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9-16 20:56:00

值得認識的建築藝術

HABITAT 67
一座位於加拿大蒙特利爾聖羅倫斯河畔(SAINT LAWRENCE RIVER)的住宅小區,總設計師為加拿大籍的以色列建築師MOSHE SAFDIE,他巧妙地利用了立方體的形態,將三百五十四個灰米黃色的立方體錯落有致地湊在一起,構成最終一百五十八個單元。這種空間規劃設計,既包含了立方體堅固的特點,又表現了錯綜複雜的美學形態,同時保證了戶戶都有花園和陽台的要求,更同時兼顧了隱私與環保,表明未來住宅人性化、生態化的發展方向。



CUBE HOUSES
荷蘭鹿特丹(ROTTERDAM)以現代建築著稱,其中最為人知的是立方屋 (CUBE HOUSES) 。建築群共有四十間以四十五度角傾斜的立方屋住宅,其中兩間體積較大。目前大部分仍為民居,部分改作青年旅舍。從外面看,都會覺得立方屋大膽具吸引力。內裏,由於所有外牆都以大角度傾斜,出現大量死位,實用性偏低。另外,傾斜的窗的位置和景觀也很奇特,可能一時間不容易適應,但前衛和富藝術感的朋友必定會喜歡這個地方。

 



THE SHARP CENTRE FOR DESIGN
加拿大多倫多ONTARIO COLLEGE OF ART & DESIGN 的設計學系大樓由英國築師WILL ALSOP設計,他與學院師生一同探討出最初的設計概念,重新構築藝術和設計學院的新形象。最終方案就是這個共有八層,外表為彩色的半透明懸浮枱面。讓人想起了俄羅斯方塊!



VITRA DESIGN MUSEUM
位於德國、瑞士與法國交界,是加拿大殿堂級設計師FRANK O.GEHRY的名作,其外觀完全顛覆人們對於建築固有想像,對於 FRANK O.GEHRY 而言,建築還可以有更多的樣貌,曲線連接直線、歪斜領導垂直、平面切割立體。他的不按牌理也表現於傢俱設計上,他正是第一位運用紙材設計椅子的設計師。

 



ALCÁCER DO SAL RESIDENCES
這是位於葡萄牙阿爾卡斯(ARCAS DEL VILLAR)的一家醫院酒店。MANUEL AIRES MATEUS 以看以獨立的單元連接成完整的建築,就像建立了一種新的建築、社會與個人之間的聯繫,在社交活動的同時又保持個人的獨立性。一個個立方體的獨立單元之間的距離都相等,在其中行走,會感到時間與建築形式的關聯。即是在立方體群中有條理地走著是可以計時的吧?

 

HOUSE IN LEIRIA
由建築師 MANUEL AIRES MATEUS 設計的這幢白色住宅,位於葡萄牙萊里亞(LEIRIA)一塊可以俯瞰城市景色高地上。為了保持房間的私密性,設計師將卧室建在在地下層。最有趣的是,這所房子並没有窗户,因為起居室圍繞着中庭,可以直接從那裏得到充足的陽光與空氣。


NITERÓI CONTEMPORARY ART MUSEUM
里約熱內盧當代美術館是有著建築界畢卡索美譽的巴西建築之父OSCAR NIEMEYER生涯中的最佳作品,他曾經和法國現代建築派大師LE CORBUSIER等多位設計師共同創作聯合國總部大樓(UNITED NATIONS HEADQUARTERS),而巴西首都巴西利亞(BRASILIA) 許多重要公共建築,包括總統府、國會大廈、巴西利亞大教堂等皆出自他手。飛碟造型,加上紅色的通道,一點都不像是現實世界的建築物,是劃時代的設計。

 

