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8 VOL: 196
2018-12-13 14:27:21

入世藝術 Dante Goods and Bads

Dante Goods and Bads可能係德國最有型的設計夫妻檔。既然是家具品牌,要瞭解品牌,最好瞭解他們的家居。太太Aylin Langreuter是來自慕尼黑的藝術家,先生Christophe de la Fontaine乃盧森堡工業設計師,夫妻有型到一個地步,就是兩口子住在一座十四世紀巴伐利亞城堡內!當然,同是古堡,沒有誇張到德國天鵝堡一樣,其實它更像我們去歐洲近郊地方住的古宅小旅館(不過它還是有用來祈禱的尖頂祈禱室)。二人數年前上網見到古堡後,就決定從米蘭的基地收拾細軟回國。只是裝好新廁所,這對藝術夫妻就急不及待入住。


幾年下來現在環顧古堡,一個房間是太太的畫室兼拍攝產品照的攝影棚,先生會在另一個房間包裝好運往紐約的檯燈訂單。自己品牌的椅子旁邊,有一個不知有多少年歷史的古老農舍大櫃。幾百年歷史的樓梯旁有新設計梳化的樣辦。至於員工在哪?這個品牌有的所謂員工,就是偶爾幫兩公婆帶細路的姐姐。他們沒有自己的PR公司,所有關於品牌的創作,兩公婆起居生活,都離不開這座1336年建成的古堡。

瞭解完兩公婆生活之後,大概會覺得他們非常artistic,孤芳自賞遺世獨立。事實上他們六年前創立品牌開始,卻設計出不少入世家具。他們感性有理但不會過頭,產品入屋有故事有睇頭。

TEXT : 袓慧
PHOTO : country of Dante Goods and Bads

一期一會一故仔一系列
Dante能夠在萬千獨立品牌中站得住腳(他們謙厚表示這個模式可能好脆弱,但品牌仍是逐步擴張),不知道跟他們獨有的創作方法有否關係。可能只是單單外觀靚都未定,但要成就這個外觀,又不能不提他們非常感性的設計方法。兩公婆是這樣分工的,每一個系列,他們會假想一位「客人」作為創作的起點。這位「客人」可以來自世界各地,唯一條件是這位「客人」不可以是設計師!如此解說好虛無,活生生的實戰例子,就是他們2013年的「Admit One Gentleman」系列。他們腦海裡的Gentleman就是在慕尼黑當地非常著名的酒吧老闆兼酒保Charles Schumann。兩公婆膽粗粗去問酒保,問可以為他設計一張椅子嗎?酒保都不知怎樣反應,怒氣衝衝下不小心一腳踢到地上香檳桶。兩口子的回應更妙,就是決定為他設計一個香檳桶!於是,兩公婆就分析Charles Schumann的獨特氣質(筆者google過,的確有型!),再運用藝術家小事化大的能力,腦補他們心目中gentleman的性格:舉止優雅注重細節,就好像酒保調酒時展現的姿態風度。不過,這位gentleman同時是個性格巨星個性剛烈。就這樣,Dante設計了品牌成名作Come as you are。這個金屬製成的酒吧車骨架纖瘦,帶有明朗幾何線條。推它出來的人絕對不會是著及膝短褲籃球背心,一定是梳靚頭三件頭西裝。所以Come as you are縱然是新設計,但你將它放在七十年代的電影場景裡一樣非常連戲。為了完成兩公婆跟Charles Schumann的神奇相遇,他們真的設計了香檳桶,還要找意大利造銀器耍家的品牌De Vecchi製作。這位「客人」為他們帶來無窮天馬行空想法,同系列除了酒吧車香檳桶,還有鋪滿fur的躺椅、掛衣架及同樣優雅簡潔的座檯燈。


沿用這種模式,太太Langreuter就負責美術創作編寫故事。13年做完Gentleman之後,兩口子就搬到現居的古堡,古堡貼近森林。森林自然引發無限靈感。Dante在14年的設計就鏡頭一轉回歸自然,有樹有木,鄉間農舍民間工藝成為他們的靈感來源,「客人」就變成19世紀法國插畫家Gustave Doré,他畫作裡面的神秘又詭異的森林原野,就是這系列設計主旨。於是,這系列有如古代歐洲的手提油燈(不過用了LED隱藏光源技術),或者用上木材,有如古代轉世來到的餐椅……這對美藝夫妻真好玩。

入行已久成就自由
Dante年年有新諗頭盡情享受創作自由,這種經營模式當然人見人愛。不過你或者會質疑,一個獨立品牌,如何可以做到年年有新風格?你只要回顧丈夫de la Fontaine的履歷,自然明白他們何解可以變化多端。

