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22 VOL: 234
2022-01-27 16:35:11

BVLGARI We Love Because...

 

 

「愛」這個字能延伸出許多種詮釋,在情人節之時,可以藉著別人的愛情故事,再次相信愛的力量和存在。這次邀請了三對夫婦/情侶包括在加拿大DJ班認識的林奕匡和李靄璣、同為創作伙伴的6號和Tim Lui,以及在拍攝工作認識的Takuro和Hanna。各自互相支撐,走過高峰和苦澀,經歷許多階段和故事,隨著時間,關係便愈見牢固和香醇。

 

 

林奕匡 李靄璣

結婚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對結婚四年的林奕匡(Phil)和李靄璣(Rikko)來說,也許就是把握每分每秒,以一生的長度把結婚誓詞付諸實行。說好了要尊敬你、相信你、照顧你一生一世,那些婚前的種種各持己見,在婚後都不再重要,因為我和你,成為了我們:「結婚後不能冒太多險,因為要互相照顧,以前會建議一起去笨豬跳,現在還是不好了。」不如回家好好的聊個天、吃頓家常便飯。

 

Text 陳菁
Interview Leon Lee
Photo Ken Leung
Styling Calvin Wong
Hair Wilson Wong
Makeup Gabbie Lee
Jewelry BVLGARI
Wardrobe: Ralph Lauren (Phil), Rickyy Wong (Rikko)

 

一起十四年、結婚四年,情侶身份和夫妻身份之間,在生活上有何明顯的分別?
Rikko:戀愛時比較執著,吵架時要把事情說得一清二楚,是我對、你錯。婚後說出不滿,他理解了,我也沒好氣再吵,於是事情就自然地解決。我是大事精明、小事胡塗的人,老是撞傷,我先生連我抓皮膚也會罵我一、兩句,真的很煩。婚後的存在感和使命感強烈多了,我的健康不再是個人的事,我要長命百歲,才能陪伴他終老。

Phil:現在不能冒太多險,因為要照顧她,心態明顯地轉變,多了在她的角度去思考。婚前偶然會吵架,婚後少了許多。所說的心態是,我承諾了照顧她一生一世,那幹嘛要吵呢?

 

疫情期間,你們互相給予怎樣的陪伴?
Phil:我想所有人都受影響吧,但她平時非常喜歡聚會,疫情最初她卻不太敢出門,甚至沒甚麼胃口吃飯,於是我去負責買餸菜、去煮飯,去開解她。

Rikko:現在回想是很感動的,那時我的確有點厭食,老是叫外賣,叫到不想吃。有天他下班買了餸菜,還有我喜歡的薯片,我覺得很窩心。

 

曾經有指Rikko是因為丈夫的知名度才得到工作,對於這種說法你是怎樣想的?
Phil:實在有點荒謬,在我最低谷時,就是她的高山,當時她已經有很多工作邀約,主持是很靠口碑的工作,做得好才會有下一次的合作。在她走到事業高峰時,反而犧牲自己的工作。那時她說如果我下一隻專輯也沒反應,不如一起回加拿大,我再去讀書進修。而她自覺履歷表上不能寫著「藝人」二字,於是她辭去幕前工作,去寫字樓打工。後來到我找到事業的落腳點,便跟她說喜歡的話就回去幕前吧,她口才好又擅於表達,我知道她喜歡鎂光燈下的工作。無論有沒有我的存在,她也是非常稱職的幕前人。

 

Phil在叱咤頒獎禮上,隔了三年再次獲得唱作人獎項,這些年期間必定會遇到自我懷疑或困惑,以太太的角色,你通常會怎樣從旁協助?
Rikko:整個樂壇轉變很大,那時他剛回香港,我們很多人都知道他未必適合當演藝界,他這個人低調又踏實,是個喜歡音樂的藝術家,但在香港只做音樂維生並不容易。人氣上是很難一直維持的,如果自己不多嘗試一點,便難以突破,於是我會跟他分享市場上最新的動態。但我是想改變他嗎?並不如此。他這個性格、操守和自律性在行業裡是難能可貴的,如果人家認識他,自然會懂得欣賞。我會讓他知道,在我心目中他是最好的,他的音樂事業無論如何我都同樣支持。

 

