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12-13 14:57:39

風景金工

Shan Ho創作的首飾,就像一幅幅風景畫,將天上的星星、月亮,都化成觸手可及的隨身物,在我們的身上掛上了淡淡的詩意。

TEXT : ERNUS

Shan Ho於大學時主修多媒體創作,畢業後沒有從事相關工作,倒是往平面設計的方向走。某年誤打誤撞在香港藝術中心接觸金工課程,忽然對首飾設計產生強烈興趣,再於浸會報讀相關興趣班,就這樣簡單地展開首飾設計的旅程。「我在工作上經常處理平面設計,然後發現首飾設計可以將2D的東西變成立體,好像開拓了一種全新的創作思維。」


最初Shan Ho只為興趣製作首飾,一件一件都是為自己而造,但漸漸數量多了,身邊朋友建議她將成品拿去賣,適逢2010年代初手作市集興起,Shan Ho每次拿她親手製作的首飾出去也會賣光,令她信心大增。「那幾年我還有正職,但一有空閒就會不斷創作,幸好老師的工作室可以借給我用,我就埋首在那裡,不停鑽研各種質感,試了很多首飾做法,對我日後創作十分重要。」


2013年Shan Ho懷孕,暫停了首飾創作,但在忙碌的坐月日子,腦內卻湧現大量創作靈感,到人母生活比較穩定,便急不及待又走進工作室去製作首飾。「創作靈感大多是來自大自然,而賣得最好的都是大自然系列,我想所有住在城市的人都對大自然特別有好感吧。」大自然系列,有山、有月亮、有星星、有雲朵,沒有複雜的線條,但看起來就令人覺得好舒服;她也擅長玩線條,簡單的戒指以不工整的線條製作,配以簡單的鍍金,又是惹人喜愛的作品。


Shan Ho的產品愈來愈受歡迎,客人的點子,又構成她新的創作概念。「有次一位熟客給我天然原石去創作首飾,我造了之後好喜歡,開始搜羅這些原石,沒想到成為很多人求婚用的戒指。」Shan Ho由今年起開始全職打理Shan Ho Jewelry的業務,今年更有幸去到日本參加當地的手作市集。「我一直有將產品放在日本Creema網站出售,早前他們舉辦市集,作為其中一個創作者我就有機會去參與,真的好興奮。日本客人跟香港很不同,他們會對我創作首飾背後的理念很有興趣,而其他參與市集的日本創作人的產品,真的好靚,這次經驗教我獲益良多啊。」■

issue AUG 2018 VOL: 192
2018-12-13 14:40:52
設計,改變的是社會

網上流傳一間小學內的禪修室相片,簡約設計卻深藏著宗教的願景,令人為之動容,原來這是出自本地設計工作室CoLab之手,他們自稱社會設計師,這次的傑作「心之校園」不止是一所禪修室,而是一整個課程的重新包裝。

Text : Ernus

「心之校園」的主意,是由北區一間佛教小學的校長提出的,三年前,他主動聯絡CoLab,希望他們為小學重新包裝,CoLab感到好奇,就跟校長認真談一趟。「校長深感現今只求分數的教育制度給孩子的壓力太大,缺少了心靈教育,加上佛教學校給人的感覺比較老套及守舊,甚至有次一等的感覺,所以希望我們幫忙可以提升學校的形象。」CoLab提出「心之校園」計劃,建議六個年級各自集中教授特定的「心」,以幫助學生面對人生的挑戰。「我們相信通過靜觀練習,學生也能獲益,於是在校園尋找可以化身成禪修室的空間,禮堂太大樓底又太高,剛好見到有個古舊的雜物房,就決定打它主意。」

在「心之校園」之前,CoLab亦有為「香港弘法之旅」重新設計品牌,從海報設計到現場舞台,都一洗過往佛教的形象。有趣的,是CoLab創辦人Hung Lam和Eddy Yu一個是佛教徒一個是基督徒,這對猶如《聖哥傳》的配搭,過去已在宗教界帶來不少改變。「我們都是主修平面設計出身,但我們相信設計的力量可以很大,設計本身也是為了社會進步,所以八年前成立CoLab時,我們希望為社會做多一步。」


初期與新生精神復康會合作,為旗下的社會企業Cafe 330帶來眼前一亮的設計,那些經驗給CoLab很大啟發:「這樣重新包裝一間餐廳,不單吸引更多客人,也令在那裡工作的精神康復人士重拾信心,自覺不再是次人一等。」在香港,美學向來不受重視,在商業機構如此,在非牟利機構更甚,CoLab曾經和一些NGO合作,他們在計劃書中以「branding」名義申請撥款,幾乎都被拒絕。「幸好後來他們發現重新包裝對機構能帶來各方面的好處,漸漸備受重視。」CoLab不是慈善機構,自言只是找出業界的藍海,嘗試做出雙贏的局面:「公司要sustainable才可以做下去,我們也要接一些商業企劃維生,但另一方面亦希望繼續令社會進步,希望愈來愈多機構明白branding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