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07 15:36:10

DCW Editions 亮麗考古

朋友傳來一個台灣家具店網頁,覺得妙極。店舖如此介紹自己:北歐家具工廠,深耕細作家具35年,全新貨品工廠直營。出售的都是北歐名牌家具「復刻版」:歐洲設計,亞洲製造。而且重點是「復刻版」只要原版的1/6價格,大約市價二折,讓你們來實現你對家的想象吧!之後筆者當然八卦睇睇有甚麼貨色:


復刻自丹麥設計師Finn Juhl,單座(台幣)9,900/雙座15,900/三座16,900。復刻自瑞典設計師Jonas Wagell,單座11,900/雙座18,900/三座23,900。復刻自挪威設計師Anderssen and Voll,單座12,900 /雙座20,900/三座23,900。


全部有名有姓,有大師經典當代年輕設計師熱賣。最妙是店舖老翻之餘更名正言順大條道理發展出自己品牌,更有設計師介紹大量家居配置圖片(當然是偷圖)。華人社會賣老翻是日常,反正有人說假貨比真貨好,說的人更風生水起富可敵國。我們當然要思考,這片是老翻大地,翻版樂土,放下一些守舊觀念,大家都可以用市價二折成就家居夢想了!省下來的錢長線可以買納米樓,短線就買另一個老翻產品股票,生活多美好。


所以,好難理解法國品牌DCW Editions這門生意。他們花錢買差不多一百年前設計的生產權,都過了一個世紀,他們仍然放不下。我們這些靈活變通的傑出華人應該早就有經濟實惠老翻「復刻版」了,二折就圓夢不用大費周章reissue啦。五十年代那些燈飾像雕塑一樣精緻,但別看輕大陸廠的師傅,他們都是深耕家具業幾十年,誰個能夠擔保真貨一定比假貨好?擁有這種抱殘守缺的觀念,生意仍然做得住,轉眼就十年。現在DCW Editions更有當代設計師設計,為甚麼不學我們老翻更直接了當呢?這真是一個難解的現象,值得得們細心研究兼考古。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DCW EDITIONS

世紀明燈前半生世紀明燈前半生
工程師Bernard-Albin GRAS在1921年時發明了一盞符合人體工程學設計的燈,當時未流行每盞燈都用自己名字,就乾脆叫GRAS lamp。它為現代照明的始祖,GRAS lamp是一盞今日所有人都覺得熟口熟面的設計,一盞有人體關節,可以自己調校照明角度的燈。類似你現在看Pixar電影時電影出公司logo彈彈下的那盞。遠在一個世紀前,這個設計非常勁,它的原型沒有螺絲釘死又沒有焊接位,就靠一個設計優良的關節位緊扣不同組件。1927年起Ravel company就開始生產GRAS lamp。回顧Ravel生產GRAS lamp的照片:近百年前的黑白照,個個工人都是「立」靚個頭穿戴有型開工的。他們的裝扮正好是現在那些古著迷最趨之若鶩的世紀初work wear style。當然你今日著到百年前歐洲工友一樣去食譚仔米線實在odd,不過GRAS lamp這盞有人體關節的燈飾到今日仍然非常好用。全球最值錢的設計品牌會告訴你今年買的電話出年就會out。GRAS lamp可以一百年不out,更不用像你用了兩年咁大把的電話,一update了就經常死機電池無力。更不會經常轉換插頭為你生活塗添煩惱,電線更不會屈兩屈就斷……實在是世紀明燈。


GRAS lamp無論是功能,以至每個細節的線條在當年都非常破格。Le Corbusier識貨,早就成為其擁躉,在公在私都選用上GRAS lamp。世界各地Le Corbusier名下的建築又好,自己家居又好都經常見到GRAS lamp身影。就這樣GRAS lamp成為當年著名建築師的大熱,伴隨他們的設計走偏全球。可惜戰後建築師設計師有愈來愈多選擇,世紀明燈的熱潮亦減退。去到七十年代,元袓的GRAS lamp更停產。一如其他經典設計,GRAS lamp去了中古家具店去了拍賣行成了私人珍藏。多得兩個大男人Philippe Cazer及Frédéric Winkler,成立了自己品牌DCW Editions,回購GRAS lamp的生產專利,在2008年將這盞20世紀最具代表的設計重新推出市面。重新推出九年之後,GRAS lamp共有33個版本之多,全因為它可以座檯座地上牆上天花甚至走出戶外,所以無論家居office餐廳酒店百貨公司,想得出的地方都用得著。

