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9 VOL: 207
2019-11-25 16:39:52

The Twist 創意扭紋柴

現今世界,信念或說話被扭曲固然是壞事,倘若是建築呢?Kistefos Sculpture Park位於挪威南部耶夫納克爾(Jevnaker),具有23年歷史。最近在園區裡,建成一座螺旋狀的美術館The Twist,展現扭盡六壬的創意。透過這道極具設計感的橋,不但連繫河流兩端,也連繫藝術與大自然。

TEXT : Stella    photo : Laurian Ghinitoiu / ©bjarke ingels group and kistefos

Kistefos結合美術館與雕塑公園於一身,它位於挪威耶夫納克爾(Jevnaker),在首都奧斯陸以北約80公里,由收藏家Christen Sveaas於1996年創立,目前為北歐最大雕塑公園。Kistefos Sculpture Park多年來展出Anish Kapoor及Marc Quinn等頂尖藝術家的作品。這次他們邀請以破格設計見稱的建築事務所BIG-Bjarke Ingels Group(下稱BIG)合作,在河上完成中心扭曲的美術館The Twist,連接河流兩端的戶外雕塑,為園區帶來更圓滿的全新參觀路線。Kistefos結合美術館與雕塑公園於一身,它位於挪威耶夫納克爾(Jevnaker),在首都奧斯陸以北約80公里,由收藏家Christen Sveaas於1996年創立,目前為北歐最大雕塑公園。Kistefos Sculpture Park多年來展出Anish Kapoor及Marc Quinn等頂尖藝術家的作品。這次他們邀請以破格設計見稱的建築事務所BIG-Bjarke Ingels Group(下稱BIG)合作,在河上完成中心扭曲的美術館The Twist,連接河流兩端的戶外雕塑,為園區帶來更圓滿的全新參觀路線。


面積達10,800平方呎的The Twist,是BIG的首個挪威建築項目。圍繞一座古老紙漿廠而建,白色的美術館於中央90度旋轉,仿如一件雕塑般,延伸於Randselva大河兩岸,在一片茂密森林裡份外耀眼。自從The Twist啟用,參觀者想要遊歷分布兩岸的大師級作品,變得更方便,且更圓滿。它是園區內第二條完成的橋,也仿如一個大型雕塑,為園區帶來自然延伸之餘,雙倍增加Kistefos Sculpture Park的室內展覽空間。The Twist包括兩個截然不同的展廳,一個較隱蔽而呈直線的藝廊,一個較開揚,備有落地玻璃窗的橫向藝廊,讓河畔景致盡收眼簾。第三個展覽空間,正是來自兩者交接的地方,即中央扭曲成結之地,這個形狀扭曲的藝廊為藝術家帶來很大挑戰。然而新銳藝術家如Hodgkin與Creed,卻把它變奏出無限潛力。
縱然The Twist的建築結構尤其複雜,外貌卻如斯簡約奪目,足以承載周遭美麗的大自然。當你近距離欣賞它,你會發現這美術館映照出樹木、山丘及河流的面貌,不斷閃爍,不斷改變,仿如與自然對話。一個簡約的扭紋讓橋樑從南方地勢較低的叢林河畔,提升至北方地勢較高的山丘地帶。美術館外圍的雙曲線結構,以40厘米闊的直身鋁片仿似一排書本般疊成,每片角度稍微改變,造出扇形動態。內部則同樣透過直身白色杉木條鋪滿地板,牆壁和天花,幻化出藝術館常見的單色系背景。不論從哪一端穿過螺旋展廊,參觀者都能獲得走過相機快門般的體驗。