請分享最近在婚姻生活上,令你再次心動的事。
Rikko:我很容易因他而心動,他常在房間裡作曲、錄demo,有些旋律很動聽優美,充滿感染力。當刻會令我再次回想,為何在開初我那麼欣賞這個人。

Phil:很多人覺得結婚就是終點線,事實上卻是一個新開始,在對方身上仍會找到驚喜、意想不到之處,這是很重要的。我很欣賞她能幹、聰明又有主見,我為她感到非常驕傲。

 

 

6號繆浩昌 呂甜

常聽說「最好的愛情就是要步伐一致,勢均力敵才不會走散。」但對繆浩昌(6號)和呂甜(Tim)來說,要走過歲月反而要「一前一後」。在工作上總是走到幕前演唱的6號,在生活中卻是由身居幕後的Tim負責領軍;雖然生活總是多磨,但依舊保持甜蜜。看著這對彼此交互推進的最佳拍檔,或許真正的愛情,並不需要靠太近。

 

Text Leon Lee
Photo Ken Leung
Styling Calvin Wong
Hair Mad Ho
Makeup Gabbie Lee
Jewelry BVLGARI
Wardrobe: COS (Mau Hou), The World Is Your Oyster (Tim)

 

兩個都是創作人,因意見不合而吵得最嚴重的經歷是怎樣的?通常是怎樣化解?
6號:認識這麼久,其實在分工上早已有默契。例如最近的《你明日回來》,便邀請她一起構想故事的前設。一般都是我負責想大綱,然後靠太太理順完整脈絡;加上她很擅長在殘缺中「補完」,因此實際上甚少吵架。

Tim:我們的方向和喜好很接近,在創作上都十分了解對方的長短之處,雖然會有意見不合,但不會很嚴重。我想是因為我們會為了不吵架,而裝作理性地討論,反而更多是在行政上會發生衝突和磨擦。

 

你們的靈感碰撞是怎樣的?最近有沒有哪本書、哪首歌、哪套電影令你們得到很大的感觸?
6號:其實我較擅於在日常中尋找靈感,但她都會讓我先後退一步考慮題材的可行性。尤其在開初的三、四張專輯中,其實經常都有採用「小人物」的題材,這些古靈精怪的構想正是我的強項;而Tim則能夠把我抽象的畫面寫成文字。另外有些前輩說過,寫作的盡頭其實都是相近的,近期Netflix有部名叫《上帝之手》的電影,主角需要在短時間之內長大。這便讓我想起和太太拍〈Ciao〉mv時的點滴,因為都是些貼身的事,就像一種自我提醒般,原來成長是很觸動自己的。

Tim:6號很有趣的一點是,即使他早已填好歌詞,卻仍會在創作的不同階段與我分享。儘管有些地方在我看到之際,已經發現他的弱項所在。但實在上是能讀懂他的,因此我會提出一些選項,大家一起拼湊欠缺的部分,呈現更好的作品。

 

在RubberBand和導演的事業上,太太是你的拍檔,會給你許多的靈感和意見。在感情上你是否同樣以拍檔的心態或身份去經營這段關係?

6號:伴侶之間互相扶持十分重要,漫長人生中一定有高有低,即使是拍檔亦不一定是看彼此分工的平衡,反而是在有需要時支撐對方。我並不擅於擔任聆聽者的角色,早前Tim有段時間不太開心,我便選擇靜靜陪伴。我是一個思緒紊亂的人,但多年來她依然持續理順我的腦袋,對此真的充滿感激。

 

向來都說靈感來自生活,一年前你為了6號要茹素,便研究素食菜譜甚至開了飲食頻道(YouTube頻道),6號有否從你身上得到甚麼有趣的靈感作出新挑戰?

