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10-15 17:07:13

V&A Dundee 混凝土不會冷

山竹大概是我們這一代經歷過的最強颱風,雖然打風之後被迫上班的確造成太多不便,但另一邊廂又不得不讚嘆香港的基建和排水有番咁上下根基,如此烈風之下,機場都只是有點滲水而已。所以說,城市規劃對一個地方何其重要,能夠遠見市民未來所需的政府更是難得,像蘇格蘭的登地(Dundee)在千禧年初決定城市要走文化路線,就全力向著這方向出發,來到今日,V&A Dundee開幕,任務已完成一半。

Text : Ernus photo : Hufton Crow

一直覺得蘇格蘭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美麗的地方,從前是來自港產片《天涯海角》的浪漫幻想,親身去過蘇格蘭後慶幸憧憬沒有幻滅,愛丁堡是個美麗的古城,海邊的St. Andrews一望無際猶如地球的邊際,靚到入心。只是沒有去過登地,下次有機會再去的話,務必不可錯過這個全新文化藝術之都。登地是蘇格蘭第四大城市,過往以科研及電子遊戲研發聞名,到了2000年前,登地政府認為當地應該以發展文化和藝術的方向進發,於是以10億英鎊的成本,開始將海邊區域創造成文藝區域,預計在三十年之內完工,而V&A Dundee就是計劃其中一部分,也是一大地標。


到倫敦旅遊,大概都會到過著名的Victoria & Albert Museum,這座以裝飾藝術及設計作為主題的美術館興建於1852年,歷史悠久,藏品數目超過200萬件。而V&A Dundee就是V&A在倫敦以外英國第一個分館(去年倒是在深圳開了一間V&A海外館),剛於今年9月15日開幕,意義重大,並越洋找來日本著名建築事務所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負責設計,V&A Dundee更是隈研吾在英國的第一件作品,與主館的文藝復興風格走截然不同的路線,各自象徵著兩個不同時代的建築潮流。


過去的一個時代,建築物有一種特徵,就是本身是一件藝術品,但與周邊的環境幾乎完全割裂;廿一世紀則不同,建築界開始流行一種建築物要與周邊環境融合的潮流,不知不覺間成為這一個年代的特色,而V&A Dundee也是其中之一。V&A Dundee位處北海與River Tay交匯之處,整幢建築沒有一面直牆,反而特出彎曲造型,與無時無刻翻起海浪的海水遙遙相應。出自隈研吾的手筆,當然少不了他最特色的拼湊風格,今次他不用木材而用了混凝土,以大小不一的混凝土塊件組成這幢建築的外牆,完全沒有混凝土過去給人的冷酷感覺,倒是帶著日式溫度,惹人歡喜。建築師在建築物的周邊設計了一些水池,令它在陸地上仍然恍如被大海包圍,繼續貼題。其中一個精采之處,是V&A Dundee底部留有一個三角形的「洞穴」,吸引大家走進去欣賞River Tay的風景。


V&A Dundee室內設計用上大量木材,砌出與外牆相似的圖案,貫徹主題,而這些木材特別選用當地軟木,減少運送時的交通耗能,也為美術館注入地道感覺。美術館佔地8,000平方米,提供展覽廳、演奏廳等各種藝術的場地,可以想像,毋須多久它便會成為登地的文化及藝術中心。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最初以「Dundee's Living Room」作為設計概念,希望V&A Dundee能成為登地人像客廳般日常的存在,這個目標大概好快有答案。■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8-27 13:47:42
Miami Museum Garage 外牆已是展覽

多得世上有好多出色的建築師,周遊列國看到的美術館都各有特色,美麗得令人動容的更不少。基於美術館的性質,一直都是建築師一個發揮空間很大的舞台,但與其給建築師全權負責,為甚麼不索性讓藝術家也大筆一揮?美國邁亞密最新的Miami Museum Garage,就找來四湖五海藝術單位設計外牆,有趣有趣。

Text : Ernus photo : Miguel Guzman

 

提起邁亞密,老一派會聯想到陽光與海灘,新一代也許會知道,這個度假勝地今時今日已變得與設計藝術息息相關了。特別是十多年前由Craig Robins成立的Miami Design District,打正旗號要成為當地一個設計區域,早期LVMH就發現這個地區的獨特性,讓旗下不少品牌進駐開店,後來家具品牌、畫廊相繼開店,街上亦出現大大小小的裝置藝術,令這個區域充滿生氣,所以看到今年新加入的建築Miami Museum Garage那種色彩繽紛,絕對不用懷疑它與周邊環境配搭不宜。

Miami Museum Garage的主意由Miami Design District創辦人Craig Robins提出,於2015年他委託建築師Terence Riley作為「策展人」,邀請不同創作單位參與這幢建築物的設計,Terence Riley於是找來自己的建築事務所K/R(Keenen/Riley),聯同WORKac、J. Mayer. H、Clavel Arquitectos及Nicolas Buffe各自設計一面牆,結果成為了Miami Museum Garage這幢搶人耳目的建築物,成為該區最新的地標。有趣的是Terence Riley採用了一個由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創作的Exquisite Corpse方法作為藝術單位之間的聯繫,Exquisite Corpse中譯「隨機接龍」,意思指藝術家在上一位藝術家的作品之後進行接龍,而他是不完全知道上一手所畫的內容,經常會畫出充滿驚喜的作品。

位於街角的一面牆,是紐約建築事務所WORKac的作品,名為《Ant Farm》,顧名思義靈感來自螞蟻的生態,上面有一些像通道般的設計,模擬螞蟻的居住環境,採用白色與粉紅色作為主調,高對比的選色帶來一抹朝氣;緊接《Ant Farm》的是由德國設計師J. Mayer. H的作品《XOX(Hugs and Kisses)》,面向街角的另一邊,他採用了與《Ant Farm》如出一轍的線條,不過彎曲幅度更大,儼如一個迷宮,色彩使用更見繽紛,帶來歡愉的氣氛。

下一個作品由現時以日本為基地的法國藝術家Nicolas Buffe創作,以黑白色作為主調,風格截然不同,他使用了鐳射切割技術製作一塊塊金屬板,上面畫上立體圖案,卡通風格是藝術家對小時候便鍾情的日本動漫作出致敬,這一面正好是美術館的入口及停車場出口。旁邊由西班牙建築事務所Clavel Arquitectos創作的一面牆更見驚喜,名為《Urban Jam》的作品用上四十五架汽車模型,拼湊出仿如塞車的畫面,雖然美感上不算很出色,但城市人必然感到共鳴。隔籬由K/R設計的《Barricades》同樣以都市交通景色為主題,但表達手法抽象得多,以橙色及白色配搭的元件,表現出公路上密密麻麻的汽車燈現象。

Miami Museum Garage樓高七層,地面一層全是零售商店,其他樓層則用作展覽、工作坊等用途,不過相信單是欣賞建築物外牆,已經是最佳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