在美術館北端,藉著落地玻璃幕牆,透現紙漿廠和河畔的壯麗景致,幕牆捲曲往上,塑造一道25厘米裂縫,引進和煦日光。隨幕牆捲曲角度不同,日光為三個展廊營造獨特個性:廣闊且被日光照遍,具有河畔景色的北部展廊;樓底高且幽暗,以電力照明的南部畫廊;中央的雕塑展廳,則備有一絲從旋轉形天花散落的亮光。不同光線與鋪排,大大增加Kistefos策劃展覽的靈活性。個人最喜歡連接北部美術館下層的玻璃樓梯。直身鋁片經旋轉後變成地庫的天花,這邊的落地玻璃幕牆讓參觀者更貼近河面,讓人遊歷奧斯陸市郊森林時,得到更難忘體驗。■

 

issue JUN 2019 VOL: 202
2019-06-18 15:15:37
悼貝聿銘 讓光線來設計

說起貝聿銘,香港人特別熟悉,就算不知道《英雄本色》的經典場口新寧大廈是出自他的手筆,中銀大廈也必是深入民心吧。所以當這位建築大師在上月17日離世,坊間的報道特別多,這位全球首個獲得普立茲克獎的華裔建築師實在值得再花篇幅去紀念。

TEXT : ERNUS

逝世之時,貝聿銘年屆102歲,與終年104歲的巴西建築師Oscar Niemeyer一樣活過年百。這一百年中國一直處於改朝換代的日子,何以一個出生於廣州的男孩子,能成為靡聲國際的建築師?答案很簡單,因為貝家不是普通人家,而是當時的名門望族,貝聿銘的父親貝祖貽更是中國銀行的創辦人之一,來頭不少。因為戰爭、父親工作調職、母親猝然離世等原因,出生於廣州的貝聿銘曾到蘇州、香港、上海等地居住,最後輾轉移居美國,在安穩的日子中,貝聿銘分別在麻省理工學院及哈佛大學取得建築學學士學位及碩士學位。


畢業不久,貝聿銘便進入Webb and Knapp擔任Architecture Director,同時成立以個人名義運作的建築事務所Pei Cobb Freed & Partners(前身為I.M. Pei & Associates)。初期的作品大多在美國,類型涉獵公共項目、圖書館、藝術館等。其中最廣為人熟悉的,是建成於1978年的美國華盛頓國家美術館東館,貝聿銘以混凝土為主要物料,設計出一幢正面看起來為「H」形,實則以幾何線條組成的建築物,簡潔明淨,呈現出強烈現代主義的風格,輕易混入周邊環境。


1982年,貝聿銘在北京設計了第一幢在中國的建築——香山飯店,以現代主義的手法融合中國風,這次嘗試效果出色,取得了很好的平衡,也是中國改革開放後一件極具代表的作品。談起回到小時候成長的地方,不得不提於1989年完工的中銀大廈,它不但成為了香港中區摩天大廈林立的其中一個地標,而且也代表了貝聿銘建築師生平最崇尚的設計——「讓光線來設計」,雖說是商業大廈,貝聿銘在裡面設計了中庭,盡可能讓光線進入建築內。


實踐「讓光線來設計」這個宗旨的,還有貝聿銘生平之中最具爭議性的作品:羅浮宮。當年的羅浮宮重建計劃,法國文化部部長跳過正常招標程序,找來貝聿銘主理,他在入口處設計了一個金字塔形狀的透明建築,引來超過90%的法國人反對,認為洋溢現代主義的金字塔與羅浮宮本身格格不入,後來建築在軟硬兼施之下順利建成,一年又一年過去,倒也成為了羅浮宮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貝聿銘除了透過建築展現理性的一面,有時還散發出詩意的另一面,看看他最初期與陳其寬共同設計的作品台灣臺中市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就是一例,簡單的大筆一揮,為教堂披上令人難忘的外衣,數十年來成為遊客不能錯過的景點。另一個詩意代表,必定是建成於1997年的日本滋賀縣甲賀市美秀美術館,走過長長的隧道,眼前就出現一條穿越森林的吊橋,走過這裡就來到位處於森林中的美秀美術館。美秀美術館以和式格調融入現代主義,兩者取得完美的和諧,來到這裡感覺異常平靜,猶如置身世外桃源,貝聿銘的功力在這時已登巔峰。■