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4 VOL: 139
2014-02-28 18:00:00

不是擺設 Awkward Blooms
近年香港流行terrariums,印象中總是一個密封玻璃容器,裡面放一小片青苔、幾棵假樹、數個迷你人偶,營造出逗趣的場景,是絕好的擺設。愛好種植的Annie和Seven卻不甘心terrariums淪為eye candy,「植物也有生命。再說,我們呼吸的空氣不也是從植物而來嗎?」同樣是terrariums,小妮子的出品就少一分花俏,添幾分靈秀,最重要是一份對自然萬物的恭敬之心。
 
回帶到數年前,當terrariums在香港尚未盛行之時,Annie送了一盤青苔盤景給好友Seven。不認識青苔的Seven拜師於Google,從而發現terrariums這種園藝藝術。邊學邊造,送禮自用,誰不知大受歡迎,結果二人成立Awkward Blooms,由從事設計工作的Seven動手做,Annie則負責對外工作。 
 
Annie和Seven認為,terrariums不應該只是一種純視覺擺設,植物帶有強勁的生命力,收禮者必須經歷種植、與植物產生連結的過程。坊間盛行透過不同植物的配搭,在密封的容器裡製作出迷你的生態環境。這亦是terrariums的賣點:毋須淋水,毋須打理,正切合香港人的「快靚正」心態。「不過我們更喜歡沒有蓋子的盤景。我很注重植物的生長過程,例如當植物茁壯成長,攀籐衝出容器之外,又能產生另一種美。」 Seven說。
 
回歸根本,植物才是terrariums的靈魂所在,「我們喜歡單純用植物和容器去傳達訊息。放置公仔雖然搶眼,但卻會主導整件作品。植物的高矮、種類,也必須遷就公仔;植物變成背景,反而局限了創作空間。」Seven喜歡配搭不同的冷門植物。這正反映出Awkward Blooms的精神,「Awkward一字,在Proper English帶貶意,但在Slang當中,又帶一絲有型的感覺。」不是單純有趣、可愛,而是帶點另類的美,耐看之餘,不乏想像空間。每件作品都有名字︰「Geometric Possibility 」,在正方形的容器中,植物的配搭有如跳出框框。又例如「Autumn meets Spring」,在水泥模中,以黑色的火山石配搭紅葉,一剛一柔,有種衝突美。 
 
不少人覺得Awkward Blooms的定價較高,但Seven卻大吐苦水,「我喜歡用有質感、與別不同的材料。坊間多用圓滑的石春,但我卻堅持用黑色火山石,一來顏色特別,二來質感純樸,但一小包就索價三十元!」為了減低成本,她也試過買平貨,結果竟然甩色—原來石頭都有造假!「做這個賺不到錢,時薪不到五十元!有時客人一味壓價,我幾乎連製作費也不收,連交通費也要白蝕。始終賺錢不是我的首要考慮,品質才是。」
 
Awkward Blooms只是二人的興趣,最終目的還是吸引更多人種植,尋回人類天性。「我覺得香港人和植物很disconnected……總有客人投訴,『我已經每日淋水,為甚麼還是乾?』—然後就斷定自己不適合種植。其實植物和人的關係不應該很密切嗎?香港人生活在石屎森林,終日對著電腦,很少接觸大自然。希望大家可以多種植,多接觸植物。』」

text | 陳嘉露 | photo | Awkward Blossoms 
 
只要行動,就有機會在《JET》網站刊登作品、發放異彩。請即把插畫、設計、攝影、電影、音樂、文字、裝置及任何其他原創作品,連同個人資料,電郵至jet@singtaonewscorp.com。
引發創意交流、碰撞!
issue OCT 2013 VOL: 134
2013-10-01 10:00:00
剪影香港社會 Laura Li
時局紛亂,縱然討厭政治,都不得不打破沉默,為自己站起來。藝術家李靜嫻(Laura)選擇以剪紙呈現香港社會百態,一方面為人民論政開拓新鮮有趣的方式,亦同時為這門幾近失傳的中國傳統工藝注入活力。
 
Laura的作品,非常好看,也非常耐看。傳統剪紙藝術的題材離不開節日和風俗文化,很和諧!但Laura的作品卻環繞社會議題:思歪、dreambear、靜心BB、李超人等,惡搞造型令人莞爾。仔細欣賞就發現作品細膩,細節處處,隱含Laura對時局的獨特觀察,也表達出年輕人對大環境的無力感,敘事手法和批判能力有一手。
 
Laura自言並非社運中堅分子,創作環繞政治民生,只因靈感來自生活,「小時候祖母教我繩結,雖然興趣欠奉,但一邊學一邊聽外婆說昔日生活的瑣事,也覺得頗有趣,亦令我對中國傳統工藝培養出興趣來。在浸會大學修讀視覺藝術時,我要交一份創作功課。當時香港有禽流感和孔雀石綠,祖母常埋怨買?是令她頭痛的事。於是我就靈機一觸,將剪紙常見的傳統動物圖案加上由尊子畫的曾蔭權和董建華,做出第一份作品。」幾近失傳的傳統工藝以現代方式重生,作品鮮活,獲教授讚賞,從此Laura踏上剪紙藝術家之路。
 
雖說是傳統剪紙工藝,但對Laura來說,「落手剪」只是製作過程的最後一步,前期製作才花時間心思,「我平日會記下社會大事擷取靈感。開展一份作品前,我會從中選取不同角色並創作造型。這個步驟可真難,要做到令人家一看就猜到他們的身分!之後在電腦起草稿,將人物與人物之間的位置加入敘事元素,再連接成一張完整的設計圖,最後才開始在紙上按著草圖雕刻。」以最新作品《碎點》為例,一米乘兩米的大型作品,前期工夫就要花上四、五個月,動手雕刻又需時四個月,一幅作品就差不多用上半年時間。「在剪紙藝術界,有人用剪刀剪,有人用刀雕,各施其法。最重要是如何創作出好的鏤空效果。因此前期過程最考創意亦是成敗關鍵,而落手雕刻則講求耐性和技巧。」
Laura在2011年和今年也創作了一幅巨型剪紙作品,記錄當時的社會大事,2011年的《樂土》以娛樂圈為主,有當時官非纏身的陳志雲、走紅的喬寶寶、推出第一張大碟的欣宜等。2013的《碎點》集中政壇,拉布剪布、淨心BB的「關你叉事」、碼頭工人罷工、H1N1等……看著看著,遺忘了的一一湧上心頭,這麼遠那麼近,原來我都是善忘的香港人!希望Laura將這系列作品當成年度企劃,讓我們笑著回顧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