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1 VOL: 111
2011-11-02 16:00:00

超現實香港
梁家希(Karen Leung)香港土生土長,十八歲拔尖到上海復旦大學新聞學院,見識國內精英學生和社會的各種風流與下流,練就鋼鐵意志和犀利眼光。現畢業回港,專職寫作及翻譯。

超現實香港
不久前老娘在滑浪Q牌公司應徵市場部助理時因為「國內大學畢業生」的身分受到奚落,前天陪朋友到銅鑼灣時代廣場TIMBERLAND試登山鞋,卻因為純正香港人的消費者身分受到店員白眼,不得不說香港現在已經由資本主義轉型成為超(級)現實主義。
 
何謂超現實主義?五個字能解釋:有奶便是娘。香港人的白鴿眼在國內早已十分有名,即香港人對名利十分敏感,嗅得到錢的味道就不顧一切,故在金融和經濟圈人才輩出。十年前,香港人對大陸人嗤之以鼻,認為自己有錢到順德等地買幢HOUSE,平時在香港當個庸碌打工仔,放假時乘著匯率和物價的優勢,當碧桂園的豪客,請阿姨打掃,每天起床飲茶按摩做指甲,好不享受;十年後的今天,大陸來港旅客從自由行變身自由神,拯救了本因經濟不景而疲弱的香港旅遊與零售業。
 
神者,能人所不能也。自由神不止買衫買奶粉,還買車買樓,香港人買不起的,他們都包了,買得很開心很值(不止一次在商店聽到「在香港買東西就已經打了八折」的豪語)而且往往PAY CASH NO 賒住(在這裡先別談他們的收入來源)。在港居住的神選子民,付出勞力收入卻趕不上飛快的通脹。百物騰貴之下,看看錢包,親,別說勞力士,以你的勞力,連淘寶你也買不起。
 
可能是因為香港人都買不起東西,同是香港人的售貨員變得不願意服務同鄉。從前聽到你談話中英夾雜,他們知道這個客人是香港人甚至是鬼妹仔,現在聽到你中英夾雜,他們心裡更清楚——你只是個窮鬼,有些還加個死字在前頭。幾年前我還很天真,總會去問當售貨員的朋友為什麼那些店員要對香港人白眼,他們服務態度好不好,一天還不是都要幹一樣的時間?語氣好一點會死啊?結果當時在LEVI'S當兼職店員的C說:既然是拿一樣的人工,自由神來店都會花錢貨都賣得出去,我為什麼要花時間精神幫只問(試)不買的香港人入倉出倉摺衣服,等你拍拍屁股不買就閃人呢?撇開我們這些Part-time的不說,正式店員賣得好的話是有bonus的!而且,店員當久了,你一進來我們就看得出來你是來幫襯的還是來運吉的,就算有客人投訴,只要我們店賣得好,上頭也不會說什麼。」
 
昔日香港人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優點就是積極和能屈能伸,近年來很多香港人卻變得小家子氣和消極,福利制度太好當然是個禍害,我們容後再談。但是對有錢有閒的大陸同胞眼紅或在沒有利益的情況下肆意打壓大陸人的心理就是變態,畢竟在不同時空和場合中貶損內地身分或崇拜內地身分的都是香港人,從來眼裡只有自己,才會為己所害。

金融財俊
前陣子到茶餐廳吃午飯,卡位搭枱的是兩個身穿G2000西裝加GUCCI帆布腰帶的青年,身型略胖,架著PRADA眼鏡,框型不合臉型之餘臉的兩邊還被壓了一道槓。一句到尾:九唔搭八。
 
甫坐下,兩位青年就邊掃iPhone4邊大談數字密碼:「你隻XXX交易點呀?」「隻XXX OK喎,入唔入?」... 噢,原來是金融「財」俊,失敬失敬!此時,茶餐廳阿姐走過來,金融財俊點餐飲時充分展露霸氣,要了一杯「凍奶茶,少甜少冰少奶!」頓時把我嚇傻,但是阿姐面不改容,反問一句:「三小下話?」我當時想,「三小」這種味道三不像的飲品,維他命水可以開始研發港式新味道了。重點是,身為眾多港女趨之若鶩的金融財俊們,是怎麼樣的人?
 
金融財俊,特別是在夜店和唱K碰到的,都還成功不到哪裡去。成功的財俊早已發財立品,在家弄兒為樂,未玩夠的也只會出現在VIP區域或更隱密的私竇。很遺憾,現在在你旁邊猜圍枚的,問你電話號碼的,都是低質的,中環LOOK MK底,在翠華像在Starbucks自處的「三小」,哪三少?
 
1. 錢少:知名投行的財俊們起薪點每月30K;書店看到的「戰勝畢菲特的隱世股神」迷債害死人的那一年年收入是25億美元。
 
2. 讀書少:早上看港股內地市,晚上看美國市,中間的時間吃喝拉撒都不夠用了,想要上位還得看老闆臉色陪玩樂,還讀什麼書?
 
3. 小器:「一天起碼花18小時想著幫別人/ 自己怎麼賺錢,搞得頭髮又少嘴巴又臭,追一個港女還得花時間情話綿綿,還要大方請吃飯買禮物?那我還不如找個靚模?」
 
「三小」的財俊真的那麼炙手可熱嗎?我不知道,只記得我每次看到他們,就發自內心想起電影《92黑玫瑰對黑玫瑰》中,黃韻詩看到演王蝴蝶的邵美琪時,不徐不疾地吐出的那一句——「周身賤格。」

Karen's blog
issue NOV 2011 VOL: 111
2011-11-01 19:00:00
寫一首詩
葉在飛,70後自由創作人,沉迷老莊、禪宗、催眠、潛意識等思想已有多年,正埋頭研寫個人書籍,初擬名為《葉氏煉心錄》,與詩集《我被一群飢餓的新詩,重重圍困》構成個人的「理智與感性二部曲」,總攬一生精華。 

詩 
一個字在白紙上傻笑 
我打了一個噴嚏 
就把它釘成詩題 
再沒有字敢路過我 
我從日落等到日出 
從好奇等到暴怒 
我向詩題拳打腳踢 
再用煙頭灼它 
再用惡語咒它 
它慘叫然後再慘叫 
它最後的慘叫聲 
引來了一群好心的文字 
在淒涼的它面前自覺地 
站成悲憫的十四行

美色 
所謂美女,應以花為貌,以鳥為聲, 
以月為神,以玉為骨,以冰雪為膚, 
以秋水為姿,以詩詞為心。 
                                      ——張潮。幽夢影 
 
一弧秀色可餐的少女清容 
躲在烏亮的瀑布中 
翻紫搖紅 
 
她的羞澀笑容是清醒的 
可是她的眼神卻帶有醉意 
 
她分明在傳播一種極罕的優雅 
順道為人類的美學概念烙下定義 
 
一肌妙膚,弱骨纖形 
 
看!她的美麗正在移動 
並且已成功偷走了我的魂 
 
綺麗無邊,仙姿玉色 
 
莫攔我,以詩為馬 
策入她的虛空 
從此我只願 
醉生夢死

葉在飛網誌:http://www.fnb.hk/blog/space-17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