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10-15 17:13:08

Mateus 餐桌混血兒

Mateus是瑞典餐具品牌,同時是個移民故事。Mateus是瑞典餐具品牌,同時是個移民故事。移民故事我們創熟悉不過,當我們努力捍衛自己基本生活權利時,有權有勢的人就會不斷跟你講香港乃移民城市,居民沒有上限直至香港陸沉。幾多人來甚麼人來你無權過問、你交的稅庫房儲備會進貢其他國家。在完全插針唔入本地人都無立錐之地的時候,很多移民來唱我們受不了的歌跳無人頂得住的舞,之後有人跟你講這是文化。總之人家的文化就是文化,我們的文化就是方言。不過最奇妙的是,香港人覺得無所謂,總之十號風球後一地玻璃通街冧樹無車可搭都可以準時返工,放工飲杯工業用高糖高脂宜打卡不宜飲用的黑奶,返歸可以看配音宮廷劇你鬥我我鬥你就心滿意足。有閒錢更要進貢別國幫他們樓價抬轎,並且自視為精明投資者!


Mateus的移民故事,則源自一個過埠新娘Teresa Lundahl。她由葡萄牙嫁到瑞典,初到瑞典時一句瑞典語都不通,亦找不到任何工作。本來這位過埠新娘大可以養尊處優湊仔煮飯買衫過日晨,不過本來當模特兒的Teresa生性愛美,她想到用家鄉傳統美學融入北歐社會。正因葡國有源遠流長的陶瓷文化,這個前模特兒靚太就將葡萄牙的工藝,因應北歐社會設計文化育成另一個混血兒Mateus:用西歐的熱情注入北歐的餐桌。這個品牌一轉眼就廿五年,另一位真正混血兒:Teresa Lundahl的千金Filippa Lundahl都到這個混血品牌工作。廿五年有新系列、有自己專門店,Mateus賣到世界各地,係時候要食返餐慶祝。

 

TEXT : 袓慧
PHOTO : PHOTOS COURTESY OF MATEUS

無飯太太餐桌禮儀無飯太太餐桌禮儀
打網球勞累、或者打到兩手大細超有網球手,踢波守龍門有牛油手。原來外國早前有個熱話,叫牛油果手。甚麼叫牛油果手?就是好多人因為切牛油果不小心弄傷手。為甚麼忽然有好多人切牛油果弄傷手?因為多了好多人切牛油果。筆者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大概是因為牛油果易於用來打卡,切兩下就有靚畫面可以出post。方便打卡就會成為潮物,這種牛油果瘋甚至令到有國家為了趕上牛油果熱,不惜毀掉森林瘋狂種牛油果圖利。其實外國人太單純,想出post學我們的KOL,google圖片出post就環保得多了。正因為出post如此重要,未講Mateus的發跡史,我們已經預視到餐具設計潛力無窮!不過Teresa Lundahl當初開設Mateus這門生意,當時仍未有instagram。

餐具對於傳統歐洲人來說,就是請客食飯的禮儀。因為Teresa Lundahl的先生愛入廚,這位扮靚最耍家的太太就負責為餐桌扮靚。縱然不用出post,但她們為餐桌扮靚的傳統是這樣的,到屋外找些樹葉佈置、看看果樹有甚麼樹上熟,阿嫲一代傳下來的精緻餐巾,這時就大派用場。Teresa Lundahl非常享受這種為餐桌扮靚的過程,不過扮靚當然耍置裝,這時葡國太太發現,北歐人生性簡樸,連帶餐具都份外低調。她發現家家戶戶用的餐具都是大同小異,顏色離不開銀與白。反而她的朋友去她家鄉葡萄牙旅行,買得最多的就是葡萄牙傳統瓷器。這時Teresa Lundahl心裡想的,不是乾手淨腳做轉手,回鄉買貨拿到瑞典賣。反而一個完全無這方面經驗的太太,問政府部門資料,逐間逐間廠視察,之後生產屬於自己的設計。


反正當時Teresa Lundahl在瑞典找不到工作,就用自己私己錢創業,屋企變身辦公室,地庫兼職做貨倉,在93年成立Mateus這個品牌。由於Teresa Lundahl以往當模特兒,又在不同大城市生活過,她相信自己眼光跟視野,覺得瑞典有優良北歐設計傳統,葡萄牙有深厚瓷器文化。如果可以將家鄉的手工用到瑞典設計上,應該會大受歡迎。