他本來喜歡雕塑,後來到史特加成為德國傳奇設計師Richard Sapper門生,之後在意大利建築師Piero Lissoni團隊工作,2012年自立門戶之前,是Patricia Urquiola在米蘭的資深設計師。想說的不是de la Fontaine系出名門,而是他在意大利擁有多年家具設計、生產經驗。原來意大利家具設計耍家,其中一個創意搖籃是米蘭北部著名的「La Brianza」地區。這是一個工匠密集的好地方,米蘭再多天馬行空設計,都是多得「La Brianza」的工匠將創意化成實物。例如Dante生產他們的El Santo椅子,要五個工房無縫緊接工作。漂白毛皮切割縫製皮革;焊接鋼鐵椅腳再噴上粉末塗層。Dante覺得這個地方簡直是每個設計師的夢想樂園,所以這個米蘭創意搖籃,同樣是自己品牌的重要基地。


Dante雖然是對藝術夫妻,不過經營自己品牌時,卻經常提醒自己不要過於離地。他們不想自己的設計沒有廠家願意生產,最後只用天價造一件,放在gallery待價而沽。反之,他們希望自己的設計可以持續常規生產,在20年後仍然有售。難得他們坦白,品牌17/18年的系列「沉默的協會」Silent Associés亦非常坦白:就是我們潛藏在心的意念。Dante認為,到了這個年代,我們很難會有念頭是完全憑空出現的。在創作的過程,就是不斷參考前人的養分,或者下載從前的記憶,再重新整合表現出來。因此,新系列有Plus ou Moins鋁製書架,它靈感來自德國設計教父Dieter Rams在1960年設計,賣到今時今日的606萬用書架系列。Dante坦言自己無可能超越Dieter Rams,但就加入更多弧度及色彩,屬於他們自己的萬用書架。叫Charlotte的貴妃椅,是取材自法國建築師Charlotte Perriand永恆經典的LC4。不過他們把Charlotte設計得更纖細,可以調校位置的座墊更方便不同體形。至於找來Stefan Diez設計的Falstaff皮革椅,Falstaff就是莎士比亞劇的著名角色,跟外國人提起Falstaff這個名字,就等同是體形臃腫 / 老饕之意。正好表達Falstaff椅子鬆泡泡的外觀,內裡寬鬆的座位。值的一提的是,今日頗成功的Stefan Diez,正正是在15年前跟de la Fontaine一同在米蘭新人展獲獎,今日再度重遇你。■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07 15:36:10
DCW Editions 亮麗考古

朋友傳來一個台灣家具店網頁,覺得妙極。店舖如此介紹自己:北歐家具工廠,深耕細作家具35年,全新貨品工廠直營。出售的都是北歐名牌家具「復刻版」:歐洲設計,亞洲製造。而且重點是「復刻版」只要原版的1/6價格,大約市價二折,讓你們來實現你對家的想象吧!之後筆者當然八卦睇睇有甚麼貨色:


復刻自丹麥設計師Finn Juhl,單座(台幣)9,900/雙座15,900/三座16,900。復刻自瑞典設計師Jonas Wagell,單座11,900/雙座18,900/三座23,900。復刻自挪威設計師Anderssen and Voll,單座12,900 /雙座20,900/三座23,900。


全部有名有姓,有大師經典當代年輕設計師熱賣。最妙是店舖老翻之餘更名正言順大條道理發展出自己品牌,更有設計師介紹大量家居配置圖片(當然是偷圖)。華人社會賣老翻是日常,反正有人說假貨比真貨好,說的人更風生水起富可敵國。我們當然要思考,這片是老翻大地,翻版樂土,放下一些守舊觀念,大家都可以用市價二折成就家居夢想了!省下來的錢長線可以買納米樓,短線就買另一個老翻產品股票,生活多美好。


所以,好難理解法國品牌DCW Editions這門生意。他們花錢買差不多一百年前設計的生產權,都過了一個世紀,他們仍然放不下。我們這些靈活變通的傑出華人應該早就有經濟實惠老翻「復刻版」了,二折就圓夢不用大費周章reissue啦。五十年代那些燈飾像雕塑一樣精緻,但別看輕大陸廠的師傅,他們都是深耕家具業幾十年,誰個能夠擔保真貨一定比假貨好?擁有這種抱殘守缺的觀念,生意仍然做得住,轉眼就十年。現在DCW Editions更有當代設計師設計,為甚麼不學我們老翻更直接了當呢?這真是一個難解的現象,值得得們細心研究兼考古。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DCW EDITIONS

