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9 VOL: 197
2019-01-25 21:59:51

Hush Home 實戰斷捨離

新年將至,不少人都會進行大掃除。為希望讓更多人體驗簡約主義及「斷、捨、離」式的生活,健康睡眠品牌
Hush Home於即日至2月4日期間在網站hushhome.com/charity,與香港慈善團體國際十字路會合作,推出新年Home Detox家居淨化慈善活動,將所有客戶於大掃除期間想換掉及清理,或可再用的家品回收給予捐贈。


睡房是大部分人於家中花最多時間的地方,而一張高質素的床褥是一個完美睡房必備的。大掃除正是篩選出家中重要物品的好時機,為讓更多人能輕鬆送舊迎新,Hush 床褥™將於慈善活動推廣期間推出港幣$1680 折扣予任何訂購Hush床褥™之客戶 ,並會安排免費送貨及專人上門安裝服務。如顧客需要,品牌亦會於送貨當天安排免費上門回收舊床褥及指定舊家品作捐贈用途。首十五名客戶亦可免費與一位好友參與於2月16日在品牌
陳列室舉行,由身心靈導師帶領的打坐環節。

Hush Home網站:https://www.hushhome.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ushhomeliving/

 

 

issue DEC 2018 VOL: 196
2018-12-13 14:27:21
入世藝術 Dante Goods and Bads

Dante Goods and Bads可能係德國最有型的設計夫妻檔。既然是家具品牌,要瞭解品牌,最好瞭解他們的家居。太太Aylin Langreuter是來自慕尼黑的藝術家,先生Christophe de la Fontaine乃盧森堡工業設計師,夫妻有型到一個地步,就是兩口子住在一座十四世紀巴伐利亞城堡內!當然,同是古堡,沒有誇張到德國天鵝堡一樣,其實它更像我們去歐洲近郊地方住的古宅小旅館(不過它還是有用來祈禱的尖頂祈禱室)。二人數年前上網見到古堡後,就決定從米蘭的基地收拾細軟回國。只是裝好新廁所,這對藝術夫妻就急不及待入住。


幾年下來現在環顧古堡,一個房間是太太的畫室兼拍攝產品照的攝影棚,先生會在另一個房間包裝好運往紐約的檯燈訂單。自己品牌的椅子旁邊,有一個不知有多少年歷史的古老農舍大櫃。幾百年歷史的樓梯旁有新設計梳化的樣辦。至於員工在哪?這個品牌有的所謂員工,就是偶爾幫兩公婆帶細路的姐姐。他們沒有自己的PR公司,所有關於品牌的創作,兩公婆起居生活,都離不開這座1336年建成的古堡。

瞭解完兩公婆生活之後,大概會覺得他們非常artistic,孤芳自賞遺世獨立。事實上他們六年前創立品牌開始,卻設計出不少入世家具。他們感性有理但不會過頭,產品入屋有故事有睇頭。

TEXT : 袓慧
PHOTO : country of Dante Goods and Bads

一期一會一故仔一系列
Dante能夠在萬千獨立品牌中站得住腳(他們謙厚表示這個模式可能好脆弱,但品牌仍是逐步擴張),不知道跟他們獨有的創作方法有否關係。可能只是單單外觀靚都未定,但要成就這個外觀,又不能不提他們非常感性的設計方法。兩公婆是這樣分工的,每一個系列,他們會假想一位「客人」作為創作的起點。這位「客人」可以來自世界各地,唯一條件是這位「客人」不可以是設計師!如此解說好虛無,活生生的實戰例子,就是他們2013年的「Admit One Gentleman」系列。他們腦海裡的Gentleman就是在慕尼黑當地非常著名的酒吧老闆兼酒保Charles Schumann。兩公婆膽粗粗去問酒保,問可以為他設計一張椅子嗎?酒保都不知怎樣反應,怒氣衝衝下不小心一腳踢到地上香檳桶。兩口子的回應更妙,就是決定為他設計一個香檳桶!於是,兩公婆就分析Charles Schumann的獨特氣質(筆者google過,的確有型!),再運用藝術家小事化大的能力,腦補他們心目中gentleman的性格:舉止優雅注重細節,就好像酒保調酒時展現的姿態風度。不過,這位gentleman同時是個性格巨星個性剛烈。就這樣,Dante設計了品牌成名作Come as you are。這個金屬製成的酒吧車骨架纖瘦,帶有明朗幾何線條。推它出來的人絕對不會是著及膝短褲籃球背心,一定是梳靚頭三件頭西裝。所以Come as you are縱然是新設計,但你將它放在七十年代的電影場景裡一樣非常連戲。為了完成兩公婆跟Charles Schumann的神奇相遇,他們真的設計了香檳桶,還要找意大利造銀器耍家的品牌De Vecchi製作。這位「客人」為他們帶來無窮天馬行空想法,同系列除了酒吧車香檳桶,還有鋪滿fur的躺椅、掛衣架及同樣優雅簡潔的座檯燈。