女兒設計藍圖女兒設計藍圖
靚太Teresa Lundahl當初創業,幾歲大的囡囡Filippa Lundahl就跟著到工廠玩。學生時代就幫手包裝、在辦公室聽電話幫客人沖咖啡。跟品牌一起長大的Filippa,當過時裝設計師室內設計師,現在又回到媽媽身邊。Mateus在九十年代成功將色彩及葡萄牙瓷器的溫婉質感帶到瑞典,現在Mateus希望重新定位,成為一個設計品牌。要有自己網站賣貨是指定動作,品牌同時在斯德哥爾摩開始自己專門店。新店找來曾經為Acne設計店舖的建築師負責。Filippa Lundahl覺得設計品牌要在多方面展示自己的個性,最直接就是開店。既可以直接收集客人意見,搞活動時亦令媒體對品牌有更深刻印象。她自己設計的Bubbles collection,將polka dot變成立體,成功變成餐桌上的eye candy,大受歡迎。品牌廿五年,就跟設計網站Yatzer推出聯乘系列,由網站主腦Costas Voyatzis及以法國為基地的葡萄牙設計師Sam Baron合作。由邀約到製成用了年半時間,過程中更往返瑞典葡萄牙希臘(Costas Voyatzis本為希臘室內設計師)。聯乘系列有別Mateus的搶眼色彩,反而用近似天然的沙石為基本色調。盡情用少少粗糙的質感以及不規則的線條,希望找回最原始的手造瓷器個性。正如靚太Teresa Lundahl最愛左拼右砌,混合不同元素為餐桌扮靚。這組Mateus meets Sam Baron meets Yatzer系列有淡雅色彩低調造型,就是想更好襯更好用。


今日Mateus不算是大企業,不過由歐洲到美國以至日本,都找到Mateus的出品。Teresa Lundahl提到,作為葡萄牙人,瓷器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過百年的葡萄牙經典品牌Bordallo Pinheiro是她們的文化根源,今日看到紐約有人用Mateus產品食早餐、在日本的櫥窗見到Mateus的餐具,都格外自豪。■

issue AUG 2018 VOL: 192
2018-07-26 12:43:51
Zilio A&C 妝淡美學

Zilio A&C乃意大利東北部一個家庭式企業,不是幾代人爭產的那種大家族,品牌後面的A&C只是老豆跟囝囝的名字。不過見到Zilio A&C的產品,內心就會想起「改善社會風氣,風靡萬千少女,提高青年人內涵」這句台詞。

當然,你夠年輕可能聽不懂,不過現在年輕又無知是一種大家引以為傲的生活態度啊。需知現在社會資源分配不均,只好人食人展開世代之爭。筆者身為廢中上有廢老下有廢青,兩面不是人,諗起都辛苦,首先批鬥下一代先。先從現在街上的女孩子講起吧。現在街上見到太多「趙眉」(即是少林足球趙薇畫的那條眉!)。其實好多姐姐仔囡囡青春可人相貌見得人打扮唔失禮人,何解偏偏要用一支marker筆畫一條「趙眉」?眉頭眉尾筆觸硬轟轟,真得好像用marker筆畫,好一點就是用科學毛筆(廢青識科學毛筆嗎?)。更甚者,十幾廿歲荳蔻年華就跑去紋眉!紋眉過往是鄉音原子褲platform拖鞋大嬸專屬,你十來廿歲還有幾十年日子要過,為甚麼這麼快就放棄自己skip了幾十年人生直接變鄉音大嬸?不理你巧立名目甚麼繡眉霧眉飄眉,結果都是弄出一條回不了頭的「趙眉」!「趙眉」的潮流只是一時,紋咗咁就一世!每次在街上見到樣貌姣好的女仔,真的有衝動坦誠跟她說:「其實你都幾靚女,點解咁樣作賤自己?」

「改善社會風氣」又關紋眉事?因為大家的美學標準都是建在沙上,好易插入不過一沖即散,在「趙眉」和「無眉」之間,大家會義無反顧飛身跳到「趙眉」的一方,但求叫人知道你有打扮有做,好醜卻懶理。少女應該以Zilio A&C這個品牌學習,這個品牌會有二百歐元一張木製椅子,所以你在一般餐廳都會坐到其作品。他會有千多元一個座地衣架,已經是日本建築師設計意大利製造了。想說的不是簡單的平靚正,而是這個價位親民的品牌,設計淡掃蛾眉,仍然靚,仍然有人懂得欣賞背後心思,仍然有生意做。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Zilio A&C

