耐用度,硬膠鞋頭則有保護腳趾的作用,鞋底更有防滑矽膠,因此在70年代初期,將近75%的籃球員都以Superstar為戰鞋,甚至成為當年的首雙低筒籃球鞋。硬膠鞋頭亦從此成為Superstar的標誌性設計,由於形狀和壓紋像貝殼,因此被稱為shell toe(貝殼頭)。


首雙Superstar籃球鞋誕生於1969年

談起Superstar的歷史,不得不提起80年代來自紐約皇后區的Hip Hop組合Run-DMC。當年,此三人組合常以皮衣、紳士帽和粗獷金鏈示人。1983年,Run-DMC決定做些改變,穿上街頭服飾上台表演,然而,觀眾的焦點卻在於三人腳下那雙被拆除鞋帶、鞋舌外反的Superstar上。這種反傳統的穿法,令Superstar瞬間成為話題,成功將Superstar帶入Hip Hop界。1986年,Run-DMC創作了《My adidas》一曲,以此向品牌致敬。歌詞講述了他們對於adidas的熱衷,整首歌共提及了21次「adidas」。此歌一出,為不少adidas和Hip Hop愛好者帶來共鳴,Superstar亦因此獲得極大的市場反應,品牌甚至找來Run-DMC擔任代言人。


Run-DMC成功將Superstar帶入Hip Hop界

90年代,正值球鞋和街頭文化的全盛時期,年輕人開始對球鞋的渴望日益增加,這也是如今大部分品牌都在復刻90年代球鞋的原因。90年代的球鞋百花齊放,Superstar卻沒有因此而被遺忘。傳奇滑板人物Mark Gonzales看上了Superstar的平整鞋底和堅固鞋面,十分適合玩滑板時穿上。這雙原本為球員而設的球鞋,便從此踩入滑板界,走上了街頭。它不再是一雙功能性籃球鞋,而是一雙無拘無束表達自我的球鞋。


與Pharrell Williams合作Superstar Supercolor企劃

踏入2000年,街頭文化發展成熟,潮流品牌呼風喚雨,當年A Bathing Ape、Neighborhood、Undefeated等等,都曾與Superstar合作過。往後每次的大型週年慶祝,Superstar的特別企劃都非常震撼。最經典的莫過於35周年的「SS35」企劃,品牌找來全球35個創作單位,合作推出35款別注版Superstar。2015年45周年,與Pharrell Williams合作的Superstar Supercolor更為壯觀,當時推出多達50種不同色調的Superstar,每一雙從鞋面到鞋底以至鞋帶,都以同一種顏色呈現。


Blondey McCoy與adidas合作Superstar聯名作


去年12月破天荒與Prada合作

走過半個世紀,Superstar依然是最為熱門的球鞋之一。去年年尾,滑板少年Blondey McCoy與adidas合作Superstar聯名作,證明Superstar於滑板界仍有地位。去年12月更破天荒與Prada合作,同樣是選用Superstar鞋款,以高級皮革於意大利製造。早前更宣佈再次找來Run-DMC合作,重塑當年的無鞋帶設計,慶祝50周年。最近,adidas率先帶來一系列全新配色的Superstar,參考了TopTen、Rivalry、Streetball和Forum等經典球鞋的專屬配色,而鞋舌和鞋背更印有所屬鞋款的名字,以此向品牌球鞋歷史致敬。


全新配色的Superstar參考了TopTen、Rivalry、Streetball和Forum等經典球鞋的專屬配色

面世50年,Superstar從籃球界、Hip Hop界、滑板界,再踏入時尚界,改變了自身功能,它不再是一雙普通球鞋,而是多樣性的。然而,唯一不變的是其精神,「Change Is A Team Sport」。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6 16:24:26
SOMEWHERE NOWHERE 稀奇古怪的粉色世界

Text.Calvin Wong

設計反映個人喜好和內心世界,但有時卻很矛盾,兩者可有極大反差。兩年前已開始留意Somewhere Nowhere。瀏覽品牌的Instagram時,像進入充滿少女情懷的粉色世界。然而,背後的兩位設計師,卻是一對從不穿鮮色造型的宅宅情侶。


Somewhere Nowhere設計師Elly和Rex
(Instagram @somewherexnowhere)

