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12-13 14:51:49

倒模出山水畫

由兩位建築系畢業生Joe與Mig組成的「倒模」(Moldflip),只對水泥情有獨鍾,喜歡到一個地步,用水泥造出山水畫,比一般山水畫更有詩意,令人驚艷。由兩位建築系畢業生Joe與Mig組成的「倒模」(Moldflip),只對水泥情有獨鍾,喜歡到一個地步,用水泥造出山水畫,比一般山水畫更有詩意,令人驚艷。

Text : Ernus

Joe與Mig相識於大學的建築系,經常接觸林林種種的建築物料,又因為結伴旅遊時看過不少大師級建築,發現水泥可塑性高,漸漸愛上水泥,於是組成「倒模」工作室,集中以水泥創作。「水泥本身不是一種裝飾性物料,但因為它灰調,令人可以更集中欣賞建築物的光影和質感,帶來很多趣味。」


工作室取名「倒模」,原因很直接,是因為水泥的成形,必須通過倒模的過程。「水泥不像陶泥,可以手捏或拉坯造型,無論製作建築還是其他創作,都只能倒模,導致水泥這物料有一定限制,人人做出來的東西都差不多。但我們反而會想,為何不可以另一種方式表現水泥?」從這想法出發,「倒模」開始探索更多可能性,突破過往水泥的框架,他們堅持為每件作品親自製作模型,用水泥製作了襟章、獎座之類的產品,最誇張的,是連山水畫都給倒模出來。


用水泥倒模山水畫,就好像菲林攝影一樣,未到最後都不知道結果如何。「因為倒模的緣故,我們要反轉畫畫,然後要仔細構思拆模的過程,水泥一兩小時就會乾透,這是最具挑戰性的地方。而山水畫最重要的是意境,線條不可以太硬實,當水泥流動性愈來愈低,就很難製作。」他們說,製作十幅山水畫,總有一兩幅是失敗的,即使拆模後效果理想,還要經過打磨程序,才成為最後交給客人的作品,雖然困難重重,但見到心目中漂亮畫作,滿足感難以言喻。


Joe與Mig現時均有全職工作,任職建築師助理,「倒模」的目的不為謀生,只為向香港人推廣水泥的美麗。「我們的生產速度十分慢,你會發現我們的產品不多,沒有接受委託工作時就集中創作,與及舉辦工作坊,教授大家如何自行製作與水泥有關的東西。」「倒模」的長遠目標,是希望香港人一想起水泥,就聯想到他們的工作室,同時推廣黑白灰的素色調作為一種美學,在如今過分鮮艷的香港,實在有如一股清泉。■

issue APR 2018 VOL: 188
2018-03-06 18:44:40
在香港旅行

從平面繪畫到動畫製作,看似是一種進步,但對曾全職從事動畫工作的Pat來說,繪畫才是她的終生志業,因為畫畫,香港土生土長的她去了好多遍香港旅行,發掘城市各種面貌。

Text : Ernus

「飛天豬Flyingpig」的名字出道,Pat成為全職插畫師已經兩年,從全職動畫製作到自由身插畫師,這個決定殊不容易。「大學畢業後在電影公司做動畫製作,幾乎晚晚加班,凌晨截的士回家的時候,我問自己以後是否希望過這樣的生活。於是我離開了這行業轉做Motion Graphics,但那時候心底裡想畫畫的想法似乎更強烈,午飯時間又畫,放工又畫,滿腦子都只想畫畫。」曾有朋友叫Pat考慮當自由身插畫師,考慮到要養家又要生活,Pat當時一口說不,但這想法後來愈來愈強烈,最後她決定給自己半年時間試試。

這段時間她剛好畫了一系列香港老店,機緣巧合之下遇到出版社為她推出《老店風情畫》一書,反應不俗,為她全職插畫師之路打下強心針。「那時我經常到處寫生,明明在香港長大,平日卻只會因為特定原因去某個地方,沒有好好的認識這裡。」因為想寫生,Pat到了很多從未去過的地方,建立了一些預期以外的感情。「例如在灣仔有一個魚檔,裝潢都用上藍色,連店員的T恤也是藍色,我覺得很有趣,就膽粗粗問他們可否被我畫,本來怕他們會罵我,沒想到他們十分歡迎,畫完後又圍觀說好喜歡。」她又試過在油麻地的綠色鐵皮屋擺檔,隨意畫下街坊的樣子,寫下每個人的故事,自由工作的生活像過山車般朝不保夕,但她沒後悔將時間花在自己喜歡的
事情上。

Pat沒有接受正式畫畫訓練,所有畫功都靠寫生練習得來,但無阻她近年成為不同客戶的寵兒,從茶葉包裝、話劇場刊到米芝蓮指南,都看到她的筆跡。「慶幸我的作品能得到客戶賞識,也遇到不少放手讓我自由發揮的客人。很多人以為當freelancer就是過著很逍遙的生活,吃幾個小時早餐才慢慢開工,但我不是這樣,而是很早開始工作到晚上十二時,每天如是,因為我很清楚當初辭掉全職工作的原因,就是要用盡所有時間創作。」曾經以為,在香港當全職插畫師很難,但Pat的故事告訴我們,在乎有心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