Tim:在我來看,他願意接觸運動便正是一項新挑戰。我們自小便都不擅於運動,當我開始學習鋼管舞時才發現,原來身體並不足以應付這種強度,結果便需要去健身操練。而6號雖然運動神經較差,但在耳濡目染之下,亦開始進行健身,甚至喜歡上共同運動的時光。

 

請分享最近在婚姻生活上,令你感到感恩或再次心動的事。
6號:我是一個很在意時間重量的人,只要經歷過時間的洗滌,便自然有更多得著。正如早前我們去西貢staycation,看著恬靜安詳的海邊,便覺得其實簡簡單單,身邊有重要之人相伴便已經十分感恩。

Tim:我給的答案,毋庸置疑是肉麻的。我認為一對相識已久的伴侶某程度上很難突然有心動的感覺,但早前我出席6號一個活動的採排,耳返中的他與平日或台上的模樣很不同,「入耳」的聲音配合一首年代久遠的作品,不禁讓我回想起初相識時內心的悸動。

 

 

HANNA TAKURO

在模特兒情侶Hanna和Takuro的關係裡,存在著很多個「以為」和「原來」:起初在日本第一次見面,以為對方只懂英語、日語,原來佢識講廣東話。在同居後,才發現二人在生活上的相似之處多得驚人,連牙刷和毛巾都一樣,也同時驗證了外界認為二人氣質相似之說。看著二人的工作照片,本來以為這對情侶冷酷甚至不苟言笑,原來把笑容都留在關係裡,每句接話也充斥著默契。

 

Text 陳菁
Interview Leon Lee
Photo Ken Leung
Styling Calvin Wong
Hair Heitai Cheung
Makeup San Chan
Jewelry BVLGARI
Wardrobe: Sportmax (Hanna), Givenchy (Takuro)

 

兩位在日本的攝影工作中認識,當時已被對方吸引嗎?模特兒的戀愛裡,外型是很重要的一環?
Takuro:當時已知她是誰,大家也是香港人,於是主動和她攀談。年輕時覺得識女仔最重要是靚女,到入行當模特兒,每天也遇到外型優秀的人,才發現好看的人不一定和自己相處得來,於是更重視內在美。

Hanna:那次拍攝前我沒見過他,共同朋友是日本人,他們二人在英國認識,所以不知道他懂得說廣東話,以為他只懂說英語和日語,後來才知道他有一半香港血統。關於外型,我沒想太多,只是覺得大家的vibe很相似。也許是一種默契,我們不曾說出口,儘管他和很多模特兒合作,我也不會感到不安,擔心他移情別戀,因為在生活中我們能感受到對大家的愛。

 

交往前後,對對方有全新的發現嗎?
Hanna:交往前,我覺得這個人懶型、懶chok,我本來很怕這種男人,但相處後發現他很傻氣,根本不在意帥氣與否,那都是別人加諸在他身上的想法。他傻得充滿反差,也比想像中善良和懂得照顧人。我們真的有許多共同興趣,球賽我本來沒看得很深入,但只要和他一起看,就會更喜歡。很多生活上的事,我們都能一起做,或許這是很自然地吸引我的地方。

Takuro:我本來以為她比較寡言、少表達自己,但相處後發覺她也能搞笑,並非鏡頭前那個帥氣的她。她會有嬌嗲的一面、會突然跳舞、會搞笑,我無法想像她是這樣的。外間很多人說我們很相像,交往後發覺我們用的牙刷、毛巾、床單都一樣。在個人方面,我會留意自己做得不夠好的地方,一個人生活時並不會察覺,也沒人提點。當有另一個人留意到自己的陋習,同時也會了解自己更多。原來這樣做、這樣說會令人感到受傷,知道後改善,才能成為更好的伴侶。

 

年輕一代很多戀愛觀也是合則來、不合則去,你們怎麼看?你們之間對未來的日子有沒有許下哪種承諾?
Takuro:以往我的戀愛都不太長,這次是維持最久的戀情。以往比較隨遇而安,能走下去的就繼續、走不下去就算,有點得過且過。現在內心會多思考如何去維繫和經營,她完全把我改變了。我們所謂的承諾,也許不像坊間所說的何時結婚,或是那些關於未來的實質事項,反而是陪伴大家做想做的事。

Hanna:我自覺已經脫離年輕人之列,也不太知道年輕人談戀愛是怎樣的。我身邊大多的朋友對愛情都很專一,那些情侶都交往了很多年。那些不斷換對象的生活讓我覺得好疲勞,要不乾脆不戀愛,要不要找個快樂地相處,也令自己進步的人。兩個人一起開心最重要,我認識一個人要花很長時間,若要好好相處更是費時,愛情需要花心思,不是交往了就算。

 