MILWAUKEE ART MUSEUM
這是位於美國中北部密爾沃基灣(MILWAUKEE)旁的一座美術館,成立的原因就是因為市內欠缺大型的展覽場地,由西班牙建築師SANTIAGO CALATRAVA負責重建,美術館的設計理念很簡單,就是以一個大型的空間作為主入口,然後用一條鋼索橋連接主幹道和主入口。進入主入口之後便是一個四、五層高的中庭,從中庭可看到密爾沃基灣的全景。進入中庭之後,便會進入又長又闊的展覽空間,那大跨度的空間則是靠每條像骨骼一樣的鋼結構來支撐,就像是一艘航艦。

CHINA WOOD SCULPTURE MUSEUM
中國也有好設計。土生土長的著名建築師馬岩松旗下的建築事務所MAD,在哈爾濱落成了首個作品中國木雕博物館。這座長約二百米的不銹鋼博物館猶如一股冰雪洪流,被凍結在城市中心的狹長基地上。博物館的外形混沌抽象,模糊了固態與液態之間的界限,製造出似是而非的幻覺與自然的力量


 

SOURCE:INTERNET 

issue AUG 2018 VOL: 192
2018-08-14 12:44:42
專訪Snarkitecture:單色將人們聯繫起來

在海港城門外那些又靚又好玩的白色大波波之中,我們找到了設計團隊Snarkitecture的兩位代表Alex Mustonen及Ben Porto,談談這個名為「BOUNCE」的作品的設計靈感及目標。他們擅長單色設計,銳意透過與人互動的裝置藝術,為城市人重拾久違的童心。

text  & photo (interview) | ernus

J:《JET》
S:Snarkitecture

J:這次與海港城合作,特別創作了全新作品「BOUNCE」,靈感來自哪裡?
S:早年我們創作了「The Beach」,是充滿白色球體的波波池,在曼谷、巴黎、悉尼展出過,但因需要的空間較大,不太適合移師在海港城,於是我們就著力構思一個全新的作品。「BOUNCE」的靈感來自前作「The Beach」,我們將球體放大成直徑一米的尺寸,再在地下鋪上同樣是白色的地墊。過往我們發現「The Beach」很直接地形成玩味的氣氛,無論是甚麼年紀和背景的人都會輕易被感染,所以很想將這種精神移轉到新作品中。


J:過往經常會在像海港城的大型購物中心展出作品嗎?
S:不經常,但對我們來說經驗其實和一般公共空間分別不大,只要是人來人往的地方就很好。這次「BOUNCE」的位置是在海運大廈露天廣場,人流很多,也是商場與公共空間之間的一個過渡,好像成為了街道一個很自然的延伸,感覺很好。

J:你們對於球體有特別偏好嗎?
S:球體不常見於傳統建築,因為它是很難應用的,但在裝置藝術就很不同,所以我們經常會用,而且球體總是給人「來玩吧」的氣氛,互動性高,只要看一眼人們便會覺得是去享受玩樂的時候。

J:過往的作品很多都使用白色,白色對你們的吸引力在哪?
S:白色是減法,將東西拿走,能夠突顯周邊的顏色及質感,當你想起白色的建築,就會聯想到改變的可能性。

J:除了白色之外,你們也經常使用單色作為設計的主調,原因何在?
S:很有趣的是,單色往往給人強烈的視覺衝擊,特別是在一些日常生活的空間,輕易帶來截然不同的感覺,製造一些沒有預期的回憶。我們還發現當使用單色時,人們傾向不會直覺認為那是一個來自某個地域的作品,換句話說是成為了不同人種的共同語言,更可將人聯繫起來。

J:你們創作裝置作品,希望為人們帶來甚麼?
S:每次都希望作品能邀請別人來觸碰,然後感覺自己像變回小孩一般,帶來一些簡單的快樂。

 

海港城 x SNARKITECTURE 「BOUNCE」 互動「大球場」
日期:8月10日至9月2日
時間:上午11時至晚上7時30分(逢正點、30分開始)
地點:海港城海運大廈露天廣場
每節時間:20分鐘*
費用:免費
*每節有限定人數,每節開始前1小時到活動場地取籌,名額有限,先到先得,派完即止。

SNARKITECTURE巨型波波陣秘密空間
日期:8月10日至9月2日
時間:上午11時至晚上10時
地點:海港城‧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