沿用這種模式,太太Langreuter就負責美術創作編寫故事。13年做完Gentleman之後,兩口子就搬到現居的古堡,古堡貼近森林。森林自然引發無限靈感。Dante在14年的設計就鏡頭一轉回歸自然,有樹有木,鄉間農舍民間工藝成為他們的靈感來源,「客人」就變成19世紀法國插畫家Gustave Doré,他畫作裡面的神秘又詭異的森林原野,就是這系列設計主旨。於是,這系列有如古代歐洲的手提油燈(不過用了LED隱藏光源技術),或者用上木材,有如古代轉世來到的餐椅……這對美藝夫妻真好玩。

入行已久成就自由
Dante年年有新諗頭盡情享受創作自由,這種經營模式當然人見人愛。不過你或者會質疑,一個獨立品牌,如何可以做到年年有新風格?你只要回顧丈夫de la Fontaine的履歷,自然明白他們何解可以變化多端。

他本來喜歡雕塑,後來到史特加成為德國傳奇設計師Richard Sapper門生,之後在意大利建築師Piero Lissoni團隊工作,2012年自立門戶之前,是Patricia Urquiola在米蘭的資深設計師。想說的不是de la Fontaine系出名門,而是他在意大利擁有多年家具設計、生產經驗。原來意大利家具設計耍家,其中一個創意搖籃是米蘭北部著名的「La Brianza」地區。這是一個工匠密集的好地方,米蘭再多天馬行空設計,都是多得「La Brianza」的工匠將創意化成實物。例如Dante生產他們的El Santo椅子,要五個工房無縫緊接工作。漂白毛皮切割縫製皮革;焊接鋼鐵椅腳再噴上粉末塗層。Dante覺得這個地方簡直是每個設計師的夢想樂園,所以這個米蘭創意搖籃,同樣是自己品牌的重要基地。


Dante雖然是對藝術夫妻,不過經營自己品牌時,卻經常提醒自己不要過於離地。他們不想自己的設計沒有廠家願意生產,最後只用天價造一件,放在gallery待價而沽。反之,他們希望自己的設計可以持續常規生產,在20年後仍然有售。難得他們坦白,品牌17/18年的系列「沉默的協會」Silent Associés亦非常坦白:就是我們潛藏在心的意念。Dante認為,到了這個年代,我們很難會有念頭是完全憑空出現的。在創作的過程,就是不斷參考前人的養分,或者下載從前的記憶,再重新整合表現出來。因此,新系列有Plus ou Moins鋁製書架,它靈感來自德國設計教父Dieter Rams在1960年設計,賣到今時今日的606萬用書架系列。Dante坦言自己無可能超越Dieter Rams,但就加入更多弧度及色彩,屬於他們自己的萬用書架。叫Charlotte的貴妃椅,是取材自法國建築師Charlotte Perriand永恆經典的LC4。不過他們把Charlotte設計得更纖細,可以調校位置的座墊更方便不同體形。至於找來Stefan Diez設計的Falstaff皮革椅,Falstaff就是莎士比亞劇的著名角色,跟外國人提起Falstaff這個名字,就等同是體形臃腫 / 老饕之意。正好表達Falstaff椅子鬆泡泡的外觀,內裡寬鬆的座位。值的一提的是,今日頗成功的Stefan Diez,正正是在15年前跟de la Fontaine一同在米蘭新人展獲獎,今日再度重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