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8 VOL: 192
2018-07-26 12:43:51

Zilio A&C 妝淡美學

Zilio A&C乃意大利東北部一個家庭式企業,不是幾代人爭產的那種大家族,品牌後面的A&C只是老豆跟囝囝的名字。不過見到Zilio A&C的產品,內心就會想起「改善社會風氣,風靡萬千少女,提高青年人內涵」這句台詞。

當然,你夠年輕可能聽不懂,不過現在年輕又無知是一種大家引以為傲的生活態度啊。需知現在社會資源分配不均,只好人食人展開世代之爭。筆者身為廢中上有廢老下有廢青,兩面不是人,諗起都辛苦,首先批鬥下一代先。先從現在街上的女孩子講起吧。現在街上見到太多「趙眉」(即是少林足球趙薇畫的那條眉!)。其實好多姐姐仔囡囡青春可人相貌見得人打扮唔失禮人,何解偏偏要用一支marker筆畫一條「趙眉」?眉頭眉尾筆觸硬轟轟,真得好像用marker筆畫,好一點就是用科學毛筆(廢青識科學毛筆嗎?)。更甚者,十幾廿歲荳蔻年華就跑去紋眉!紋眉過往是鄉音原子褲platform拖鞋大嬸專屬,你十來廿歲還有幾十年日子要過,為甚麼這麼快就放棄自己skip了幾十年人生直接變鄉音大嬸?不理你巧立名目甚麼繡眉霧眉飄眉,結果都是弄出一條回不了頭的「趙眉」!「趙眉」的潮流只是一時,紋咗咁就一世!每次在街上見到樣貌姣好的女仔,真的有衝動坦誠跟她說:「其實你都幾靚女,點解咁樣作賤自己?」

「改善社會風氣」又關紋眉事?因為大家的美學標準都是建在沙上,好易插入不過一沖即散,在「趙眉」和「無眉」之間,大家會義無反顧飛身跳到「趙眉」的一方,但求叫人知道你有打扮有做,好醜卻懶理。少女應該以Zilio A&C這個品牌學習,這個品牌會有二百歐元一張木製椅子,所以你在一般餐廳都會坐到其作品。他會有千多元一個座地衣架,已經是日本建築師設計意大利製造了。想說的不是簡單的平靚正,而是這個價位親民的品牌,設計淡掃蛾眉,仍然靚,仍然有人懂得欣賞背後心思,仍然有生意做。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Zilio A&C

日本+意大利=英式西芹

廢中筆者批鬥廢青,不是漠視廢老。相對廢青,批鬥廢老的話相信寫三千字編輯要刪去兩千九了,諗起都辛苦。所以我們這些廢中要時刻警惕,不要成為廢老。如前所述Zilio A&C是一所家庭式企業,位於意大利東北部的Udine烏甸。烏甸內有個聞名的金三角,不過是椅子金三角,一個世紀以來都是造椅出名。難得的是椅子金三角到今日全球化魔爪摧殘之下,仍然有好多中小企業做自己。Zilio A&C就是其中一所,造椅超過六十年。有老人智慧,還有年輕思維。正如日本二人設計組合Mentsen(就是日文面與線的意思),當初跟Zilio A&C接觸時,就知老人家要換件乾淨俐落恰如其分的外衣。當初Mentsen就負責翻新品牌形象。起初是設計目錄、網頁,從未有設計家具經驗的Mentsen,首次幫老字號設計家具!Mentsen為他們設計的Seleri系列,是一個低調到不得了的橡木椅子,真正淡掃蛾眉。話說Mentsen雖然來自日本,不過卻在聖馬田讀書並且以倫敦為基地,所以Seleri用的是英國設計語言。二人在英國留意到好多cafe椅都擁有同一個簡樸靈魂,方方正正不浮誇慳地方,更重要的是好多椅子原來用上半世紀,證明結構堅固實用。單獨看椅子有自己個性,不過置身cafe又完全隱形跟咖啡人群English Breakfast水乳交融。設計師研究後,發現這種低調實用風是二次大戰時迫出來的優良傳統。原來戰爭期間因為物資短缺,在四、五十年代英國有所謂Utility Furniture Advisory Committee的組織,鼓吹實用又慳成本慳手工的設計。本來是限米煮限飯,不過最後卻成就了Gordon Russell及Edwin Clinch等英式設計經典。

Mentsen都想承接這種節儉美,不過比起戰時Russell及Clinch的設計,他們又注入多點溫度。除了有人見人愛的色彩,Seleri之所以叫Seleri西芹,因為它同樣有輕巧弧線,到腳末端稍稍收窄,令椅子有方四結構之餘,線條更輕盈俐落。最後,Seleri在歐洲的零售價是二百多歐元。有這種線條這種氣質還要是意大利製造,難怪Mentsen這條淡淡然的西芹成功融入不少餐廳咖啡室。相比我們好多有錢有面等大連鎖扮小店食肆大批大批買大陸盜版貨,這條日本意大利合作的英式西芹格外有氣質。