請分享一件最近在戀愛生活上,令你感到感恩或再次心動的事。
Hanna:前陣子工作壓力大,起床後就散發著不愉快、沒心機之感,本來打算外出,最後也留在家裡。我們同居,其實很少特意外出,他那時問我要不要出去走走,去逛小徑和山路。當刻是很窩心的,也許他同樣疲累,但仍然願意和我去把壓力放下。

Takuro:最近我去了個打坐工作坊,某個步驟會要求你想像愛,以及聯想我愛的、或是愛我的人的畫面,然後很自然地,在一瞬間我腦裡充斥著她的畫面。當刻我很清楚,我內心深處那些重要的事都跟她有關,也知道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她就是我正能量的來源。

issue JAN 2022 VOL: 233
2022-01-05 15:34:21
夢妮妲 反映能量的「你」

 

擁有逾18年電台經驗的夢妮妲,不僅是資深的DJ,她同時還擁有另一個為人熟知的身份——就是對塔羅牌、解夢、紫微斗數、十二星盤、瑪雅曆法及病理心因等皆有涉獵的靈性導師。夢妮妲於十數年研習不同命理及靈性學的系統時,領略每一門類皆有其歷史與文明演化,亦講求理性與情感兼備的練習,才可達至身心靈的升揚、天賦的發揮,從而轉化能量、活出真我。

 

text.Ko Cheung

Photo.Bowy Chan

 

 

面對恐懼才能解難
世界動盪,民心惶惶。從影視作品常流傳的末日浩劫,到近年真實「上演中」的疫症與天災人禍,皆使人類對生存產生無以名狀的恐懼,也驅使更多人走上探尋命理、治療身心靈的路。

想當年,對占星命理曾經不感興趣的夢妮妲,多少也有人生的失落而誤打誤撞地打開了靈性大門,「我的轉捩點好hardcore(好啃)。」夢妮妲笑說,「第一次是失戀,第二次是看到失戀時陪我學靈性學的兩個朋友,年輕得Cancer先後離世。那段日子,我逐漸清醒,知道有事要做,要趕緊做別拖拉;人生要改變,也就快行動,不要等。」她說當代人常見的毛病,「就是『齋Talk唔做』,即使腦海中塞滿好多想法、手執好多工具,但始終改善不了問題,皆因人類好自以為是,甚至學靈性課,亦只想求『自我認同』非承認問題。」

她舉例,「曾有做護士高層的客人,狂呻不喜歡做行政、事事不開心,勁憎同事或病人,但對方長達六年都裝沒事、不出聲,老是委屈樣、日日鬧人,不願辭職等,去學完塔羅後,還常出圖文談狀況呃Like。世界不該這樣運行,當你接觸靈性事物,知得愈多愈不行動,只會令自己更受困、更痛苦。」

 

改變,由自己開始
若要活出靈性生命,「第一步,不是『郁人』。別想誰對你不好,就學靈性工具去改變、影響或滋擾對方,這心態極不健康。有一類人,從不打算改變自己,學甚麼都是用以否定外界的聲音,我好怕;又有一類人,寄情於不同靈性工具,時不時開塔羅牌、去做吓市集,或開Instagram帳戶大放厥詞,卻永不處理個人課題。」例如好些父母口裡說想幫子女們活出自己,「但他們連本分都未做好,不承認自身問題,哪來說服力幫別人?」夢妮妲輕嘆。「只說不做,只會令你更不懂愛人,更拒絕學付出,最終招來反效果。」

夢妮妲強調,「終極修為是達到個人轉化,由內而外地活出個人特質,讓別人看到你的成長,再啟發他們共同追求心靈和精神的進步,不是靠外力做外在轉變。」修行路上,她遇過好多心痛的例子,「早前重遇某位資深塔羅師,發現對方整容整到容顏大變,都幾心酸,她本是靚女,何以如此?因為沒處理好內心,未放得開世俗枷鎖,未見到真實的內在美,塔羅再叻都沒無意義。」

心態嚴格,全因夢妮妲見證無數生離死別。「好多客人、朋友都過身了。我今天戴這條鏈,送我的客人已燒炭死了。許多人和事提醒我,生命的機遇都是選擇,到底我們想繼續浮沉,還是認真內觀?全看自己。如果每次好一點,就馬上重複犯錯,無止境地循環,多沒意思。」夢妮妲體諒,「我都年輕過、迷惘過,知道初接觸身心靈事物,會被好靚的牌、靈擺和水晶吸引; 或剛起步難免疑惑,想被安慰、想呃吓Like,這是必經階段。但年歲漸長,要了解學習身心靈的真正價值,非一味爭取認可,當身心靈是奶水,只講一時滿足。」

