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9 VOL: 199
2019-03-12 15:28:42

界外藝術解放既定思維

藝術本質原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助人打破邊界與樊籬。吊詭的是,受歷史發展和美藝教育等常規影響,我們卻會不期然陷入各式框架,甚或失卻赤子純真。


而本地藝術家Firenze Lai透過2014年為智障人士畫班擔任導師,意外發現「界外藝術」魅力,並藉由替52歲的學員陳翠紅編撰畫冊《圓圓的正方形》有所頓悟,「透過她的眼睛,觀察及反思美藝種種,像走入一條新隧道,通往一片新天地。」

TEXT : Ko Cheung
photo : courtesy of Firenze Lai

從創作者到導師,是Firenze首道要跨越的界線。她笑說:「繪畫與教畫,完全兩回事!」坦承從未當過老師,答允離港求學的好友接任智障人士畫班後,確實戰戰兢兢。然而她甘願大膽嘗試,全因於海外觀摩Outsider Art Museum時,察看到社會邊緣族群也有接觸藝術以至治療身心的需要。創作者到導師,是Firenze首道要跨越的界線。她笑說:「繪畫與教畫,完全兩回事!」坦承從未當過老師,答允離港求學的好友接任智障人士畫班後,確實戰戰兢兢。然而她甘願大膽嘗試,全因於海外觀摩Outsider Art Museum時,察看到社會邊緣族群也有接觸藝術以至治療身心的需要。


「香港專責界外藝術的機構不多,主要靠『藝術在醫院』或i.d Art(愛不同藝術),兩者的學員屬同界別中較『叻』的一群,普遍智力、言語及表達力普較高,可參加社區項目以至策展。但其他狀況較差者,或未能參與其中。」想到資源和配合不足,她不諱言難過,即使並非打算全力朝此領域發展,「希望可略盡綿力。」
縱然帶著問號起步,讓Firenze碰過不少釘,「別以為事前設計好課程綱要就好,基於翠紅及其他學員語言能力較弱,但又加上自主性強,他們未必會回應你的指導,而會隨機畫各自所想。像翠紅不喜歡換顏色,會一枝筆畫到尾、另有學員則只愛試顏色,如畫調色版等。我頭幾堂都頗花心力去調節。」


可是Firenze並不視此為「壞事」,「相反,他們的行為啟發我的新想象。記得童年上美勞堂,學習經驗全受教育署既定課程限制,我也不知道可選色和自由發揮。如今跟這班學員相處、研習界外藝術的特冊,讓我放下某些畫畫準則與習性。譬如我不再抱『教學』心態,而是以『陪伴』想法,跟他們一起探索;也嘗試選來大小各異、款式不同的畫筆,甚至黑色畫紙,任他們自選;看學員用黑筆繪在黑畫紙上,其他工作人員也不介入干預。」


Firenze相信放棄重覆性的訓練與條件,才能讓學員以個人時間感、速度與角度,蘊釀出作品的個性、釋放內在情緒。「以翠紅為例,雖然她基於中度智障,較不擅長摸索主體(Subject)與客體(Object)形態,我得稍施援手為她選取圖像供仿畫,或指引她學換色選紙以獲取多選擇,但整體創作過程,她對畫紙尺寸、構圖用色到快慢等,全有其品味。」


像《圓圓的正方形》收錄的畫作,全是翠紅未經任何藝術教育下,不依賴別人意見與對錯,憑個人技法與觀察繪成。Firenze旁觀她學會以「單眼」畫人物側面、順時針畫出菊花花瓣的形狀、用正方形代表衣裙格子等,「她比常人需多額外心思和時間,但也努力摸索解決方法,讓我從畫中體會她純真並領悟:藝術的美在於付出真心而非盲求技藝。」■

issue FEB 2019 VOL: 198
2019-02-18 13:05:56
近在咫尺的小美好 《靜水百選》

「沉悶才激發想像。」藝術家洪忠傑(Kensa)幾年前在兆基書院教書、尚未使用iPhone,課堂之間就趁無聊呆發白日夢。無意間,他想到以豐子愷《護生畫集》作藍本,將日常觀察繪成《靜水畫集》,並衍生談生活小幽默的《靜水百選》展覽。

TEXT : Ko Cheung
photo : courtesy of Kensa Hung

Kensa頸上紋有雙鳥、梳上《千與千尋》白龍式齊蔭直髮,造型新潮又冷酷,但談及本月才剛買的首部iPhone,他笑說:「我買機為影相,無報上網Plan。」問起藝術口味,他表示:「我自小學書法,近年正在學佛。」恬靜如古人的個性,跟外形反差強。


如此反差,也讓人格外好奇Kensa創作《靜水》動機,還有他怎看傳統與當代藝術的關係。「本身拍攝菲林和數碼並用,做設計也用電腦,並不抗拒新科技。真正令我害怕是科技進步引發資訊膨脹。被龐雜無謂的資料瘋狂攻陷生活,實在身心俱疲。」他自決生活方式,不跟隨主流步伐,努力從營役中找出口。


剛好, Kensa在2015年回母校兆基創意書院教學,期間他從自由創作人變老師、日常節奏由無皇管到規律、接觸領域由商業變得較藝術及學術等經歷中,反思了創意,「教書沒Freelance頻撲,常有空檔去校內花園淋花種植,或呆看學生和周圍街坊活動。我很享受這種悶,因為有空間思考。想著,就憶起某次參觀藝術館的豐子愷畫展,看他以《開棺》喻罐頭等作品饒富想像力。於是,我也在腦海試玩小遊戲,將所見人和事物加點聯想,演化成不同畫面。」


Kensa還以豐子愷的《護生畫集》為藍本, 經書法老師建議擬定《靜水畫集》命題,並自律地連續幾年,趁每日由小巴轉乘地鐵再步行回校的過程找靈感,又風雨不改地天天回校畫好草稿,回家再繪成畫作及掃描成電子檔案上載網絡。
「開頭曾壓力很大,既苦於找題材,也擔心繪畫角度,可會太批判、太說教?例如叫大家新年少吃肉,但你團年卻斬殺動物全家;畫陌生人在食堂等位,望著你的銳利眼神如禿鷹等吃,是好笑還是變罵人?諸如此類的問題,令我由畫畫解悶變辛苦。後來不太本末倒置,又逐漸摸到節奏,決定相信本身觀察、放鬆感受,因為不帶期望才能發掘小趣味。」


心態一轉,靈感自來。Kensa將香港獨特地貌與場景,結合東方文人畫風成逗趣之作,「傳統文人畫題材多為大山大水和醜石枯枝,無奈香港環境根本找不著,我唯有變調。無真正竹樹?改畫家中富貴竹;家裡沒亭台樓閣?用窗外紋式靚的人造擋土牆入畫;我也特別喜歡畫老人、小孩與動物,譬如〈賞花〉婆婆細看青花瓷盆景,〈掛月〉小孩將螢光圈拋上樹梢;〈公屋〉麻雀躲入大廈的『樓』字建設裡休息等,無非想以流動性的意蘊,不帶批判地跟觀者思考東方文化跟人文的關係,還有人和事物跟時間的狀態。」


今次Kensa於藝術空間foreforehead展出《靜水百選》,悉心把百張畫作配上小巧燈箱做裝置,希望給忙昏的街坊和遊人,於此空間閒聊靜想、分享所愛,好給心靈靜休,俯拾散落於城市卻被忽略的小智慧、小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