植物設計 Vs 民主設計

Seleri西芹椅是傳統美德,意大利設計組合Studio Dossofiorito設計的Etta就是新派玩意。Studio Dossofiorito奇怪名字來自一個老舊霓虹招牌!改字號都如此隨意,可想而知他們性格喜歡玩愛破格。Etta貫徹他們的風格,是一件不能名狀的好玩古怪設計:它是一個花盆架,又是一張,亦是一個屏風。非常配合現在的環保綠色風潮與multifunctional取向。Etta是一粒大大粒eye candy,現在好多店舖都意識到花花草草絕對是櫥窗最佳裝飾,他們大概不用煩,買一個Etta回去可以令成個櫥窗升格,同樣效果一樣可以在每個家居實現。Etta最正之處是所有組件可以任意調動加加減減走位。Studio Dossofiorito不是跟潮流,因為他們老早就有大量設計跟植物有關。至於另一個潮流「民主設計」democratic design,二人坦言大家都對錯焦點,以為低成本鬥平增加銷量就是民主設計。Studio Dossofiorito覺得你壓低成本,最終又是用劣質材料壓榨工人薪水將工序搬去最無民主得地方生產!這不可能是民主吧。反而撥亂反正,令消費者寧願買少一點買好一點用久一點才是王道。這方面香港人要學習,用冠絕地球的樓價買一個房都無間的豆腐膶,空間如此珍貴你還用劣質設計、最無民主地方生產的平價家具霸佔天價空間?由於Etta受歡迎,Etta在同一地基下衍生出Etta衣帽間!有衣架有鏡有首飾盒,好用好靚。將你平平無奇甚至可能幾醜的衣飾變成櫥窗內的精品一樣;那面鏡可能令平平無奇甚至可能幾醜的你,照鏡時都格外自信滿滿。如果筆者要住天價豆腐膶,這兩件家具會是最先入屋的,被人分身家一樣要有型有款。

Zilio A&C慢慢擴闊設計版圖,最新產品Arkad已經跟產量多又穩的瑞典組合Note Design Studio合作。Arkad就是瑞典語arches之意,就是歐洲常見的圓拱門之意。Note Design Studio設計Arkad的方法是這樣的:將不同的歐洲建築形狀簡化兼縮細,發現圓拱形最討人歡喜好睇好坐,將不同的圓拱形化成積木,在室內就可以任意砌出不同造型。這是對應不同地方公司大堂餐廳咖啡館屋企通殺的積木座椅。好玩實用又不失品牌的低調內斂個性,得咗。■

issue JUL 2018 VOL: 191
2018-07-19 18:18:10
Ariake 設計幽會

現在geek、nerd當道,可以通電話不用見面,可以text / send stickers不用通話。現在哪有人會在意電話plan通話分鐘多少?只會緊張是否無限上網。現在geek、nerd當道,可以通電話不用見面,可以text / send stickers不用通話。現在哪有人會在意電話plan通話分鐘多少?只會緊張是否無限上網。


愈來愈多人不喜面對面傾、講電話的,大概是有社交障礙。大家只是通訊 / 聯絡,沒有溝通,彼此不用對嘴各自表述自說自話。這情況筆者最有資格講,因為自己都是這種人,搶先自首。不過在這個年代,新加坡設計師Gabriel Tan卻是一朵奇葩。他最喜歡跟人溝通組織合作團隊推出聯乘作品。而且他的合作項目,並非建基於翻來覆去的email視像電話互傳試辦模型,而是真的狂賺飛行里數,親身走到設計師工匠面前,用口講用手摸,在同一地方一邊吃喝玩樂一齊努力工作。


剛剛Gabriel Tan就當團長,將挪威的Anderssen & Voll、丹麥的Norm Architects、瑞典的Staffan Holm、加拿大的Zoe Mowat以及日本建築師芦沢啓治等帶到去素有家具之町美譽的佐賀縣諸富町。設計師跟工匠一起吃喝玩樂一齊努力工作。來自世界各地的品味種子,在個多星期內成功在諸富町落地生根。令這趟設計幽會成功結下大量珠胎,夠創立一個全新品牌Ariake(日文名字是有明,向當地有明海致敬)。Ariake這個品牌覺得,家具除了使用,亦聯繫了不同人的起居生活。將一大班家具設計師美術總監攝影師工匠聚首一堂,縱使偶爾雞同鴨講,不過每個人一起看著有明海日落、一起分享正斗料理時都敞開心扉,各自的品味識見成功sync到,譜出日本製造新一章。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Ariake Collection