 

 

穩定能量才是基礙
比起短暫的安撫,「於亂世中『Be A Better Me』 ,以堅定信念企站,不被風浪輕易擊倒,這股穩定的靈性能量,才是真正目標。」夢妮妲表示科網世代,太多雜訊蒙蔽人心,例如有學生學完塔羅,偶爾為人看牌看得準,被讚就滿足,誰知某天遇到患癌的個案,無法處理還情緒崩潰,向她求救,「我問對方,何以解牌會解到為陌生人哭?聊下去是其父親同樣癌症過世,自己卻從未處理本來問題,情感傷口自然被觸發。一再證明,我們要先處理好自身狀況,才有力量回應世間的衝擊。」

想如夢妮妲所說,鞏固知識、強化心靈,修習不同的靈性工具,又有何方法可依循?「我最早接觸紫微斗數,再學占星學,接續再學解夢、塔羅等。」她說人人的修行際遇不同,其歷程和使用工具的轉變,主要隨年紀、心態及需要不同而形成,「成熟了,想放下『重味精』事物。當年我做紫微幾好,客戶多到做不完,但何以會放下?因為我自知只短視向錢看,會影響將來連串身心靈學習。到學星盤亦一樣,慢慢發現『無盤勝有盤』,像廚師煮餸,起初總會挑戰最花巧的菜式,但最後會明白愈簡單愈考功力。學習身心靈也是,考驗的不是開牌幾叻,而是一個人跟自然的連結,講求能量的乾淨、清晰和穩定。」

修行過程中,夢妮妲更關注怎樣擺脫輪迴業力,對人造成的枷鎖與束縛,並尋求內在轉化。「學紫微斗數,最深刻有次將命盤理論,放在一對同卵雙生的孖妹身上,因姐妹的態度不同,後來出現截然不同的走向。所以你說怎樣用命運去推敲人生呢?」談命理、修靈性,她有感說到底,「都是看一個人怎樣擺脫命運的制約。」就如銘言「It's not what happens to you, but how you react to it that matters.」她相信風波總存在,也必須經歷,像當下無人不受疫症影響,「分別在於,你以何樣智慧及心境去面對。」

 

 

騙不了人的能量
然而夢妮妲亦坦承,「撇除鹽花和味精,專注內觀心法、打坐,老實說好沉悶又無聊的(笑),但這過程正是要逼你直視世間的孤寂、被遺下、被忘記等情緒,當你可坦然無懼地與之共處,最能修心。」她說相熟客人來咨詢,「我好少開牌,因為『每個人就是一張牌』,你的能量、身體位置、情緒反應,已呈現一切。何解有時還會開牌?只是用實證說服對方。因為能量不會說謊,但人會說謊。」

現時,夢妮妲較常使用的靈性工具,是塔羅、解夢、瑪雅曆法和病理心因。「夢境最映照現實,是人的自編自導自演。許多現實中不自知的情況,或會在夢中以噩夢形式出現,你以為是惡魔但實情是天使來提點你。最難忘是幫某大集團老闆解夢指他有性病,起初他不承認有事、還嬲到拍檯,事隔多月後,他接受問題去就醫,跟太太關係改善,反過來送禮給我道謝,證明人要面對自己,夢的力量亦很powerful,會挖掘出很多人的陰暗面。」

至於塔羅,「比較是用來problem solving,根據你的能量去解讀,由高我或神明天使去解答。」瑪雅曆法又是甚麼?「它較複雜,是近代的古文明,也是外星文明之一。香港多人認識,緣於它是2012年結束是世界末日的標誌,加上瑪雅圖騰好漂亮(笑)易引來注意。我追隨的老師是正宗的北歐塞爾維亞人,現正用六年時間到牛津和劍橋,嘗試將之發展成主課程,是很艱鉅的任務,還在處理中。」