日本+意大利=英式西芹

廢中筆者批鬥廢青,不是漠視廢老。相對廢青,批鬥廢老的話相信寫三千字編輯要刪去兩千九了,諗起都辛苦。所以我們這些廢中要時刻警惕,不要成為廢老。如前所述Zilio A&C是一所家庭式企業,位於意大利東北部的Udine烏甸。烏甸內有個聞名的金三角,不過是椅子金三角,一個世紀以來都是造椅出名。難得的是椅子金三角到今日全球化魔爪摧殘之下,仍然有好多中小企業做自己。Zilio A&C就是其中一所,造椅超過六十年。有老人智慧,還有年輕思維。正如日本二人設計組合Mentsen(就是日文面與線的意思),當初跟Zilio A&C接觸時,就知老人家要換件乾淨俐落恰如其分的外衣。當初Mentsen就負責翻新品牌形象。起初是設計目錄、網頁,從未有設計家具經驗的Mentsen,首次幫老字號設計家具!Mentsen為他們設計的Seleri系列,是一個低調到不得了的橡木椅子,真正淡掃蛾眉。話說Mentsen雖然來自日本,不過卻在聖馬田讀書並且以倫敦為基地,所以Seleri用的是英國設計語言。二人在英國留意到好多cafe椅都擁有同一個簡樸靈魂,方方正正不浮誇慳地方,更重要的是好多椅子原來用上半世紀,證明結構堅固實用。單獨看椅子有自己個性,不過置身cafe又完全隱形跟咖啡人群English Breakfast水乳交融。設計師研究後,發現這種低調實用風是二次大戰時迫出來的優良傳統。原來戰爭期間因為物資短缺,在四、五十年代英國有所謂Utility Furniture Advisory Committee的組織,鼓吹實用又慳成本慳手工的設計。本來是限米煮限飯,不過最後卻成就了Gordon Russell及Edwin Clinch等英式設計經典。

Mentsen都想承接這種節儉美,不過比起戰時Russell及Clinch的設計,他們又注入多點溫度。除了有人見人愛的色彩,Seleri之所以叫Seleri西芹,因為它同樣有輕巧弧線,到腳末端稍稍收窄,令椅子有方四結構之餘,線條更輕盈俐落。最後,Seleri在歐洲的零售價是二百多歐元。有這種線條這種氣質還要是意大利製造,難怪Mentsen這條淡淡然的西芹成功融入不少餐廳咖啡室。相比我們好多有錢有面等大連鎖扮小店食肆大批大批買大陸盜版貨,這條日本意大利合作的英式西芹格外有氣質。

植物設計 Vs 民主設計

Seleri西芹椅是傳統美德,意大利設計組合Studio Dossofiorito設計的Etta就是新派玩意。Studio Dossofiorito奇怪名字來自一個老舊霓虹招牌!改字號都如此隨意,可想而知他們性格喜歡玩愛破格。Etta貫徹他們的風格,是一件不能名狀的好玩古怪設計:它是一個花盆架,又是一張,亦是一個屏風。非常配合現在的環保綠色風潮與multifunctional取向。Etta是一粒大大粒eye candy,現在好多店舖都意識到花花草草絕對是櫥窗最佳裝飾,他們大概不用煩,買一個Etta回去可以令成個櫥窗升格,同樣效果一樣可以在每個家居實現。Etta最正之處是所有組件可以任意調動加加減減走位。Studio Dossofiorito不是跟潮流,因為他們老早就有大量設計跟植物有關。至於另一個潮流「民主設計」democratic design,二人坦言大家都對錯焦點,以為低成本鬥平增加銷量就是民主設計。Studio Dossofiorito覺得你壓低成本,最終又是用劣質材料壓榨工人薪水將工序搬去最無民主得地方生產!這不可能是民主吧。反而撥亂反正,令消費者寧願買少一點買好一點用久一點才是王道。這方面香港人要學習,用冠絕地球的樓價買一個房都無間的豆腐膶,空間如此珍貴你還用劣質設計、最無民主地方生產的平價家具霸佔天價空間?由於Etta受歡迎,Etta在同一地基下衍生出Etta衣帽間!有衣架有鏡有首飾盒,好用好靚。將你平平無奇甚至可能幾醜的衣飾變成櫥窗內的精品一樣;那面鏡可能令平平無奇甚至可能幾醜的你,照鏡時都格外自信滿滿。如果筆者要住天價豆腐膶,這兩件家具會是最先入屋的,被人分身家一樣要有型有款。

Zilio A&C慢慢擴闊設計版圖,最新產品Arkad已經跟產量多又穩的瑞典組合Note Design Studio合作。Arkad就是瑞典語arches之意,就是歐洲常見的圓拱門之意。Note Design Studio設計Arkad的方法是這樣的:將不同的歐洲建築形狀簡化兼縮細,發現圓拱形最討人歡喜好睇好坐,將不同的圓拱形化成積木,在室內就可以任意砌出不同造型。這是對應不同地方公司大堂餐廳咖啡館屋企通殺的積木座椅。好玩實用又不失品牌的低調內斂個性,得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