家具之町到世界市場家具之町到世界市場
Ariake的出現,來自家具之町諸富町兩個工房:Legnatec及平田椅子製作所。兩個工房都是六十年代開業,一個是造櫃專家一個精於椅子。這兩個諸富町鄉里曾經聯手到新加坡參展,可惜成績平平。這個時候設計白武士Gabriel Tan就出現。他認為日本無論本身的生活水平 / 製作成本 / 手藝都偏高,日本製造不可跌入將貨就價的鬥平地獄。所以Gabriel Tan的建議是,用一個全新品牌為老工房殺出新血路。他們的目標不單只到新加坡參展,更劍指世上有鑑賞能力的客人,可以讀得明設計語言的市場。Gabriel Tan本身是設計師,自己當然會落手落腳設計。加上自己向來喜歡跟人合作溝通的個性,就為兩所日本老工房組成一個世界級設計團隊(真的來自世界各地)。Gabriel Tan對世界市場如何運作自然不陌生,所以整個品牌創立過程都依足遊戲規則,除了有環球家具設計師,亦有瑞士設計公司及攝影師負責所有品牌設計:產品照、品牌商標、網頁設計以至字體選取都是夾到滴水不漏。不過當上品牌設計總監的Gabriel Tan卻對當今的設計文化不敢苟同,因為互聯網促成更多足不出戶的所謂合作,最誇張的是產品面世之日,設計師才第一次接觸到自己的作品。Gabriel Tan相信大家要在生產現場食同一款飯吸同一種木糠,彼此才會瞭解,更明白品牌,更明白自己的生產拍檔。他不願再跟世界各地設計師互通email了,就將他們一網打盡再直送日本工房現場,跟當地工匠同撈同煲吧。


對於日本,Norm Architects的Jonas Bjerre-Poulsen在研究日本建築時,已經知道日式美學跟禪、茶道花道環環相扣。不過這個丹麥建築師原來從未踏足過日本,正當他滿心歡喜去到福岡一家家具店跟其他團友匯合時,才驚覺日本原來很北歐!兩地都有相若的美學DNA。Norm Architects跟MK27合作的Braid Sofas,就是完美融合丹麥日本元素。Braid Sofas有丹麥大師Børge Mogensen及Finn Juhl的細緻處理,將那些漂亮的細節收收埋埋。同時間見識過日本大量竹製品及榻榻米後,設計師就用梳化背的木條、扶手位的編織組件表達他們的日本味。設計師覺得有了這些元素之後,梳化再不用永遠貼牆,就大方向人展示自己的細緻背脊。

環球設計師的日本情書環球設計師的日本情書
來自加拿大的Zoe Mowat,有機會來到佐賀為公為私盡情深度遊。古城又好當地藝術家工房又好寧靜小街又好,幽靜環境殺死人的日落好食都癲的美食在地工藝跟日本人待客之道,全部都是她靈感來源。她交出一個既簡潔又非常代表到日本的功課:Aizome Cabinet。它櫃仔細細,適合現代家居。而且它知道你的雜物只會愈來愈多,櫃頂已經預留位置欄著你的雜物小山。不過Aizome Cabinet最迷人的地方就是Aizome。Aizome即是日本著名的藍染意思。Aizome Cabinet透現到木材的紋理之餘,更帶來質感豐富經典日本藍染。最畫龍點睛是門柄的一抹紅。那種紅同樣是日本染,在日本藍襯底下更搶眼,亦有實際用途,提你櫃門在何方。由於寫稿之時筆者正在廢寢忘餐睇世界盃為日本隊打氣,日本隊的制服永遠都是用大片日本藍來映襯丁點紅。證明加拿大人Zoe Mowat在日本進行短期集訓,已經領略東瀛美學精髓。


除了Zoe Mowat的Aizome Cabinet用了日本國技藍染,Ariake非常多設計都用上一種特別處理。表面顯映出來是一種藍到近乎變黑的色澤。原來這是一種用墨水(Sumi Ink)染色的技法。比起現代的上色技術,這種染墨方法可以做到色澤耐人尋味,同時保留天然木材的紋理。在Ariake之前,鮮有其他品牌會用上這種技術於商品之上。


瑞典設計師Staffan Holm的日本故事更有趣。話說這個北歐大漢少年時代已經有幸在家鄉學習空手道,空手道世界裡面的嚴謹、紀律教這個瑞典少年著迷。最後他更成為空手道選手,代表國家出外比賽過不少獎牌!Holm發現自己永遠當不上世界第一後,才走上設計之路。Staffan Holm發現日本經常用「組子」(kumiko)來佈置環境,有屏風拉門格格窗燈具等數之不盡等用途。不過設計師最看重的,是組子有大量榫接工藝。自幼已經喜歡木藝,本身都是一個出色木匠的Staffan Holm自然對日本處理木材的工藝著迷。Kumiko Cabinet就是攝取了日本組子文化的現代產物。設計師認為組子令整個櫃更好看,你亦可以在櫃內放不同燈具,即時改變現場光線跟氣氛,同時間兼具拉門及燈罩的功能。來自不同國家的設計靈感跟日本培養出真感情,再藉著自己的創意用家具當情書懷念日本。真心希望Ariake的設計幽會陸續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