夢妮妲分享瑪雅曆法的獨特之處,「其系統上像紫微斗數,讓人看清生命軌跡,但它非對照外在世界,而是對應內在世界。如何走今生、發揮天賦,亦似人類圖,但沒那麼頭腦型,不用追邏輯,較對應能量,是我喜歡探索的元素。」曆法又分百多個系統,「我現在教的是『十三月亮曆』,其系統又名『共時秩序』。亞洲流行這一套,全靠當年老師引進。」但因系統複雜,她笑說,「要上堂才解得清。總括,瑪雅曆法有好處亦有難度,困難在於你要有足夠智慧,才可捉緊所謂頻率變化,它可以是很好的調頻工具,讓人跟宇宙的能量得以平衡。另外,疫情前,很多人常會前往墨西哥的金字塔,亦即馬雅國王Pacal Votan的遺址作研修。」

 

 

開放地面對真我
但夢妮妲認為,使用何種工具不重要,「我不執著於工具,當下可幫人走下去,它就是適合的工具。」分享中,她更多次提到能量、頻率等,因為她認為人經由「Realization」發現實相、想求變,最終學懂放手,跟自我和解的過程,特別觸動她的心靈。「這是『比簡單地承認』更大的學習。身心靈的強大,在於提供方法助我們發現不自知的盲點,快點去行動,然後改變後有種『嘩』的覺悟。像『生死』是我個人課題,看著眾多朋友從生入死,將是終生要思考的一課。」

對於有意開展靈性之旅的人,夢妮妲鼓勵其懐抱開放的心,去面對內在的好與不好,「一切看緣份,非夾硬來就有效果,『When you are ready the teacher will appear』當你準備好心態,願意接納建議,更願意用行動去回應,慢慢會察覺到許多微妙的身心變化。」

 

 

占卜問題
疫情在明年的走向會怎樣?能見到終點嗎?
似乎疫情會變成有如感冒或花粉症之類的風土病,但別鬆懈,有機會出現新問題。世界各地亦各類天災人禍,譬如嚴重的海嘯、地震,糧食問題永無止境。
疫症只是開始,未來十年的情況不會好。尤其人類的貪婪、貪方便,會衍生更多難題。所謂「貪方便」是指「方便了你這一代,卻害苦了後來的幾代」,應嘗試從教育去改變思維和習慣,為地球著想。
泥土問題亦影響食物供應,以至糧食短缺。我非泥土專家,詳情要問專家,但基本或指土壤質素下降,無法孕育植物、影響食物鏈循環,但人類只用科學解難,會遇樽頸或盲點,追不上環境的急劇變化。再加水災和地殼變動,情況更嚴重。
知道重點後,要處理恐慌,為做過的業付出責任,因為人類太無知,不知道正在做的事會為未來帶來多大危害。

 

明年香港移民潮會怎樣?
移民潮會出現幾個狀態。有些人會發掘新的移民地區,不再只去幾個熱門國家或城市,部份移民者或會想發掘新領域,開展以前不敢做的事業,不擔心由零開始,不介意過去搏,很多重建創造力,改變對他們來說是好事。
但佔大多數仍然是「恐懼式移民」,這類人大都沒清晰想好「我要做甚麼」,怕留下來權力、錢財被剝削,然後想將一切家產、親人移走,保障所謂人生安全,無論去到哪裡心中始終有股不安。
「有危就有機」,當有人走了,會產生不同空缺,需要其他人填補。留下來的人不要自覺被遺棄,是時候主動創造機會,別再等運到,成世都繼續這樣,走幾多叻人都不會輪到你。

 

未來會否經歷戰爭?
世界一直處於「打仗」狀態,例如中美貿易戰、國家互相經濟封鎖、文化批鬥,是當代主要的戰爭模式,不再是傳統的槍來劍往。只要駭客入侵、限制比特幣等,都可以是「戰爭」的一種,這是用腦的打仗。
另外,「戰爭」又有新演化,若談未來對世界最大的影響,是精神或情緒病。人類愈來愈多情緒崩塌、精神散煥、心靈抑鬱的「打仗」。譬如香港沒自給自足的食物,一旦被斷水斷糧,城市和群眾精神足以崩潰。
或國家或民眾之間互相批鬥、爾虞我詐、精神折磨,全部人不得安寧,才是對人最大的折騰。看「王力宏事件」恰是兩個人的鬥爭,關係和情緒出了狀況。故此,大家可多關注個人心靈健康,還有人與人之間,或自己心靈的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