我們相約在Somewhere Nowhere的工作室進行訪問,當日Rex穿著家居衫,一旁的電腦正播放著動漫,Elly為凌亂的工作室表示歉意。Rex和Elly相識於英國著名時裝學府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已在倫敦發展的香港設計師Robert Wun更是他們的同學。2011年畢業後,二人在倫敦實習過一段日子,某天突發奇想,決定創立個人品牌。初期只是造些小飾物,並放上網售賣,卻意料地收到不少訂單。後來決定回港營運,貪香港成本較低,入手物料亦較方便。因此拿著從倫敦帶來的布料和深水埗買的材料,便開始著手製作簡單的街頭服飾。「當時發覺市面上的衣服很無趣,而我們也一向只穿深色造型,倒不如設計一些彩色的衣服吧」,Rex接著說:「認識我們的人都知道,我們的作品跟私下生活是截然不同的。」品牌一直以家庭式營運,量產的就交給內地廠商,而一些小飾物或訂製作品則親自完成。

品牌名字Somewhere Nowhere像是精心考量過的,但實際上卻是某次飯後的突發奇想。Elly說:「名字其實很無聊,當年很愛看Susie Bubble的blog,其中一篇文章標題就是Somewhere Nowhere,我一直記在心裡。」Rex解釋:「一種模稜兩可的感覺,既是這裡,又是那裡,似乎不屬於任何地方,代表自由和開放的態度。」二人的工作模式亦是如此,除了設計外,他們會接不同的工作,例如攝影、造型,甚至做過家具。恰巧的是,當年Susie Bubble曾買過他們的衣服,後來還穿去時裝週,更寫了一篇文章介紹品牌,獲得不少關注,後來他們更主動送衣服給Susie Bubble。「Susie Bubble的風格很適合我們,我們找最合適的人合作,對方亦會真心推介。在社交媒體仍未盛行的年代,這種合作反而令我更印象深刻,不像現今找KOL出個帖文便了事。」除了早期的Susie Bubble,香港電音歌手Merry Lamb Lamb成為品牌近年最常合作的對象。「當時看Instagram覺得這女孩很有趣,便私訊詢問合作。我們一直很有默契,似乎所有衣服穿在她身上都很完美」,Elly說。後來為Merry的〈圓舞曲〉MV訂製衣服,而Rex更負責部分拍攝。去年5月,Gucci邀請Merry參與眼鏡企劃Gucci Gig,更推薦二人擔任藝術指導和拍攝。Rex很享受各種形式的合作,因此他非常欣賞Supreme的營運方式。

Somewhere Nowhere營造了一個帶點稀奇古怪、特立獨行、忠於自我的粉色世界,這已成為品牌的標誌性設計。有趣的是,Rex和Elly私下卻與品牌形象格格不入,Rex從不穿自己設計的衣服,造型非黑即白,而Elly則是一位不穿粉色的女孩。二人與品牌形象形成強烈對比,Elly說:「我們會創造自己的內心世界,已存在的東西不叫創作,只有做不同的東西才叫創作。」

品牌初期之所以運用大量粉色,原來靈感來自於香港屋邨。不過,如今粉色已少有出現,反而一直在探索尚未使用的顏色。對於衣著保守的香港來說,Somewhere Nowhere不容易受本地人接受,怪不得穿的大多來自歐美國家。「悶囉,香港人不會將個人情緒展現在衣著上。」Rex認為,若以一種顏色形容香港,他會選擇黑色。「目前我想不到其他顏色。若廿年前問我,我或者會答白色,因為香港是一個能接納任何事物的地方。雖然是個商業社會,但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此發生。就像光譜,當所有顏色的光投射上去時,會變成白光。」如今,這道白光漸漸染黑,Rex解釋:「黑色同樣代表香港,像油畫,將所有顏色混合,便成為黑色。這也很香港,只是時代不同,顏色也不同。」於他而言,香港非黑即白,反正不會是彩色。

Rex邊喝著Apple Cider,邊接受訪問,而Elly則是一位沉默寡言的女孩,大部分問題都由Rex代答。二人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工作室,即使週末亦少有出街,活動派對更是可免則免。「我們都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不喜歡見人,非去不可的派對也可能呆15分鐘就離開。不過現在好點了,會跟Merry去聽音樂。」Elly自認自小沒有甚麼興趣,但很喜歡去茶樓飲茶,Rex接著說:「我會去看模型,或去香港公園看小鳥。」聽起來像一對老夫婦的退休生活,「我們都喜歡旅行,但不會去購物,只去遊山玩水,吸收靈感,當作短暫脫離香港,回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