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5 VOL: 151
2015-02-28 08:00:00

為城市穿衣
過時過節,處處都見公關災難。羊年未到,就有不少商場出了洋相,最轟動就有apm挾真活羊做商場騷,把小羊困在欄內,給途人任餵唔嬲;及後又有元朗廣場及時代廣場接力,令人憤慨不已。其餘各大小商場亦如常添上羊年的裝置品,而個人認為ELEMENTS最有功架,同樣是羊的設計,還加入情人節顏色元素,把商場各區打造成浪漫兼喜慶的大型針織裝置。這些針織裝置品除了有國際級Donna Wilson的作品坐鎮,更讓人驚喜的是有本地街頭針織達人Esther Poon參與。

針織塗鴉
外國的yarn bombing風盛,隨便用此關鍵詞在網上查閱,即能找到國外無數的針織塗鴉作品,大型如巴士、坦克車、人銅像都可以以針織包裹,顏色、圖案亦非常多變,讓人耳目一新。「說起來,外國的針織塗鴉也沒有很多年歷史。2005年,德薩斯州有一位名為Magda Sayeg的女生在她的家品店內,把大門的扶手以針織冷包裹粉飾,很多客人來到都對之稱讚有加,說很有趣。後來,她就積極把針織創作帶到街頭。」Esther表示,這種針織風暴可謂一發不可收拾,街頭上隨處也是針織塗鴉的容體,汽車、老樹、欄杆、藝術裝置品,都可以是發揮針織神奇的地方,甚至連神州的萬里長城亦有毛冷的蹤影。「直至2012年,Magda Sayeg來到香港,以旺角為中心把針織塗鴉帶來香港。那是我第一次認真接觸這針織藝術,隨後我翻查資料,才發現針織塗鴉原來已經風行世界!此後兩三年,我便開始試做街頭針織創作。」

給城市驚喜
Esther的街頭針織之旅並非容易,尤其做街頭藝術的開荒牛。「基本上,我沒有專業的針織訓練,只是靠看書、上網reserach學習,從小也只當是興趣耍玩,有空會織冷衫,但未想像過可以用在人的範圍以外。」就是多年一點一滴的造衫術,成為她的藝術基礎。「初時在中上環一段嘗試,替欄杆織上毛衣,讓它看來更有色彩。當時還是新手,而且香港並不流行這類街頭針織,所以還滿緊張的。心情像做小偷一樣,畢竟我沒有向任何有關部門申請,怎料途人對針織塗鴉的反應很好,讓人感覺新鮮、正面,亦有美感。」

全文請參閱151期《JET》。

text | Billy | photo | Courtesy of ELEMENTS
issue MAR 2014 VOL: 139
2014-02-28 18:00:00
不是擺設 Awkward Blooms
近年香港流行terrariums,印象中總是一個密封玻璃容器,裡面放一小片青苔、幾棵假樹、數個迷你人偶,營造出逗趣的場景,是絕好的擺設。愛好種植的Annie和Seven卻不甘心terrariums淪為eye candy,「植物也有生命。再說,我們呼吸的空氣不也是從植物而來嗎?」同樣是terrariums,小妮子的出品就少一分花俏,添幾分靈秀,最重要是一份對自然萬物的恭敬之心。
 
回帶到數年前,當terrariums在香港尚未盛行之時,Annie送了一盤青苔盤景給好友Seven。不認識青苔的Seven拜師於Google,從而發現terrariums這種園藝藝術。邊學邊造,送禮自用,誰不知大受歡迎,結果二人成立Awkward Blooms,由從事設計工作的Seven動手做,Annie則負責對外工作。 
 
Annie和Seven認為,terrariums不應該只是一種純視覺擺設,植物帶有強勁的生命力,收禮者必須經歷種植、與植物產生連結的過程。坊間盛行透過不同植物的配搭,在密封的容器裡製作出迷你的生態環境。這亦是terrariums的賣點:毋須淋水,毋須打理,正切合香港人的「快靚正」心態。「不過我們更喜歡沒有蓋子的盤景。我很注重植物的生長過程,例如當植物茁壯成長,攀籐衝出容器之外,又能產生另一種美。」 Seven說。
 
回歸根本,植物才是terrariums的靈魂所在,「我們喜歡單純用植物和容器去傳達訊息。放置公仔雖然搶眼,但卻會主導整件作品。植物的高矮、種類,也必須遷就公仔;植物變成背景,反而局限了創作空間。」Seven喜歡配搭不同的冷門植物。這正反映出Awkward Blooms的精神,「Awkward一字,在Proper English帶貶意,但在Slang當中,又帶一絲有型的感覺。」不是單純有趣、可愛,而是帶點另類的美,耐看之餘,不乏想像空間。每件作品都有名字︰「Geometric Possibility 」,在正方形的容器中,植物的配搭有如跳出框框。又例如「Autumn meets Spring」,在水泥模中,以黑色的火山石配搭紅葉,一剛一柔,有種衝突美。 
 
不少人覺得Awkward Blooms的定價較高,但Seven卻大吐苦水,「我喜歡用有質感、與別不同的材料。坊間多用圓滑的石春,但我卻堅持用黑色火山石,一來顏色特別,二來質感純樸,但一小包就索價三十元!」為了減低成本,她也試過買平貨,結果竟然甩色—原來石頭都有造假!「做這個賺不到錢,時薪不到五十元!有時客人一味壓價,我幾乎連製作費也不收,連交通費也要白蝕。始終賺錢不是我的首要考慮,品質才是。」
 
Awkward Blooms只是二人的興趣,最終目的還是吸引更多人種植,尋回人類天性。「我覺得香港人和植物很disconnected……總有客人投訴,『我已經每日淋水,為甚麼還是乾?』—然後就斷定自己不適合種植。其實植物和人的關係不應該很密切嗎?香港人生活在石屎森林,終日對著電腦,很少接觸大自然。希望大家可以多種植,多接觸植物。』」

text | 陳嘉露 | photo | Awkward Blossoms 
 
只要行動,就有機會在《JET》網站刊登作品、發放異彩。請即把插畫、設計、攝影、電影、音樂、文字、裝置及任何其他原創作品,連同個人資料,電郵至jet@singtaonewscorp.com。
引發創意交流、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