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201
2019-06-03 17:16:16

永不重複的風景

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生活如是,創作亦然。每個人難免有盲點,多個同好並肩前進,可互補不足、互相啟發。各有各精彩的香港畫家楊學德與黃進曦,上月參展Art Basel Hong Kong,被畫迷發現於 Gallery Exit (安全口)攤位,「一景兩畫」描繪各自眼中的「大風坳風采」,雙方近日還宣傳六月將首度合辦聯展。且聽倡議者進曦漫談箇中點滴。

TEXT & photo : Ko Cheung
photo : COURTESY OF 安全口畫廊與藝術家(展場及寫生部分 )

論年資(或年紀),阿德是進曦前輩,故聯展消息傳出,有畫迷提問:「聯展是否想提攜後輩?」但無架子的阿德早於Facebook表明並無此意,還自冀懶蟲少出門,反而進曦的戶外寫生經驗、畫量到架生都更專業。

進曦謙虛回應,「唔好咁講,難得夾到,輕鬆交流。」他憶述,大學已愛看阿德的漫畫如《錦繡藍田》等,2012年初相識,已想邀請對方一起戶外寫生。惟當年阿德長期宅在家作畫,擔心體能難應付行山節奏,先將想法擱置。等到近年,阿德開始擺脫「麻甩」畫風,轉型繪畫「都市」油畫,加上雙方愈見熟稔、創作觀也合拍,幾經協調終擬定出,前往約十個寫生景點,包括大潭、鶴咀、城門水塘和雙方未去過的蒲台島等,進行「共同取景,各自表述」的創作聯展。

「寫生者的取態各異,有人愛學術性研究、有人愛紀錄式探索。我和阿德都不偏好以『影相』態度(即高度像真)去捕捉景觀。」進曦解說,「我不是想畫出一個怡人風景,而是想用游牧式視點描畫『空間』的玩味,帶領觀者遊走於山水之中;阿德則偏愛觀察身邊的『人』或『動物』,及由兩者觸發的『情景』,以畫筆將之置入某些空間中,為單一畫面衍生故事性。另外,即使同處一地取景,我們在構圖、調色、擺位、理解,以至節奏上既不相同,又互不干預。

像ABHK展出的「大風坳」寫生畫,縱然是兩人同時同地取景自大潭水塘,可是進曦畫風如阿德形容「清新雋永」,筆下群山翠綠明媚,令觀者萌生深入山中的興致;反之,阿德的畫作卻暗沉如山雨欲來,叫人有感畫者心藏幽思。

展覽尚在籌備,未有成品可說明,只是進曦笑言阿德個性和想像跳脫,「試過我才下筆,他已起完稿跑開;或他明明畫碼頭,也會幻想多添隻海豹;或他行山見樹形奇特會不停讚嘆,周圍執樹枝送給家中鸚鵡⋯⋯這些好奇反應,提醒寫生已久的我:創作人就算回到同一地方,也不該厭倦與麻木,反要學習尋找新角度去觀察世界。」■

issue APR 2019 VOL: 200
2019-04-16 15:03:30
旅居一刻 台灣插畫家的油麻地初體驗

台灣自由插畫家藍逸慧(Tweety)喜以「旅居」體驗各城市的文化,早前經香港東南樓酒店「藝術家駐留計畫」短住油麻地,以藝術跟社區交流。從人生路不熟到累積有趣的見識及友誼,她開心又無悔。

TEXT : KO CHEUNG
PHOTO : COURTESY OF TWEETY LAN & 東南樓

現旅居倫敦的Tweety當初為何想訪港?「我是東南樓品牌設計師Juliana在英國公司的員工,得知品牌有多個藝術合作項目,對插畫地圖非常感興趣,就透過計劃以插畫師的身分訪港。」她解說。旅居倫敦的Tweety當初為何想訪港?「我是東南樓品牌設計師Juliana在英國公司的員工,得知品牌有多個藝術合作項目,對插畫地圖非常感興趣,就透過計劃以插畫師的身分訪港。」她解說。


根據東南樓的背景:從1950年於油麻地開業的潮州粵菜食府「東南樓海鮮酒家」改建成酒店,渴望注入懷舊及藝術元素的理念,以及香港的英殖背景,Tweety跟團隊擬定出現代感的風格,突顯品牌精緻典雅、集中西之美的特色,「地圖整體色系選用水彩韻染、西式技法來表現英式風情,圖中每個香港代表物,全是共同商討的結果。」


Tweety事前工夫做足,起行前專門到英國的美術行,買五、六款水彩紙測試顯色效果。「上線條用的墨水,因市售的黑墨太深、褐色墨又太淺,就自行調配出滿意的深褐色。為維持地圖的畫面和諧性,以及建築有中式、有西式,要策略性地尋找建築物的共通點作串聯。地圖成品尺寸大,建築原畫便不可太小,但原畫大上色複雜且筆觸多,當很多建築並置會混亂,事前要做好色彩規劃,色調才和諧統一。」
準備再充足,仍存在考驗。抵初期,Tweety興奮隨酒店導賞團展開油麻地之旅。到實際創作,難題出現,「現場看建築跟照片大不同。人民生活空間比想像中更小,街道更擠,街道及綠地比例與預想差很多;建築和店面之間距離非常近,樹也很少,創作時,畫面大修正好幾回。幾次遇到創作瓶頸、無靈感,未適應香港的快節奏、地狹人稠的生活空間讓我陷入低潮。」


慶幸,Tweety獲友情相助,「住長洲的同事常邀我搭船去玩,到離島散散心。居住過、生活過,令我更了解此地的人事物。像到訪美都餐室,欣賞每片玻璃的漂亮層次和顏色;在天后古廟的龍像,近距離看清精緻工法及造型,逐漸畫出我認識的油麻地。」旅程過後,她有感,「油麻地不是繁榮亮麗的大廈景致,但保留香港的原始特色,舊屋老街造就地道的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