品味接力棒品味接力棒DCW Editions
GRAS lamp回魂大成功,DCW Editions相隔五年後才推出另一款復刻,這次的目標是五十年代德國設計師/雕塑家Bernard Schottlander所設計的Mantis。Mantis就是螳螂,對於螳螂,我們的認知可能是螳螂拳,或者雌螳螂在歡好後甚至歡好時將雄螳螂生吞當補品。不過雕塑家眼中卻看到螳螂的線條美。受了Bauhaus對於力學與平行所展現出來的結構美,以至美國藝術家Alexander Calder同樣以力學與平行為主題的雕塑(今日我們稱之為mobiles),Bernard Schottlander就再進一步設計一盞用得著會放光的雕塑Mantis。Mantis就有秤砣的力學原理,又有纖巧有機的線條。五十年代這種一塊金屬過,充滿弧線的設計只可手工製作。Mantis優雅端莊的線條成為整個五十年代的標誌,不過這件懂發光的雕塑礙於手工生產產量有限,這隻螳螂並不能走入尋常百姓家。今日有現代生產技術,你買少一對鞋底半呎厚落樓梯一步一驚心的醜怪名牌波鞋,已經可以買一盞靚足半世紀的燈,忽然覺得這盞螳螂燈真抵買!


每個品牌都一樣,介紹自己時總會說透過自己美學修為你提供獨一無二產品改善你生活。DCW Editions當然一樣,會說旗下設計品味過人製作精良歷久常新。不過品牌最自豪的是,自己定價不貴,算是找到一個模式可以將好設計普及。香港人總會以無地方為理由,鮮會投資家具。不過DCW Editions就覺得全世界都無平樓,改變不到現實,反而一盞燈卻可以即時改變家居氣氛,相比現在樓價租金,買盞燈變得非常划算!他們希望自己產品在將來可以進入中古店就好。因為他們覺得,這些前人好設計就是品味/文化的接力棒。要傳承品味,沒有甚麼好得過一件讓你朝夕相對每日都用的家具。


說到接力棒,DCW Editions強調自己不滿足於單純復刻。接力的除了是家具,最重要的還是品味。Ilia Potemine是剛滿三十的年輕設計師,他真的設計了一支有如接力棒的ISP Lamp!ISP Lamp難以名狀:筆者覺得它像我們中小學時食了無數條的魚肉腸,不過打開金屬腸衣之後可以拉出一條透現光芒的大肉腸!至於DCW Editions,更用成人玩具來形容它。DCW Editions覺得見過這麼多經典設計後,見到ISP Lamp仍然會興奮!對於能夠為這個未來新星推出產品,品牌覺得正好配合自己的設計主旨:重塑經典,當下放光,照亮未來。■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10-15 17:13:08
Mateus 餐桌混血兒

Mateus是瑞典餐具品牌,同時是個移民故事。Mateus是瑞典餐具品牌,同時是個移民故事。移民故事我們創熟悉不過,當我們努力捍衛自己基本生活權利時,有權有勢的人就會不斷跟你講香港乃移民城市,居民沒有上限直至香港陸沉。幾多人來甚麼人來你無權過問、你交的稅庫房儲備會進貢其他國家。在完全插針唔入本地人都無立錐之地的時候,很多移民來唱我們受不了的歌跳無人頂得住的舞,之後有人跟你講這是文化。總之人家的文化就是文化,我們的文化就是方言。不過最奇妙的是,香港人覺得無所謂,總之十號風球後一地玻璃通街冧樹無車可搭都可以準時返工,放工飲杯工業用高糖高脂宜打卡不宜飲用的黑奶,返歸可以看配音宮廷劇你鬥我我鬥你就心滿意足。有閒錢更要進貢別國幫他們樓價抬轎,並且自視為精明投資者!


Mateus的移民故事,則源自一個過埠新娘Teresa Lundahl。她由葡萄牙嫁到瑞典,初到瑞典時一句瑞典語都不通,亦找不到任何工作。本來這位過埠新娘大可以養尊處優湊仔煮飯買衫過日晨,不過本來當模特兒的Teresa生性愛美,她想到用家鄉傳統美學融入北歐社會。正因葡國有源遠流長的陶瓷文化,這個前模特兒靚太就將葡萄牙的工藝,因應北歐社會設計文化育成另一個混血兒Mateus:用西歐的熱情注入北歐的餐桌。這個品牌一轉眼就廿五年,另一位真正混血兒:Teresa Lundahl的千金Filippa Lundahl都到這個混血品牌工作。廿五年有新系列、有自己專門店,Mateus賣到世界各地,係時候要食返餐慶祝。

 