世紀明燈前半生世紀明燈前半生
工程師Bernard-Albin GRAS在1921年時發明了一盞符合人體工程學設計的燈,當時未流行每盞燈都用自己名字,就乾脆叫GRAS lamp。它為現代照明的始祖,GRAS lamp是一盞今日所有人都覺得熟口熟面的設計,一盞有人體關節,可以自己調校照明角度的燈。類似你現在看Pixar電影時電影出公司logo彈彈下的那盞。遠在一個世紀前,這個設計非常勁,它的原型沒有螺絲釘死又沒有焊接位,就靠一個設計優良的關節位緊扣不同組件。1927年起Ravel company就開始生產GRAS lamp。回顧Ravel生產GRAS lamp的照片:近百年前的黑白照,個個工人都是「立」靚個頭穿戴有型開工的。他們的裝扮正好是現在那些古著迷最趨之若鶩的世紀初work wear style。當然你今日著到百年前歐洲工友一樣去食譚仔米線實在odd,不過GRAS lamp這盞有人體關節的燈飾到今日仍然非常好用。全球最值錢的設計品牌會告訴你今年買的電話出年就會out。GRAS lamp可以一百年不out,更不用像你用了兩年咁大把的電話,一update了就經常死機電池無力。更不會經常轉換插頭為你生活塗添煩惱,電線更不會屈兩屈就斷……實在是世紀明燈。


GRAS lamp無論是功能,以至每個細節的線條在當年都非常破格。Le Corbusier識貨,早就成為其擁躉,在公在私都選用上GRAS lamp。世界各地Le Corbusier名下的建築又好,自己家居又好都經常見到GRAS lamp身影。就這樣GRAS lamp成為當年著名建築師的大熱,伴隨他們的設計走偏全球。可惜戰後建築師設計師有愈來愈多選擇,世紀明燈的熱潮亦減退。去到七十年代,元袓的GRAS lamp更停產。一如其他經典設計,GRAS lamp去了中古家具店去了拍賣行成了私人珍藏。多得兩個大男人Philippe Cazer及Frédéric Winkler,成立了自己品牌DCW Editions,回購GRAS lamp的生產專利,在2008年將這盞20世紀最具代表的設計重新推出市面。重新推出九年之後,GRAS lamp共有33個版本之多,全因為它可以座檯座地上牆上天花甚至走出戶外,所以無論家居office餐廳酒店百貨公司,想得出的地方都用得著。

品味接力棒品味接力棒DCW Editions
GRAS lamp回魂大成功,DCW Editions相隔五年後才推出另一款復刻,這次的目標是五十年代德國設計師/雕塑家Bernard Schottlander所設計的Mantis。Mantis就是螳螂,對於螳螂,我們的認知可能是螳螂拳,或者雌螳螂在歡好後甚至歡好時將雄螳螂生吞當補品。不過雕塑家眼中卻看到螳螂的線條美。受了Bauhaus對於力學與平行所展現出來的結構美,以至美國藝術家Alexander Calder同樣以力學與平行為主題的雕塑(今日我們稱之為mobiles),Bernard Schottlander就再進一步設計一盞用得著會放光的雕塑Mantis。Mantis就有秤砣的力學原理,又有纖巧有機的線條。五十年代這種一塊金屬過,充滿弧線的設計只可手工製作。Mantis優雅端莊的線條成為整個五十年代的標誌,不過這件懂發光的雕塑礙於手工生產產量有限,這隻螳螂並不能走入尋常百姓家。今日有現代生產技術,你買少一對鞋底半呎厚落樓梯一步一驚心的醜怪名牌波鞋,已經可以買一盞靚足半世紀的燈,忽然覺得這盞螳螂燈真抵買!


每個品牌都一樣,介紹自己時總會說透過自己美學修為你提供獨一無二產品改善你生活。DCW Editions當然一樣,會說旗下設計品味過人製作精良歷久常新。不過品牌最自豪的是,自己定價不貴,算是找到一個模式可以將好設計普及。香港人總會以無地方為理由,鮮會投資家具。不過DCW Editions就覺得全世界都無平樓,改變不到現實,反而一盞燈卻可以即時改變家居氣氛,相比現在樓價租金,買盞燈變得非常划算!他們希望自己產品在將來可以進入中古店就好。因為他們覺得,這些前人好設計就是品味/文化的接力棒。要傳承品味,沒有甚麼好得過一件讓你朝夕相對每日都用的家具。


說到接力棒,DCW Editions強調自己不滿足於單純復刻。接力的除了是家具,最重要的還是品味。Ilia Potemine是剛滿三十的年輕設計師,他真的設計了一支有如接力棒的ISP Lamp!ISP Lamp難以名狀:筆者覺得它像我們中小學時食了無數條的魚肉腸,不過打開金屬腸衣之後可以拉出一條透現光芒的大肉腸!至於DCW Editions,更用成人玩具來形容它。DCW Editions覺得見過這麼多經典設計後,見到ISP Lamp仍然會興奮!對於能夠為這個未來新星推出產品,品牌覺得正好配合自己的設計主旨:重塑經典,當下放光,照亮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