TEXT : 袓慧
PHOTO : PHOTOS COURTESY OF MATEUS

無飯太太餐桌禮儀無飯太太餐桌禮儀
打網球勞累、或者打到兩手大細超有網球手,踢波守龍門有牛油手。原來外國早前有個熱話,叫牛油果手。甚麼叫牛油果手?就是好多人因為切牛油果不小心弄傷手。為甚麼忽然有好多人切牛油果弄傷手?因為多了好多人切牛油果。筆者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大概是因為牛油果易於用來打卡,切兩下就有靚畫面可以出post。方便打卡就會成為潮物,這種牛油果瘋甚至令到有國家為了趕上牛油果熱,不惜毀掉森林瘋狂種牛油果圖利。其實外國人太單純,想出post學我們的KOL,google圖片出post就環保得多了。正因為出post如此重要,未講Mateus的發跡史,我們已經預視到餐具設計潛力無窮!不過Teresa Lundahl當初開設Mateus這門生意,當時仍未有instagram。

餐具對於傳統歐洲人來說,就是請客食飯的禮儀。因為Teresa Lundahl的先生愛入廚,這位扮靚最耍家的太太就負責為餐桌扮靚。縱然不用出post,但她們為餐桌扮靚的傳統是這樣的,到屋外找些樹葉佈置、看看果樹有甚麼樹上熟,阿嫲一代傳下來的精緻餐巾,這時就大派用場。Teresa Lundahl非常享受這種為餐桌扮靚的過程,不過扮靚當然耍置裝,這時葡國太太發現,北歐人生性簡樸,連帶餐具都份外低調。她發現家家戶戶用的餐具都是大同小異,顏色離不開銀與白。反而她的朋友去她家鄉葡萄牙旅行,買得最多的就是葡萄牙傳統瓷器。這時Teresa Lundahl心裡想的,不是乾手淨腳做轉手,回鄉買貨拿到瑞典賣。反而一個完全無這方面經驗的太太,問政府部門資料,逐間逐間廠視察,之後生產屬於自己的設計。


反正當時Teresa Lundahl在瑞典找不到工作,就用自己私己錢創業,屋企變身辦公室,地庫兼職做貨倉,在93年成立Mateus這個品牌。由於Teresa Lundahl以往當模特兒,又在不同大城市生活過,她相信自己眼光跟視野,覺得瑞典有優良北歐設計傳統,葡萄牙有深厚瓷器文化。如果可以將家鄉的手工用到瑞典設計上,應該會大受歡迎。

女兒設計藍圖女兒設計藍圖
靚太Teresa Lundahl當初創業,幾歲大的囡囡Filippa Lundahl就跟著到工廠玩。學生時代就幫手包裝、在辦公室聽電話幫客人沖咖啡。跟品牌一起長大的Filippa,當過時裝設計師室內設計師,現在又回到媽媽身邊。Mateus在九十年代成功將色彩及葡萄牙瓷器的溫婉質感帶到瑞典,現在Mateus希望重新定位,成為一個設計品牌。要有自己網站賣貨是指定動作,品牌同時在斯德哥爾摩開始自己專門店。新店找來曾經為Acne設計店舖的建築師負責。Filippa Lundahl覺得設計品牌要在多方面展示自己的個性,最直接就是開店。既可以直接收集客人意見,搞活動時亦令媒體對品牌有更深刻印象。她自己設計的Bubbles collection,將polka dot變成立體,成功變成餐桌上的eye candy,大受歡迎。品牌廿五年,就跟設計網站Yatzer推出聯乘系列,由網站主腦Costas Voyatzis及以法國為基地的葡萄牙設計師Sam Baron合作。由邀約到製成用了年半時間,過程中更往返瑞典葡萄牙希臘(Costas Voyatzis本為希臘室內設計師)。聯乘系列有別Mateus的搶眼色彩,反而用近似天然的沙石為基本色調。盡情用少少粗糙的質感以及不規則的線條,希望找回最原始的手造瓷器個性。正如靚太Teresa Lundahl最愛左拼右砌,混合不同元素為餐桌扮靚。這組Mateus meets Sam Baron meets Yatzer系列有淡雅色彩低調造型,就是想更好襯更好用。


今日Mateus不算是大企業,不過由歐洲到美國以至日本,都找到Mateus的出品。Teresa Lundahl提到,作為葡萄牙人,瓷器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過百年的葡萄牙經典品牌Bordallo Pinheiro是她們的文化根源,今日看到紐約有人用Mateus產品食早餐、在日本的櫥窗見到Mateus的餐具,都格外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